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二章、玉灵道人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入微境?”东山平等人震惊地看着他恍然大悟,怪不得面对他的威压时,自己等人毫无反抗的能力。

    鸿蒙大陆分作仙界和下界,下界中齐、秦、周三国以凡界自居,视南越之地为魔界,三界中修为等级的划分都一样,御气、盈庭、圆满、入微、炼神、合道、真我、超凡、破天九等,每等又分为九层。

    他们中修为最高的东山平才不过盈庭境巅峰,清泉城的最强者城主候玉京也才圆满境,入微境那可是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境界。

    沈明雯看他一眼,深深怀疑玉灵对自己的修为有所隐瞒,她的父亲也是入微境强者,却远远没有这般强大的威压。

    东山平等人连忙向玉灵行礼。

    “我来自洛西州天火门,一个主修火系功法的宗派,传承上千年,对天地之间各式各样的火焰都有独到的理解。三十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一种从没见过的火焰,冰中火。”

    说着玉灵将手掌伸出,一团火焰突然从手心处升腾而起,剧烈地燃烧着,刺骨的冰寒向四周不断扩散。

    “冰中火把火焚化一切的力量和冰折胶堕指的力量完美结合。中了冰中火的攻击的人,抵御火灵也不是,抵御冰灵也不是,落在冰与火的反复折磨之中,苦不堪言。”

    东山平等人大开了眼界,各种奉承之辞不要钱似地向玉灵砸来。

    玉灵叹一口气道:“这门功法虽然厉害,但是对修炼资质的却有非常苛刻的要求,需要同时能够修行火系功法和水系功法。我功法大成之后到现在,时间过去了二十年,却一个合适的传人都没找到。所以几年前我选择离开了门派,四处云游,只为寻找衣钵传人。前不久我听人说,东山家族出了一个身怀水火两系血脉天赋的少年天才,不正是上天为我的冰中火神功量身定做的徒弟吗?所以我悄悄潜入你们家族,和阿骐见了面。”

    玉灵向东山平等人拱了拱手:“好不容易遇到个能够传承衣钵的人,老夫脑子一热,没有经过你们同意便收了他为徒,的确有失礼的地方,这样吧,我可以每个人满足你们一个愿望作为补偿。”

    闻言,东山平等人终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出了个头绪,连忙便是理解,对玉灵最后说的事情犹豫起来,世人拜师皆要准备重礼,玉灵收东山骐为徒,已经免了束修之资,他们又怎么好意思再要什么补偿?但是内心又实在舍不得一个向入微境强者提要求的机会。

    玉灵看他们一个个都不说话,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大概明白了他们内心的想法,淡淡一笑:“你们既然没什么主意,我就自作主张替你们做主了。”

    “大元老。”玉灵叫一声,东山骐的亲爷爷,大元老东山平连忙答应,向前迈了一步。

    玉灵在他身上扫一眼,说道:“你以前应该碰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我看你身上环绕着一层挥之不去的煞气,已经和你体内的本源真气混合在了一起,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每到你境界进阶之时,却会严重干扰你的心境,使你的进阶平添无数的危险。”

    玉灵的话犹如投枪匕首直刺东山平的心脏,让他对入微境的威能再次感到深深的震撼,面对玉灵投过来的目光,他感觉自己好像变成透明的一样,没有任何的秘密。

    他年轻的时候和好友偶然之间闯入了一处秘境当中,一行七人死得只剩下两个,那日的惨状深深地镌刻在他的记忆深处,日复一日地折磨着他。

    玉灵说的不错,他进阶之时总会莫名其妙地听到嘶喊哭号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严重地破坏他的心境,多次使他功败垂成,好几次差点走火入魔。

    “前辈难道能帮我解决身上的问题?”东山平问道,心中没有激动和期待是假。

    “这有何难,”玉灵从储物戒中摄出一个小瓷,丢给东山平,“这是用十滴灵兽的精血,十滴生命泉水,加上十滴仙草精华炼化而成的圣元液,每日三滴,分十日炼化吸收,可以将你身上困扰你多年的煞气炼化成真气,大幅提升你的修为,还能修复你身体内的损伤。”

    “谢前辈。”东山平小心翼翼地将圣元液收起来,都说大恩不言谢,一时间他还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玉灵无所谓地挥挥手,让他退到一旁,向另外两位元老那里瞟了一眼,二元老东山志,三元老东山远连忙恭敬地走向前。

    玉灵从储物戒中再次取出两个小瓷:“这两是天元丹,集百草精华炼制,助你们进阶到圆满境不成问题。”

    东山志、东山远两人无比激动地接过天元丹,走回去时脚步虚浮,竟然有些微微打颤。

    玉灵又看向东山澄晖,取出一册玉简:“这是一部武技《风尘决》,和你修习的土系功法相得益彰,再适合你不过。”

    东山澄晖大喜,双手接过来,口中道谢不止。

    玉灵看向沈明雯,正要说话,沈明雯却先一步道:“前辈,我的功法有些不全,不知前辈有什么办法没有?”

    “拿你的功法来我看一下。”玉老深深地看她一眼,据他所知,有一些宗门会讲功法、武技分成几部分,门中的弟子完成各种任务得到功勋值,用功勋值来换取功法、武技、兵器、灵宝、符箓等。天册家族的家主娶了宗派子女为夫人,真是件怪事,不过他并不想说破。

    沈明雯闻言连忙从储物戒中将自己修炼的功法《秋水经》取出来,恭恭敬敬地送到玉灵面前。

    玉灵将《秋水经》拿在手里口中默念,在他的身边渐渐涌起一阵萧索的水气。

    沈明雯惊奇地看着他,没想到玉灵仅仅是看了一遍便能将《秋水经》的威力发挥出来。

    看完,玉灵将《秋水经》还给她,接着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册空白的玉简慢慢展开,双手一松,玉简漂浮在空中。口中喃喃低语,一个个金钩铁划的文字随之出现在玉简上。片刻之后,玉灵念完,将面前的玉简卷起,交给沈夫人。

    沈夫人大喜过望,把玉简收入储物戒中,再次向玉灵道谢。

    玉灵摆摆手,又取出一枚储物戒弹向东山平:“这枚戒指中有百淬体灵液,可用于你们家族子弟洗精伐髓。”

    伸手打断要曲身行礼感谢的东山平等人,玉灵继续说道:“我会在东山家族的后山住仙崖上结一草庐,专心教导阿骐,不希望有他人打扰。”

    “前辈放心,以后住仙崖就是我们族人的禁地。”东山平连忙表态道。

    玉灵点点头,把双眼一闭,身体之上突然燃起冰中火,升起的火焰将他整个吞没其中,过了一会火焰熄灭,玉灵不知在什么时候早已消失在原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