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一章、少年拜师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雄峙天东、疆域辽阔的大齐国之内,无论再如何无知懵懂、消息闭塞的人,也不会不知道太祖聂戎轩和天册家族,就像在大周没有谁会不知道天道宗和叶绪川,在大秦没有谁会不知道风氏皇族和风追云一样。

    远在三千多年前,英明神武的太祖皇帝聂戎轩于乱世中横空出世,仅仅依靠为数不多的三千人马起事,在北周和西秦的夹缝中斡旋壮大,最后横扫大陆之东,又与东海妖族结盟,建立了强大的大齐帝国,与北边的周国、西边的秦国、南边的越国四分天下。

    那三千人马最后幸存下来的不足总数的三分之一,太祖感念他们的功绩,将他们的名字和功劳都用篆字铭刻在了云雾神城含元殿殿内的鎏金柱上。

    他们之中,断了香火的给予陪祀皇陵苑的尊容,有子孙后代的则按他们功劳的大小封为四等天册贵族。铁册、铜册、银册、金册从低到高,享受着各种特权,像一张细密的大网,牢牢掌控着大齐帝国。

    与特权形影不离的自然是责任。天册家族在享受万千平民供奉的同时,也承担着护卫家国的重责。

    齐国重武之风浓厚,是四大国中最重视军队的,拥有世上最庞大最强悍的铁血军团,北周、西秦、南越闻之无不胆寒。

    皇帝是万民主宰,同时也是帝队的最高统帅,军人在国家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从军往往意味着光明的未来和无尚的荣耀。成为了大齐铁军中的一员,功法、武技、兵器、丹药、符箓这些东西,便会按照他们的品秩,按时按量一一配发,不用身陷在世俗的泥淖中摸爬滚打,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没完没了的争夺修炼资源上面。

    而天册家族正是军队的中坚。天册子弟有良好的教养和清白的家世背景,充任军中大大小小的军职再合适不过。

    和军方受到的优待相比,大齐境内的门派势力则显得很为凄惨,大大小小的门派都要在太常寺挂名,接受各级官府的监管,门人的修炼资源也要自己解决,如果大齐对外战事不利,还要无偿向军方提供物资、无条件接受参战的征召。

    大齐还有一部分远离边关的地域,不是什么军事重镇,这些地方的天册则负责在地方上经营产业,为军方提供补给。

    清泉县城便是这样,清泉城中的东山、南牧、西风三族便是其中具有商业性质的铁册家族。每月月中按时按量上交灵石给城主府,城主府再上交给郡府,郡府再上交给州府,州府再上交给王府,最后由八大藩王亲自送到云雾神城,呈到皇帝陛下面前。

    此时的东山家族议事大厅内,三大元老东山平、东山志、东山远三人都聚齐了,端坐在上首,家主东山澄晖和他的夫人沈明雯侍立在一旁,他们齐齐看向另一边站着的刚满十二岁的东山骐。

    天道纪元每十二年为一元会,每个人只有年满十二岁,才可以进行炼气修炼,三界中人也都会选择在十二岁时测试自己得血脉和资质。

    现在世上通行的血脉测试方法据说还是由当年的绝世强者仙帝创造的,简单而使用,测试者只需要将手放在测试石板上,石板内的阵法便会自行启动,根据他们血脉的不同焕发出不同颜色的光彩,资质越佳,光华便越盛。

    那日东山骐伸出右手轻轻放在测试石板上面,他的手掌和石板接触的地方涌起一股热浪,从他的手掌处曼延至手臂,再曼延至全身各处,但却没有一丝令人身体不适的灼热,与其说是热倒不如说是暖,在身上来回流窜,感觉犹如恋人的轻抚。

    过了一会儿,测试石上面突然射出了一束刺眼的红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东山族人脸上的喜色还未散去,血脉测试石上突然又闪耀起一道湛蓝色光华,一点也不比旁边的红光弱。

    这表示他同时拥有着水、火两种绝佳的血脉资质。

    人的修炼资质从低到高分为下品、中品、上品、绝品和天品,绝品资质别说在清泉城,就是在整个陵阳郡,也是百年不遇,更何况还是极为罕见的水火双系。

    双系血脉可不简单,往小的说,双系血脉天生比别人多一种修炼的选择,事实上双系血脉从来不只是两种血脉的简单相加,不同系的血脉之间两两组合,往往会产生令人欣喜的奇效。金火双系可以炼器,木火双系可以炼丹,至于东山骐身具的水火双系,《奇侠传》上一个久远的传说中,古燕国名侠尹臧途便是如此,一手水系功法,一手火系功法,练得都是炉火纯青,手执寒阳战戟,对敌时忽水忽火,水火相济,让人极难应对,他越级杀敌的事迹在《奇侠传》中俯拾皆是,不胜枚举。可以想见,同样血脉而且更为优秀的东山骐成长起来,势必又是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战将。

    所以即使家族内原本有经验丰富,将东山家族传承功法关要处吃得极为透彻,传道授业事半功倍的武师,东山澄晖还是不惜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灵石为其精挑细选寻求良师,然而他却没想到竟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捷足先登了。

    东山澄晖此时的心情糟糕透了,儿子突然跑来告诉他他自己已经拜了个师父的时候他恨不得将手中的茶杯拽在他的脸上

    “你师父人呢?”没好气地问东山骐道。

    今天他们夫妇二人,还有家族的三位元老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考较那人,如果他有真本事,配得上做阿骐的师父也就算了,如果只是个花言巧语欺骗稚子的骗子,他们不介意给那人一个永世难忘的教训。

    “师父。”东山骐对着面前的空气恭敬地喊道。

    众人不知道东山骐在搞什么鬼,疑惑地看着他,正要开口询问,一个身穿灰色长衣,满头白发的老者破开虚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目光凌厉,犹如虎视鹰瞵,不怒自威,往东山平等人身上扫去,众人被他这一盯,感觉就像在鬼门关走了一趟似的,冷汗直冒,肉跳心惊。

    “这位便是我的师父玉灵道人,入微境强者。”东山骐看大家都被玉老镇住,趁机介绍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