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级捉鬼小和尚 第47章 贫僧与贫道

时间:2018-04-16作者:司马浪

    “咔……”

    一辆黑色奥迪a6l在门口停了下来。

    车窗打开,里面伸出来一只纤纤玉手,手里拿着两张请帖。

    “小飞,你怎么在这里?”车里女人看见陆飞很是惊讶。

    陆飞抬头一看,才发现开车的居然是刘洁,道:“我来给人治病的,你呢姐?”

    “治病?”刘洁显然不信,但也没有时间多问,她偷偷朝身后指了指,道,“我和老板一起过来的,那个……我先进去了啊,待会儿见!”

    陆飞朝后面一看,后座上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老年女人,打扮非常贵气,应该就是刘洁所在服装厂的老板了,没想到原来是个女的。

    两人走后,陆飞笑嘻嘻道:“你看,保安大哥,来参加舞会的人我也认识,我可以进去了吧?”????“不好意思先生,没有请帖真的不可以!”保安一脸歉然。

    说话间,一辆宝马x5停了下来。

    “这是我们的请帖!”车窗落下,里面人声音很高傲,显然,能来参加这个舞会,他还是挺得意的。

    “咦,小骗子?”出示完请帖,宝马车正要进去,忽然又停了下来。

    陆飞抬头一看,发现开车的是一个有点面熟的小伙子,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昨天晚上陪女孩买去病符的那个人。

    此人自然就是彭鹏了,而副驾驶的沈瑶终于也发现了陆飞。

    话说他们一家三口找了陆飞整整一天,没想到竟在这里再次遇见!

    沈瑶喜不自禁,当时就要开门下来,不过彭鹏把车门锁上了,无奈,她只得伸头喊道:“神僧!神僧!”

    “是你啊!”陆飞瞥了一眼,道,“对了大空姐,你还差我两千块呢!”

    沈瑶狠狠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神僧你也是来参加舞会的吗?”

    见沈瑶和陆飞聊上了,彭鹏气得直接把车窗合上,脚踩油门就冲了进去,冷冷道:“一个小骗子而已,什么神僧!”

    沈瑶气道:“什么小骗子,是他救了我的妈妈!”

    彭鹏冷笑道:“那是阿姨她老人家吉人自有天相,和这小骗子有什么关系,你没发现保安都拦着他不让进嘛?”

    沈瑶道:“不可能,神僧肯定可以进来的,他现在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看着远去的宝马车屁股,陆飞道:“保安大哥,你看,我又认识人了,那个……你能不能通融一下啊?”

    “不好意思先生,如果您有请帖,我肯定不会拦着您的,可是……”保安还是摇头。

    陆飞又试着打了几遍电话,无奈马薇还是不接。

    “奶奶的,治个病还不让进去,老子走了!”陆飞也有点生气了,真的转身要走。

    就在此时,一辆宾利复古豪车迎面开了过来。

    看到这辆车,保安直接把杆子升了起来,准备放行,因为这辆车的车主不是别人,正是舞会举办者郑家老爷子。

    听说郑家有意要把这片庄园买下来,保安还指望这份工作养家糊口呢,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

    保安已经放行了,没想到宾利车还是停了下来。

    “小陆先生,你怎么在这里?”车门打开,陈延年从里面走了出来,有些惊喜地看着陆飞。

    陈家是江城的地头蛇,而陈延年和郑老爷子又是故交,所以郑老爷子亲自去接陈延年的。

    “老爷子你好啊!”陆飞道,“我来给人看病的!”

    “小陆先生真是大忙人啊!”陈延年笑呵呵道,“病人呢?已经看完了吗?”

    陆飞摇头道:“病人在里面,我这还没见着面呢!”

    陈延年道:“那怎么不进去?”

    陆飞朝保安看了一眼,道:“没请帖,不让进呗!”

    “呵呵,来,上车,我们一起进去!”陈延年拉着陆飞的手,问保安道,“小师傅,还要请帖不?”

    保安哪里还敢说话,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小和尚来头这么大,居然连陈氏集团的董事长都要称呼他“先生”!

    上了车,陈延年介绍道:“老郑啊,这就是我刚刚跟你提到的神医,陆飞陆先生!”说完,他又对陆飞道,“这位是我的老朋友郑振东。”

    “是你啊小朋友,你好,你好!”郑振东早上是见过陆飞的,虽然没有说话,但他记忆力还不错,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停车之后,还没进大厅呢,一大帮名流就围了过来,争抢着要和两位老人寒暄。

    陆飞嫌弃太吵,就自己先进去了。

    两位老人好不容易寒暄完,终于可以清静些了。

    这时,郑振东才得空问道:“老陈啊,刚刚那位小陆先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嘛?我不知道他医术怎么样,不过抢金豆子倒是蛮快!”

    陈延年道:“你可别小看他!此人刚从山里出来,不太擅长人情世故,但一身本事端的是出神入化!当初我病得那么重,你是知道的,小陆先生徒手搏女鬼,愣是把我这条老命从女鬼手里夺了回来!”

    “这么神奇?”郑振东似乎还是不太信。

    “对了,你不也经常说断腿处容易发疼嘛,抽空让小陆先生给你看一下,不过这得等人家心情好的时候才行。”陈延年煞有介事地说。

    ……

    且说陆飞进了大厅,只见里面足足几千平米,装饰得金碧辉煌!

    参会的人也都面带春风,眉目含笑,男的西装革履,女的高跟礼服,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喝酒攀谈。

    陆飞有点饿了,就逮那些不要钱的点心红酒使劲儿吃喝起来,模样有些狼狈。

    “咦,这个苹果不错,比杨蓉的胸还要大,我尝尝!”

    陆飞伸手想去拿苹果,没想到半路一个黑不溜秋的胳膊伸了出来,居然抢在前面把苹果给拿走了。

    陆飞抬头一看,只见眼前站着一个邋遢的小道士,年纪与自己相仿。

    之所以说是小道士,因为对方头顶盘着一个道士髻,只不过头发很脏,好像还染黄了,看去就跟一坨屎一样。

    除了这个道士髻,他身上再没有一处能和道士挂钩的了,上身是一件破洞的牛仔马甲,下身是一件花大裤衩,脚上踩着人字拖;黝黑的皮肤像是非洲难民,浑厚的嘴唇像挂着两根烤肠,还是过期长了毛的。

    陆飞以为自己算邋遢的了,没想到和眼前这个小道士比起来,只是小巫见大巫。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