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超级捉鬼小和尚 第12章 傲娇女总裁

时间:2018-04-16作者:司马浪

    “美女,美女,我的奖金有希望吗?”见陈诗絮发呆,陆飞又问了一句。

    陈诗絮整理了一下思路,道:“这样陆先生,刚刚那些话,你就不要再说了,如果对方问你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你就说自己迷路了,多余的话一个字也别说,能做到吗?”

    陆飞点了点头,道:“做到是能做到,可是……我为什么要撒谎?”

    陈诗絮道:“只有这样,我才能尽快把你保释出去,只要能出去,咱们就不怕她胡搅蛮缠了!”

    陆飞道:“那行,我听你的!”

    果然,在陈诗絮的教导下,杨蓉也束手无策了。

    接下来一切都很顺利,办完手续,陈诗絮当场就把陆飞带走了,不愧是斯坦福大学的法学博士。

    警局外面停着一辆白色奥迪a7,上车之后,陈诗絮终于忍不住了,问道:“陆先生,你真的会看病?”????陆飞打量着车内豪华的装饰,心不在焉道:“略懂,略懂……”

    陈诗絮又道:“那你真能治好爷爷的病?”

    陆飞道:“难说,难说……”

    陈诗絮堂堂一位女总裁,平日谁见了不得夹着尾巴,偏偏这个小和尚,对自己的问话居然心不在焉,惹得她一肚子怨气!

    不过爷爷有话在先,说这个小和尚乃世外高人,性情古怪,否则陈诗絮肯定当时就发火了。

    ……

    西园别墅,陈家。

    看着半山腰那一栋栋富丽堂皇的洋房,陆飞暗暗咋舌,道:“小诗,这些房子都是你家的啊?”

    “嗯……不对,你喊我什么?”陈诗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小诗啊!”陆飞道,“我和你爷爷是朋友,按照辈分来算,你还得喊我一声老爷,我喊你小诗有什么不对嘛?”

    陈诗絮紧绷着脸,心里想道:“现在先让你猖狂一会儿,万一你治不好爷爷的病,本姑奶奶非得再把你送回大牢里面关着不可!”

    两人刚下车,只见十几个保镖从最豪华的一间楼房里涌了出来。

    被保镖簇拥在中间的,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者,步履蹒跚,面如黄纸,手里还拄着拐杖,正是陈氏集团的掌舵者——陈延年。

    “爷爷,您怎么出来了!快回去,外面风大!”陈诗絮赶紧迎了上去。

    陈延年却是不理她,自顾走到跟前,拉着陆飞的手道:“陆先生,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陆飞道:“谁啊?”

    陈延年道:“老朽的意思是,你在局子里面没吃亏吧?”

    陆飞笑了笑,道:“不碍事,不碍事,要不是因为我十二经络被封了十一道,他们还能留得住我?”

    “经络被封了?”陈延年也不知有没有听懂,急道,“那怎么办?”

    陆飞道:“我现在法力不够,也没办法给你治病。这样,你先好酒好菜招待我几天,多弄一些大补的东西,估计在你临死之前,我的十二经络应该就能全部打通了;不过这也说不准,万一你运气不好,死在了我的前头,你也只能认命了!”

    听到这话,一众保镖都变了脸色,更不用说陈诗絮了。

    这小和尚,刚一见面就说这么晦气的话,还真是欠揍!

    只有陈延年,他知道陆飞这个人说话比较直,所以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呵呵”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切随缘吧!”

    不一刻,酒菜备好了,什么燕窝、鱼翅、黄鳝、老鳖、牛蛙、人参……各种大补的玩意儿应有尽有,甚至还有牛鞭!

    陆飞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这么丰盛的酒席,直吃得天昏地暗,酒也喝了有二斤,最后舔着肚子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

    陈诗絮悄悄拉了陈延年一下,道:“爷爷,这小和尚怎么还喝酒?他真的会治病?”

    陈延年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孙女不要继续说下去,吩咐道:“小诗,你去安排一个舒服的房间,让小师傅先休息下来。”

    “爷爷,你……让我安排?”陈诗絮瞪大眼睛。

    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堂堂陈氏集团的总经理,自打爷爷生病起,更是日理万机,哪有闲工夫去帮人安排房间!

    不过,这些话只能在心里吐槽,陈诗絮最是孝顺,只能憋着一肚子怨气干活。

    ……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黑了。

    因为吃多了大补的东西,陆飞睁眼一看,只见自己下面小帐篷撑得鼓鼓的,实在胀得难受!

    他随手把水壶拿了过来,直接对嘴喝,结果一壶水喝完,膀胱又背不住了,赶紧跑去卫生间放水。

    “哗啦啦……”

    陆飞正爽着呢,忽听“吱呀”一声,门开了。

    “小师傅,爷爷喊你吃饭……”身后传来陈诗絮的声音。

    当时陆飞脑袋还懵懵的,想也没想,随即就转了身。

    只见一道淡黄色的液体,划着一道猥琐的抛物线,直接洒在了陈诗絮的裤子上,弄得她下面一片潮湿。

    “啊……你个死变态!!!”

    看着陆飞那硬梆梆的“浊物”,陈诗絮先是愣了几秒,随即一声惨叫,气得花枝乱颤。

    陆飞也有些尴尬,默默收起“作案工具”,抖了几下,道:“你这个人,进来之前怎么不知道敲门?”

    陈诗絮看见了“脏东西”不说,反倒还被对方训斥一通,登时恼羞成怒,直接把包包扔了过去。

    “啪!”

    包包刚好砸在了陆飞的脑门上,随即顺着陆飞的身体下滑,掉在了马桶里。

    陆飞摸了摸脑门,居然被磕破了皮,手心一片血红。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确有些过分了,于是弯腰把包包捞了出来,一脸歉然道:“喂,小诗诗,你的包包!”

    “不要了!”陈诗絮直接转身就走,估计是去换衣服了。

    陆飞追着喊道:“喂,小诗诗,童子尿可以辟邪,这几天你不要洗澡,贫僧可保你妖魔不敢近身!”

    “滚……”

    到了餐厅,陈延年已经等候多时,桌上自然又摆满了山珍海味。

    吃到一半,陈诗絮才姗姗来迟。

    此时她刚洗完澡,里面是纯白色的圆领衫,外面是吊带碎花连衣裙,头发湿湿的盘在脑后,随意挽成一个发髻,一股居家女神的气息扑面而来。

    陆飞嘴里含着鸡腿,含糊不清道:“洗完了啊?”

    碍于爷爷在场,陈诗絮没有说话,只是白了陆飞一眼。

    陈延年道:“小诗啊,人家陆先生和你说话,怎么不理人家,太没礼貌了吧?”

    陈诗絮:“我……”

    “好了,先吃饭吧!”陈延年拿起老烟袋,猛吸一口,道,“陆先生初次来咱们江城,人生地不熟;待会儿吃完饭,你带陆先生去街上逛一逛,看看咱们江城的夜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