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陵 第七十章:文试

时间:2018-05-10作者:容九

    ,!

    防盗章  长陵漫不经心道:“这没什么不能承认的,倒是你, 不知付流景是你什么人, 能让你甘冒这么大的风险独闯大昭寺?”

    每次问长陵问题都会被四两拨千斤的给推回来, 叶麒也开始有些习惯了,他拢着袖子走出两步, “姑娘别误会, 我与付流景可没有什么关系,来这大昭寺实在是受人之托, 只可惜……你也看到了,对着那一窟内的掌门人我是束手无策,若非是姑娘提点, 别说助他们卸下铁骷髅,我到现在都还懵着呢……”

    “我怎么觉得比起解救八大掌门,你对付流景更为上心呢?”

    “我与那付流景并不相识, 谈何上心?这付大侠在声名鹊起之时骤然失踪, 江湖上关于他的传闻可谓众说纷纭,许多人都想从他身上打探出什么来, 我也是这许多人中的一个, 姑娘……不也是么?”

    “不是。”

    “喔?”叶麒意外了一下,“那你这是……”

    “既然我们谁也不愿意回答对方的问题,也不必再此多费唇舌了……”长陵抬头看向叶麒, “那药罐里装的是醒脑提气的药, 肖尹虽然眼瞎, 但想必一闻就能闻出, 能不能解软骨散我不知道,就算无用,阳胥子的太虚真气本就可以化解,否则,那群掌门也没有必要对他惟命是从……”

    叶麒看长陵在沉默寡言与口若悬河之间转换自如,颇有些错愕,他尚没能想明白长陵为何会对那些掌门人如此熟悉,只听她道:“今夜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你若真是来救人,那是有的忙了,你管了我几顿饭,到这儿也算是一笔勾销了,之后的事我不会再干涉,你也不必再来找我。”

    “我……”

    饶是叶麒素来好逞口舌之争,对着这一番话却是怎么都接不住下句。

    他遥遥望着,直到她身影隐没在黑暗中,突然间不知为何,有些五味杂陈。

    从误打误撞将她掳去,到半哄半骗黏她而来,他对长陵说的话十句有七句是假,凭她的机敏怎么会瞧不出来?

    但她像全然没有放在心上似的,不仅没有拆穿自己的那一点伎俩,连拆伙还不忘提醒营救八派掌门之事……如此,反倒显得自己不太光明磊落了。

    叶麒轻轻吁了口气,心里想着下次见面应该诚诚恳恳的赔个不是才对,念及于此又喃喃念叨了一句:“要还有命的话……”

    他伸了一个懒腰,整了下系在腰间上的刀和长鞭,不紧不慢的朝前走去。

    这头叶麒思绪兜了个百转千回,那厢长陵浑然未觉,已经在去往大乘塔的路上了。

    说起来,她在窟洞内认出那老者就是阳胥子,不是没有动过杀心的,只不过是在听到付流景的消息后强行摁住了——事有轻重缓急,仇也分个先来后到,要是捅出乱子耽误了去寻付流景的下落,那就因小失大了。

    她刻意叮嘱叶麒顾及八派掌门的死活,一来是嫌叶麒跟在身旁碍事,二来也是担心万一这厮与付流景同属一个阵营,到时动起手来反而麻烦。

    固然,念着昔日旧谊,她也不希望迟子山和路天阑真就这么交代在雁人手中,至于其他人的账,只要她还活着,总有清算的那天。

    乌云遮月。

    长陵在黑灯瞎火中转悠了大半圈,总算探到大乘塔所在。

    大乘塔位处寺院东面,四周围有一自而成的院落,她刚摸进时还担心院内有没有什么暗中看守之人,不过等瞧清大乘塔时,反而缓了一口气。

    这高塔是覆钵形塔,说白了,像是个壮观而优美的大宝瓶,整个塔身高约十数丈,墙面打磨的滑不留手,只有最高处才是密檐方塔,换句话说,想进去,要么靠闯,要么插两根翅膀看看老天爷愿不愿意刮一阵风送你上天。

    硬闯这个选项,长陵是不敢轻易尝试的,如果里面真的关押了要犯,少不得会蹲守几个看门的,以她现在动辄昏的身板,恐怕第一层关都混过不去。

    于是,她选了第二种。

    长陵蓦地飞身而起,这一跃便有两丈之高,待近到壁前,足尖一点,又借力飘然向上,原本平滑的塔身上就没有什么凹凸之处,可她犹如脚上生了风,不过须臾,一个翻身回旋,落到了方塔檐顶之上。

    当年,她师父为了让她修习这“飞鹤在天”的功夫,什么捉鸟走缸跳荷叶滑雪路都玩遍了,上天是做不成,上个塔还不算什么难事。

    长陵倒悬在梁顶上,用一根树枝挑开窗内的木闩,轻轻巧巧的钻入阁内,连一点关窗的声响也都让夜风盖过了。

    她本是打好了见人直接撂倒的准备了,没想到一跳进去,人没撞见,险些撞到摞在窗边的一大叠书——此处竟是一层藏书所在。

    楼阁内光线昏暗,瞧不甚清,长陵敏锐的环视了一圈,等确认书阁内没有其他活物,这才缓缓迈出步伐。这层书阁不大,藏书倒似不少,柜与柜之间仅容一人穿行,因没有灯火,也看不出架上摆放的都是些什么书,但依稀能闻到古朴的书墨味,多抵是经书之类,长陵顺手拂了几本,发觉面上没有灰尘,她略略疑惑了一下,往门的方向踱去。

    长陵寻思着书阁应是从外头上了锁的,果不其然,试了两下没有推出去,她扒着门缝朝外一探,乌漆墨黑的啥也瞅不清,一时间犯了难。

    她回过头,正想找个趁手的刃器把门撬开,可这书阁内也是一片昏天黑地,每走几步都要当心碰上柜子,更别说翻找东西了。

    长陵囫囵兜了小半圈,摸到了个烛台,忽然想起叶麒给她的钱袋里似乎装着火折子,立马掏了出来。

    火筒对半抽开,正准备吹燃,就在这时,一枚铜钱精准无误的砸上了她的手背。

    长陵心头一震,本能地将手中的火折盖掷向来袭者的方向,下一刻,但听角落处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闷哼声——只见一个男子捧着自己的额头从阴影中蹦了出来,想嚎又不敢嚎出声的冲长陵低声道:“唉哟你这手下的,这玩意儿要不是纸糊的,我脑袋准得戳穿了。”

    长陵:“……”

    这家伙怎么也混进来了,重点是她在这儿来来回回这么久居然都没有察觉?

    尽管在黑暗中谁也看不清谁的神情,长陵还是掩去了心中惊诧,道:“叶公子还是真是神出鬼没啊。”

    叶麒放下扶额的手,眯着眼瞅了瞅手掌心,确认没见血,方才回了一句:“咳,彼此彼此啊。”

    长陵弯腰捡起脚边的铜板,想到这位叶公子藏头不露尾的故意来这么一出,不由咬牙冷笑:“看来叶公子来的更早,怎么,这算是惊喜还是惊吓?”

    “姑娘别误解,我也才到,前脚都没站稳呢就看你从后窗那儿跐溜冒出来了,可不把我给吓的,自然要先躲起来看清楚状况啊,”走到长陵跟前,指着她手里的那根火折子,“还好我手快一步,要是让你把火给点了,今晚咱俩可都得交代在这儿了。”

    长陵眉头一蹙,“什么意思?”

    “这你还听不明白呀?”叶麒觉得不放心,从她手中拿回火折子把冒盖上,“整层书阁从书柜到地板,都上了薄薄的火油,这薄油干了之后瞧不出来,但要是沾到火星沫,一点就着,还有这烛台,喏,你看清楚,里头塞的可是火、药呢。”

    叶麒说着拿下烛台伸手一递,长陵接过闻了闻,果然有些火、药味。长陵四下看了看,不解道:“既是火油,怎么没有油味?”

    “这薄油掺了特制的轻脂,味道极淡,可以说是无色无味,你闻不出来也正常。”

    长陵眉头一拧,“那你是怎么闻出的?”

    “我?”

    叶麒眼珠子轱辘一转,“我那个……哦,其实打小啊鼻子就有毛病,什么滋味也闻不出来,后来有一日裁了,突然就嗅得出味道了,那乐的嘞有事没事就爱闻东西,时间久了,嗅觉也就比平常人灵敏一些。”

    “哦,所以鼻子的毛病挪脑袋上去了?”她信他才有鬼。

    “咳咳,姑娘说笑了。”叶麒抬眼看向长陵,“不过,你怎么来了?”

    “你方才,不还说过彼此彼此么。”

    叶麒无奈一叹,“姑娘,这大乘塔乃是由大昭寺四大长老亲自镇守的,你的鎏金戒在这儿唬不住他们,趁还没暴露行迹,先离开吧,我虽不知你与付流景有什么恩怨,但你毕竟年轻,总还有其他机会的……”

    长陵本心不在焉的四下观望,听到这样一番“持重老成”,总算没把“老子混江湖的时候你小子毛都没长齐”说出来,她偏头瞥向勾魄刀,这一回叶麒反应及时,两人同时握住刀鞘,叶麒喂了一声,“你又想做什么?”

    “我敢来,就没有被人一劝而退的道理。”长陵道:“来都来了,总得先出这扇门吧?”

    长陵见他刀柄上篆着飞鹰铁标,问道:“你师父是谁?”

    “是你的手下天魄重伤我师父,还敢问我师父……等等,难道他已经……”余平胡乱瞎想了一番,几乎要怒的拔刀而起,叶麒将他手中的刀摁回鞘中,“迟掌门功力深厚,不会那么轻易出事的。”

    “迟掌门?”长陵:“你们说的,不会是迟子山吧?”

    余平手中动作滞了一滞,“你……你把我师父怎么样了!”

    长陵怔了一怔。

    居然真的是他。

    十多年前长陵协助过飞鹰门铲除仇敌,当时掌门孔不武身边有个弟子是长陵的头号崇拜者,成日咋咋呼呼围着她打转,扰的她一度想走人,那人正是迟子山。

    长陵一言难尽的摇摇头:“飞鹰派果然是没人了,连他都能当上掌门。”

    她这话本是带着时过境迁的感慨之意,搁在余平眼中那就是侮辱师门,哪还有忍气吞声的道理?他刚要抽刀,身旁的叶麒眼疾手快的连柄带鞘整个夺去,余平顾不得去抢回来,直接抡起拳头朝往长陵脸上呼去。

    长陵侧头躲开,倒退一步:“我不和你打。”

    开什么玩笑?

    孔不武勉强与她平辈,迟子山是孔不武的徒弟,算一算,这毛头小子和她之间可隔了两个辈分。

    再说,当年孔不武为越家军而死,她就算不看僧面也该看佛面,哪还能和一个徒孙辈的较真呢?

    众人见她退避三舍,还当是她露了怯意,叶麒将余平拉开,悄声嘀咕了一句,“哎你,就是再恼,也不该对一个中了迷药的姑娘家动手。”

    余平被他堵的脸红脖子粗,长陵看在眼里觉得好笑,又觉得他憨直的与孔不武有些异曲工,“再说一次,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出现在马车上实属巧合,你们既然有劫车的本事,不如先派人去打探虚实再作决断。”

    她说完这话,年轻弟子中有人生出迟疑之色,偏生那道长沉下脸去,哼了一声:“你想拖延时间,我们可没有功夫继续和你耗下去……”

    长陵皱起眉头。

    她看这道士像是领头的,本想好言相劝,哪知他如此油盐不进,恐怕就是把墓王堡的事据实说了,又要疑神疑鬼说她编造故事了。

    但她毕竟尝过擅动内力的后果,眼下实在不宜再与人动武……以往她遇到说不通的问题素来打到对方求饶,这会儿子不能动粗,是难办了许多。

    “你们既然认定了我的身份,我也无话可说,但这后果就概不负责了。”

    若是因此错失了救人的良机,他日在中原相逢,可别把这帐算在她的头上。

    众人看她一副破罐子破摔的神情,皆面面相觑,这时一旁的叶麒忽然吱了声,他双手拢着袖子踱步道:“咳咳,我们也不是非要撕个鱼死网破的……你只需照着我们的要求写两封信,一封给令兄明月舟,一封给令尊雁王,至于如何把信送出去,那是我们的事。”

    写信?

    她又不识雁国文字,怎么写?

    “信我不会写。”

    叶麒眨了眨眼,似乎对长陵这种简单粗暴的拒绝方式深表意外。

    那道士怒不可遏,刚要上前一步,却见叶麒抬了抬手,“徐道长。”

    他只说了三个字,姓徐的道士就止住脚跟了,长陵扫了一圈那些弟子的满面愤慨,又瞥了一眼叶麒的适然之态,心中顿时有了几分计较,却见叶麒笑了笑问:“那你可以做什么?”

    长陵道:“想救人,我可以指一条明路,但不想再和这些榆木脑袋继续掰扯,”她说到这儿眼神在徐道士身上停留了片刻,而后望向叶麒,“我和你单独一叙。”

    所有人都怔住了——一个绝色美人在这种情况下忽然提出这种要求,莫不成是见叶麒对她有回护之意,意欲色、诱?

    这下连叶麒都卡了嗓子,他还没出声,徐道人大怒:“叶公子,不必再多言了,她分明就是存心戏弄!不写信,可以!那就砍断她两根手指给明月舟送去,明日日落前若不把人给放出来,等着替他妹妹收尸吧!”

    徐道人此话一出,人人都皆连声附和,长陵看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瞎搅合,早就嫌烦了,她的眼神漠然在他身上停了一下,“你敢!”

    徐道人看她如此气焰嚣张,哪还能忍的下去,他手中剑鞘横出,光影一闪,当即就将剑尖往前送去。

    这一招出手似是极快,但舞剑之人的手腕又似是转的极慢,仿佛一剑而出,剑身会自行偏离角度,叫人虚实难辨而无从应对。

    长陵微微变了脸色,她点足倒飘,稳稳当当的落在了距徐道长三步开外的地方,“太虚剑……阳胥子是你什么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