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陵 第五十七章:刺客

时间:2018-04-23作者:容九

    ,!

    防盗章

    大乘塔内, 隐约能听到外头不远处两方人马打斗的动静,圆湛与圆贤两位长老早已按讷不住了, 圆贤道:“方丈师兄!莫管那两个人是什么来头,派人去查就是, 当务之急, 那几个掌门若真恢复功力, 我们还需及时助阵!”

    “是啊, 要是去晚了让他们逃脱,殿下必定怪罪……”

    “那些人一时半会逃不出寺内,”圆海好似想到了什么, 神色狐疑的扫了殿中一圈,“但是这次殿下真正的目的……”

    话音未落,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整座大塔应声晃了三晃。

    殿中几人徒然一激灵,紧接着闻到了空气中漂浮的那股火油味,圆湛与圆贤交换了一下眼神, 错愕道:“莫非——”

    圆海身形一闪,当即往阶梯奔去, 圆湛圆贤和云慧也紧随其后,大昭寺的和尚脚下轻功了得,不过眨一眨眼, 便消失在了殿堂之中——于是, 成功的与纵火犯擦身而过。

    殿中央那尊卢舍那佛的脑仁后, 有两人一动不动的趴在上边, 高耸的耳廓遮住了他们的身形,几乎要与佛像融为一体……不用猜便知是谁。

    事实上,叶麒在说完“我有办法”之后就发足狂奔,长陵虽不明就里,但还是跟了上去,快到顶层阁楼时方见他慢下身来,从衣兜里掏出火折子。

    长陵瞬间心领神会——这家伙是打算点燃顶楼的火油,趁机引开圆海等人。

    这虽说算是个办法,可他们现下手中没有能够导火的引线,如若不能在爆炸后及时撤回去,不要说掩人耳目,反而还有可能被那几个和尚抓个现行。

    叶麒压低声道:“我把火折子丢到书柜上,火烧到烛台会需要一点时间,到时我们返回去躲到佛像后,只要动作够快,应该不会被察觉。”

    “这么黑,你有把握扔的准?”

    说时迟,叶麒将系在身上的无量鞭一拔而出,长手一挥,鞭头如长蛇吐信般飞射而去,与此同时,火折子从他的左手弹出,恰如其分的穿过鞭子破开的窗柩,正正好落在屋内的书柜上。

    火苗“噗”的一声窜起,叶麒长鞭迅捷一收,捎带长陵往阶梯下一跳,“走!”

    于是,待整个书阁的火油都被点着了,火光蔓延出走廊时,他二人已借着烛台的爆破之声神不知鬼不觉的飞身跃起,搭上了佛祖的耳根。

    任谁也想不到,那两个小毛贼居然敢堂而皇之的在大昭寺方丈的眼皮子底下妄为,藏身于每日顶礼参拜的佛祖身后。

    叶麒整个人埋在巨大的耳缝后,双手指节撑的发白,他憋足了气强挺了片刻,生怕一个松懈摔了下去,那丢脸可就丢大发了——

    跟着,他一扭头,发现长陵一只手没撑住,猝不及防的从佛头上跌下。

    叶麒一惊,不假思索掠身而下,无量鞭环上长陵的腰,他猛地一收,将她一把拥入自己的怀中,两人在半空中旋了小半圈,稳稳当当的落了下去。

    谁知长陵脚尖刚一触地,一口鲜血便呕了出来,叶麒没料到还有这种状况,一紧张,舌尖打了了磕,“你……你这是怎么了?”

    长陵的胸腔被一股气压的生疼,视线倏忽间模糊了一下。

    今夜她以轻功直闯大乘塔,本是擅自动用了内力,初时只觉得丹田之气紊乱,尚未来得及深想,直到方才再度施为,气血一时翻涌,直蹿的喉头出血。

    好在只是用了些许轻功,没到真气逆流的境地,长陵深吸了一口气,轻飘飘道:“没什么,我偶尔紧张会吐点血,习惯就好。”

    叶麒:“……”

    她一抬袖,将嘴角的血抹了,大步往前:“别磨蹭,那几个和尚马上就来。”

    这一提醒,叶麒也顾不上计较“紧张会吐血这种习惯是怎么养成的”,两人一先一后,径直往地窖方向奔去。

    一跨入地道口,叶麒与长陵都不由一怔。尽管走道狭窄,但一眼看去,壁灯都是点着的,通道深不见底,不知下头是副什么光景。叶麒在腰间胡乱的摸了几下没摸着,好容易搭准刀柄,抽出勾魄刀往后一送,“我先下去,若看到人,我会救他上来,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你速速离开便是。”

    长陵刚握住刀柄,叶麒二话不说,大步流星的朝下头奔去,一眨眼就蹿没影了。

    她低头看着手中的勾魄刀,一时无言以对。以前她纵横江湖,危难之际从来都是她把兵器留给战友,何曾需要他人操心她的安危——但今时不同往日,她随便跳两下都能吐血,手中要是再没个兵器,别说对付外头的几个秃驴,就算真遇到付流景,也不一定能够杀的成。

    所以她没有推辞这把勾魄刀。

    但她分明听到他说要救付流景……长陵忽然清晰的意识到,她与叶麒的结伴同行之谊多抵也就到此为止了。

    长陵眼神冷了几分,她摩挲着勾魄刀柄,一步一步迈入地窖之中。

    地窖内尽是一股湿漉漉的潮气,不知哪来的微风,吹的烛光忽明忽灭。

    长陵环顾了一圈,这地窖被铁栅栏隔为一间一间的地室,门上上了重锁,果然是个拘人之所——只是放眼望去,每个囚室都是空的,除了甬道的尽头。

    她视线一扫,看到叶麒在为尽头的那间囚室解锁。

    叶麒的开锁功夫并不利索,铁针掏入锁眼好几下都没弄开,他越是心急手抖的越厉害,这会儿倒有些记挂那把削铁如泥的勾魄刀了。

    囚室内没有点灯,只有一桌一椅还有尚算得上是床的榻子,床上的人背身而卧,听到门外锁链“铛啷啷”的动静,惊坐而起,仿佛迟钝了一瞬,转过身来。

    恰是此时,锁头被撬开,叶麒眉色一喜,迫不及待的推开铁门,与囚中人打了个照面。

    叶麒歪了一下头,有些不大确定的分辨道:“付、付公子?”

    “你是谁?”

    沙哑的嗓音令长陵情不自禁的慢下了脚步,她想了一想,从衣兜里掏出丝帕蒙上脸,心脏控制不住的咚咚直跳。

    与世长隔十一年,犹如数日之别。

    于长陵而言,泰兴城的火未灭,越家军的血未干,付流景三个字更像是一根嵌入心头的刺,每每触及,总会牵起一阵不寒而栗。

    有许多的事本就想不通,比如付流景为什么会失踪,比如中原的掌门人为什么会为了救他不远千里而至……然而,所有的未解之谜都在得知他行踪后被她放在一旁了。

    她本来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直到听到这句“你是谁”。

    下一刻,长陵顿足于牢门前,眼神越过叶麒落在了囚中人的身上。

    那人一身衣着褴褛,头发蓬乱,两腮虬髯连鬓,显然关押在此有一段时日了,换作是旁人,被糟蹋成这副德行哪还能看得出本来的面貌。

    何况是个在武林中消失了近乎十年的人。

    但是付流景……

    十五岁,在茂竹林第一次见到他时,她就忍不住想,真是个风姿奇秀的美男子。

    那是一张不论被如何摧残,但凡见过,就难以忘怀的面容。

    长陵深藏许久的腾腾杀气,没留神,一点一点的溢了出来。

    这时,忽听叶麒道:“付公子,你可还记得十一年前在伏龙河遇到的那个人么?”

    伏龙河?

    长陵想起当年她被付流景一掌打入瀑布之下,那条河域,正是伏龙河。

    “是你。”付流景审视了叶麒一眼,“想不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你,付公子,你既然未死,那她呢?可还活着?”

    她?

    长陵狐疑的看了叶麒一眼:哪个她?

    付流景沉声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出去再说。”

    叶麒连忙点头,立马伸出手就要去解付流景脚上的镣铐。付流景道了句“多谢”,站起身时望见了站在门口的人,“她是谁?”

    叶麒一回头,这才发觉长陵站在他身后,“你怎么来了?”

    她没顾得上回答。

    三步之遥,她望着眼前这与记忆中别无二致的五官,双拳倏地握紧——那是如临劲敌的直觉。

    长陵肩头一动,刹那间,但听叮的一声金铁交鸣,她手中的勾魄刀横空扫出,这一招“敲山震虎”本是无懈可击,但对方的刀气携着破风断月之劲席卷而来,长陵一时经受不住,连连倒退数步。

    下一瞬,几乎是那人出刀的同时,另一只手发出一掌森然之气,结结实实的拍在叶麒胸口之上!

    “噗嗤”一声,殷血喷溅,叶麒被这一掌击的狠狠的撞在墙上,而后重重跌在地上,鲜血一口又一口的涌出来,像根本止不住似的,染红了一片前襟。

    长陵心中一沉,她看的分明,那一下正慑心脉,就算当下不死,估计也离死不远了。

    她这才看清了那人手中的武器。

    那是一柄长三尺,连鞘如新月之刀——勾魂刀。

    勾魂刀、勾魄刀,双刀合璧时威力无穷,可媲大雁第一高手。

    这人不是付流景。

    而是天魄的亲哥哥,天魂。

    长陵眉睫跳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细想这明月舟怎么就到了大昭寺,背在身后的手已不动声色的竖成掌刀,正预备着将跟前俩和尚直接抡晕,却见叶麒近上前一步,冷着语调对那大和尚道:“我们前两日才与王爷碰面,王爷另有要事,这才让公主先来,怎么,莫非王爷已经到了?”

    长陵原本还有些发懵,被叶麒这句话一点,瞬间醒了脑——明月舟他们前几日才遭了袭,要真来了大昭寺,怎么着也得结伴而行,何况这位明八公主多少人惦记着要将她大卸八块,大昭寺怎么可能就让两个型尚来接驾?

    她轻笑一声:“三哥要真到了,那就带我去见吧。”

    大和尚当即口气一松,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公主身份特殊,小僧不得已才打此诳语以证身份,实则三殿下未在寺中,还望公主海涵。”

    长陵眉梢一挑,“你这大和尚倒很是机警,不知是哪位大师弟子?”

    大和尚恭谨道:“小僧法号云慧,拜在圆海大师座下,这位是我的师弟……”

    云慧伸手比了一下型尚,型尚连忙俯首道:“小僧云真。”

    来之前长陵已从叶麒那儿询过大昭寺的基本状况。

    圆字辈,应该是大昭寺四大长老之一。这个云慧和尚能知道明月霏的事,保不齐在寺中还管点事,要是朝他打探关于付流景的事,不知会否露出端倪?

    “禅房已备好,二位里边请。”

    云慧当先一步带起路来,长陵不紧不慢的跟上,见这一路上四下无人,料想寺内僧人多半都在寝歇,考虑到叶麒此行的目的,她难得没有妄动,只待到了客厢再兵分两路,各行其是。

    一转眼发现叶麒正在拼命的挤眉弄眼朝自己使眼色,一手悄无声息的比向前方,另一只手指指着云慧云真,最后做了个砍人的动作,看的长陵是一头雾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