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陵 49.第四十九章:相认

时间:2018-04-16作者:容九

    ,精彩小说免费!

    防盗章

    叶麒:“……”

    余平一呆:“她怎么了?”

    叶麒轻轻的搭了一下她的脉,“她昏迷了。”

    这就晕过去了?

    本来还置身于一片紧绷的气氛中, 人忽然晕了他们愣是没缓过神来, 倒是徐道人食指朝长陵一指道:“把她拿下!”

    一大班年轻弟子正准备冲上前来, 叶麒已把长陵横抱而起,他的眉眼依旧弯弯的人畜无害, 但太虚门的人却没有上前抢人的胆量,徐道人看向叶麒:“叶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叶麒道:“我既答应了明月霏, 自然要等她醒来再和她好好谈一谈。”

    “眼下雁军正四处搜捕,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与她再耗下去了, ”徐道人上前一步, “叶公子,你是贺家派来的人我们理应要给几分薄面, 但这妖女关乎到我八派安危,若是有半点差池……”

    叶麒轻轻叹了口气,“她受了伤,不替她疗伤的话只怕是连醒都醒不来,这里还有其他人通识医理的么?”

    徐道人怔了一怔,叶麒又环顾了一圈, “我们已经在在村外的树林布下了九曲连环阵, 至少今夜是安全的,至于如何从明月霏身上找出线索, 我有我的方法, 贺公子派我来襄助各位, 你们也当对我有些信任才是。”

    他声音温润,语调沉稳,听入耳中给人一种没由来的信服感,徐道人张口欲言却蹦不出一个辩驳之词,叶麒笑了一笑,转身走了,余平左看看右看看,纠葛了一番还是跟了上去。

    长陵也没想到她会昏过去。

    事实上,从捎着明月舟一路逃亡墓王堡,再到卫城前被人莫名其妙劫走,这几日几夜她除了吃了一次兔肉和一些野果,几乎没咽过什么其他的食物了。

    她是饿到体力不支才倒下的。

    所以她一恢复意识,就忍不住睁开眼来张望周围有没有能果腹的东西。

    结果就发觉自己双手被反剪在后,一个人躺在一张竹榻上,小小的石屋内别无二者。

    她艰难的撑坐起身,脑袋虽一片昏昏沉沉,仍能察觉出这屋子的门外、窗边都有人侯着,多半是谨防她逃脱。

    想到外头那一伙没头没脑的人,她兀自叹了口气。

    早知道会落入这般田地,在马车上她就该一脚踹翻那个姓叶的,也不至于连个吃的也捞不着。

    她试着解开束缚,扭头一看那臂上绳结的缠法,当下放弃了无畏的挣扎。所幸圈住她的人没有绑她双足,她盘膝而坐,静心凝神的运了一会儿子真气,才把四肢百骸的知觉给找了回来。

    她寻思着要否知会看守的人把叶公子叫来,隐隐约约间听到有人在叹气,声音细不可闻,是从石屋的上头传来的。

    她仰起头,望了一眼高高的房顶,才意识到是有人在屋瓦之上。

    长陵想也没想,身子轻飘飘的纵上一跃,悄无声息的停在房梁之上,那木梁与石顶之间恰好能容一人之距,她耳畔贴近墙根,外头说的话就清清楚楚的传了进来。

    “这个明月霏怎么就晕了呢……我分明没有看到徐道长伤到她……”

    长陵认出这是那个余平的声音,只听另一人说:“她身上带着伤,不过这会儿只是累着了,歇一歇就好。”

    这人说起话来总是事不关己的云淡风轻,不稍想自然就是叶麒了。

    他前脚将长陵送回房中,徐道人就派了一群后生紧巴巴的跟来,前前后后将石屋外头围个水泄不通,仿佛生怕长陵醒了插翅而飞。

    叶麒觉得好笑,也懒得多费唇舌,由着他们折腾,自个儿一甩袖子出门上了屋顶,舒舒服服的躺在瓦上观起星来。

    他估摸着长陵这一昏迷好说也要一两个时辰,不如趁着空档将这一股脑的莫名其妙给摆上一摆,看看能不能琢磨出个所以然来。

    却没能料到长陵醒的如此神速,更没想到余平的轻功差的连跳上屋顶都要折腾出那么大的动静,生生的将屋内头的凌空一跃声响给掩了下去。

    余平瞪大了眼,“那你还和道长说她是受了重伤……”

    叶麒无可奈何的揉了揉眉,“我是怕徐道长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一刀把这姑娘的手给剁了,到时我们就全玩完了……”

    “可、不是叶公子你说的,只要擒住这个妖女,雁贼会自乱阵脚,我们才有可乘之机……”

    “这一切的前提是明月舟还在墓王堡,但他已经回到雁军中……虽然我也没想到他怎么逃得出来,今日我们是当着他的面劫人,他不可能猜不出我们的来头,一旦有所防范,别说救人,只要在雁境关口设下防哨,想抓我们就如瓮中捉鳖。”

    “那我们还这么干坐在这儿?得把这事儿告诉大家啊……”

    余平正要站起身,叶麒伸手扯着他的衣角,“你安静点,先让我想想。”

    说安静,余平当真就妥妥的坐回身去,他被叶麒的三言两语吓的焦躁不安,见这始作俑者双眸一闭,半天没放出一个什么来,心中慌的口不择言道:“唉,要是贺公子在就好了,定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

    叶麒闻言朝余平身上一扫,余平当即意识到自己失言,忙补漏了句:“呃……当然啦,叶公子是贺公子派来的人,我……我对你还是有点信心的。”

    “……”

    余平总算感受到什么叫嘴笨什么叫多说多错了。

    叶麒倒是不太在意,继续看着星星发呆,余平看他都不接话,气氛尴尬的有些坐不住了,苦思冥想了半天,又憋出一句话来:“……我听说,我们东夏武林之所以会着了雁贼的道,是因为一柄失踪十年的扇子重现江湖了……不知可有其事?”

    叶麒眉尖一挑,“嗯?”

    “多的我也不知晓了,只是我师叔同我们提及,当日师父随太虚门还有其他六派掌门连夜赶赴边境,是为了救一个人,就是那半柄扇子的主人……只是那人的名号,我却未有听闻……好像……好像是姓付,叫什么……”

    “流景。”

    叶麒轻飘飘的开口道:“他叫付流景。”

    长陵呼吸一滞。

    隔着那堵厚厚的石墙,这三个字猝不及防的钻入耳缝,结结实实的在胸腔中炸了一声响。

    有那么一会儿功夫,她听不到外头的声音,眼里心里都是那些七零八落的过往叠摞而来。等到她回神时那叶麒不知说了句什么,惹得余平倒吸一口气道:“难不成他也落入了雁人的手中?”

    叶麒不咸不淡道:“也许吧,至少真出现了半柄扇子,正因如此,几位掌门才想着顺藤摸瓜找出付流景,谁曾想会中了雁人的暗算。”

    余平张口结舌了半天,“那……为什么要救他,反正这个人已经销声匿迹十年了……”

    叶麒双手枕着头,翘着二郎腿道:“这就不得而知了,既然他们都说他是什么乱世名侠,力挽狂澜救万民于水火,没准你的师父们都受过他的恩惠……又或许……”

    “或许”什么还没来得及说,突然听到屋内传来砰的一声响,惊得叶麒与余平面面相觑,赶忙跳下房顶奔入屋中看看是出了什么状况。

    而后他们看到长陵坐在地上,身旁躺着一张被劈成两半的木椅子。

    长陵瞥了一眼闻风而来的几个年轻人,平平地说:“没什么,我下床时不小心踢到椅子。”

    “……”

    屋中一干人等都瞪大了眼,余平忍了忍,总算把那句“你当我们都是瞎吗”成功的吞回肚中。

    长陵已坐回了床榻之上,目光很自然的投向叶麒,叶麒先是一怔,随即转头对其他人道:“你们先出去。”

    余平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说不大情愿,但还是顺了叶麒的意思乖乖离开石屋,给他二人腾出一个空间来。

    门关上之后,屋内静默了那么一小会儿,叶麒是顺着木椅的方位抬头看了眼房梁,颇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你听到我们说的话了?”

    长陵有些不悦的看着叶麒。

    本来她还稳稳的坐在木梁上,要不是没头没脑的听到那句“力挽狂澜”什么的,也不至于整个人被惊的头重脚轻,一个不留神就给跌下来了。

    付流景那种勾结外贼侵略自家疆土的人渣怎么就成了乱世名侠了!

    难道说他与沈曜联手谋害越家军下毒杀人之事都无人知无人晓吗?

    长陵以为他会唬弄过去,没想到答的如此认真,又故意道:“可是少林的高僧?”

    “不是,是从西域来的,行踪不定的那种,唉,说来我也有许多年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了。”

    迦古师叔的确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奇葩僧人,长陵一听便知他没有说谎,想到与师门相见无期,心下一黯,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意思了。

    看她不接茬,叶麒脑袋一歪,“没别的问题了?咱们毕竟同路,能答的我必定知无不言。”

    “没有。”她想问的问题可不是在这种地方能问得了的。

    叶麒看长陵起身要走,正要探出头喊来店小二结账,却见她忽然回头问:“在树林时,你有没有想过,我若不是他们的人,也不回头,而是直接走了,那你放我岂不是无法追踪到线索?”

    叶麒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你都和他们无关了,不是更应该把你放了?”

    长陵倏地一愣,目光闪烁了片刻,转身道:“很好,上路吧。”

    说完头也不回就踱出店,叶麒十分纳闷的挠了挠头,这姑娘什么毛病,说话只问不答,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

    长陵不是不愿意和他说话。

    只是她在阎王爷前走过不止一个来回,早已见惯了为鬼为蜮的叵测人心,就是那些自诩高风亮节的正道之士,也有不少人在危难之际不择手段,美其名曰顾全大局,实则都是一样的趋利避害,更别谈什么道义不道义了。

    这个叶公子如此聪明,岂会不知放她走远比留下她来的更加棘手?

    这一副坦荡荡若不是装出来的,就这样去了大昭寺,怕是要有的进没得出了。

    长陵身为一个“老一辈”的前浪,实在不忍看到稀缺的后浪被拍死在沙滩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