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陵 48.第四十八章:独闯

时间:2018-04-16作者:容九

    ,精彩小说免费!

    防盗章

    “你呢?”长陵试探问:“看你的鞭法不错, 不知师承何门何派?”

    她只问一个问题, 叶麒想挑都没得挑, “说来惭愧,我学武学的迟, 根基不扎实, 有点名气的门派都不愿收我为徒,后来家中想了办法,带我去拜访那些退隐山林的老前辈, 我呢也就是东拼西凑的学了点花把势, 都是半桶水……这鞭子名为无量鞭, 是一个老和尚教给我的, 不过他嫌我没耍好,不肯让我叫他师父,我这也就不好提他的法号了。”

    长陵以为他会唬弄过去, 没想到答的如此认真,又故意道:“可是少林的高僧?”

    “不是, 是从西域来的, 行踪不定的那种, 唉,说来我也有许多年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了。”

    迦古师叔的确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奇葩僧人, 长陵一听便知他没有说谎,想到与师门相见无期, 心下一黯, 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的意思了。

    看她不接茬, 叶麒脑袋一歪,“没别的问题了?咱们毕竟同路,能答的我必定知无不言。”

    “没有。”她想问的问题可不是在这种地方能问得了的。

    叶麒看长陵起身要走,正要探出头喊来店小二结账,却见她忽然回头问:“在树林时,你有没有想过,我若不是他们的人,也不回头,而是直接走了,那你放我岂不是无法追踪到线索?”

    叶麒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你都和他们无关了,不是更应该把你放了?”

    长陵倏地一愣,目光闪烁了片刻,转身道:“很好,上路吧。”

    说完头也不回就踱出店,叶麒十分纳闷的挠了挠头,这姑娘什么毛病,说话只问不答,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

    长陵不是不愿意和他说话。

    只是她在阎王爷前走过不止一个来回,早已见惯了为鬼为蜮的叵测人心,就是那些自诩高风亮节的正道之士,也有不少人在危难之际不择手段,美其名曰顾全大局,实则都是一样的趋利避害,更别谈什么道义不道义了。

    这个叶公子如此聪明,岂会不知放她走远比留下她来的更加棘手?

    这一副坦荡荡若不是装出来的,就这样去了大昭寺,怕是要有的进没得出了。

    长陵身为一个“老一辈”的前浪,实在不忍看到稀缺的后浪被拍死在沙滩上。

    只是救人……且不提那八派掌门到底有几个参与谋害过越家,就算是清一色的忠义之士,想从高手如云的大昭寺把人带走,现在的她也未必有这个能耐吧?

    长陵琢磨了半天,还是决意莫理闲事,等到了大昭寺要是看到付流景也被关押其中,就将他杀了,如若不见其人,直接撤回中原去,绝不插手叶麒的事。

    念及于此,她的神色稍稍一舒,一转头,发现叶麒正盯着她看,“看我做什么?”

    叶麒愈发感到这姑娘当真是个奇女子。

    两人并排骑着马儿走了这么久,这一路上有多少人频频向她投去惊艳的目光,她是怎么做到和没事人一样的继续赶路,都不会觉得不自在么?

    “我知道姑娘身为绝世美女,必然日日受人瞻仰,早已习惯成自然……”叶麒轻声咳了咳,“但咱们要做的事非同小可,毕竟是要低调点好……”

    瞎扯什么有的没的。

    长陵一回神,发现周围的贩夫走卒都在明里暗里的偷瞧着她,这才恍然一身大红锦袍实在太惹眼,加上旁边跟着个白衣翩翩的叶麒,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来的新娘跟着年轻汉子私奔了。

    叶麒仍在念叨:“我只是担心这么走下去,还没出这条街,就已经被明月舟的人给发现了……要是运气不好遇上了天魂天魄,那我连负隅顽抗的力都给省了。”

    “闭嘴。”长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附近有没有衣铺?”

    这种通商往来频频之地,成衣铺自然是有的。

    毕竟是在郊外,铺面不像大城里的那种亮堂,一踏入店中,长陵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她本没有挑三拣四的意思,但这雁朝女子的装束太过麻烦,件件衣摆都串着一溜金珠银珠,不是坦胸露乳就是裙摆过窄,放眼望去连一件像样点的衣裳都没瞧见。

    叶麒栓完了马也挤入店内,才瞄了一眼,“你要真穿着这些跟一群清心寡欲的和尚干架,一甩手呼人一脸杂碎,那场面不要太好看。”

    这时,店后的木门咿呀一响,一个穿着金灿灿衣裙的中年女人推门出现,见店里站着两个容色惊为天人的客人,眼前豁然一亮,“二位要买衣裳?”

    长陵问:“有没有男装?”

    “我们家只卖姑娘家的裙子,男子的衣裳是没有的。是公子要穿的?”

    叶麒指了指长陵:“是她。”

    女掌柜诧异的望了长陵一眼,“你一个闭月羞花的小姑娘,穿什么男裳?”

    长陵被“闭月羞花”四个字恶心到了,当即看向叶麒:“换一家。”

    那女掌柜走起路来身上叮铃铃的响,“方圆几里成衣铺子只有我这家了,姑娘要是这么走了,婚就逃不成咯。”

    “……”还真有人把她当成逃跑新娘子的。

    女掌柜直勾勾的盯着叶麒,“这位小哥,你把人家媳妇给拐跑了,好歹的也要置办件上的了台面的衣裳啊,我们家衣材用料都是一等一的好货,错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呐。”

    叶麒笑了笑,“老板娘果然会做生意,这样,您看着帮她挑一挑,也没别的要求,选一件最便宜、颜色最暗看上去最丑的就好了。”

    “……”女掌柜看着叶麒的眼神瞬间从欣赏降为了鄙夷:“姑娘,您想清楚了真要逃这婚啊……”

    长陵早已失了耐性,“有就拿,没有我们就走。”

    “我去找找,你们等着。”女掌柜翻了个白眼,拉开小木门步入仓房之后,叶麒闲来无事的在成堆成堆的衣裙里翻来翻去,长陵问:“你刚才说的天魂天魄是什么人?”

    叶麒一听,“你居然连天魂天魄都不知道?”

    “不知道有什么奇怪的。”

    “我以为像姑娘这种学武之人多多少少会有所耳闻……”叶麒惊讶极了,“他们是亲兄弟,都是明月舟的左右手,用的是旋风刀,一个叫勾魂刀,一个叫勾魄刀,虽说那刀看去也跟孪生似的,但二人使的刀法大不相同,一个快一个狠,双刀合璧时威力无穷,听闻就是雁国的第一高手也与他们难分伯仲。”

    长陵稍稍愣了一下,“那分开呢?”

    “记得劫车那次我们突袭的人么?”叶麒道:“当时明月舟身边只有天魄,才用了十招就逼退了我们三十多人搭下的剑阵,你说厉害不厉害?”

    长陵指尖下意识的一抬,这是她每每听闻高手的反应——跃跃欲试,但她还拎得清自己的斤两,这破身体也就唬一唬徐道人这种废材,其他的还是拉倒。

    短暂的静默后,女掌柜抱着一大坨乌漆墨黑的衣裳从仓房里挪出来,往桌上一丢,“都是卖不出去的,自己挑吧。”

    这一批没有那么花团锦簇的,勉强是看的顺眼了,长陵拿了件灰蓝色的窄袖衣裙,正想入后仓换上,那女掌柜手臂一拦,“里头窄,不是能换衣裳的地儿。”

    长陵眉头一皱,叶麒会意:“我先出去等,你们慢慢来。”

    说罢跨步离开小店,出门前还善解人意的把门带上。

    这小店的门面是在一条岔道里,整个巷子就这一户是开门做生意的,放眼望去显得有些冷冷清清。

    叶麒看了一会儿羊皮图纸,心道:看来今夜得睡荒郊野外了。

    他从袖中摸出身上最后三枚铜币,正打算出去买两块烙饼路上垫垫肚子,一抬头,突然发现巷口远远站着一个身躯壮硕的男子,腰间系着一把弯刀。

    那人走出逆光,露出一张消瘦而又冰酷的脸。

    叶麒心中“咯噔”了一声。

    是天魄。

    天魄踱近几步停了下来,两人之间仍隔着三丈之距,叶麒却动也没动——勾魄刀五丈之内绝不失手,方才他顾着发愣,错过了绝佳的逃生之机,再想转身已是迟了。

    天魄的眼神落到叶麒腰间,缓缓开口道:“我认得你的鞭子,那位姑娘人呢?”

    叶麒寻思:没想到明月舟会对这姑娘如此看重,连贴身的心腹都干起跑腿找人的活了。

    他拢拢袖子,“我放她走了。”

    天魄眼睛微微一眯,“把人劫了,又把人放了,你当我是好糊弄的?”

    “信不信由你。那姑娘既不是贵国公主,我们绑来无用,自然要放。阁下不妨想想,我们要是还扣着她,一早就带着人与三王爷谈判,岂会拖到现在?”

    天魄脸颊绷了绷,也不知是否信了这话,他直直的看着叶麒:“很好。”

    叶麒听到“好”字时,已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但天魄的刀更快,只闻“嗡”的一声破空之响,勾魄刀已脱手而出飘至跟前,叶麒仰身避开,还没来得及挺回腰杆,那刀犹心有灵犀般的在半空中一顿,抢先一步戳向他脊梁处。

    叶麒手中没有可以抵挡的兵器,情急之下抛出一枚铜钱,准头奇佳的撞上勾魄刀,那刀力道极大,却因此稍稍偏离了方向,叶麒旋身一躲,等回到天魄手中时,他已蹦出五丈之外。

    天魄不给对手丝毫喘息的机会,手中徒然一挥,刀锋带着霜意再度侵袭而上,叶麒几乎是在同一刹那甩鞭缠上了房梁上的斗拱,他借力纵身窜至屋顶,但刀光风驰电掣的转了几个方向,简直叫人躲无可躲。

    眼看刀光幻化成一道白影霹来,叶麒就着屋顶一趴,刀面贴着他的身体飞过,就在刀身回旋的那一瞬间,他眼疾手快的一探——居然一把握住了刀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