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陵 39.第三十九章:是否

时间:2018-04-16作者:容九

    ,精彩小说免费!

    防盗章  他先前不知她受了这样重的伤, 这下顿时慌乱起来,眼下风如拔山雨决河, 不及时止血,拖下去多半性命不保。

    幸而明月舟也是个久经沙场的, 他逆着风头勘出这山的地势, 没一会儿便寻着了一个山洞,抱着长陵入洞躲雨。洞内漆黑一片,两人又都淋成落汤鸡,连一块能止血的布条都找不出。

    明月舟只能用让长陵靠坐在自己胸膛之上,手指捏拢她的伤口减缓鲜血流速,用自己些许内力替她驱寒。

    不过多时, 东方的天泛起了冥冥的蓝, 风雨渐停,反倒显出洞内寂静异常。隔着薄薄的衣料,明月舟能够感受到长陵原本狂乱的心跳在逐渐趋于平静,体温慢慢恢复少许, 见到伤口的血已止住, 悬挂的心才稍稍安下。

    天光微微照进洞内, 他低下头, 将手从她伤处挪开,见她的眉微微蹙了一下, 约莫是被他的动作带出了一阵疼来, 明月舟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看这小姑娘就这样软软的躺在自己怀中, 双唇干涸, 呼吸不畅,想起昨夜对她说的那番话,心中悔之又悔。

    自己究竟是哪来的脸能对一个拼死救出自己的弱女子出言责备的。

    明月舟叹了口气。

    反正他现下被一副铁面具给箍着,也确谈不上是有脸。

    他小心翼翼把她放下,褪下自己的外裳给她盖好身,出洞为她找水。

    鹿鸣山的溪流离洞不远,明月舟自己随意饮了两口,再用大片叶子裹盛好了水往回赶,怎知还未到山洞,就远远看到山道上有几个士兵拎着长\枪在丛林中扎来扎去,四处搜寻。

    墓王堡的追兵居然已经追上来了?

    他下意识想要躲开,但想到长陵还在洞中躺着,若被逮回去,那后果……可凭自己一己之力,别说救人,若贸然现身,如何逃得过这漫山士兵的围攻?

    他正踟蹰,前方山洞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啼,成群雀鸟冲天而飞,仿佛是受了什么惊吓。

    明月舟心中突地咯噔一声。

    他顾不得什么死啊活啊的,趁着士兵不留神时飞蹿而过,朝往山洞方向跑去。山峦草木极高,风声呼啸,他动静虽不小,一时间倒无人察觉。

    哪料,明月舟刚近身到洞前,就看到有两个士兵从洞口处踱步而出,其中一人笑道:“这小犊子骨头还真够硬的,伤成那样还和我们死扛。”

    “哼,那又如何,”另一人舞了舞手中沾满血的长\枪,“还不是被老子给一枪弊了!”

    明月舟脑子轰地一炸,耳畔嗡嗡作响,愣是没听明白这两人的话。

    寒风吹的他一阵激灵,下一刻,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突然扑向前去夺过兵器,一枪戳穿一个士兵的喉咙!

    士兵原本好好聊着天,扭头看到同伴惨死在跟前,吓得魂飞魄散,没来得及喊出声,那口气就咽在喉间,他傻傻的看着长\枪的尖端冒出自己的胸口,睁着乌溜滚圆的眼,就此倒地呜呼。

    明月舟松开血淋漓的枪\柄,望着洞口蔓出来的血水,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他一步步靠近山洞,仿似鼓起了天大的勇气,才敢往里头一瞥。

    这时,一个声音在他身后道:“你怎么回来了?”

    明月舟回首,看到一个面无血色的少女就离他三步之远,却不是长陵是谁?

    他再朝洞穴看去,但见一只狼狗倒在血泊中,这才恍然方才那般士兵所说的“小犊子”所指为何。

    长陵歪着头,莫名瞅着明月舟。

    她苏醒时见明月舟不在,以为他因无法带上自己先逃一步,等她得闻洞外搜山的动静,见来的是几个喽啰兵,自不放在眼里,出了洞,随意藏身树上,又用石子激怒一只野狗去吓唬人,想着墓王堡的兵都散了再寻隙离开。

    没料到这个明月舟去而复返了。

    他顶着个铁骷髅不好好躲起来,跑上山来捅死士兵是笃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长陵看了一眼脚边士兵,“墓王堡本还不确定我们是否离开鹿鸣山,你贸然动手,待巡查的队长发现,他们很快就会集结所有兵力封山,到时是插翅难飞了。”

    明月舟焉能不知此理?

    他失神片刻,哑然道:“我……我总不能把姑娘一人给丢下。”

    长陵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啊?”

    “姑娘救命之恩,在下不敢忘。”

    长陵呆了一呆:“呃……你现在不恨我抛下你姥姥不顾了?”

    “我……”明月舟噎住,“先前误解姑娘,实是……”

    “算了,没空废话。”长陵突然走近他几步,盯着那铁骷髅绕着他走了两圈,又示意明月舟低下头,明月舟不明所以,任凭长陵捧着那铁面端详了好一会儿,才听她道:“连个锁眼都找不到,看来一时半会儿,这面具是解不开了。”

    明月舟下意识挠了挠头,发现自己挠的是头盔,只好放下手,“墓王堡的铁骷髅乃神匠董志所铸,坚如铁盾,一旦戴上便再难打开,才以骷髅为名。”

    长陵不以为然摇了摇头,“那神匠在做这东西的时候,难道不怕自己不小心给套住了?这世上没什么解不开的锁,只不过危言耸听,唬人放弃生机罢了。”

    这句轻描淡写将明月舟心中惊魂未定给压了个皮实,他越过长陵,目光扫了周遭山势一圈,道:“我戴着这东西怕是难逃此处防哨……”

    他想了一想,蹲下身去,自士兵身上撕下一片衣裳,用手指沾着血写了几行字,这是雁国的文字,长陵自然认不得,但见他写完之后抖了抖布,等字风干后叠卷起来递给长陵,道:“出了鹿鸣山之后朝东走,也就两三日的脚程便能抵达岐州卫城,你找到城中司徒府的李胡……”

    “李胡?”

    明月舟突然被打断,疑惑道:“怎么?”

    长陵眸光一闪。

    她越家与雁国交战数次,敌方当时也有一个骁勇的将军名为李胡,就不知是否同一个人。

    “没什么。”

    “你把此物交给李胡,他看了之后,自会派人前来救我。”

    长陵接过看了一眼,掀起眼皮道:“即便我出去了,两三日的功夫……你就算是刨个坑把自己埋了,那苍云都能把你给掘出来罢。”

    明月舟轻轻咳了咳,“我自有办法可以拖延时间。”

    他心中却想,若自己遭遇不幸,那是命数,能让这姑娘躲过此劫,也是不错。

    长陵将布块收入囊中,连一句告别也没有,转身就走。

    明月舟眼巴巴看着她走出几步,突然顿住,说道:“我本有心帮你这个忙,可惜周身大穴皆让你姥姥给封住了,别说轻功了,就是让我杀一只鸡都办不到。”

    他怔住,看她回过身来,耸耸肩:“要出去,还得靠你自己想办法。”

    长陵这话说的是半真半假。

    她的穴脉虽被封住,但再过个小半日会自行解开,离开鹿鸣山不是什么难事。

    只不过明月舟多半就挺不过去了。

    她本已遵守承诺带他逃离墓王堡,后面的路着实没必要拿自己的安危去护全他,可念起楚天素最后竭力为他们杀出血路的一幕,难免有些于心不忍。

    何况,如果他口中的那个李胡与当年雁军的李胡是同一人,想要查出当年沈曜勾结雁国的真相,明月舟能帮上一二也尚未可知。

    明月舟不知长陵心中的这些小九九,听她语气,还当是要留下来与自己同生共死的意思,张口结舌了半天却吐不出一个字来。

    他正待再劝,余光不经意扫到长陵身后,一道黑影倏地窜出,一人持一刀猝然击向她心口!

    一念之瞬,明月舟扑向前去,将长陵护在自己躯下,“铮”的一声,刀刃撞在他的头盔之上,生生剜去了铁骷髅的右耳——

    好在他耳朵生的小些,耳骨虽伤,没有随这一刀一齐血肉横飞。

    那人一击不成,还欲再袭,被明月舟反手一拳抡向喉咙,喀嚓一下喉裂之响,待长陵回头一看,那人已是脖子一歪,倒地身亡。

    她微微惊诧。

    明月舟在墓王堡又是毒又是伤的被折磨的体无完肤,连夜逃脱还能有这样气力,真是不容小觑。

    他生怕倒地的士兵没死透,弯下腰补了一刀,抬头看她皱眉望着自己,“怎么了?”

    长陵的话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动容,“要换作是懂点武功的,方才你的小命就交代在这了。”

    “我只是……”

    他停了一下,将“只是怕你受伤”这句话生生给咽回肚子里去。

    长陵听到这里,倏地皱眉,“下回遇到这种事就别犯险了,我再不济,也不至败在这无名刀下。”

    他愣是没敢吭声,这时不远处骤响一声哨鸣,一小拨士兵出现在土丘之上察觉到他们的行踪,明月舟暗叹一声不好,连忙拉着长陵逃离此地。

    漫山的士兵开始集结搜寻,他们二人都是经验十足的老江湖,在躲避追兵的节奏上异常有默契,只是鹿鸣山不大,一旦被封锁下山要道增派兵马,被找出也只是时间问题。

    头顶上又一阵脚步声匆忙踏过。

    长陵与明月舟埋身于一块石壁缝隙之下,那石壁之上草木横生,乍一眼看去与平地无异,任谁也想不到下头有处空隙还能容人。

    也仅仅只能容纳两个人。

    两人面对面贴身而站,半点后退的空间也无,方才情形紧迫选了这处藏身,明月舟全副精力关注着外头的动向,等回过神来感到抵在自己胸前的柔软,他窘迫的连手都不知该如何安放。

    长陵听到他心扑通扑通跃的厉害,道:“怕什么,他们都走了。”

    “……”他的怕点并不是这个好吗。

    她无意中瞥了他一眼,忽地一怔,踮起脚尖凑近他的脸——铁面具,惹得明月舟的心快要蹦出来,结结巴巴道:“怎、怎么?”

    “别动。”

    长陵撩起眼睫看了一眼明月舟受伤的右耳,忽尔一笑,伸指头敲了敲他面具断裂之处,“这里头有个小孔,应当就是铁骷髅的锁眼。”

    明月舟发着懵,“什么?”

    “我猜制造这面具的匠人是故意把耳处的铁器铸的薄一些,任谁也想不到要开锁还得先割去耳朵——你的运气倒是好。”

    长陵自袖中掏出铁针,眼疾手快的伸进锁眼中轻轻一旋,只听咔嚓一声,锁开了。

    哪怕这世道人心隔肚皮,但还有那么一种人,你看一眼就知道不是坏人。

    叶麒松了手,配合的挪后一小步,示意长陵请便。

    只见她慢慢抽出刀来,将锋刃对上门缝往外一送,“喀嚓”一声极轻的裂响,锁头被勾魄刀削断,下一刻,木门骤然推开一道口子,勾魄刀刃探出,稳稳当当的截住了锁头与地板的亲密接触。

    叶麒啧啧称叹道:“想不到姑娘竟是专业的开锁户。”

    长陵无视他,将手中的刀和锁扔了回去,叶麒一把接过,关门的时候还不忘将断锁挂回去,见长陵径自的朝外踱去,连忙跟上。

    这两人虽是话不投机,出了门反而默契起来,从藏书阁顺着阶梯一路往下,每到一个楼层分开探查,查无所获后又碰头继续向下,明明两人四条腿健步如飞,但整个过程谁都没有弄出一点声响。

    ------------------------------------------

    巡视了三层,不是摆书的就是放杂物的,长陵不由心中打鼓——这地方真的是用来关人的?若不是,好端端的这寺里的和尚何必在藏书阁内刷上火油,就不怕一个不留神,自己引火烧身了?

    思付间,两人穿过走廊,光线徒然亮了些许,叶麒快她一步,在前头阶梯转角处停下,矮下身,慢慢探出脑袋。

    下边是个挑高的殿宇,壁上烛光摇曳,殿中央供奉着一尊巨大的卢舍那佛,佛身漆的金光闪闪,乃是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唯我独尊的神态。

    佛像前摆着五个蒲团,蒲垫上,正有五个高僧盘膝而坐——那五人之中以一人为首,其他四人分坐在侧,一个接一个的以掌心抵背,闭目运气,不知在修炼什么功法。

    “这是四象阵法……”长陵突然几不可闻道。

    叶麒乍一听长陵的声音,吓了一跳,忙回过头瞪向她,长陵镇定地蹲下身,“他们正修炼到太虚之期,正是闭气凝神的时候,这一点耳语之音是听不到的。”

    叶麒回过头,发现这几个高僧全然没有受到干扰,这才松了一口气,“你怎么看出他们炼到太虚期了?”

    “四象元灵阵共有九重期,每一个时期都有不同的坐位还有修习之法,”长陵解释道:“太虚期是第七重,只有再渡过清灵期与大乘期,才能算是修炼完成。”

    叶麒一时露出惊诧之色,“四象阵是和尚练的功法,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以前……”长陵卡壳了一下,“……见过。”

    她硬生生的把“练”字掰成了“见”字。

    好在叶麒没有继续追问,重新把注意落回那几位高僧身上,“照你这样说,我们现在直接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他们也不会察觉咯?”

    “他们只是入境,又不是归天了。”

    “也是……这可就难办咯。”叶麒伸手指向佛像侧面的楼道,“若这大乘塔真有重犯之处,我想……多半就是在那边地窖里吧。”

    长陵放眼望去,隐约可见楼道阶梯是朝下,确像关人之处,她眸光一闪:“好办,一会儿我上去给坐最后的那和尚来一掌,他们受伤之后必要先调息方能自保,待那时你我再下去查探,如此,也更稳妥些。”

    叶麒见长陵就要起身,一把将她拉回身,“他们要是经受你一掌,会如何?”

    长陵轻描淡写道:“死不了,至多也就损失一半内力,再练个十几年不都回来了。”

    叶麒:“……”

    这几位老人家看上去没有八十岁也有七十了,等他们再造十几年内力,这辈子也都过的八九不离十了吧?

    “不好不好,背后伤人……也忒不讲道义了,你且等一等,让我想想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长陵回头瞥了他一眼,“你的同伴被这些人下了药戴了铐半死不活的关在洞里,这档口你还顾得上什么江湖道义?”

    “唉,讲道义如果还要揆时度势的,那还能叫道义嘛……”

    这只是叶麒随口的一声嘀咕,却让长陵心口打了个突。

    十七岁的越长陵以为只要足够强大,就可以不惧任何的明枪暗箭,那时的她比眼前这位公子哥还小了几岁,也曾以由义为荣,背义为辱——

    长陵难得没有反驳,叶麒思忖片刻,问:“这个阵还要修多久?”

    “不好说,快则几个时辰,慢的话十天半月也不是没有可能。”

    “十半个月?”叶麒吃惊地眨眨眼,“就这么坐着,不吃不喝不睡,这是修炼还是修仙啊?”

    “噢。”长陵见怪不怪道:“当然会休息,也会吃饭。”

    叶麒轻轻哇了一声,“所以说他们想停就能停,停了之后还能继续?”

    长陵递出一个“这么白痴的问题我拒绝回答”的眼神,叶麒浑然不觉,又道:“这阵法如此厉害,也不知这阵耍起来会是个什么情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