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陵 30.第三十章:追问

时间:2018-04-16作者:容九

    ,精彩小说免费!

    长陵将勾魄刀扎入地砖之内, 突然间纵身而上, 一手格挡开圆空的龙擒手,在半空中摇身而起,腾出了比先前还高的位置, 圆空根本来不及反应, 但看长陵右臂一弯, 用手肘就着他背心督俞穴狠狠扣了下去。

    在这一刹那间,圆空身形僵直下坠, 而那卡在地砖内的刀柄正直挺挺的对准自己的膻中穴,他心中登时万念俱寂, 眼见就要毙在当场, 突觉一股厚重的劲力托住了他的身躯, 却是圆海终于按讷不住, 及时出了手。

    圆海心生骇意,在场余人又有哪个不为她震惊?

    饶是明月舟亲眼见识过长陵出手,但在顷刻之间就瞧出四大长老的破绽,将他们一一治服,如此身手已经不能单单用“高手”二字去形容了。

    叶麒却忽然想起初见那日她在荒村中与徐道人的那场比试。

    同样是比试, 当时的长陵是进退有序、十拿九稳,但眼前的长陵似乎全无章法,但又乱中带着陷阱——然后一招即中。

    总觉得像是竭尽心思用一种最不费力的方式去对决一样。

    长陵稳稳当当的落在地面:“哦, 大师怎么插手了。”

    圆海道:“姑娘出手狠辣, 挑断我两位师弟的手筋不说, 方才老衲若不出手, 怕我圆空师弟此刻已然丧命。”

    “比试之前只说不能杀人没说不能伤人的,至于这位圆空大师……”长陵无辜道:“我本就是怕下手太重,故而把刀放在一旁,你不出手,我也打算救人的……”

    “你……”圆海简直被长陵堵的说不出话来,适才她一脸杀气的说什么“见血”“耗不起”的,现下看来,这姑娘十之八九是算计好了,才会定下“插手便算输”的规则。

    但是,这比武场上风云骤变,区区一位年轻女子,怎能如此预知和笃定呢?

    念及于此,圆海对长陵又有几分钦佩,合十道:“好,老衲愿赌服输。”

    “方丈师兄……”

    圆海抬手,示意圆空等人不必多劝,“既是早有约定,岂有背弃之理?不过,姑娘有言在先,你只能带贺侯离开。”

    长陵道:“放心,就算是大师叫我把多余的人领走,我都没有那个闲功夫。”

    八派掌门听到有人说他们“多余”,瞬间变了颜色,尽管他们原本也并不指望长陵能将他们救走,路天阑喝道:“老子还不稀罕嘞!”

    长陵将勾魄刀从地砖里拔出,又转眸看向叶麒腰间,叶麒会意,将刀鞘取下递上前去,长陵还刀入鞘,掷给明月舟,“这刀我用的不惯,替我物归原主吧。”

    明月舟接过勾魄刀,一时愣住。

    长陵问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事已至此,他心知自己已无力阻止,方才看长陵与四大长老殊死搏斗,又无比庆幸她毫发未损,说来也奇,之前的满腔愤懑好似都随着这一架淡了稍许,他低头道:“也罢,当日贺瑜要置我于死地,是你救了我,也因此坏了他的计划,今日我要杀他,你又救了他,不管怎么说,这笔账,可算是扯平了。”

    说完,他抬首看向叶麒,发现叶麒正望着自己淡笑不语,于是道:“贺小侯爷,下次见面,可不要再是这般狼狈相,省的人家说是本王欺负病弱之躯。”

    叶麒笑盈盈的拱了拱手:“多谢小王爷关心,你回到雁都后也要多多提防身旁人,出门记得带保镖,不要太过信任自己的身手。”

    明月舟扬起的唇角没稳住,打了个抽。

    长陵实在看不下这两个小毛孩的无聊之举,冷冷瞥了明月舟一眼道:“我要是你,现在已经在赶回沙州府的路上了。”

    明月舟一噎,长陵头也不甩的往前道:“还有你,还杵在那儿干什么?”

    叶麒忙跟上前去,没走出两步,长陵又停了下来,她将指尖鎏金戒解下,递给明月舟:“既然扯平,戒指还你。”

    明月舟却不肯接,“本王送出去的东西,绝无收回来的道理。”

    长陵皱了皱眉头,“你这戒指来头不小,若是给我随手一丢或是拿去当了,怕也是要给你们添麻烦的。”

    “为什么要丢掉?”明月舟一听急了,“你不喜欢么?”

    长陵:“我从来不戴首饰,留着也是无用。”

    明月舟哑然。

    这鎏金戒意义非凡,整个大雁不知有多少女子梦寐以求求而不得,眼前这个女子却只把它当成是一件碍手的首饰……明月舟莫名觉得有些委屈,他张了张口,仿佛想说什么,但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长陵看他双手执拗的背在后头,觉得十分莫名其妙,于是直接将鎏金戒扔到他怀里,明月舟接住时才反应过来,又将戒指重新塞回长陵掌心,“要出雁境,有这鎏金戒行事也会方便些。”

    长陵一怔,明月舟已不动声色的缩回了手,眼神不自然的飘到一旁,“不过,这戒指要是落入他人之手或有不便,就请……请姑娘暂且替我保管……”

    他堂堂一个王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这一番别别扭扭的话,就是四大皆空的出家人都得听出点什么来,偏生长陵在这方面迟钝的可以,想一想这鎏金戒确实有助于她离开雁城,于是点头道:“也行。”

    明月舟闻言不禁眸色一亮,“那,待我处理好……手头的事,再亲自去中原找你拿回……”

    “随便。”

    长陵不再磨叽,径自跨步向前,寺中诸人都自觉地为他们让出一条道来,叶麒回头瞥见明月舟一脸的不可言说,不禁有些幸灾乐祸,他硬生生的将快要涌到喉边的甜腥吞了回去,加快步调与长陵比肩而行。

    初升的旭日为远山近岭抹上了一层瑰色。

    他们出了大昭寺便一路向南面走,下山的时候已经没有看到什么雁军,明月舟倒还守信,说退兵就退兵,说放人也没再找人使绊子。

    只是带上一个“身残志坚”的叶麒,长陵的脚程根本快不起来,这荒郊野岭别说是匹马,连头驴子都没见着,奔了不到五里的路,她也有点虚脱,就着溪边坐下饮了几口水,见着溪里有鱼,转头问叶麒道:“这里有鱼,你会不会烤鱼?”

    叶麒身为一个濒死之人,临死之前没能找个地方好好躺着也就罢了,好几次以为自己会这样撅过气去,这会儿终于能够躺尸在地,听到长陵说什么烤鱼,登时头晕目眩道:“姑娘……现在就是把一只烤好的鱼摆在我跟前,在下也是无福消受了……”

    长陵蹲下身替他搭了一下脉,倏地收了手道:“啊,你是真的马上就要死了。”

    叶麒听她说“要死了”的语气和前面的那句“这里有鱼”别无二致,感觉自己连苦笑的笑不出了:“我早说……救我很亏的……”

    “我救你是有话问你。”

    “猜着了。”叶麒喘了一口气,“一出寺,我不就问你到底为什么要救我……你早问,我早答完了,现在问,我随时答一半就与世长辞了……咳咳咳……”

    长陵:“我担心他们发现兵临城下只是你耍的诡计,就走不成了。攻城是真,只是攻不了城吧?”

    叶麒闻言诧异的掀起眼皮,“你怎么知道?”

    事实上,越家军也想过攻打沙州府,中原的兵马要想避开雁军的斥候,可走云白山的险道埋伏于麓谷中,麓谷虽然能够掩人耳目,至多也只能藏身三万人,而三万兵马攻城是远远不够的。

    是以,十二年前的付流景坚决反对过她用这个方法攻城。

    想不到十二年后有人和她想到过一块儿去……还给他蒙混过关了。

    叶麒见她不答话,不再追问,他能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飘忽,勉强笑了笑道:“都不重要了,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长陵看了他一眼,从怀里掏出那枚环玉,问:“玉是从哪来的?你为何要把它交给……那个叫长陵的人?”

    叶麒听到“长陵”两个字,眸色微微一沉。

    “姑娘连十六年前的南丘一役都知道,不会没有听过越长陵的名号吧……我这枚玉,就是要交给她的。”

    长陵眼神变了变,叶麒道:“十一年前泰兴一役,越家两兄弟为雁军所害,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巧的是当年我也在那儿附近,更在机缘巧合之下救下了越长盛……”

    “你救了越长盛?”长陵惊了,声音都颤抖起来,“你说、他没有死?”

    叶麒神智迷离,没有留心长陵的失态,兀自道:“他身中剧毒,心脉俱裂,活不成了……但他告诉我,只要付流景活着……越长陵就很可能也活着……他……咳咳,他给了我半柄扇子和一枚玉佩,说这两样东西背后藏着一个秘密,只要交给付流景或能解开,只有解开……才有可能救的了越长陵……”

    长陵听到此处,整个人剧烈的晃了一下。

    原来大哥,直到临死之际,还惦记着要救自己,更深信不疑的把最重要的信物托付给那个人……那个与沈曜合谋害死他们越家的罪魁祸首。

    “……我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总算找到了付流景,他还活着,她可能也活着……我心中……很是高兴……但我、我有些私心,想亲自把玉给越长陵,便只把那半柄折扇交给了付流景……可是,没曾想……”

    话声忽然卡住,叶麒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始喘着气,长陵焦急的握住他的手,颤声问:“什么?!”

    “……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叶麒眨了眨不堪负重的眼皮,眼前是白茫茫的光,不知那是白云的色彩还是他幻觉,他能感受到一股热气源源不绝的涌入他的体内,他有些困惑,又有些迷茫,“从一开始见到姑娘,就对付流景的事十分着紧……我想你也许认识他……若见着他……能否……帮我把玉给他……”

    叶麒声音越来越含糊了:“他没有玉佩……救……”

    救不了她的。

    长陵眼见他就要挺不住了,情急之下摘去面罩,脱口而出道:“不许闭眼!你睁大眼好好看看,我没有死……我就是越长陵!”

    风刮的树丛哗哗作响,没有掩住长陵的声音。

    叶麒阖上的睫毛颤了一下,然后,极缓的、极力的睁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