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陵 29.第二十九章:比试

时间:2018-04-16作者:容九

    ,精彩小说免费!

    长陵喊话令人上前, 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先迈出这一步。

    圆海的那一掌罗汉金刚掌何其凶猛, 就在前一刻,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人一招一举化解于无形, 而出手的竟然是一个姑娘!

    一个逸态轻盈、姿容摄人的年轻姑娘!

    顿然之间, 夹着不可思议、如临大敌的眼神频频射来, 长陵习以为常的眯了一下眼,轻描淡写道:“没人动手, 我就把人带走了。”

    说着,她目光往身后一落, 见叶麒撑着一副摇摇欲坠的驱壳, 问:“你还走得动么?”

    叶麒低下头, 发觉藏在袖中本该炸开的火石不知什么时候灭了, 他整个人愣愣的,没有晃过神来,“我……”

    “姑娘!你怎么会在这儿?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我……”说话的人却是明月舟。

    长陵回转过头,看明月舟拧着眉死死的盯着自己,不明所以问:“你什么?”

    明月舟看她眼神淡淡, 将“你被劫走后,我一路在寻你”这句话强行塞回肚中,他瞥了一眼她手中的勾魄刀与她身后的叶麒, 语气倏忽冷了下来, “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长陵觑向明月舟:“我和谁在一起, 与你有什么干系?”

    说完, 她瞧明月舟的脸色煞白了一下,念及人家好歹为自己烤过一只兔子,于是放缓了语气道:“反正,自不是冲着你来的。”

    不补充倒还好,补上这画蛇添足的一句,明月舟的面色更是难看:“你为救八大掌门而来?”

    长陵眼神连往八大掌门方向瞟都懒得瞟一眼,“怎么可能?”

    “还是说,”明月舟抿着唇绷着脸凉凉的看着叶麒,“从一开始,你就是他的人?”

    叶麒闻言一怔,尚没张口,就听长陵道:“我要是他的人,当日又岂会带你出堡?我要带他走,自有我的理由,你不必多问。”

    明月舟怔了一下,低声道:“姑娘当知我不愿为难你,可你若知悉他的身份,应明白本王今日绝不能放他离开,你执意要带他走,我恐怕……”

    “恐怕什么”他没往下挑明,众人却嗅了个分明。

    眼前这般情形,瞎子都瞧得出明月舟对这位美若天仙的姑娘有庇护之意,可人家压根没把他们小王爷当根葱,果不其然,她听他这样说,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废话不必多说,你们是打算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

    在场众人只觉得这姑娘姿态倨傲,能一掌屏退圆海方丈的,想必武功定极是高明,不过能耐再大,要说有本事杀出重围,又不大相信。

    此时圆海方丈心神略定,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女施主既非是贺侯之人,也与八派素无瓜葛,大昭寺自不能以多欺少,女施主若肯就此离去,老衲绝不为难……”

    他话没说完,忽闻长陵一声低笑:“我瞧了一整夜,你们做的哪一件不是以多欺少之举?”

    圆海轻咳一声:“女施主言重。今日之事,乃是雁夏两国之国事,若还谨遵江湖规矩……”

    “十六年前南丘一役,”长陵望向众人道:“大雁武林与中原门派亦涉斗其中,两国七日七夜久战不休,故而定下约定,双方各派五对高手一较高下,五局下来,中原武林略逊一筹,彼时大雁高手个个已是精疲力竭,大雁大皇子明月齐也在现场,中原武林若想反悔,随时可劫下皇子以作要挟,可输了便是输了,中原武林二话不说撤兵离去,要是按照大师的说法,遇国事便可不讲信义,如今的南丘之地,怕已不是贵国的领土吧?”

    众人皆是一凛,不知这姑娘年纪轻轻怎么会对十六年前的事如此清楚,尤其明月舟听到明月齐时,脸色倏忽一变。圆海道:“女施主所说的乃是有约在先,既是盟约自当遵行,但此刻东夏军兵临城下,皆是出自这位贺侯手笔,若就此纵他离开,岂非因小节而失大义?”

    大昭寺僧众有人插口道:“就是!放他离开,不等于纵虎归山么?”

    “我只说我要带他走,何时说过不让你们阻拦了?”长陵斜睨众人,“我再问一次,你们是打算一个个上,还是一起来?”

    她这话一出,当真是狂妄至极,连阳胥子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心中暗暗猜测:不知这姑娘是什么来头,竟会有如此大的口气?

    叶麒的眼神凝定在眼前这个女子的倩影上,方才须臾一瞬,他几乎用尽了毕生智慧去猜测她此举的动机,但听到她最后说的那句话,心下没由来的局促起来,“姑娘,我受了伤,本是将死之人,不值得你如此相救……”

    “要救人的是我,值不值由我说的算,”长陵转头,看叶麒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不觉轻声道:“用我教你的心法运功,不会这么快咽气,瞧,太阳都出来了,这不又多活了一日?”

    长陵挪开眼,示意他去看初升的太阳,叶麒只看到熹微印在一双明眸中,揉了金一般好看。

    这时,四大长老已商量好了站出身来,圆空对长陵道:“施主独身一人,我大昭寺若是群起而攻之,未免欺人太甚,便先让我师兄弟四人与姑娘比试如何?”

    原本高手对决,就算是那些虾兵蟹将想掺和也掺和不了,这话看去说的有礼有节,就差没说五大高僧一起上了,长陵微微一笑:“我若赢了你们呢?”

    圆湛道:“若真有本事赢了我们,就让你与方丈师兄打,你连胜两次,放你与这位小侯爷离去便是。”

    迟子山实在看不过眼,嘿然道:“这没脸没皮的,四个老道高僧打一个女流之辈也就罢了,居然还玩起车轮战,不是欺人太甚是什么?”

    长陵不以为意,唇角一翘:“要是我在与你们四个打斗之时,方丈插手了呢?”

    “若老衲中途干涉,那便算是老衲输。”答话的正是圆海。

    “一言为定。”长陵点了一下头,看向明月舟,“明月舟,你没有意见吧?”

    明月舟心底头实在纠结的很。

    一方面,他不愿见到长陵赴险,但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又功亏一篑……尤其是看到她袒护叶麒的样子,心里总不是滋味,左右都把人给开罪了,要是这场比试她受了点伤,没准还能把她留下,大不了事后斟茶认错,任她打罚,求她原谅便是。

    这么一想,明月舟也缓缓颔首道:“好,但既是比试,切不可危及性命。”

    长陵缓缓举臂,众人看清她手中的青鞘弯刀,有人惊呼一声:“是勾魄刀!”

    四大长老同时抢身而出,掌风自东南西北四侧突袭,以巽、乾、坤、艮四个方位困敌于阵眼——正是四象阵的“乾坤一刹”,长陵立身当中,瞄准时机,将勾魄刀一把抡出手,直往四人身上仰面掠去。四大长老侧身避开,那勾魄刀便如长了眼一般,凌空旋了两圈,竟是据着轮换的阵位,险而又险的贴着四大长老脖颈处划过。

    这下,四大长老别说是近身伤人,躲都来不及,但见长陵一手接回勾魄刀,只停留一下再度掷出,瞬间乱了四象阵法。

    众人悚然,谁不知弯刀盘旋、追魂摄魄乃是天魂天魄的绝技,这姑娘纵是手持神刀,又是从哪练就这一身操纵自如的刀功?

    八派掌门之中也有几个是常年练刀的好手,眼见四大高僧被这回旋刀逼的无处遁形,无不震惊异常,蒋方曜“咦”了一声,阳胥子也觉不对,喃喃道:“那勾魄刀……”

    圆海立时道:“圆空、圆觉、圆湛、圆贤,无需惊慌!这女施主乃是用银丝缠住刀柄从而控刀,只需斩断其线,则可不攻自破!”

    此言一出,才有人瞧见半空中的刀与长陵间连着一条银色细丝,权因天光乍亮,才一时未曾察觉,圆湛当即自袖中抽出一柄短刀,眼疾手快的劈向丝线,没想到那银丝韧性极强,一劈之下居然未能断开。

    圆贤一愕,落地站定,正欲划出第二刀,骤觉身后一股劲风,不及回头,但听“嗡”的一声耳鸣,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大昭僧众不觉惊呼出声,圆贤出手之际长陵还离他五步之远,怎么一个错眼,她就兜到了他的身后,将他一掌劈晕——这轻功之神速,委实令人发指!

    迟子山惊叹道:“好身手啊!”

    路天阑也不禁点头道:“要是没有觉出那银丝,再撑过百招,兴许这姑娘能赢……”

    勾魄刀重新收回手中,原来早在她从大乘塔蹦出来之前,就用南华银丝缠好了勾魄刀,本想将这刀当作南华针使一使看,不料两下就被瞧出破绽来。

    长陵见唬不住人,信手解开银丝,将握在左手的刀换到右手,平静的望着剩下三位长老:“我本是不打算见血的,可惜时间有限,耗不起了。”

    什、什么意思?

    在场众人连同明月舟在内,没人听懂这句词不达意意所何指。

    叶麒眼神微微一闪,不由自主往前迈了一步。

    长陵最后说到“耗不起了”时,徒然间身形拔起,三大长老早有防备,却是圆空在前,圆觉从旁,圆湛自上空出掌扑面而下,这三人使的都是达摩入传的擒拿功夫,招招皆拿人周身要穴,但凡中招一处,便可有性命之忧。

    长陵看他们身形微动,后发先至,人影倏地一窜,抢得先机,一刀划破了圆空与圆觉的手腕经脉,他二人惨叫出声,重重跌落在地。

    在场众人:“……”

    方、方才谁说要过百招来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