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陵 16.第十六章:识破

时间:2018-04-16作者:容九

    ,精彩小说免费!

    叶麒歪着头,看长陵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心中寻思:“难道她是摔疼了?好好的,她爬那么高做什么?”

    长陵重重的吐了一口气,道:“先帮我松绑。”

    叶麒迟疑了一下,干笑了一声说:“姑娘的武功不俗,我若是给你解开了,怕是……总之,你有什么话,不妨先说说看。”

    他说话间人已走到长陵跟前,拉了另一把椅子坐下,端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长陵倒也不勉强,借着微末的灯光仔仔细细的将他打量了一番,问:“你从前见过明月霏么?”

    叶麒摇摇头,“从前没有这个眼福。”

    长陵凉凉看了他一眼,“关于明月霏……你知道的有多少?”

    “也就是一些江湖传言啦,心狠手辣善于用谋用毒之类的,你听了怕是要不高兴的……”

    “我说过了,”长陵打断他的话,“我不是明月霏。”

    叶麒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连连摆手,“你和我说这些真的没有用,我真的……”

    “你难道不奇怪,为何我没有中昏元散?”

    叶麒的手一顿,不等他回应,长陵道:“因为我会南华针法。”

    他怔了怔,“青衫客的南华针?”

    “不错,南华针能在第一时间之内驱除百毒,早在马车之内,我已经解开昏元散了。”长陵正色道:“换句话说,你忙着抵御雁军时,我就有无数次机会可以直接把你踹下马车了。”

    叶麒用一种惊异的眼神看着长陵。

    “你认为,如果是明月霏,她会凭由你们将她劫走么?”

    答案昭然若揭,除非明月霏疯了。

    叶麒“腾”的一下站起了身,“等等,如果你真的不是明月霏,那你……是谁?”

    长陵换了个坐姿,发现还是不太舒服,“你先松绑。”

    叶麒这回没有推脱,他既知长陵并非明月霏,也不太好意思绑着一个小姑娘,何况人家身上还带着伤。

    等麻绳抽开,长陵轻轻活动着发麻的胳膊,才答道:“我帮过明月舟一个小忙,他见我病着,就让我上马车歇息,你们也是不巧,早出现一会儿,他和他的妹妹倒还真在马车之中。”

    长陵这番话虽说是答非所问,倒还算得上是大实话。

    她不说自己帮了什么忙,是觉得说了人家也不信,信了更糟——看架势,明月舟之所以会被坑进墓王堡,正是他们口中那个敬若神明的贺公子的杰作,要是被知晓是她无意中把中原武林最大的敌人给放出来了,那麻烦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谁知叶麒又问:“不知姑娘和他是什么关系,又帮了他什么忙?”

    “……”

    这厮果然是个说话会抓重点的。

    见含糊不过去,她又懒得扯谎,只道:“萍水相逢,在荒野之外他烤过一只兔子给我吃,后来他被人追杀,我顺手帮他清掉了几只虾兵蟹将。”

    亲眼见识过徐道人是如何被碾压之后,叶麒约莫能想象她说的顺手多半真的是顺手而已。只是这乌龙闹到这地步也太过匪夷所思,叶麒没傻到会被这三言两语给忽悠过去,他的眼神瞥到长陵指尖的戒指上,问:“那这鎏金戒是从哪儿来的?”

    “明月舟给我的。”

    “他……给你的?”叶麒舌头打了个结,“送给你的?”

    “嗯,原是戴在他耳朵上,后来见我笑话,他也觉得大男人戴着有失体面,就随手摘下了。”她觉得这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我想着拿去当了还能换点银子,也就收了。”

    叶麒呆呆看着她,几番开口,愣是没蹦出一个字来,长陵没看明白他这反应是想表达个啥,索性脱下戒指,“如果你们想要,拿去就是。”

    “你难道没有听过鎏金戒的传闻?明月舟既然把它交给了你,那就意味着……”

    话还没说完,屋外有人“砰砰砰”敲着门,恭谨道:“叶公子,徐道长有事找你。”

    叶麒怔了一怔。

    “知道了。”他随意应了一声,正要跨出步,又回头看了长陵一眼,“你先在这儿等等,一会儿回来再说。”

    “你放心,我也有话想问。”关于付流景的事,她没有问清楚前是不会急着跑的。

    叶麒旋即踱到门外,几位年轻的弟子立马拥了上来,其中有人悄声说了句“我们的人已探到掌门被关押于何处了”,叶麒一听,当下沉着脸跨步而去,只留余平几个武功较好的蹲门前看守。

    长陵听着他们远去的脚步声,眉头反而皱了起来,她看了看地上的绳子,又握了握掌心中的鎏金戒,思付片刻,忽然间神色舒展的翘起嘴角。

    “老伎俩。”长陵自言自语道。

    这一笑只有她自己知道笑点在哪,可搁别人眼中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尤其余平这会儿扒着窗缝偷窥,借着屋内忽明忽暗的烛光望去,顿时不寒而栗。

    他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刀柄,心中盘算着这姑奶奶要是杀出门来,他要怎么拦才能死的慢些?

    这时有一只手轻轻拍了拍余平的肩膀,他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后脑勺沉沉痛了一下,就地摊倒,失去了知觉。

    长陵的耳识本就异于常人,早在来人出现她就已觉察出动静,待她挪至门边轻轻一推,但见门外赫然站着一人,脚边横七竖八的躺着年轻的弟子。

    那人正是叶麒。

    她有些意外的眨眨眼:“你……”

    “嘘。”叶麒打了个噤声的手势,他四下瞧了瞧,确认这周围的一圈人都被放倒之后,二话不说就拉起长陵的手腕。

    长陵微微垂下目光,一反常态的没有挣开,由着叶麒拉着她走。

    三更半夜,荒村之内虽处处皆有岗哨,但叶麒知悉哨位,自然能够轻车熟路的避开,没费多大的功夫,就带着长陵绕出那片严守之地,送至村口的石墩子处。

    那石墩子旁边系着一匹马儿,叶麒指着前方的山林小道,“你一路往东而去,只要看到木桩再折转向南,很快就能穿过这片密林。”

    他一边说一边回头,这才发现自己还拽着人家姑娘的手,连忙松开,十分抱歉道:“在下唐突了。”

    长陵掀起眼皮,疑问道:“你要放我走?”

    “唉,不论如何,姑娘是我误抓的,总不能当作没这回事。”叶麒一脸惭愧的笑了笑,“不瞒姑娘说,我在这群人中也不是能说得上话的,就算能让人相信你并非明月霏,他们也决计不会放过你的……毕竟,你身上戴的戒指的的确确是非同小可。”

    长陵低头看了看指尖的鎏金戒,不想也知,方才叶麒被唤去谈话,徐道人多半是说了什么狠话才惹得他火急火燎的要把人放走,分明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你就这么回去了,要如何收场?”

    “我对他们还有点用,总不至于把我大卸八块吧。”叶麒拢了拢袖子,“只求姑娘若是回头遇上了明月舟,别把这里发生的事说出去就好。”

    长陵神色闪烁了片刻,“那救人呢?”

    “救人?”

    “八大门派的掌门,你们也不救了?”

    叶麒怔了怔,恍然道:“……多谢姑娘挂怀,此事我们已另有对策,就不便透露了……”

    长陵还欲再言,叶麒先站不住了,他频频回头,生怕身后随时杀出一拨人来,于是牵着马缰绳胡乱的往长陵手中一塞,“快走吧,等人都来了,就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样的机会了。”

    长陵皱了皱眉,“你……”

    她还没说完,看叶麒连连挥手,赶苍蝇似的催促着,她心头固然还有不少疑问,但也不是拖泥带水的性子,当下翻身上了马,双腿一夹马腹,径直策马驶向树林。

    叶麒见她离开,这才舒了一口气,他一边叹息一边低头整了整自己的衣襟,刚往回走几步,听到本已远去的马蹄声又“啼哒啼哒”的飘了回来。

    他侧过身,见渺渺夜色一拢红衣格外夺目,带出一阵御风飒飒而来。

    叶麒看长陵去而复返,惊愕万分,不等她骑到自己跟头,他已飞身奔到马前,指着长陵的鼻子道:“你这姑娘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地,真以为是闹着玩么?”

    长陵勒住马缰,跳下马,对上他的目光道:“这个位置,刚好。”

    叶麒有些茫然的看着她:“什么?”

    长陵的眼神越过方才他们所站之处,落在那石墩后几丈的一片村屋前,“左面朝西的那间屋子至少有三个人,右侧得有五个,刚才我们说的话他们能够听得清……但现在这个位置,他们听不到。”

    她不疾不徐道:“我猜,方才发生的事,包括你掩护我离开,都是一个局,一个能够让你们顺藤摸瓜查出关押之地的局。”

    话音方落,再挪回眼时,她看到了一双眸光凛凛,那人一瞬间前的那股子焦虑之态已荡然无存,如同变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全然不同带着冰凉之气的人。

    长陵只是稍愣了一下,而后浅浅一笑,带着三分诚恳与认真。

    “叶公子,我说过,我想和你单独的,谈一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