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陵 13.第十三章:鎏金

时间:2018-04-16作者:容九

    ,精彩小说免费!

    “呵。”长陵闻言没忍住嘲了一下。

    她掌心一翻,欲要直接劈翻这个青年,不料劲力犹如泄了气般忽而消散,轻而易举的让对方挡了下来,她心中一凛:“迷香?”

    回过头,这才瞧见刚刚射进车厢壁的箭尾熏着青烟,眼前模糊起来,长陵暗想:“能在须臾药人至此,药量恐怕下得不轻。”

    青年眼见她着了道,轻笑道:“公主就暂且歇一歇罢。”

    言罢不再分神,垂下帘帐,把精力都放在应付外头上去。

    可惜长陵不是个能让人省心的,她拼着少许残余意识自内兜里摸出银针——楚天素留给她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她指尖捻针而起,精准而又迅速的朝往自己神庭穴刺入,待那股逝去的神识瞬间涌回来后,她又分别扎入少府、合谷、承山等穴,刺破指尖缓缓运功,将渗入药物的血水自体内逼了出来。

    这一套动作乃是南华针法中基础功法,讲究一个“快”字,人刚中招时毒性往往还浮于表层,只要在第一时刻施展心法放缓流速,及时逼出毒素,自然不会为药性所控。

    好容易驱净了体内迷药,劫车的青年已驾着马车远远的将雁军抛在后头。

    长陵方才嫌呆在马车上太过危险,这会儿反倒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这位天外飞客看去不过二十出头,自他踏上了这辆车,前来围攻的士兵越来越多,偏生那些刀枪剑棒伤不到他分毫,他信手拈起马鞭,一扫撂一批,也就是眨眼的功夫,马车势不可挡碾踏而过,真让他拓出一条畅道出来。

    他是笃定了雁军不敢轻举妄动,以免伤及马车上的人。

    长陵本打算踹他下马车的。

    就在她抬脚的那刻,她看到他手中的鞭子如长蛇吐信撩开飞箭,这招式眼熟,她年少时常见师叔耍起,一抖一缠甚为玄妙,平平无奇的马鞭宛如活物一般灵巧。

    “无量鞭?”她心道:“莫非是同门?”

    长陵师承菩提达摩一系,师父迦叶是那种恨不得天天不着家的游旅僧,她常年被牵着东奔西走,能碰上个师门中人实在太过稀罕——若这青年当真是她的小师弟,那跟着他能打探到师父的行踪也不一定。

    她离别尘世十余载,难得揪住一点儿能衔上过往的尾巴,岂会轻易撒手?

    一念至此,马车恰好越过峡谷,谷口山两侧轰隆作响,许多山石圆木滚落而下,将路端堵得死死的,上千玄铁骑兵生生被阻,只好干瞪着眼看着马车驶往远去。

    长陵不以为意,她枕着头懒洋洋的靠回软垫上假寐,将事由前前后后捋了一捋。

    从马车上听到的那段对话看来,明月舟与他那个叫明月霏的妹妹此前刚把东夏武林搅个血雨腥风,不仅让许多人中了毒,还把不少位尊权重的掌门人掳到了雁国关押起来。

    不过,就在他们密谋下一步计策时却出了意外,雁国的二皇子明月晟与外人联手,把明月舟连夜送到了墓王堡中,企图不动声色的害死他——

    这段时日明月霏秘密转移了那些掌门人,并调来玄铁营及时替明月舟解围,由此可想,这小公主年纪轻轻,却是心思缜密的聪明人,能令军将俯首听命,足见地位不凡。

    所以……东夏武林才铤而走险的安排了这次的劫车?

    说来这一劫倒是劫的漂亮,只可惜,他们错把她当成了明月霏。

    长陵越琢磨越是无奈,但见帘帐飘起,她微微抬眸,瞄了一眼那专注赶车的青年。

    这中原武林是怎么办事的?居然让一个没见过明月霏真容的人来劫明月霏?

    她本有心提醒,只是说了也于事无补,要让这小青年乱了方寸连路都跑不利索,那才麻烦。等到了他们的据点,自会有人认出她不是明月霏,到时再稍解释便是。

    外头的天黯淡下来,这山路东拐西弯绕得她头昏脑涨,反正一时无事可做,她索性安下心神,阖下双眼养精蓄锐。

    没想到这一盹就睡到了天黑。

    等被外边的一阵骚动惊醒时,马车已缓缓停下,她听到车外有人粗声粗气地道:“叶公子,人可在里面?把她给我们揪出来,老子倒要看看这个雁国妖女是不是生的三头六臂!”

    但听那青年道:“她中了昏元散,一时半会儿应当还醒不来……”

    他话还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因为马车中人掀开了帘帐,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眼。

    “……”

    那个自称“老子”的男人体型与声音同等彪悍,但看上去年龄不太大,想必阅历尚浅,见长陵突然出现在他的跟前,脸色蓦地一变,“叶公子……你不是说她中了昏元散嘛?”

    “呃……这个……”这个叶公子尴尬的挠了挠头,“大概是中的不太深?”

    说罢,又多瞄了她一眼,方才劫车时只看了个轮廓,这会儿才看清,分明是一身华服艳裳,眉目间却是清朗独绝,从未见过,又仿佛在哪里见过。

    长陵无视他们,手一撑,从车板上一跃而下,环顾了一圈周遭——只见围绕着马车前后乌泱泱的站了一大群人,个个手持刀剑,衣袂翩飞,在这荒废的村落中尤其格格不入。

    她心说:“一次来了这么多人,就不怕被雁军团灭吗?”

    那些人乍看她从马车里蹦出来,均是吓了一跳,齐齐握紧了手中武器,再仔细瞧清她的容貌,更是惊而又惊,有人心底暗道:“传言雁国的小公主花容月貌,没想到竟生的这般秀美绝伦……果真是蛇蝎美人,蛇蝎心肠。”

    这时,人群中有人上前一步,提剑对长陵道:“想不到吧明月霏,你也会有落到别人手中之日!”

    长陵循声望去,只见那说话之人约莫四十出头,头戴紫阳巾,俨然就是个道士模样,在这堆人中居然算得上是较为年长的了,他一说话,其他人都安静下来,情不自禁的朝那道士所拢,他见长陵置若罔闻,又道:“哼!不用看了,这回可没人能救得了你!”

    四周火光通明,长陵淡淡的瞥了那道士一眼道:“道长怕是认错了人,我不是明月霏。”

    不料那道士闻言冷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们还能着了你的道么?”

    长陵蹙眉扫视着他们,“没有人见过明月霏的样子,你们就不怕弄错了人?”

    在场众人如临大敌的看着她,丝毫没有将她的话听进耳的意思,那道士目光沉沉看着她道:“明月霏,当日我掌门师叔将你擒住之时,你也是这么说的,后来你做了什么难道你就忘了吗!”

    “啊,做了什么?”她也好奇那个小姑娘究竟做了什么。

    长陵的不解之问落在这些人眼中像极了挑衅,那道士吹胡子瞪眼道:“你不仅对我掌门下了重毒,更毒害了当日所有的人,不错,今日在场的没人能认得出你,因为所有见过你的人,除了被你们掳走的,其他的都已经瞎了!”

    他话音刚落,人群中终于有人按耐不住的朝她吼道:“妖女!快把解药交出来!快把我师父放出来!”

    “对!她若不交,我们就把她的双眼挖出来!”

    “那怎么够!还要划花她的脸,割她的肉!”

    “对!”

    叫骂之声此起彼伏,场面一时控制不住,忽然有人轻咳了一声,好言劝道:“大家稍安勿躁,激动解决不了问题,反正这公主……喔,是这位妖女一时半会儿也逃不掉,我们总能想出办法。”

    说话的人声音宛耳,正是劫车的那个俊的十分突出的青年,他笑意盈盈伸出手摆了个消消气的姿势,又转头对长陵道:“公主,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这么把你请来是行事鲁莽了些,但你毕竟害了这八派弟子的师兄们双目失明,又抢走了他们的掌门,总该有个交待不是?”

    与其他兴师问罪的人不同,他说起这话好商好量,端的是一脸的如沐春风,要不是处在这荒郊野岭,简直随时都能递上一杯茶来。

    长陵颇有些奇怪的瞅了他一眼道:“不错,做了这等恶事,的确不能轻饶,可我不是明月霏,你们就算是把我大卸八块,那也无济于事。”

    那青年闻言怔了一怔,他身旁那个彪炳汉子不耐烦道:“叶麒!你还跟她废什么话!贺公子请你来助我们捉拿明月霏,可不是让你来以礼相待的!”

    那个叫叶麒的讪讪一笑,“余平兄,这叫先礼后兵,有些话总要问清楚点,若是真冤枉了好人,那就……”

    余平怒道:“先什么礼!你瞧瞧她这身装扮,再看看手中的戒指,就算明月霏想找人当替身,又怎么可能会拿号令三军的鎏金戒开玩笑!”

    鎏金戒?号令三军?

    长陵纳闷的看了看手中的戒指,这不是明月舟的耳环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