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长陵 8.第八章:锋芒

时间:2018-04-16作者:容九

    ,精彩小说免费!

    长陵不知铁面人心中被自己震了三番,她见时间紧迫,蹲下身去的解开他的手脚镣铐,又来回在他身侧转了两圈,放弃了解开铁骷髅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她从包袱里掏出一件黑色斗篷给他,道:“我知你并不信任我,你若还想出去,就跟着我,若是不想,就权作不见,我不可能拽着一个无心逃离的人离开墓王堡。”

    长陵说完这番话立即扭头出了地牢,她故意不提楚天素,也不给阿舟须臾的思考时间,便是赌他求生的本能。果不其然,那人思虑了一瞬,罩上了黑色的长袍跟上前去,跟着长陵七拐八弯的很快就绕出了地牢来到了监牢大门前。

    长陵在门后观察了片刻,等前方小道上巡逻的士兵一过,便飞快的开了监门蹿了出去,铁面人后脚紧随而上,才察觉监门站着三个岗哨的士兵,有一个坐在地上仿佛是睡着了。

    他下意识握起拳,仔细发现那三个人虽然站着,身子都僵直的靠在墙上。他心下一松,跟着长陵踏入树林,听她轻道:“方才的巡兵未觉出异常,等巡逻到第二圈发现他们还是保持这个姿势,自然就会发现有人逃狱了。”

    铁面人心中惊疑不定,不论是眼前这个年轻“少年”的身手还是沉着。墓王堡几处关卡的卫戍力度他十分清楚,单凭他二人之力逃生那是绝无半丝可能,他一言不发的跟着长陵,想看看她究竟还有什么后着和帮手。

    然而事实证明他真的想太多了。

    长陵沿途带着他东躲西藏上蹿下跳的到了雁回山脚下的冰河边,然后对着他说:“跳下去吧。”

    铁面人:“……”

    所以让他这么个头上顶着几斤铁骷髅的去跳湖是几个意思?

    长陵把套在自己身上的军服铠甲一一褪去,只留了一件黑色劲装,她先潜下了水,不一会儿探出头来,从河边水草中拉出一排长长的木板条,木条与木条间系着麻绳,能令人轻松的搭把手浮在水面上,长陵眼神略略流转,“下来吧,这河可以通往外的。”

    身后不远处的天空发出了一声震天锣鸣,有人高声道:“走犯——”

    铁面人见自己也没得选了,当下不再迟疑,先是将岸边长陵的军服藏在树丛中,而后纵身跃入河中,双手攥住木板条不让自己沉下水,没想到,这木头浮力真能勉强把他托浮在水面上下,偶尔露个头吸一口气,就足以让他游出一阵距离了。

    此时夜已深,湖下五指难分东南西北,铁面人不知该游往何处去,只能由着长陵拉着木条在前方带路。这河乍一眼看去就是一条小小的内河,一眼望到头,俨然没有蜿蜒向外的途径,但铁面人就这么黑灯瞎火的胡乱潜了一阵水,再冒出头时,一回首,居然发现整座雁回山已落在自己身后了。

    “雁回山底下有一段溶洞,河水是通过那洞与这外边的江流接壤的,所以我说,”长陵道:“雁回山的河不是内河。”

    铁面人回转过头,吃惊的望着长陵。

    只怕整个墓王堡都无人知晓,雁回山底下竟然有路子能够通向外边。

    至于长陵……她第一次从楚天素口中听到“我在雁回山下的冰河边把你捞起来”时便已然猜到了这一点,所以在她和楚天素说出这一想法时她问:“婆婆,您认为当年我是怎么从外边漂到墓王堡中的?”

    楚天素顿时有种拿针自戳一百下的冲动。

    三月初春,水下仍是一片冰凉。

    两人水底下浸了大半个时辰,早已是凉到骨魄里去了,等飘上了岸的时候长陵全身麻的连滚带爬才着了地,缓了好半天才摇摇晃晃的坐起身来,递出手想要拉他一把。

    铁面人正想拉住,而抬起头时,却是彻底的呆住了。

    云缝中投下几缕朦胧的月光洒落而下,浸透的单衣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凹凸玲珑的身形一览无遗,发髻在水下就被冲开了,此时青丝轻软的披泻而下,脸上涂抹的黑泥早已褪得干净,皓肤如玉,双眸更犹一泓清水,说不出的明丽动人。

    他的心脏突突直跳,脑海里更是乱成一锅粥。

    他想不明白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女子,更想不明白这样的女子怎么会流落到墓王堡,一忆起昨夜自己还在地牢里险些把人掐死,他顿觉得自己可以不用上岸了,实该这么天长地久的泡在湖中才好。

    长陵看不出这人铁面下的万般纠结,见他动也不动,也就懒得理他,兀自站起了身踱步向前勘察地势。

    “我们现在站在北玉山的背面,这山的前头的山路均有重兵把守,想要上顶除了攀上这断壁,别无他法。”长陵见铁面人翻身上了岸,用手指指了指北玉山与鹿鸣山之间的铁索桥,“过了这桥,才算是出了墓王堡地界。”

    铁面人仰头看了看,心中不由暗暗佩服起长陵,多少人煞费苦心,不论是成群结队硬闯还是悄无声息的藏在箱子中,哪怕有人用上火.药,都从未有人逃出过墓王堡,这少女看去不过二八年华,是哪来的胆魄与见识能够寻出如此蹊径。

    这时,树丛中忽地闪过一道黑影,铁面人微微一震,下意识挡在长陵身前。

    “阿舟,是我啊。”一个年迈的身影自阴影处迈出,却不是楚天素又是谁?

    铁面人浑身一僵,双拳紧紧握起。

    诚然隔着面具看不穿他的神情,但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急促起来,长陵有些庆幸这人发不了声来,否则他要是控制不住发出一声诸如“你来干什么”“你走”的咆哮,今夜筹谋也就功亏一篑了。

    楚天素小心翼翼的走进她的外孙儿,想要抚上他身上的伤痕,偏生又不敢触碰,“你受苦了……阿舟,你可还认得姥姥?”

    铁面人的喉结动了动,长陵搞不清他是被打动了还是在忍住不打老人,于是道:“婆婆,此地不宜久留。”

    楚天素这才想起眼下危机四伏的境况,用袖子摁了摁眼眶,自怀中掏出金针锦囊,“我得先替阿舟解开哑穴。”

    长陵奇道:“您怎么知道他是中了哑穴而不是被毒哑了?”

    楚天素:“他若是坏了嗓子,看到我总是该骂上几句的,可这一声也不吭,不是被封了穴道又是什么?”

    长陵:“……”

    铁面人:“……”

    言毕,也不等铁面人表个态,楚天素指尖一点封住他周身大穴,随即捻起几根银针,三下五除二的对着自个儿外孙身上狠狠扎下去。

    南华针法的滋味长陵是尝过的,她心有余悸的在一旁围观了一会儿,等到楚天素针起针落施完了针,见这阿舟只不过是在最后闷哼了一声,眼睛眨也不眨,长陵不禁问道:“这就解完哑了穴了吗?”

    楚天素也有些不确定,“你试试看,能出声么?”

    铁面人缓缓站起了身,轻轻咳嗽了一声,微不可见的颔了首道:“嗯。”

    “……”

    这么惜字如金的,在这档口解不解穴的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吧。

    长陵生怕这祖孙俩再墨迹下去,转身拉动断崖下的树藤:“有话都先憋着,等逃出去再说。”

    他们都是懂武功的人。

    哪怕一老一伤还有一个不能施展内力,攀藤越壁这事对他们来说还不算太过费劲,也就花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他们已爬至山腰处。

    前头的崖壁越来越陡,足下难寻支点,要登顶全得仰仗臂力,这种时候上了岁数的难免露出疲态。铁面人见状快攀几步翻上了顶,再奋力把楚天素拉上来,等他想要再拉长陵的时候,长陵手腕用力,一个倒跃,轻轻松松就落上了地。

    长陵:“要不是担心你们手滑,我早上来了。”

    铁面人顿时觉得脸上罩着个罩子倒也挺好。

    断崖之上,冷风呼啸。

    前方小路蜿蜒而上山顶,顶峰便是通往鹿鸣山的锁桥。

    三人方迈出几步,长陵突觉不对,眼睛瞄向前方,“慢,有埋……”

    “伏”字音未落,却听铁器之声大作,一群官兵从黑漆漆的树丛中哗啦啦的钻出,亮出寒光闪闪的箭弩,霎时将他们围堵个水泄不通。

    有两个人自人群中踱了出来,一个是身着黑色铠甲的中年人,身边跟着的,正是在雁回山脚用弓.弩射伤阿舟的年轻人。

    那中年人长剑在握,眼神眯了一下,楚天素将铁面人护在自己身后,不可置信看着他道:“苍云……你怎么会在这儿……”

    那个叫苍云的嘴角挑起一丝残忍的笑,“楚婆婆,好手段……”他看了身旁那个年轻人一眼,“若非是陶风洞悉,让我等赶至此处,保不齐真就让你们逃出去了。”

    陶风的面无表情道:“堡主过誉,陶风不敢居功,一切皆是贺公子神机妙算。”

    原来此人便是传说中的墓王堡堡主。

    长陵眉心微微一皱。

    这话中的贺公子,与牢中那人提及的“贺瑾之”难道是同一人?就不知她们这临时起意的逃狱,那所谓的贺公子是如何“神机妙算”出的。

    苍云扫了他们一圈,最终把目光落在铁面人身上,“我没想到,有一天你会沦落到我墓王堡来,明月舟。”

    铁面人默然片刻,开了口,“我也没有想到。”

    这是长陵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也是第一次见他说话,虽然嗓音略略沙哑,却是出乎意料的好听。

    只是明月舟这个名字,怎么有些耳熟?

    “我若早点知道,定煮着你的肉烹着你的汤喝。”苍云说着血腥的话,嘴角仍是笑着,“不过迟一点喝,也没有关系。”

    明月舟闻言警惕的退后一步,一手背在身后,对着长陵打了一个“你们撤”的手势,长陵与楚天素微微一惊,明月舟看了陶风一眼,对苍云道:“当年的苍云好歹也是大雁名将,怎么,如今倒成了东夏国的狗了。”

    苍云闻言一笑,“只要能杀了你,成为谁的狗又有什么关系?当年你杀了我儿子,我便对天起誓,此生你若不死我绝不罢休。”

    明月舟:“令郎为一己私欲屠村,我还嫌他一人之命难抵百名无辜村民性命。”

    苍云当即大怒,“明月舟,死在你刀下的亡魂也不少罢,你敢说他们个个都是大奸大恶之人?你也杀人,我儿子也杀人,都是杀人,何来贵贱!”

    苍云此话一出,令长陵浑身一凛。

    十一年前,伏龙山下,曾有一人对着尸横遍野的越家军,也是用这般语气对她说道:“你们用刀杀人,我们以谋杀人,都是杀人,何来贵贱?”

    长陵怔怔看着苍云,眼前这面目狰狞之人与当年的沈曜居然莫名的重叠在了一起,不由自主捏起了拳头,那顾埋藏在心底的恨意难以自持的溢了出来。

    这世上的好人总是良善的千变万化,但如这般无耻阴毒之人却是千篇一律的令人作呕。

    明月舟见长陵与楚天素浑然没有离开之意,心中一急,向长陵投去迫切的眼神。

    苍云见有异状,唯恐错失良机,终于不再废话,抬手示意身后的士兵开弓上弦,然后对着明月舟猖狂的笑了起来,“我本有心留这千娇百媚的小姑娘一命,看你对她着实紧张,那就送你们一块儿共赴黄泉吧!”

    说罢长臂一挥,刹那间,千箭势如疾风,密密麻麻的飞射而来!

    如此密集的弩、箭,任谁在场都躲避不过,何况他们匆匆夜逃,手中连半个可以抵挡的兵器也无。

    正当此刻,正当此时,忽有一人凌空越起,犹如乍然卷起一道飓风,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挡在跟前。

    仿佛山风为之停滞,星辰为之凝定,长陵袖拂万丈狂涛,展臂一扬,霎时间,千箭逆转而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