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异灵侦探社 第七十六章 疯狂暗示

时间:2018-04-06作者:艾萝莉

    ..异灵侦探社

    “这到底是什么啊?”坐在车上的苏小萱手里正拿着一个白色遥控器,在邢修指示下一通瞎按,屏幕上显示的温度直接被她给按到了七八十度。

    原来刚才邢修忽然就把这个遥控器交到她的手里,还也不多做说明就直接命令她一直狂按上面的升温键。“这是什么,空调遥控器?不对,如果是空调的话这温度也太高了吧……”苏小萱一开始还以为是空调遥控器,但按了几下却看到数字屏幕上显示的温度竟然一路飙到接近八十度。转念一想不对啊,谁会买能

    调到八十度的空调?

    “这是调温热水器的遥控器。”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邢修只能满脸黑线的跟苏小萱解释。

    “热水器的遥控器?那你给这个我干什么啊……”听完邢修的解释,苏小萱更加迷茫了。

    “那间别墅就是普尔曼的家。这个遥控器可以远程控制他家热水器的出水温度。”邢修隔着窗户指了指远处那间别墅,特殊的贴膜只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外面却完全看不到里面。

    “不会吧?那我刚才……”

    “他刚把脑袋涂满泡沫想要冲澡的时候,你就把温度调到最高了。”邢修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了一个让苏小萱崩溃的事实,他居然能憋住不笑出来!

    “呀!~”苏小萱吓得够呛,赶紧把遥控器一丢,用绝望的眼神望着邢修:“我不会又杀人了吧?”

    “放心,只是像杀猪褪毛的时候一样,脱了一层毛而已。这还死不了人。”邢修的恶趣味越来越重了。这才让紧张的苏小萱稍微松了一口气。然而她还是不敢想象,别墅里的普尔曼到底有多惨。

    没过多久就听到救护车呼啸着开过来的声音,而邢修也立刻下令苦海迅速开车驶离这个是非之地。要是被某国的特工盯上,也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先生,经过检修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家的热水器没有任何问题。”差点没命的普尔曼拨打了投诉电话,第二天热水器的维修商就上门来检修了一遍,却没有查出任何问题。

    “怎么可能没问题,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普尔曼的眉毛都被烫没了,头发也秃了一大块,浑身上下红彤彤的,就算已经涂抹了烫伤药还是剧痛无比。这个样子让他都不敢出门见人了。“先生,热水器的确没有问题。我能想到的可能性就是有人拿着同一品牌的遥控器,在你家附近恶作剧了。”维修工显然并不惧怕这个被烫得几乎脱了一层皮的老头。自家的产品就是没问题,你硬说有问题

    是想找麻烦吗?

    “恶作剧?他差点就杀了我!”普尔曼这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难道是有人想杀他才故意弄得这一出?如果他真被热水器喷出的热水烫死,很有可能会被警方认定为意外,这也太可怕了……

    明白事情严重性的他立刻赶走了维修工,拿起电话拨通一个特殊的号码。

    “普尔曼先生,我们dh民国永远的朋友,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有礼貌。

    “有人要杀我,你们的人是怎么保护我的?”然而现在的普尔曼可没有和他相互吹捧的兴趣,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责问。

    “我们已经派了最优秀的特工保护您的安全,到底发生了什么,您能具体说明一下吗?”电话那头的人,十分震惊于普尔曼的暴怒。

    “我差点就被人杀死在浴室里,而且是被活活烫死!”接下来普尔曼就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部描述了一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体验了。“普尔曼先生,您的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之后我们会增派人手保护您的,请您不用担心。这样的事情,一定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了。”不管怎么样先哄住这个老头再说,对方可不希望这个老头一个冲动,就

    把他们之间的肮脏交易直接公之于众。这对于他们已经所剩无几的国家形象无疑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打击。

    “希望你们能够说到做到,我会遭遇这种事还不是因为帮了你们的忙!如果再发生,就别怪我把当初的事情说出来了!”得到对方加强守卫的承诺,普尔曼才气呼呼地挂断了电话。

    某国对于普尔曼的事情倒是挺上心,很快就加派了人手保护。为了让这个多疑的老头安心,更是有两个身穿黑西装,耳戴通话器的黑超男始终站在他一打开窗户就能看到的地方警戒。之后果然没出现过任何异常,普尔曼在家养了几天,脸上大部分的烫伤消退下去,才又重新恢复了自己的演讲事业。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他重返工作的第一场演讲刚开场,就看到了两个有些扎眼又

    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听众当中,正是结伴而来的邢修和苏小萱。在这种场合,大部分听众都会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安静地听他演讲。但这两个亚洲面孔的家伙却大为不同。尤其是邢修,不但漫不经心一点都没有在听的样子,甚至还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白色的遥控

    器故意在那里晃来晃去!

    这遥控器的样子,竟然和普尔曼家里的热水器遥控器如此相像!发现这一点的普尔曼大为吃惊,甚至一个脚步不稳,差点从演讲台上摔下来。

    摸了摸梳得十分整齐的头发,普尔曼的手在颤抖。他的头顶被烫秃了一大块,只能用两边的头发掩盖。眉毛也是找人画的,包裹在西装里面的身体,更是还有许多烫开的水泡没有愈合。

    “这位先生,你刚刚手里的东西,可以给我看一下吗?”实在按耐不住,他终于走到邢修身边,用英文主动开口说道。

    满肚子坏水的邢修每次都趁着他走到远处的时候才掏出遥控器比划,一旦他凑近了,就立刻赛回兜里,就是不让他看个真切。

    “哦,你说的是这个吗?”让苏小萱意外的是,邢修的英文十分流利。毫不在意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长条形物体。

    “这,这是……”普尔曼怎么也想不到,这居然是一个白巧克力的包装盒。可他之前看到的明明……

    “在您的演讲上吃东西,真的很抱歉,我们这就离开。”再次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邢修又拉着苏小萱离开,只留下在原地惧怕不已的普尔曼。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他的演讲上突然出现两个亚裔的新面孔,当天晚上就出事了。而且,对方手里还拿着一个神似遥控器的物体。再加上邢修最后留下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不由得普尔曼不

    怀疑这中间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本来就做错事的他心中有鬼,自然看什么都是鬼。虽然因为这件事,普尔曼还不敢直接跟那个国家翻脸,但他也必须要给自己留好退路了。于是他悄悄打电话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另外三个同样收受某个国家好处的黑心裁判。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