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633章 一场意外

时间:2018-01-10作者:冷却

    李碧带着杨羽回自己家。

    在过马路的时候是红灯,两边也没什么车子,只有一辆油罐车慢悠悠的开着,但方向也不是往这边来。

    排在他们前面的人已经不顾红灯过去了,李碧见他们走,也就跟着他们走,国人的从众心里是很强的。

    杨羽因为在想其他事,走神了,自然也就没有想这些,就被李碧拉着过马路。

    可就在杨羽迈出脚的一瞬间,他突然感觉自己被人从背后拉住了一样,竟然没有迈出去,而他的耳边响起很轻很轻的声音:“别跟过去。”

    杨羽愣了一下,从走神中缓过来。

    “怎么了?快过去吧,没车。”李碧还在拉着杨羽要过马路。

    杨羽回头看了一眼,背后根本就没人,他突然有一股急躁的不安情绪。

    他看了看四周,那辆油罐车慢悠悠的开着,等等,不对,那车闯红灯了。

    “别去。”那个声音再次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杨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可是四周除了李碧,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啊。

    杨羽往背后的店铺看过去,透过店铺的玻璃倒影出来的身影,他看到自己背后站着一个人,可是他又看看自己的背后,分明没有人。

    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辆轿车失控了般横穿过马路,直接撞向了那辆闯红灯的油罐车。

    一声巨响,那辆油罐门被撞击打滑,如今天冷,地面很湿滑,有些地方好结冰了,那么大的体积在撞击之下,刹车也刹不下来,快速滑着,然后翻车,在地上滑行,火花四溅,一直滑到了人行道附近,那油罐车破裂,里面油瞬间喷射过来,正好喷到了过马路的那群人。

    那群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然后只听见轰隆一声,油罐车起火了。

    那火瞬间蔓延过来,闪电般扩散,瞬间吞没了人行道上的那一拨人。

    “啊。”

    顿时惨叫连连,场面场不忍睹。刚才的那些活人,瞬间变成了火球,张牙舞爪着飞舞。

    看到这一幕,杨羽和李碧一下子就傻了。

    杨羽看了看四周,急忙跑入一家店里拿了灭火器,冲过去。

    “别去。”却被李碧一把抱住了:”来不及了,而且太危险了。”

    话刚说完,整辆油罐车爆炸了。

    这声爆炸震耳欲聋,余波侵袭而来,踏平一切之势。

    杨羽和李碧一样被强力的爆炸冲击振开,撞击到了绿化树上,痛得杨羽要断了一样。

    两人艰难的站起来,眼前的大火熊熊燃烧着,刚才的那几个被大火吞没的行人已经烧成了焦灰。

    如果刚才自己和李碧过去的话,也已经被烧成灰烬了。

    想到这,杨羽和李碧几乎是同时吓得发抖,这后知后觉更加的恐怖。

    “幸好你刚才拉着我没过去,不然。”李碧吓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这一刻真是惊险。

    人生中难免会碰到这些意外,有些人逃过了死神,有些人没有逃过。

    但杨羽知道,刚才有人救了他。

    杨羽查看四周,她想看看刚才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女鬼是谁,这一次,她没看见鬼,但是在马路的斜对面,似乎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但爆炸造成的黑色浓烟遮掩,看不清,他走了几步换个角度看时,发现那个身影已经消失了。

    “怎么了?你怎么一直疑神疑鬼的。”李碧也观察到了杨羽的反常。

    “没什么。”

    消防车来了,警察也来了。对于这起车祸,所有人的结论都是意外,交通意外。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这起交通意外的谜才被解开。

    “走吧。”

    两人没有受什么伤,警察也忙着救援,没有找他们。

    到了李碧家里。

    刚入门就听见主卧传来的叫床声,李碧很尴尬。

    “你妈,她又偷男人啊?”杨羽也很尴尬的问。

    “应该没有吧。”李碧走了过去,敲了敲门,然后在外面喊道:“妈,我同学来了,晚饭这吃。”

    然后李碧也不管里面是否有男人就拉着杨羽回了自己的房间。

    李碧关上了门,杨羽本以为她会直接跪在地上然后吃自己的黑粗大,然而却没有这么做。

    李碧从粉色抽屉里拿出一个米盒子,那米盒子很旧了,七八十年代的样子。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十字挂坠。

    “这条挂坠是我奶奶留给我的,她信仰了一辈子的基督,为人和善,对谁都好,对我也是最疼爱,我看你老是拿着那本《圣经》,我想你应该也信仰基督吧。那这条挂坠肯定合适你。”李碧一脸很诚意的看着杨羽。

    李碧作为班花,人是真心漂亮,但之前因为她这个人很清高,自以为是,也从来不多看杨羽一眼,更别提什么男友炮友了,而杨羽以前就不喜欢她那股自以为是的劲,只是为了操她而操她。

    但是这半个学期来,显然把她操多了她喜欢上杨羽了。

    真是印证了那句话,女人真是越操她越喜欢你。

    这样的挂坠曾经有一条,是在调查王仁的连环谋杀案时那个女被害者的鬼魂送给他的,但那东西已经丢了。

    杨羽接了过来,看了看质地,好像是桃木制成的,看样子,好像真的非常古老了,尤其是上面刻了一点文字,那文字不像是中文,像是古希伯来语。

    炮友这么有诚意,杨羽自然也就收下了这份礼物。

    “那你奶奶现在呢?”杨羽随口问了一句。

    “她已经过世了。”李碧很伤感的回答。

    “油尽灯枯,是谁都要走的路。”杨羽很深沉的回答。

    “我奶奶可还油尽灯枯呢,听我爸爸说,我奶奶那次没有斗过那些东西。”

    “那些东西?哪些东西?”杨羽皱了下眉头,现在他对这种模糊用词都极其的敏感。

    “我也不知道。”

    这时,李碧的母亲柳月泥敲门进来了。

    “杨羽你来啦。”柳月泥看杨羽时,眼睛竟然是盯着他的裤裆看:“你有两个月没来我们家了吧。”

    杨羽看柳月泥阿姨,我靠,这大冷天的,还是穿得这么露?

    那对大d奶怎么遮都遮不住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