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628章 头哪里去了

时间:2018-01-06作者:冷却

    这里土质疏松,没有罐水泥,棺材又埋得浅,很快就挖到见到棺材板了。

    李亚男时不时的看四周,整片墓地阴森森的,又是大雾笼罩。

    “怎么了?”杨羽问。

    “我感觉那边有人。”李亚男并不是吓唬自己。

    杨羽望过去,好像还真有一个人影。

    “别管。”杨羽不管那是什么,少管闲事。

    一个小时后,棺材板就全出来了。

    杨羽和李亚男一起把钉子撬开,那钉子早生锈了,钉不住了。

    “看谁在说谎,马上就知道了。”杨羽必须要弄清楚,对他来说很重要,方向错了,整个调查都会错。

    而李亚男却像看傻瓜一样的看杨羽,她是打死也想不通,为了验证一个无关紧要的谎言,来挖人家的墓?这不是有病吗?

    只有杨羽自己知道,潘彩儿在这整一系列事件和末日背后有多么的重要。

    两人一起用力,把棺材板抬了起来,顿时,一股恶臭冒了出来。

    接着黑压压的一片黑色虫子从里面爬了出来,吓得两人急忙放了手后退,好一会儿,那些黑虫子才爬完。

    两人再次把棺材板打开,恶臭散去。杨羽拿手电筒照了照里面,皱紧了眉头,里面有一具白骨。

    衣裳已经被东西咬得破破碎碎,但是白骨却是清晰可见。

    “现在可以证明了吧,就是那个潘彩儿精神病发作了,胡言乱语。”李亚男给下了定论。

    杨羽扯开衣服,跳入棺材,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下白骨的情况,然后双手合十,拜了一下,就把棺材板合上了,埋了土,整个过程又花了他半小时。

    杨羽没怎么说话,只是一句简单的回去吧。

    下山路过那个漂亮姐姐的坟墓时,那张照片突然飘了起来,贴在了杨羽的衣服上。

    杨羽浑然不知。

    两人下了山,到了马路。还是一片大雾,阴森森的,也没有一辆过路车。

    “还算顺利,还算顺利。”李亚男松了口气。

    李亚男往山上的桃花源看了一眼,大雾弥漫中她还是看见了那个身影,盯着这边,吓得她急忙回了头。

    两人没走多少路,几乎同时看见前方站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背对着他们,长发飘飘,看不见脸。

    如此半夜马路上,这样站着一个女人,着实有些恐怖。

    “就是她,刚才来的时候,看见她了。”李亚男急忙解释道。

    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如果要过去,肯定要经过她。

    “别说话,你也别看她,尤其是不要看她的眼睛。”杨羽想起司机的忠告,这条路上千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接着,杨羽牵住了李亚男的手,靠着里边,默默地往前方走去。

    李亚男紧张得发抖,死死的抓着杨羽的手,手心在冒汗,眼睛时不时余光往那个方向瞄一眼。

    两人距离那个白裙女子越来越近,也就越来越紧张。

    说实话,杨羽自己也被李亚男弄得神经兮兮的,但是作为男人,现在他是这个女警的依靠啊。

    杨羽感觉到女警李亚男紧贴着自己时,胸口的奶子也压着自己,轮廓挺大的。

    两人越来越近,已经到了和那个女人并行。

    杨羽和李亚男几乎同时在心里默念着:不要看她,不要看她。

    这样走过去,超了过去。

    “不要回头看。”杨羽叮嘱了一句。

    李亚男几乎是半闭着眼睛,明明已经超过去了,可是李亚男更加的恐惧:“我怎么感觉她在我们身后。”

    “别管,继续走。”杨羽回答。

    两个人就继续走,大致走了近五十米,两人都认为距离刚才那个白裙女子的地方已经很远了,才同时停了下来。

    但是谁都不敢往后看。

    “我真的感觉她就站在我身后,我们不会遇到厉鬼被缠上了吧。”李亚男吓得真的发抖起来,这一次,她是真失禁了,整个尿了出来,裤子都湿露露的,还轻微的吓得抽泣起来。

    “你别转头,我来。”杨羽心狂跳不止,这种事还是要男人来做啊。

    杨羽深呼吸,慢慢的回头,哪怕自己的眼睛见过再多的女鬼,但每一次面对,他都由衷的感觉到恐惧。

    杨羽转头。

    空气都窒息了。

    杨羽见到了这辈子最恐怖的场景之一,就好像当初看见那个背着女鬼生活的男子一样的惊恐。

    那个白裙长发女子就在自己身后,准确地说,她几乎是贴着自己的后背,杨羽转头时,几乎碰到她的脸,脸一半被长发遮眼,一半露出了一只眼睛,那只眼睛没有眼球,全部是眼白。

    如今那只眼睛正瞪着杨羽。

    “跑。”杨羽突然意识到不好,一声之下,拉起李亚男就往前拼命跑。

    李亚男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两个人跑好久,气喘吁吁的,但是感觉那个女人还跟在后面。

    这个时候,突然一辆车子开过,司机朝杨羽喊道:“快上车。”

    杨羽也不管那么多了,两人急忙钻入了车内。

    车子扬长而去,后面的女人也不见了。

    两人才松了口气。

    “师傅,怎么又是你啊。”李亚男的心情才缓回来,但她马上认出司机正是送她过来的那个司机。

    司机没有回答,只是一动不动的开着车。

    杨羽见李亚男的裤裆都湿了,打趣道:“还是警察呢,吓得尿裤子,不丢脸啊?”

    李亚男一看,确实丢脸,责怪道:“还不是怪你,去挖什么坟。”

    “呵呵,改天我买条内裤陪你可以了吧。”杨羽这个时候还不忘调戏。

    “哼。”李亚男竟然没有拒绝。

    杨羽感觉到这个师傅和过来时有一些不一样,他的脸色是苍白苍白的,没有一点的血丝。

    杨羽注意到师傅的脖子上有一道血痕,便不解的问:“师傅你脖子怎么了?”

    这不问还好,一问,师傅还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他转过头来,转过头来。

    将那颗头180度转了过来,狰狞的看着后座的两个人,然后列开嘴,露出一口黄牙,还有涌现出来的血水,道:“我的头哪里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