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626章 白裙子女生

时间:2018-01-06作者:冷却

    芳芳把头侧过去,对这种事有些尴尬,毕竟第一次被男人这么看,但是就如杨羽说得那样,她很想破了,不然姐妹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杨羽地上一跪,前戏也省了,解开裤子,就掏出了自己的黑粗大。

    芳芳一看瞪大了眼睛,第一次真实的如今近距离的看到男人的真家伙,心那是狂跳不止,诧异道:“怎么那么大?”

    “嗯?”

    “我姐妹跟我说,南方男人的家伙不是平均才11cm吗?可是你这得有18cm吧?”芳芳非常诧异。

    杨羽能怎么说?本来自己也短,被那个神秘后山的小虫咬了后,就变得这么巨大了,还去副作用,穿越后,身体都变了,唯独自己的黑粗大丝毫没有变小,你说怎么跟人家去解释?

    杨羽甚至有时候都怀疑,穿越这个黑粗大没变小,难不成这黑粗大才是自己本次穿越的最大使命?

    “天生的吧。”杨羽随便说了句话敷衍道。

    “天那,你这么大千万别让我们学校的女生知道。”芳芳谨慎的说道。

    “知道会如何?”杨羽莫名其妙的问,还追杀自己不成?

    “你会被她们缠着吸干的,滴水不剩。女人对大家伙毫无抵抗力的,大家伙的男生几乎自带光环。”芳芳解释道。

    杨羽更闷逼了,你个小处女也会这么想?看来之前强奸纳兰欣,一插进去就投降了,这事还真是的。

    “所以你可千万别考这学校。你来了,非变成干尸出去不可。你没看见,刚才路上遇到的男生,各个都那么瘦吗?”芳芳说得那是振振有词啊。

    杨羽怎么感觉这泡个妞都变成了恐怖片呢。

    这种垃圾学校还需要考吗?那我不来这骚校真是亏大了。

    杨羽想着,抓住她的双腿往前一拉,连着她的屁股一起拉了过来。

    “还真挺嫩的。”杨羽说着就对准那个洞一点点的插了进去。

    “啊,痛。”芳芳咬着牙,同时诧异不已,这么大的东西竟然真的活生生的给插了进去?神了。

    等杨羽的家伙全部淹没进去,芳芳说道:“停下,我感受下,原来这就是交pei的感觉,好舒服。”

    看着芳芳那夸张的表情,杨羽只笑,果然处女就是紧。

    杨羽便疯狂的抽了起来,芳芳当即爽得哇哇直叫。

    整个天台都是芳芳那骚叫声。

    半个小时后,事毕,杨羽拿纸巾擦了擦血。

    芳芳软在天台地上,那个洞里流着浓浓的白色液体来。

    发泄完后,杨羽下了楼,难得看到一个男生,果然如同芳芳说得那样,瘦不垃圾的,还黑眼圈,就好像被浴女村后山的老妖怪吸干的干尸一样。

    “这职高骚校真比红杏村还恐怖啊!”杨羽打了个哆嗦,急忙溜出了学校。

    冬天的夜晚真是太冷了,寒风刺骨,外面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店铺都提前关门了。

    杨羽想着,可千万别遇到那个想杀自己的怪人。

    杨羽回饭店看了一下,也已经关门了,最近营业额大幅度下降,寒假要来了,快没学生了,这对创业的杨羽来说,也是寒冬,哪怕有先知之力,创业也是如履薄冰啊。

    到了凌晨零点,杨羽传呼了李亚男,手机没有普及,真是不方便。

    “我说学弟,这么冷的天,你把我叫出来干嘛?”李亚男卷着身子,冻得不行。

    她看了看杨羽,一副正经的样子,就感觉不对劲,问道:“你不会想?”

    “你猜对了。”

    “啊,你干嘛拉上我啊,我最怕死人和棺材了。这样做,对死者大大不敬,她会晚上找我们的。”李亚男打了个寒颤。

    “你是警察,还怕尸体?再说了,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尸体早腐烂了。这事,你知我知,不能让别人知道。”杨羽也清楚,挖别人的坟,但又不告诉他家人,还不被人诅咒死?

    李亚男哭笑不得,她要知道这个主子这么难伺候,她就不答应领导这活了!

    “你还想不想转正了?”杨羽威胁道。

    李亚男毕竟还是个大学生,气得直跺脚,都快哭了,还真哭着说:“要是我真被诅咒了或是沾染了什么脏东西,你可要救我啊。”

    “你还信鬼?”杨羽的胆子现在是真大。

    “信啊,怎么不信,这世上真有脏东西,我外公说的。”李亚男振振有词。

    这倒是出乎杨羽意外,如今是科学教育,唯物论统治人类世界观,哪还有人相信鬼神传说?

    不过如今的唯物论统治下的时代和当初亚里士多德完善的地心说统治人类上千年也没什么区别吧。

    杨羽打了辆出租车,推着李亚男就上了车,对司机说道:“桃花源。”

    “哪个桃花源?”司机疑惑问。

    “西郊桃花源,还有第二个桃花源吗?”杨羽凡问。

    “你们要去那?”司机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道:“我不去那地方,那里多脏多恐怖啊,那条路到了凌晨,就是黄泉路,什么东西都出来了,我不去我不去。”

    司机还疑惑呢,这对男女半夜去那干嘛?

    “我给你双倍的车费。”杨羽说道。

    “双倍啊。”那司机犹豫了一下,一踩油门,答应了下来。

    路上,李亚男还是很不安,倒是司机,唠唠叨叨的说了几句话。

    “我不管你们去那干嘛,但我给你们几个忠告,一,永远永远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也不要相信任何陌生人的话;二,不要去西侧的那个墓,不要问我为什么;三,回来不要坐车。”

    “谢谢师傅提醒。”杨羽挺感激,也记下了这三个忠告。

    出了西郊,去桃花源的路就一条。

    车上了这条路,简直就像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外面大雾笼罩,能见度非常低,前面看不到底,那路灯昏暗,有的没的。

    突然,李亚男看到路边有个穿着白衣服的女人微笑着超她打招呼。

    但车子一闪而过,就过去了。

    李亚男抓过头,往后看,路边那个穿白裙子的女生还挥着手朝她笑。

    “你们刚才看见那个白裙子女生了吗?”李亚男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