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595章 趁人之危

时间:2017-12-19作者:冷却

    杨羽回头,看见少妇倪老师躺在床上,被子已经被踢开,裙子也欣了起来,露出了整双黑丝,一直到大腿根部的神秘地带。

    “嗯嗯。”倪老师嗯嗯的呻吟声,整个人似乎很难受。

    杨羽突然想起在厕所里偷听到的话:春药都下酒里了。

    杨羽叹了口气,走过去,站在了倪雅思的身边,再次看着她。

    倪雅思感觉自己在做春梦,虽然无法醒来,她睡梦中她能感觉到身体的那股强烈的变化,奶子很胀,奶头硬邦邦的,下面的水汹涌而出,如溃坝之流。

    倪雅思本能的去扯着自己的衣裳,胸口的口子开得更大了。

    杨羽看过去,这个少妇扭动着身体,双腿紧闭着,黑丝互相摩擦发出嘶嘶的声音,她将自己的衣裳扯开的时候,两只奶子直接就弹了出来,就好像出水芙蓉的两个水瓢子。

    “我靠,这少妇的奶子就是熟啊。”杨羽感慨着,那奶子圆不溜秋的,弧线特美,随着身子的扭动一抖一抖的,平摊下来,还是如此的大,白嫩白嫩的。

    虽然杨羽阅奶无数,但是这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女老师,还是一个少妇,之前在丝老师那边补课,丝老师的妖娆妩媚就弄得他浑身难受,可丝老师可是穿了轻纱的,这倪老师直接就是大奶敞开,这学生面对自己的老师,都是有种特殊的兴奋感。

    杨羽深呼吸了口气,心想:要不要趁人之危?反正这倪老师醉得厉害,哪怕把她给肏了恐怕她也不会知道吧?这简直就是类似迷奸。

    迷奸对任何男人来说,尤其是迷奸那些女神,自己得不到的女神,不要太爽!

    眼前的倪老师这样子就同时被下了迷药和春药一般、嘴里发出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不行啊,倪老师是有老公的,这搞有夫之妇是会出事的。”杨羽嘀咕着,这跟搞李碧,谭芳芳不一样,你情我愿的,只能说是骚,但上次搞陈佳莹都是后果严重,和陈鹰打了一顿,万一被倪老师的老公知道,非跟你拼命?

    再说了,倪老师是人妻,又是很正经的传统女人,你趁人醉酒把她玷污了,万一她想不开自杀什么的,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想到这些,杨羽还是放弃了自己小人的色心,还是准备离开。

    可刚走一步,倪雅思嗯嗯的狂叫起来,手摸入了自己的裤子,拼命的往下扯。

    倪雅思只是春梦中的动作,可她哪里知道,现实中的自己也是在拼命扯裤子啊!

    这一扯,黑丝被扯下一大半,露出茂盛的黑色三角。

    杨羽看那黑三角,黑乎乎的一片,这是人妻的比毛啊,还是自己老师的,这一想,雄性荷尔蒙再次飙升,下面的大家伙硬邦邦的不要太难受。

    “妈的,老师都醉成这样了,把她奸了谁知道呢?指不定她自己也以为只是做了场春梦吧?”杨羽想着,就脱了衣裤,鞋子爬上了床。

    杨羽坐到了倪老师的双腿前面,心怦怦直跳,上次这样醉后奸谭芳芳可不紧张,这次没想到紧张的要死,就好像在抢银行似的。

    杨羽伸手将少妇倪雅思的黑丝一点点的往下卷。

    少妇倪雅思的神秘地带更加清晰了。

    等黑丝全部脱掉,杨羽才发现倪老师的腿那么白。

    杨羽抚摸着倪老师的大腿肌肤,酥软酥软的,就跟在丝绸上滑过一般。

    杨羽关了灯,调整了一下姿势,将倪老师的两条大腿分开然后弯了起来,然后放到了自己的腰上,接着双手托住了她的下方屁股,将自己的黑粗大顶了进去。

    “啊啊啊!”睡梦中的少妇倪老师疯狂的叫了起来。

    也许是杨羽的动作太大,倪老师迷迷糊糊的,似乎有醒来的趋势,但是分明醒不过来,嘴里囔囔着喊着:“谁啊?老公吗?老公你吗?”

    倪老师边囔囔着边叫床着,形成了一种极其矛盾的感觉。

    杨羽不出声,他知道倪老师不会那么容易醒,这种肏醉鸡的感觉很刺激也很紧张。

    “你是谁?我有老公的,别这样子,我有老公的。”倪雅思的语气中带着一些祈求,是梦还是现实她也是分不出来,只感觉身体前所未有的快感和满足。

    杨羽直接整个人趴了上去,下半身疯狂的抽动。

    “老公是不是你?”

    “不要了,我有老公的,呜呜。”

    “啊,啊,啊!”

    少妇倪雅思就在如此矛盾的睡梦中被杨羽强奸了两次。

    次日。

    倪雅思醒来,她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

    “这是旅馆?”倪雅思一下子就慌了,她知道自己昨晚肯定喝醉了。

    倪雅思急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并没有任何被侵犯的痕迹。

    “我为什么会在这?不是阮主任吗?”倪雅思一直在想昨晚的事,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一整晚她都在做春梦,她现在已经无法确认那是梦还是现实了!那可以肯定的是,昨晚非常爽。

    那种爽是从未有过的。

    倪雅思扯开内裤看了看,感觉不对劲,还有一些黏液从洞里流出来。

    “我被强奸了?”倪雅思一想到自己可能被玷污了,心里就发麻,因为她能想到的只有阮主任。

    “怎么办?”倪雅思一想到自己可能给老公戴了帽子,自己的身体被别的男人进入过,她就有种恶心感,而且是阮主任的话,那真是生不如死的恶心。

    万一老公知道这事,非离婚不可,倪雅思很是紧张。

    倪雅思思想斗争了很久,哭了一会儿,才收拾起心情,下楼退房。

    “服务员,我想问一下,昨晚是谁送我来的?”倪雅思还是想确认两点,1??是不是阮主任,二是有几个人。

    “一个帅小伙,高高瘦瘦的,但很结实。”服务员回答。

    服务员的回答显然不符合阮主任的描写,这至少不是最坏的情况。

    “那是几个人啊?”倪雅思有点不好意思的问。

    那女服务员抬头疑惑的看了一眼,理所当然的说道:“一个人啊。”

    倪雅思再次松了口气,可是昨晚饭桌上除了杨羽外,其它都是老男人啊,但是也不会是杨羽啊,他提前走了啊,难道是个路人?

    倪雅思一想到昨晚自己醉后可能被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给强奸时,有种后怕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