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515章 索眼鬼屋

时间:2017-12-19作者:冷却

    杨羽把二表妹赤裸的抱了上来,幸好抢救及时,醒了过来。也没有多想,拿衣服帮她遮掩了身体,然后抱回了家。二表妹这次没有骂表哥。表姐急忙去叫了吴医生过来。

    “没什么大碍,应该是劳累过度,身体太虚弱,所以才晕倒的,好好休养,补补身子就好了。”吴医生说道,然后给开了几副中药,就告辞了。

    “以后车间你就别去了,好好呆家里吧。”杨羽说道。

    很显然,二表妹是在加工车间里工作太积极而雷坏了,众人听了吴医生的话都很心疼。

    小姨杀了只老母鸡,准备好好给二妹和三妹补补,在外肯定没怎么吃好。

    因为周日,不用去学校,杨羽也尽量在家里陪着家人。晚上的时候,许嫂和她老公柳天来小姨家找杨羽了,还提了一篮子的土鸡蛋。

    杨羽猜测,除了茶园承包的事,应该没其他事了吧。

    既然谈公事,杨羽还是把他们请去了自己的别墅里谈。

    “许嫂,柳叔,你们这次来是...”杨羽问道。心想如此不是因为茶园的事,总不能还赖着上次偷人的事不放吧?

    “我们是为茶园的事而来。”许嫂不好意思的说道。

    杨羽也已经猜出来了,如果不是因为许嫂的关系,杨羽肯定赶出去了,最近来为这事的人太多了,都嫌烦了:“那你们报名了吗?”

    “报了报了。”柳天傻傻的笑着,他是觉得最不好意思的,上次因为杨羽偷腥自己的老婆,大脑了一场,不仅丢了杨羽的脸,还丢了自己的脸,都说家丑不可外扬,现在他成了村民的笑柄,而杨羽呢,村民还羡慕呢,都说许嫂的屁股你都尝得到。

    “杨村长,之前的事,真对不起,是我鲁莽了,给你我都丢脸了。”柳天这是要道歉吗?也难为他了,自己的老婆被人上了,还要过来道歉?这吹的是什么风啊?无非是被利益所趋呗。

    “这脸丢了也就丢了,倒也没事,可问题是,外面的人都说许嫂被我上了一次,你们家的房子就给修了,好像买卖一样,现在为这茶园承包的事,不知道多少人来做性交易的。”杨羽这风头浪尖上自然也是安守本分。

    自己刚清理了下村委这班子,自己就坑进去了,万一被反咬一口可不好。

    柳天是连连点头,这茶园的事自己再求下去,也不好意思啊,如果把老婆再送上给杨村长,貌似也很丢脸啊。

    “事情都做了,也就认了,这次来,我就直说吧,我老公想让我今晚再睡这里。”许嫂说道,这句话说的有味道,但隐藏的意思是:这是我老公把我卖了,我就依他。

    但是许嫂没说,我让杨羽再睡一晚,不是为了茶园的事,而是为了老公把我卖了,跟你赌气。

    柳天却不说话了。

    “嫂子,这不行,已经被人说闲话了,如果还...”杨羽可不同意啊。

    “怕什么,我被你搞过的事,现在全村人都知道了,多一次少一次又有什么区别?”许嫂反而傲上气了。

    柳天支支吾吾的,也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柳叔,我话可说白了,你老婆要是睡在这里,这跟茶园的事没关系,这可不是买卖,茶园的事,现在可不是我说了算。”杨羽可是把丑话说在了前面!

    柳天仍然没有说话,心里却想着:杨村长都同意把老婆留下了,那意思就是这事成了?村长,表面总是要这么说的,总不能当着你的面说这交易成了吧?

    许嫂真的留下了,真的又被杨羽白白搞了一晚。

    但这一晚,有点不一样,许嫂很配合,叫得也很卖力,整个过程都很乖。

    次日,承包茶园的事安排下来了。

    这份名单是有村委统一商量出来的。最后由杨羽审核,当然村委自然也给足了杨羽的面子。

    许嫂,崔强,韩清芳三家都在列,然后姬茗家作为保护对象,分了一小块,同时让众人也帮忙,而签署人是姬茗本人,也就是说,茶园挣的钱会直接发给姬茗或她的奶奶,而她父母不会得到。

    为什么说发呢,那是因为杨羽对这个茶园的品牌做统一的打造,甚至可能统一销售,但是茶叶的好坏等级,还有收成是按承包分好的。除以之外,茶园周围还另外开垦出了几亩的面积,种植新的茶树。

    这块新的地则是单独承包出去的,给了优惠措施。

    众人对这次从‘地主’家里抢来了一块肉,那是纷纷叫好啊,对杨羽那更是拍手叫好。杨羽笑着说,应该的应该的,我是村长啊。

    可嫂子们,婶婶们不这么想,有些来送礼的,都是这么说的:“杨村长,我没啥东西好送你的,要不,我把身子给你?”

    听了这话,杨羽都是欲哭无泪的啊。

    本来是享受在其乐融融的欢笑中,可突然又有村民来报丧!

    “杨村长,不好了。”那村民慌慌张张的说道。

    “又出什么事了?”杨羽问道。

    “孙老汉,昨晚又喝酒了,醉得烂如泥,结果误入了鬼屋,死了!”那村民说道。

    这孙老汉是谁?是个孤寡老人,无儿无女,老伴走了,就剩他一个,平时特爱喝酒,又是个酒鬼子,是村里的流浪汉。也没多少人会去关心这样的人,杨羽给他申请过低保。

    杨羽带着众人急忙就朝鬼屋而去了。死样又是惨不忍睹啊,两只眼睛被挖了,就滚在旁边,那样子真是可怕极了。

    这已经是杨羽来这村子后,第三起被鬼屋杀害的受害者了。

    “吗的。”杨羽骂了一句,大喊道:“赵主任,明天组织队伍,把鬼屋拆了。”

    那赵海一听这话,哭着说道:“村长,不能拆啊。”

    “这不拆以后还会有人受害啊。”杨羽喊道,这门都锁了,还贴了很多警告牌,但还是有不少的旅客或不懂事的小孩子闯进去,结果可想而知了。

    “你忘了?上次乱葬岗的事就是因为我们处理,以为没事,结果不出大事了吗?拆的只是房,我们要请去冤魂才行啊。”赵海说道,乱葬岗的事让他心有余悸啊。

    杨羽听了这话,才冷静下来,这话有道理啊。

    拆房治根不治本啊,乱葬岗就是血淋淋的教训,不能再出错了。

    “那我们就成立个调查小组,我领队。我这事给查清了,总不能老出事啊。”杨羽说道。

    众村民帮忙把尸体给清理了下。

    慌村的三大恐怖禁地,也就剩这一个索眼鬼屋了,杨羽决定趁这次把他给查查清楚,免得老担惊受怕的。

    “分工行动吧,赵海你去村委的档案室查查,这座房子是属于谁的。李若蓉你跟你姐姐一起,问问村里的老人有没有知道这座鬼屋是怎么一回事,以前住的是什么人,出过什么事。其他人跟我一起,进鬼屋好好看看这房子,看看有没什么线索。”杨羽马上就进行分工。

    众人听了吩咐,就马上各自出去做事了。

    杨羽带着几个大胆点村民,拿了手电筒进了鬼屋。这一次,杨羽想真正的看个究竟,这鬼屋到底是怎么回事?房间为什么是红色的?为什么每次都是索眼?

    自己那次为什么没有出事?住的是什么人,发生过什么悲剧?脑海里,杨羽有一堆的疑问。

    白天的鬼屋并没有那么可怕,透着清凉之感,没有阴森森的感觉,蜘蛛网很多,透着浓浓的霉味。阳光普照进来时,大部分地方都是有光线的,房屋还有些漏洞,显得还挺有味道。

    房屋从中间一个院子进来,进去后后面还有个小院子,围着这个小院子建立了起来,一楼和二楼都是房间,楼梯有两把,一个是一楼走廊的中间进去的,就是杨羽跟惟妙惟肖那次来时走过的这楼梯,环形往上的楼梯。另一楼梯是从小院子里上去的,有点外楼梯的样子,这楼梯杨羽也走过。那晚,苏小小给自己指的楼梯就是这条。

    “你们觉得这鬼屋的整个格局像什么?”杨羽问道

    “杨村长我觉得不像我们普通家庭住的地方,有点象宜春院。”一名村干部说道。

    “妓院?”杨羽被他这么一提醒,恍然大悟啊,屋内小院,这么多房间,整个格局确实有点象是古代的妓院啊。

    “这也不对啊,我们这里是荒村,妓院开在这里?那哪有生意?”另一名村民说道。

    杨羽想想也对啊,妓院开农村,那肯定没道理啊。杨羽继续走着,观察着,一个个房间的门打开进去看,房间里大部分都有床,但都已经破烂不堪,朽木布满了灰尘了蜘蛛网。

    每个房间都差不多,床或一些破烂的家具,有些还用白布遮掩。从房间的一些小装饰上看,年代久远,至少不是改革开放以来后的装饰。

    逛了一圈后,并没有发现太多的线索。只好等赵海和李若蓉那边的消息了。

    晚上的时候,相关人员都聚集在村委的会议室,众人脸色忧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