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486章 一丝的生命)

时间:2017-12-19作者:冷却

    这一次,在里院,杨羽和两名警察挖的更有劲了。这整整挖了近二十分钟了,什么都没有,林雪茹有点看不下去了,走到杨羽那,轻声问道:“杨羽哥,你到底搞什么啊,这里到底有没有尸体。”

    林雪茹的话刚说完,突然,有警察喊到:“雪茹姐,你来看看。”

    这一喊,所有人都围了过去,唯独杨羽没有过去。顿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吴二,真的是吴二?”吴坤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紧接着,就是一阵狂哭。张凤也是如此,见了自己的儿子赫然会在这里,哭得更加厉害了。

    “难道你们都不惊讶吗?孩子怎么会被埋在这里?”杨羽背对着众人问道。

    “杨村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糊涂了。”赵海问道。

    “这里就像个密室,门在外面锁着,一面是后山爬不上去,一面围墙几十米高下不去,唯一的墙还没有任何爬人的痕迹,外面还有位老奶奶一天到晚在外坐着,也没见到过人。所以说,这密室有三种可能性,第一,吴叔在说谎,孩子本来就没这屋里。”杨羽说道此种可能性时,特意瞧了瞧吴叔一眼。

    “吴二是吴叔的孩子,吴叔怎么会说谎呢。”赵海帮忙回答道。

    “那就说不准了,你看这块玉。”杨羽突然从口袋里抓出一块玉,说道:“这块玉我问过吴大,他说是他弟弟的。”杨羽说着,把玉给了吴大看。

    “确实是我弟弟的,玉后面有个二,是吴二的意思。”吴大把话又重新说了一遍。

    杨羽拿起玉,又重新看了看,说道:“玉后面确实划了两痕,我也以为是二,但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二上,还有很淡的两笔,一撇,一竖,这不正是牛字吗?”

    此话一出,很多人的脸色变了,尤其是牛哥和张凤的脸色,更是变得很难看。

    “杨村长,话可不能乱讲啊。”牛哥听到这话,很显然,杨羽是在含沙射影啊,当即就说道。

    “我要是吴叔,如果怀疑自己的儿子不是亲儿子的话,我也可能会编个故事骗大家也说不准。”杨羽瞧了眼吴叔一眼,见吴叔不哭了,脸色很难看,似乎有股怒火要爆发出来一样。

    “我要是知道,这儿子是我老婆跟其他男人的种,加上这吴二愣头愣头的,我也可能会下手杀了他!”杨羽特意把‘杀’字说得很重。

    “杨村长,你话不能乱说,凭个玉,能说明什么,孩子是谁的,我最清楚,我可没背着我丈夫偷什么男人,你别血口喷人。我丈夫怎么会下手杀自己的儿子。”张凤发怒了,杨村长全是凭空乱猜测,自己岂能让她这么污蔑?

    吴叔的脸色更难看了,双手握着拳头,像一头可能随时爆发的狮子。

    赵海,林雪茹在这种氛围下,也不知道怎么插嘴,只是静静的听着。

    &ot;你们知道这块玉我是哪找到的吗?&ot;杨羽问道,见没人直接问,他就自己继续说了:”是在井里。那天我们来查井,我下去时,被我无意中摸到的。“

    赵海邹了下眉头,那天他也在场,但这事,杨羽一直没说。

    ”这玉怎么可能会在这口井里呢?这井都封了几十年了。我也不信,但普贤菩萨说,孩子在有水的地方,我想来想去,只有这口井有水了。没想到,被我找到了这块玉。“杨羽说道。

    这段话,赵海听了有点眉目了,问道:”杨村长,你说这吴二之前是在这井里?“

    杨羽点点头。

    ”那我们那时查井时又为何不在呢?为什么要移尸?“赵海问。

    ”我想,那是因为凶手知道我在怀疑那口井,尤其是,我让你去浴女村等处查有水的地方,这可能打草惊蛇了,所以凶手又冒险选择了移尸。把尸体重新从这井里捞上来,并且埋在了这里。“杨羽解释道。

    ”那村长你又是怎么知道,孩子会被埋在这里?而不是埋在了外面?“赵海又问。

    ”我不知道,我只是打赌而已。只是我运气好,挖到了。“杨羽又说道。

    ”那凶手是谁?“林雪茹直接问。

    ”吴叔,吴二确实傻了点,但还不至于弱智,你为什么老把他锁在家里呢?据吴大说,你还经常打他,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他不是你的亲身儿子,所以,你杀了他?好解心中恨。“杨羽问道。

    ”我没有。“吴叔很简单的说道。

    ”我相信,这井的石头上百斤,吴叔可搬不动,但是牛哥,你应该能抬得动吧?“杨羽突然把矛头指向了牛哥。

    这让牛哥措手不及,杨羽突然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杨村长,你可别血口喷人啊,这可是谋杀啊。再说了,我有啥动机?“牛哥没想到,杨村长会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来。

    ”吴二一天到晚被锁在家里,如果你跟凤嫂偷腥,被吴二看到的话,会如何?“杨羽又是猜测。

    ”杨村长,你要么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别在这里玷污我的清白。“张凤变得很凶,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证据?我要证据做啥。如果凶手真是你们俩的话,如果这吴二真是你牛哥的儿子的话,你们俩活着比死了还痛苦。“杨羽愤然的说道,走到了林雪茹,轻声说道:”剩下的交给你,你能搞定吗?“

    林雪茹笑了笑回道:”你就觉得我这么没用吗?“

    杨羽没有再说太多的话,出了吴坤家的门,望着这个浴女村,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赵海也急忙跟了出来。

    林雪茹看了看在场的人,说道:”你以为我们真的没有证据吗?那根从井里捞尸的绳子上面应该有你的指纹吧?那块大石头上也许也有你的指纹吧?我的法医部队已经在联系,搜查令也已经在办了,等他们一来,查下死亡原因,查下案发地点,查下血液,够起诉你们的了。当然我还会查下吴二的dna,看看他到底是谁的孩子,牛哥,希望不是你的,不然你就是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了。“

    牛哥的脸色再次铁青了。

    赵海跟在杨羽的后面,对杨羽是真心佩服啊,说道:”杨村长,我是真佩服你,你怎么这么料事如神呢,而且你都这么大胆的敢去猜,我是打死也想不到可能会是这样的。“

    ”赵主任,那是人命,冤枉一个人,可比杀一个人更让人心痛啊,我怎么可能会是去猜呢?“杨羽笑着说道。

    ”那你是什么推出来这牛哥跟凤嫂偷过呢?又怎么猜出来是他们杀了吴二,要知道,那吴二可是凤嫂的亲儿子啊!“赵海还是没懂。

    ”昨晚凤嫂和牛哥在学校后面的树林里偷被我撞见了,那井的石头可不是一个普通人就能抗得洞的,当然最重要的点,吴二出事那天,有人看见凤嫂从娘家回来了,也看见牛哥偷偷去了凤嫂家里,这才是我大胆推理的条件之一,至于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亲儿子下手,我想,应该是误杀吧。你可以想象一个场景,吴二看见自己的妈妈和牛叔正在床上大干,闹着要去告诉他爹,牛哥不让,一时冲动,可能推了一把,打了一把,以牛哥的那力气,吴二可档不住。“杨羽在自己的脑海里也想过各种场景,唯独误杀的可能性最大。

    当然最终的结果还需要法医和现场鉴定结果。但十有八九,真相错不了。

    ”村长,我心里还有个疑问。“赵海又问道:”之前听吴叔说,他给他儿子求过签,算过生死,普贤菩萨那是真的准,可是失踪时间和普贤菩萨算的时间了一周,你说这是不是普贤菩萨算错了?“

    ”呵呵,普贤菩萨没有算错。“杨羽笑着说道,然后大步往前走去。对这个普贤菩萨,他也是越来越好奇了。

    赵海愣在原地,想不明白了,没算错?那怎么会相差了七天呢?突然,赵海恍然大悟,一个令人不寒而粟的想法冒了出来,自言自语道:”难道说,吴二被扔下井后,没有死?而是在井里整整活了七天才死的?“

    这次,赵海是真的吓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吴坤家的里院众人都在忙着,挖着尸体,那口被封了几十的井一动不动,透过那块大石头,进入漆黑的井底,几十米的井底,死一般的寂静,这里一个男孩子躺在水里,腿被摔断了,头上还有个伤口在流血,他抬头往上望了望,上面被石头死死地封住了。

    他想喊,可没力气,喊出来了,外面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更不会有人路过这里。

    他想爬上去,指甲浸入井壁,抓的都是血,井壁上留下了一条条抓痕。他慢慢感到绝望,生命一点点的流逝,这口井成了他最后的归宿,也度过了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七天。

    可更让他痛苦的事,他从来没有走出过自己的家,跟其他孩子一起玩过,他连童年都没有。

    杨羽曾经来过这里一次,望了这口井,那时的吴二还在井里,还有最后一丝的生命在。可是,杨羽跟他擦肩而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