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482章 乱葬岗)

时间:2017-12-19作者:冷却

    门外还真站着一个女人,女人拿着手电筒,很焦急的样子。

    ”你是?“杨羽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下,面熟,却没认出来。

    ”我是雪姨啊。“那女人笑着说道。

    杨羽脑海里搜索了一下,总算想起来了,说道:”原来是雪姨啊,怎么这么迟了,还来找我?“这雪姨的家在村的西北方向,也是很孤立的老房子,同时雪姨跟赵迎一样,是留守妇女。

    雪姨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目前就在杨羽的班上,上初一,小女儿才五岁,在家。上次为村里的寡妇,留守妇女谋求福利的时候,杨羽特意去过她们家了解多情况,又加上孩子是自己的学生,杨羽才会想起来。

    不过,杨羽和雪姨没什么来往倒是真的。这也很奇怪,总有男人往刘寡妇家跑,但从来没有男人往雪姨家跑。这点杨羽很是疑惑的。

    听小姨说过,这雪姨跟姨夫还是四代内的亲戚,所以,杨羽也就跟着喊姨。

    ”要不是急事,我也不会找你了。“雪姨说道。

    杨羽走了几步过来,看了眼雪姨,问道:“什么事这么急?”

    “这事说来话长,我改日再该你说吧,眼下,你能不能去我家睡?”雪姨直接说道。

    听了这话,杨羽差点喷血了,这又是什么个意思啊?

    “陈姨,这不合适吧?”杨羽摸着后脑勺,有点尴尬。要是每个寡妇或留守妇女都这样来找杨羽,那杨羽日子不要过了,专门陪别人的媳妇了。

    谁知道陈雪姨拉起杨羽就往外走,这男女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还是被一个留守妇女拉着?

    “陈姨,你有话就说吗?别这样子啊。”杨羽有些急了。

    “明天跟你说,一时说不清楚,你就过来陪雪姨睡一晚吧。”陈雪说道。

    “啊?这....”杨羽是欲哭无泪啊,见过骚的,但没见过这么霸道的村妇,还这么直接的。

    “别这这那啊,雪姨给你睡一晚,被你占便宜,你还说什么呢。”陈雪就这么拉着杨羽,朝她家而去。

    要不是三更半夜,路上没人,要不然,这么被人看见,多不好啊,杨羽也是很无奈,之前的韩嫂再饥渴,也没这么直接拉人的啊。可这去就去吧,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这拉着走了点路,浴女村还是那般的死寂。到了陈雪姨家门口,杨羽突然感觉到不对,有种不寒而粟之感。

    &ot;怎么了?&ot;陈雪急忙问道,脸色有些难看。

    “没,雪姨,你把我拉过来到底是为了啥事啊?”杨羽疑惑的问。

    “姨给你睡一晚,行不?”陈雪说道。杨羽摇摇头,说道:“雪姨,你有事瞒着我,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事。”

    “哎呀,姨求你了,姨把身体都给你行不?你就陪姨睡一晚吧。”陈雪姨几乎是在哀求了。可越是这样,杨羽心里就越不安,因为这太突然了,这姨平时跟自己也就见面打个招呼,没什么来往,不像刘寡妇,许嫂,韩嫂她们,平时接触多,也熟悉。

    “陈姨,叔叔不在家吗?那你两个女儿也在家啊。”杨羽问道。

    “你先进屋吧。”陈雪拉着杨羽就往里屋跑,这里屋的房间在后面,从里屋进去绕过去的。而且没有灯,好像没电。

    等到了卧房,雪姨往床上一照,把杨羽给吓的不轻,差点叫出来,没想到,这床上,赫然还有两个女孩,是陈雪的两个女儿,两个女儿都没有睡,躲在角落,很害怕的样子,互相抱着,卷缩在那里。

    这是咋回事?怎么吓成这样?杨羽很疑惑。

    见到杨羽过来,俩姐妹才勉强露出一丝的安稳之色。

    “陈姨,那我睡哪?”杨羽问,这床虽然很大,足够几个人睡的,但是杨羽也跟可能跟她们三个一起睡啊。

    “一起睡。”陈雪说道。

    “啊?”杨羽差点叫了出来,这怎么这么狗血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陈雪姨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啊?杨羽还在疑惑中,陈雪姨就已经把杨羽把床上拉去。

    张敏见到杨羽,笑着喊了一声:“杨老师。”这声杨老师把杨羽的心窝都喊出来了。杨羽也笑了笑,特意看了张敏一眼,只见张敏穿得很露,胸口小小的凸起,明显还在发育中,下半身只穿了一条内裤。旁边六岁的女儿,窝在被窝里,只露出一只眼睛,诡异的看着这个世界一般。

    “杨老师今晚睡这,你妈妈...”杨羽的话才说道一般,张敏就插嘴说:“我知道,是我叫妈妈把你叫过来的。杨琳老师说,杨老师会驱魔,鬼都怕你。”

    杨羽听了一脸的黑线,看了雪姨一眼,陈雪这才感觉尴尬起来。杨羽硬着头皮把衣服脱了,上了床,钻入了被窝里。

    “杨老师,你睡最外面吧。”雪姨说道。

    杨羽刚嗯了一声,却发现雪姨在脱衣服,这一脱,杨羽是深深的咽了口气,没想到这雪姨的身体这么白。见杨羽看着自己,就背过了身去,换了一件肚兜起来,这肚兜顾名思义只能遮掩到肚子。

    肚兜这东西现代人早已经不用了,但是一些偏远的农村的部分女性还在用这个东西。这一个大村妇,戴了个红肚兜,杨羽一下子就感觉这雪姨有味道起来。尤其是这肚兜不遮掩背,也不遮掩屁股。

    雪姨很难为情的转过身来,发现杨羽还在看着自己的身子,不停的在自己的胸口和大腿上看,雪姨的脸便慢慢红了起来。然后上了床,关了手电筒,就躺在了杨羽的里面。

    跟三个女人一起睡,一个孩子,一个女孩,一个女人,这种感觉让杨羽突然睡不着了。

    就在这时,雪姨翻了个身,一只手摸在了杨羽的胸口上。杨羽被摸的当即就有了反应,心想:虽然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都来睡了,不占点便宜过来不是白来了?

    想着,也侧了过去,跟雪姨面对面,然后一只手摸到了她的屁股上,将雪姨给按了过来。

    &ot;嗯。&ot;雪姨发出了一丝的嗯嗯声。杨羽听了,抱得更紧了。

    但毕竟,还有两个孩子在,杨羽也不敢太过分,也就摸了摸雪姨的屁股,就睡了过去。

    夜,又恢复了宁静。

    清晨。

    天终于亮了,对某些人来说,似乎盼着天亮盼了好久了。

    等张敏去上了学,六岁的女儿在外面自顾自己玩着,杨羽跟雪姨单独一起是,杨羽才问道:“雪姨,你现在能告诉我,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吗?”

    雪姨听了,放下手中活,看了看六岁的女儿一眼,拿了两条小矮凳,俩人坐在了一起,然后雪姨说道:“村长,你听说过乱葬岗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