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463章 阁楼见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在两条母狗的轮番伺候下,杨羽都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里了。

    不过,有更多的人舍不得杨羽离开这里,张良要请吃饭,因为马上要成立新帮派了;秦爷请吃饭,因为本县最大的竞争酒店拆塔了;谢天石这次也损失了不少钱,因为跟慕容集团有点合作,需要巴结杨羽;杨羽的同学朋友请吃饭,因为现在谁都知道,杨羽是市委的红人,是市长的干弟弟。

    杨羽没有分身术,张良和秦爷的饭他是要去的,其他全推了。

    还是高中学校路边的那个小摊子,一碗爆炒螺丝,一大碗炒粉干,几瓶啤酒,是杨羽最怀念的食物。

    这次,还是一样。

    只是物是人非,韩虎不在了,换成了刀疤哥。

    &ot;七年前,我们当时三个也是在这里,信誓旦旦要大干一场,没想到,今天,还能碰到这种事,我先干一杯!&ot;杨羽的心情特别好,举起酒杯就喝了。杨羽刚喝完,又倒了一杯,敬了刀疤哥:

    “刀疤哥,以前我们有点恩怨,如今山哥已经死了,我敬你一杯,过去的恩恩怨怨全部一笔购销,如何?”杨羽开了口,刀疤哥见他如此豪爽,哪还有意见?

    “好,以后你是大哥,我全听你,我们干点事情出来。”刀疤哥自然也知道,如今杨羽是市长的干弟弟,这一下子有了靠山,自然就不同了。

    这顿饭,又吃出了当年的兄弟情。

    这边刚吃好,便去不远处的酒店找秦爷,不过,这饭是吃不下了,喝茶倒是可以。就在秦爷的酒店,特别的包厢里。秦爷还请了县里的一些领导来,这些领导官都不小,在县里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可以跟市比起来,那就又什么都不是。

    可这样一群人,见了杨羽,却是恭恭敬敬的,好像见了祖宗一般,各个都来巴结。杨羽也只是表面附和着,点点头,说一句:“我一定在市长面前美言两句。”

    在充满权利和金钱味的地方,杨羽可呆不了那么久,唯一让他还算安心的事,秦淑和坐在旁边陪着他,原来很少说话的两人,这次却聊了许多,可能是跟那群官更聊不出内容吧。

    饭后,秦爷送走了各县委领导,就剩秦爷和秦淑和了。

    “杨羽你喝了酒,淑和你送她回我们家睡吧。”秦爷说道,这句话是故意的。

    杨羽本来没打算去秦爷家睡,多不方便,而且秦淑和也不是那么欢迎杨羽,至少不会主动。杨羽本来是打算睡苏心琪那的,又舒服又可以搞嫩模,实在不行去邱妍那边也行,杨羽喜欢听邱妍喊着:“姐夫,不要,姐夫,不要。”

    这声‘姐夫,不要’总是把杨羽喊得心麻麻的,更何况,门外总是有批女同学在偷听他们俩。

    杨羽的头已经很晕很晕,他看了眼秦淑和,看看她的态度再决定,谁知道秦淑和第一次主动过来扶住了杨羽。

    “你醉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听了这句话,杨羽正好头晕的没站住,酒喝太多了,整个人扑倒在了秦淑和的怀里,然后就昏睡了过去。

    等杨羽第二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时,发现秦淑和正在给自己脱裤子。

    &ot;你醒了啊?要不要给你放水洗澡。&ot;秦淑和问道。杨羽有点受宠若惊啊,秦淑和这样高贵的贵女人可从来没看过杨羽一眼啊,如今对他这般温柔贤惠起来。这秦淑和怎么了?杨羽心里还纳闷着。

    &ot;洗,不洗哪睡得着啊。&ot;杨羽拍了拍脑门,秦淑和就回卫生间放水去了。

    杨羽侵泡在浴缸里时,有人敲门。

    “内裤和衣服放在门口。”秦淑和说道。杨羽回了一声,就继续洗了,洗好出来,穿上了新内裤,衣服倒也懒得穿,吹了吹头发就往床上躺去,不过,这时,精神已经好了很多。

    这时,又有人敲门。

    杨羽喊了请进之后,秦淑和端着一杯茶进来了。可杨羽却看呆了,一杯茶有什么好让杨羽震惊的?当然不是因为茶,而是秦淑和也刚洗澡好,一副出水芙蓉的样子,还穿着丝绸睡裙。

    杨羽最喜欢少妇穿丝绸睡裙了,因为摸着特舒服,抱起来也特舒服。杨羽是第一次看秦淑和穿睡衣的样子。杨羽只能感慨,这高贵的秦淑和的豆腐自己是吃不到了。

    秦淑和瞧了杨羽一眼,发现他某地方已经撑了起来,顿时有些尴尬。

    正当她要走时,杨羽说话了:“淑和姐?”

    “嗯?”

    “以前我一直觉得我们是两个阶级的人,或者说是有代沟的人,你是高贵在上,高不可攀,我是土里土气的,土瘪子”杨羽的话说到一半,秦淑和已经忍不住哈哈的笑了,插嘴道:”我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只是“

    &ot;只是什么?&ot;杨羽感觉找到了点突破口。

    &ot;只是你年纪比我还小,我比较介意这个&ot;秦淑和缕了下头发,说道。杨羽刚想反驳下,秦淑和又继续说:”不过,看你真的挺成熟的,也许我多虑了吧。好了,晚安。“

    见秦淑和难得露出微笑,杨羽也是有所想法:难得秦淑和终于对自己有意思了?

    清晨,一缕微风迎面而来,已经不是那个炎热的夏季了。

    回到浴女村。

    市长给帮忙分配了三名教师过来,这下子,一下子就解放了杨羽的工作。把自己的数学课也给排给别人了,自己就教体育,音乐,美术这些课,兼职下校长的工作。

    拿着政府的拨款,如今那老鬼屋被休整的有模有样了,安排了不少的房间出来,提供住宿。同时,伙食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但眼下杨羽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房子。房子本来需要三四个月的工程,如今在乡亲们的帮助下,赫然一个半月就完工了,就剩下未装修,而装修也包给了一家装修公司,看在市长的面子上,给打了个五折。

    看着这幢小巧玲珑,五脏俱全的别墅,杨羽还是很欢喜,是他喜欢的格调,偏法国乡村的那种,在这浴女村这样子就是与众不同。一直想要撞乡野别墅,现在终于有了。

    杨羽现在其实也没下多少钱,别看之前确实有一千万,几百投入到了菜篮子公司,结果上次被慕容集团一闹,损失惨重,又给亏了百万进去,然后建房子,买车子,给父母亲戚,小姨表姐妹们些钱,就剩不了多少了。

    幸好,春色夜总会一直在盈利,而且势头很不错,尤其是慕容集团被端了后,最近的生意那叫一个恐怖,杨羽是连夜安排开个连锁店,如今这家连锁店还在

    装修中和招牌中,这也是为啥杨羽要把洛溪弄出来,还需要这批妹子来捧场呢。

    这上课轻松了,杨羽也就有心情拿那群女老师开玩笑了,甚至玩起暧昧了。李若水当然也知道啊,不过,有时候,只要杨羽不要太过分,也就睁眼闭眼。不过,学校人多眼杂,杨羽也不敢乱来。

    这日,学校阁楼午休。

    这阁楼现在也不敢乱带女学生或女教师来了,因为楼下,甚至二楼的隔壁都有人,万一干那事,女方哇哇叫,全屋子的人都能听见。

    有人敲门,杨羽喊了请进,进来的是杨琳。

    &ot;听说你在市里驱了一只四面佛?还差点死在那里。那一掌是不是让你肋骨断了好几根?&ot;杨琳问道。

    &ot;你怎么知道的?&ot;杨羽躺在床上纳闷着。

    &ot;那你有空还真的要去找找那三十枚金币了,还可以顺便把冷萧雪那个美女给泡了。&ot;杨琳说完就走了。

    剩下杨羽一个人莫名其妙,叛徒犹大那肮脏的三十枚金币为啥我要跟它扯上关系呢?杨羽只想跟女人扯上关系,一说到女人,女人就来了。来的人是陈蕴美,手里还端着杯茶。

    “你这房间好多了啊。”陈蕴美打量了一番,坐到了杨羽的床边。

    &ot;你要是喜欢,你也可以来这睡啊。&ot;杨羽笑着说。

    “我才不敢来,万一被你占了便宜怎么办?”陈蕴美说着,虽然她不是很喜欢这乡村,什么都不方便,还闹鬼闹僵尸!

    “你不要毁我名声好不?”杨羽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上次跟你走了次夜路,你就占了我便宜,要是我睡这里,谁知道你会不会悄悄进来那个呢。”陈蕴美喝了口茶说道。

    这时,突然,杨羽起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了陈蕴美,奸笑的说道:“貌似那次某人跟我吻得挺欢的啊。”杨羽说着,双手就往陈蕴美的大腿摸去。你说陈蕴美想男人吗?这还真说不好。

    陈蕴美是城里人,谈过几次恋爱,人也时尚开放,这次来乡村支教前,就已经分了手。这样的城里女人来了这寂寞的无娱乐的乡下,没男人,还不寂寞死?陈蕴美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平时在城里一堆男人围着她转,现在突然发现全没了,有还是有,都在微信里,想在这学校这村里找个男人陪,比登天还难啊,这夜里,又是夜猫子的她压根睡不着,无聊透顶不说,那些男微友还老给她发那种图片,让她几次都不得不靠手来解决问题。

    唯一的男人杨羽还算过得去,可他偏偏有女朋友。杨羽有时候也觉得李若水是他泡妞的障碍,可又分手不掉,也不忍心分手,于是只能背着若水偷腥。结果呢,把若水一圈的女人全偷了一遍。俩个姐姐,闺蜜,同事,学生都跟杨羽狠狠的偷过,若水心里虽然也是知道点事的,可没想到杨羽偷得这么厉害。

    “乱摸哪呢?”陈蕴美拍了下杨羽的手。

    杨羽不管,仍然继续往大腿的深处摸去,碰触到了内裤。

    “哇,湿的?”杨羽如此一说,陈蕴美急忙就跳了起来,从杨羽的怀里挣扎了开来,茶也溅了一地,说道:“你胡说什么啊!”假装生气走了。

    杨羽举手观察了一下,确实手指上沾染了一点湿湿的,黏黏的东西。这还是隔着内裤摸出来的?那内裤里面岂不是已经?

    放学的时候,陈蕴美悄悄的对杨羽说道:“这里晚上很无聊哦。”

    “你是想男人了吧?”杨羽直言不讳的说道。

    “你又胡说八道了,小心我打你。”陈蕴美一本正经的说道。

    杨羽才不会给她面子呢,就回道:“如果你是想男人了,就来找我,如果不是,我很忙的。”

    &ot;你&ot;陈蕴美气得直跺脚,走时还不忘加一句:“才不会去找你呢,你做梦吧。”

    “这么凶”杨羽嘀咕了一句,就往村委办公室去开会了。村委和学校杨羽都要兼顾,所以村委的很多事,杨羽都会放在放学后或者周末。

    村委会议上。

    &ot;只是个例会,前段时间我都不在村子,村子都还好吧?&ot;杨羽问道。开个例会,了解下村长的情况,是很有必要的。赵海和李若蓉都汇报了下工作,村里一切都好。

    这让杨羽很安心,让人民过安定的日子是村委的职责啊。

    “上次吴家的儿子玩耍,不小心掉进了他家后院的那口井里,死了。村里最近也就这事比较”一村干部说道。

    “是吗?怎么这么不小心。”杨羽听了心抽了一下,也非常难过。

    “浴女河水源这么丰富,怎么还有井?”李若蓉问了一句。杨羽一听,也好奇起来。

    “是口老井,吴家住的理浴女河比较远,所以打了口井,这井应该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其实早就封了,不用了。”那村干部说道。

    “既然井封了,孩子怎么还会掉进去呢?”杨羽问。

    “这我也就不清楚了。”村干部回答。

    这会议也就这么结束了。

    “听说,你要开夜总会?”李若蓉把杨羽给拦了下来,问道。

    “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呢?”杨羽暗自惊讶啊。

    “这村子闷死了,你又老不在,还不如出去上班,如果你夜总会缺领班的话?”李若蓉说道。

    “缺人我也不会找你啊,夜总会那种地方人多眼杂,都是些肮脏的场所,你是我女朋友,我怎么会让你去那种地方?再说了,你爸也不同意啊。”杨羽说道,自然不会把好女人往火坑里推啊。

    “不是有你在吗?你不会看住我啊?再说了,我跟你上床时,我还是初夜呢,你看我像是随便的人吗?”李若蓉回道。

    “这见墨者黑啊,环境能改变人。”杨羽始终不同意。

    &ot;你考虑下吧。&ot;李若蓉说完就走了。

    杨羽愣在那里,心想:我那地方,真的可以让冰清玉洁的女人去吗?我有能力保护她们吗?回答是:不能。

    杨羽把家里的菜篮子公司几乎全部转给了小姨,表姐和表妹负责,挣的钱,她们也拿大手。这点钱,虽然挣得不多,但是足以让这个家富裕起来了。

    “三妹打了好几次电话给你,你都没接,都急哭了,这个周末要不去看看她?”小姨心里也很清楚这个三女儿的心里想法。

    杨羽被这么一点,才想起来,自己跟三妹,韩清芳,张美若几人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今晚的时间对某些人来说,过的很快,但对于陈蕴美来说,却过的很慢。老早就上床睡了,可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那几个微友又给她发图片了,还文爱起来,这让陈蕴美浑身都炽热起来,越来越想男人。

    “你睡了没?”陈蕴美终于给杨羽发了信息。

    可这等着,等着,就是没等来杨羽的回信。这时的杨羽正躲在二楼表姐的房间里跟表姐在床上接吻着,不,是激吻呢。杨羽的手有点不规则的乱摸,表姐的大腿杨羽一直没摸过,一直都想摸了。

    表姐推开了杨羽,怒视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表弟,说道:“不许摸。”

    “你是我女朋友,我为什么不能摸啊?”杨羽觉得自己是有理的。

    “若水是你女朋友,表姐是你女朋友,你还有多少女朋友?”表姐李媛熙质问道。

    “就表姐一个。”杨羽说着,又压了上去吻向了表姐,两条舌头又缠在了一起。

    等杨羽从表姐房里出来后,已经是十一点了,才上了自己的阁楼,躺在床上时,发现了陈蕴美发的信息,便回道:“你想男人了?”

    “才没有呢!”谁知道,就两秒的时间,陈蕴美就回了。

    “再问你一次,有没想男人?如果不是,那我睡觉了哦,如果是,我去找你。”杨羽很直接。

    “你说话能委婉点吗?”陈蕴美回道。

    结果,杨羽真的不回了。陈蕴美反而更急了,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好拉,你来找我!”

    “你还没说,你是不是想男人呢?”杨羽逼问道。

    “是那,是那,行了吧?你来不来?”陈蕴美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被逼着说道。

    “那我见了你,是不是可以直接上你?”杨羽还在逼问。

    “滚啊!当然不行了。”陈蕴美回道。杨羽听了哈哈大笑,心想:明明是条母狗还装清纯。不过,最近杨羽对这种骚骚的母狗还真有兴趣。

    “阁楼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