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429章 死了两周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ot;我只说一次,你可要听仔细了。&ot;老头子说道。

    杨羽点了点头,竖起了耳朵。

    &ot;你刚才说他死了两周多了?&ot;老头子问道。

    杨羽想了想,算了算时间,市委书记是在选举结束的当晚死的,那晚自己正在春色天堂夜总会的套房里,跟洛溪,沐静她们大干。然后就出事了,自己入狱了两周,到今天为止,应该快三周了。

    &ot;嗯。&ot;杨羽点了点头。

    &ot;错了。&ot;老头子回道。

    &ot;怎么错了?&ot;杨羽疑惑的问:“死亡时间有问题吗?”

    &ot;以我经验来看,他被送来时,至少已经死了几个月了。&ot;老头子说道。

    噗!

    &ot;几个月?&ot;杨羽一口血喷了出来,目瞪口呆,脸色一下子难道了,回道:“怎么可能?报纸讣告都是登的两周前啊,如果真死了几个月,难道还要人假冒市委书记主持工作不可?”

    杨羽觉得这太夸张了。这简直不可能啊。

    第一,消息是苏剑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至少苏剑跟市委书记是一条线的,他下台也证明了他的忠诚,所以他不会骗自己。

    第二,市委书记的死报纸,讣告,哪怕是家属,对外宣称的时间也是那一天,完全吻合,怎么可能会是假?

    第三,如果市委书记几个月前就死了,那尸体早发臭早腐烂了啊,怎么可能不被怀疑?

    第四,那这几个月市委书记的主持工作是谁来做的?是市长弄了个假冒的市委书记出来?有必要吗?就剩那么几天了。再说了,假冒的市委书记就算能骗过别人,也无法骗过家属和心腹啊。

    杨羽一脸雾水,根据自己的推理,只能证明一种可能:老头子在跟他开玩笑。

    “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我的话就说到这。”老头子继续控制着火炉的火,转过了身去。

    杨羽也知道,无法再从这老头子的嘴上获知什么了,也许他也压根不知道什么,假线索会让自己迷失方向,走上死胡同,既然这条走不通,那就继续去想办法撬开那老法医的嘴了。

    杨羽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走,老头子也没有阻止,只是在杨羽在迈出大门时,又说了一句话:“他被送来的时候,没有内脏,内脏被掏得干干净净。”

    杨羽的脚步一下子停住了。

    愣在原地。

    &ot;内脏被掏空?为什么?&ot;杨羽默念了一句,百思不得其解,市委书记不是自杀的吗?自杀还怎么掏空自己?但是,就算是谋杀,这也是多此一举啊,以一个杀手的职业专业来说,这种脱了裤子放屁的事,是绝对不会去干的。

    那又是什么原因,要掏空一个死人的内脏呢?而且是干干净净?

    这简直就是惨无人寰啊。

    老头子是不是在骗自己,于情于理,他说的两个点都是不符合道理的事。

    杨羽开车回去的路上,完全开了小差,他无法证实那火葬场的老头子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是在迷惑自己还是跟自己开玩笑,亦或是,那老头子本来就是个神经病。

    所以,这两点,杨羽只能用来参考,太天方夜谭了。

    但是,也让杨羽害怕和疑惑,如果死亡时间真的是几个月前,那倒退过去,正好是扫黑时段,那段时间,市委书记亲自给自己打过电话,突然某一天起,他的态度变了,难道说,那时,他已经死了,跟自己打电话的人,是假的市委?

    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法医,火葬场,这俩条线索走不通,杨羽还有第三条线索:举报信。

    市委书记曾经收到一封举报信,这封举报信里面举报了什么内容,无人知道,只知道市委书记把举报信藏得很好,而且市长对这份举报信非常的敏感,里面到底写了什么内容?

    让杨羽好奇,既然市委书记已经死了,杨羽想找出这份举报信。工作的地方是杨羽没有权利过问和干涉的,杨羽只好想办法从市委书记的家属入手,并且准备把自己的动机给隐藏起来。

    市委书记有独生女,叫陈佳妮,已为人妻,虽然是市委书记的女儿,但是书记还算清廉,在本市买了套房,女儿老公一起住,妈妈在老家,而老公是国企的,却要经常出差。对这杨羽来说,是个机会,准备拿她下手,她是市委书记最亲的人,如果有什么重要东西,肯定是交给她保管。

    于是,杨羽想来一个跟少妇来个美丽的邂逅。

    但是这个邂逅一点都不美丽,至少对于陈佳妮来说是这样的。

    从火葬场出来后,杨羽溜达了一些地方,这些地方都是黑鹰帮的管辖范围内,所以就当是去熟悉熟悉场地了,迟早会跟这帮人闹在一起。天快黑的时候,杨羽才去社区门口等,但是自己又不认识陈佳妮,连人都没看过,只从苏剑那里描述过样子,听说她的眼睛下有颗小痣,跟曹颖的那颗痣很像,杨羽唯一抓住这个特征认人。

    可是,当少妇陈佳妮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时,他竟然都没认出来,看鬼看得那么准,看人反而不准了,这眼睛真是瞎了。

    陈佳妮最近的日子不好过,老爸没了,这后台一下子没了,原来自己是只凤凰,突然成了乌鸦?

    这落差天然之别,让她失落,没有安全感,情绪也激动,而老公又常常出差,自己独守空房,独守空房她倒也不怕,只是这幢大楼有25层,她在16层,楼层很吉利,虽然大厦住满了人,人兴丁旺,物业也很给力,但是,还是闹鬼了。

    这闹鬼的一层,偏偏就出在16层的404房。

    这n层压力和打击让陈佳妮的神经有些敏感!

    &ot;陈夫人,不好意思,今天电梯坏了,恐怕你要走楼梯!&ot;保安是个小伙子,笑着说道。

    大厅里停火通明,物业的保安很好,24小时值班,市委书记住的地方,肯定不会太差。

    &ot;什么?什么时候坏不好,偏偏这个时候!&ot;陈佳妮气得剁了剁脚,自暴自弃道:“今天的运气真差。16楼,你让我穿高跟鞋的怎么走?”

    保安只能赔礼,一直微笑着,低头瞧了瞧陈佳妮的那双红色高跟鞋,非常的艳丽。

    陈佳妮也没有办法,只好去走楼梯。

    这种大厦的楼梯那都是消防楼梯,平时压根不可能有人走,又暗又阴森,这消防门一关上,跟外面大厅的光艳相比,就是天然之隔,就感觉突然入了太平间一样,阴森森的,冷飕飕的。

    大夏天的,陈佳妮打了个寒颤,只好开始爬楼梯,红色高跟鞋,每走一步,都发出哒哒的响,在空旷,寂静的楼道里响彻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