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419章 眼珠子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你看!这里有血,应该是杨羽的。”李媛熙说道。至少可以说明一点,杨羽没有说谎。

    “这么都是灰尘,刚才进来时,确实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痕迹,陌生脚印等,如果真的有第三人杀了刘欣怡,然后嫁祸给杨羽,那肯定会留下痕迹吧,这里太干净了。”李若兰好歹接触的案子多,也还有点经验。

    “你们觉得真的是杨羽被鬼上身,然后杀了刘欣怡?”李媛熙说道,这是最坏的结果,鬼上身行凶,你让法官情何以堪?

    “鬼上身行凶,警察和法官那关过不去,我们要想其他办法。”燕灵说道。

    “急死人了,总不能听天由命吧。”李媛熙最急了,杀人的罪名那么重。

    &ot;放心吧,杨羽都被活埋过,还能从坟墓里爬回来,只要没做过,老天会有眼的。&ot;李若蓉安慰到,其实她的心里何尝不是心急如焚呢?李若水在上课,可压根就没心教书,心里也都是惦记着杨羽。

    有这么多女人为杨羽着急,着想,杨羽也应该冤而无憾了吧?

    可是,事实的真相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真的是鬼上身行凶还是第三人嫁祸?没有人知道。

    但所有的一切,对杨羽越来越不利了。

    杨羽在牢房是呆得抓狂啊,哪怕不是死刑也可能是无期,一辈子呆在这样的牢房里,人还不当场崩溃啊?

    可就在这时,四个女人听见走廊里有声音,这让人泼为吃惊。

    这是鬼屋,哪怕白天,也很少有人来,偶尔来个游客而已,外面会是谁?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燕灵最大胆,去开了门,当即被吓了一跳,门外就站着一个男人。

    &ot;邢律师?&ot;李媛熙认了出来,因为邢律师是她通过秦爷找过来的人,跟李媛熙见过一面。

    &ot;你们&ot;邢律师也很吃惊,没想到这鬼屋还会有人。

    “我们来看看有没什么线索,可以帮到我表弟的。”李媛熙说道。

    &ot;有,当然有。&ot;邢律师微笑着说道。便伸手指着门上的小孔。

    “你们看,这门上的孔有血!”邢律师说着,又指了指地上,说道:“这地上也有血。以我判断,当时刘欣怡应该就站在这里,对着小孔往里面看,她看到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猜想,她是在这里被人挖了眼珠子,所以地上才有这么多血。”

    邢律师说着,拿相机拍了拍照。

    “邢律师的意思是,是鬼挖了她的眼珠子?”李若兰问道。

    &ot;对哦,这不是叫索眼鬼屋吗?&ot;李媛熙说道,索眼,装挖人的眼珠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所以,等验尸报告出来,就能知道那刘欣怡的眼珠子绝对不是杨羽的那把匕首挖的。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利的一个点。”邢律师办事果然利索,在法庭上,有时候一个小小的点,都可以无限放大,盯着一个点打,都可能反败为胜。

    如果眼珠子不是杨羽挖的,很大问题是也可以间接说明,人不是杨羽杀的。

    但是让这起谋杀案发生转变的,都不是这些,终究还是后台‘关系’。

    次日,雷警官刚审讯完杨羽,并且正要向上级请示,正式起诉杨羽时,刘局长收到了一份档案。这份档案不是别人送过来了,而是省公安厅副厅长马良同志亲自送过来的,这让刘局长当场就大吃一惊啊。

    马良之所以送这份绝密档案过来,当然是因为苏心琪在背后撒娇和苦苦哀求。马良又宠她,所以才答应了。当然,这仅仅只是表面现象,马良来该市负责扫黑,可以黑并没有扫下去,那段时间经历什么,也只有他心里知道。

    所以,听说杨羽犯了事,又查到了刘欣怡的特殊身份,心里已经有了底,不过,这份送到刘局长手上的档案也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只是有些秘密,县公安局局长还没有资格知道而已。

    “刘局长,我们做警察的,无论如何,都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啊!”马良特意在刘局长面前说了这句话,刘局长怎么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呢,意思再清楚不过了:杨羽是冤枉的,你们看着办,别做错事了,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马良走后,刘局长直接就把雷警官给叫过来训导了。

    &ot;你怎么回事,验尸报告都没出来,急着起什么诉?我们做警察,绝对不能冤枉一个好人!&ot;刘局长骂得唾液横飞,然后仍给雷警官一份档案,继续骂道:“这刘欣怡分明就是个冷血杀手,还是个通缉犯,你都查了什么?我差点都丢乌纱帽了,滚出去!”

    雷警官被赶出去后是一肚子气,心里暗骂道:狗日的,是你要老子早点起稿起诉的,现在又变脸了?可是,当雷警官看到这份有关刘欣怡的身份档案时,也傻眼了,上面确实记载着刘欣怡的杀手身份,还是个通缉犯,只是换了个假名而已。

    而死在刘欣怡手上的人已经数不胜数,没想到,这么个训练有素的冷血杀手,赫然死在杨羽手上,不,是死在‘鬼’的手上,不得不说,真是讽刺!

    下午的时候,验尸报告出来了。

    雷警官拿着验尸报告时,眼睛都亮瞎了。

    第一,刘欣怡的眼珠子并不是杨羽手上的那把匕首挖下来的,刀纹不符合,而是用手挖下来的,根据伤口的大小,手不大,但可以肯定绝不是杨羽的那只手。

    第二,导致刘欣怡死亡的并不是眼珠子被挖失血过多而死,而是急性心肌梗塞,说白了,就是被直接吓死的。

    “被吓死的?”雷警察自言自语着,这份验尸报告太突然了,甚至可以间接的说明,不是杨羽杀的。

    可什么恐怖的东西,能把一个训练有素,心理素质极高的冷血杀手活活吓死呢?杨羽绝对做不到,而刘欣怡没有心脏病,不至于被一个杨羽给吓死吧?这说不过去。

    加上刘欣怡的杀手身份,杨羽的案子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看到了希望。

    可这个希望来得快,去得也快!

    杨羽等众人的高兴还没来得及消化,案子又是180度的转弯,这过山车式的心情真把人给折腾死,杨羽还是正式被起诉了,等待开庭。

    这刘局长是吃了豹子胆了?领导的话都不听?公安局的行政是不归地方直接管理的,这有点类似海关,县公安局归市公安局管,市归省管,和政府是相互协作和监督的关系。

    省副厅马良的话他都不听?

    刘局长是真的夹在中间,两边不是人,而另一边试压的不是别人,正是市政府,杨羽心情清楚,是市长在施加压力。这一层的施压也让杨羽看得更透,这刘欣怡是市长派来的,这市长为啥非要至自己与死地呢?这未免太大动干戈了吧?

    有点杀鸡焉用牛刀的感觉。

    难道杨羽真的成了个人物?难道连在市长眼里都成了眼中钉?杨羽猜不透,自己只是个小喽啰,真不至于能惊动市长,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原因,但会是什么原因呢?

    刑事案的开庭时间没想到那么快,一个星期后就开庭受理了,颇为惊讶。

    但更惊讶的事,这官司杨羽赫然打赢了。

    而之所以这官司能打赢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一条非常关键的原则:疑点利益归于被告。

    刘欣怡的眼珠子不是杨羽的匕首和手挖的,而是死于心肌梗塞,这在验尸报告上已经明确说明,这物证突然站不住脚了。

    村民只看见杨羽和受害者一起倒在地上,那时,刘欣怡已经死了,人证并没有亲眼看见杨羽行凶,所以这个人证也是站不住脚的。邢律师无法证明杨羽是无辜的,因为现场确实没有第三方的痕迹了,但是,同时,警察也没有有利的证据证明杨羽是有罪的。

    于是,疑点利益归于被告。

    而加上刘欣怡的杀手特殊身份和杨羽的手臂侧凶的受伤以及匕首上还有刘欣怡的指纹,使得法官在主观判断上也是偏向与杨羽无罪。

    最终判定,杨羽无罪,当庭释放!

    “**!”杨羽出来时,狠狠的喊了一句,尼玛的,差点死在这一关。

    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杨羽还是狠狠的请邢律师,秦爷,雷警官,林雪茹他们狠狠的吃了一顿饭,这饭局上,唯独雷警官的脸色最难看了。

    但是,杨羽最想感谢的人当然没有忘记苏心琪。

    杨羽是单独开着奥迪q5去了苏心琪的单身公寓,准备用自己雄壮的身体好好的感谢下这位幕后小情人。但是,却在单身公寓里,杨羽赫然见到了自己半个恩人的马良同志。

    &ot;马局长,这次真的太感谢您了!&ot;杨羽是深深鞠了个躬,是由衷的感谢啊。

    马良是第三次见杨羽,对这个年轻小伙子印象还是不错的。苏心琪上了两杯茶,三人坐在沙发上。

    “你到底得罪了谁?以至于连名杀手都出动了?”马良问道,他的心里很好奇,但好奇的不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只是个引子。

    &ot;我也不知道,不过,之前我跟市委书记走的比较近,可能跟书记的一些人有关系。&ot;杨羽的这句话说的非常委婉,他不敢直接说是市长,市长现在是在职之身啊,而且杨羽也是无法肯定这马良是不是也是市长的人,毕竟扫黑行动只是挠了点痒痒。

    “哦。”马良哦了一声,这一声意味深长啊。

    杨羽很想问问马局长,当初的扫黑行动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可还是忍住了!不敢问,怕问错了。

    马良晚上并没有留下来,而是连夜准备回省里,临走前,马良悄悄的对杨羽说了一句话,顿时让杨羽的脸色苍白苍白的。

    马良说:“扫黑的那段时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市长经常提及过你的名字。”

    这一段话,让杨羽百般不解,第一,这扫黑行动明明就是你指挥的,你怎么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第二,市长真的惦记我?难道他暗杀我真的还有其他原因?马良的话,显然只说了一半,还有一半内容是什么?为什么不直接说?

    杨羽不明白,也就懒得去弄明白,至少今晚可以享受美人了,这牢里呆了两个星期,把杨羽给彻底憋坏了。杨羽狠狠得看了苏心琪一眼,苏心琪顿时脸就通红通红的,仿佛她明白了杨羽的脑子里都想着什么龌蹉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