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417章 红色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眼见匕首刺入胸膛,杨羽的手突然一伸,本来是伸过去抓女游客的**的,没想到,这好色的一抓,却救了杨羽一命。匕首滑过手臂再偏移出了胸膛,正好跟身体的肌肤擦肩而过。

    可哪怕如此,手臂还是活生生的被滑开了个大口子,而胸左侧也被刺了口子,幸好胸口的这个口子只是皮外伤,没有插入肋骨,更没人伤到肋骨里面的心和废。

    杨羽痛得一声惨叫,急忙睁开了眼,赫然发现刘欣怡再次举起了匕首,朝自己的胸口而来,而那眼神跟一头母狼一样,凶神恶煞,而不像一头性饥渴的母猪。

    杨羽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市长派来的杀手?

    刘欣怡坐在杨羽的身上,正好用身体卡住了杨羽的大部分力气,比如没法踢腿,瞪脚,本想在杨羽闭眼享受**下,最没有戒备下,一击致命,仿佛《困惑的浪漫》里的最后一幕场景一样。

    可偏偏杨羽摆了下手,救了自己一命。

    眼下,并没有给杨羽太多思考的机会,因为,刘欣怡举起的匕首又扎了下来,眼看又要来不及躲了,杨羽顾不上伤口的痛,一把手直接抓向了匕首,掌心直接抓在了匕首上,顿时匕首尾部血丝滴了下来,全滴在了杨羽的身上。

    刘欣怡没想到杨羽打架这么凶悍,这么搏命,而且力气还那么大,但终究杨羽一只手受了伤,这刘欣怡是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无论身手,力道都不逊色于杨羽,哪怕她是个女人。

    杨羽一手抓住匕首,一手被刘欣怡抓住,两人如此耗在一起。可杨羽的左手受了伤,使不上力气,甚至连变异都突破不出来,眼看,匕首被压了下来,直朝心脏而去,杨羽只好孤注一掷,手一松,力气一偏,匕首刺了一下来,刺偏了,离脖子分毫之差。

    这时,杨羽才双手一把推了过去,直接将刘欣怡推下了床,下体也分了开来,蘑菇头上布满了刘欣怡的汁液。手臂和左侧胸的受伤使得杨羽举步维艰,剧痛无比,血止不住的汹涌而出,一半的身躯都是血淋淋的,顾不上多想,床上捡起了衣服,右手拼命按住和夹住两个伤口,就往外冲了出去。

    “救命!”杨羽冲出去就是大喊一声。

    刘欣怡从地上爬了起来,手紧握着匕首,都是血汁,眼神愤怒,神色凶狠,见杨羽受伤跑了,哪里会死心,抓起睡裙,往头上一套也追了出去。

    才晚上八点多,可农村外面已经荒凉,没什么人。杨羽看了看,想往崔强家里跑,可想想崔强不一定在家,而且自己跟他有仇,人家也不一定帮自己,只好漫无目的的冲到了路上,奔跑着。

    刘欣怡像个变态狂一样,紧随其后,似乎不追死杨羽誓不罢休。

    杨羽往上逃去,一路喊着救命,可奇怪的事,路上硬是没什么男人,跑到玉嫂家门口,瞧了瞧,发现玉嫂家的男人不在家,也就不敢打扰,何况人家家里还有孩子,引狼入室,万一,这刘欣怡对女人和孩子都下手,那就更不好了。

    杨羽这时才发现,原来村里没有壮丁也不是件好事。

    很多时间,真的不是女人就可以干的。

    杨羽漫无目的的往上面跑着,想找几个男人帮忙,这时,才发现,血没有止住,人顿时头昏脑涨,四肢无力,杨羽想找个地方躲一躲,抬起头看了看,才发现自己竟然逃到了索眼鬼屋这。

    刘欣怡就在身后,拿着匕首,像只兔子一样跳跃而来,按理,杨羽怎么可能会斗不过一个女人呢?其实很多时候,真不是这么算的,刘欣怡是职业杀手,专门的训练过,在搏斗技巧上占不到任何优势,本来杨羽的力气肯定比她大,但是被偷袭受伤后,伤口又剧痛无比,力气的发挥才大大折扣。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刘欣怡是抱着必杀你的觉悟来的,而杨羽没有。

    杨羽咬了咬,再也不考虑那么多,推门进了索眼鬼屋,顿时一股阴风袭来,也不管,就跑了进去。

    刘欣怡在门口愣了一下,她当然不知道这里是间很有名的鬼屋,现在又是晚上,真不知道这鬼屋里是否真的存在鬼,她心里只有一个目标:杀了杨羽。所以也就奔了进去。

    杨羽进了鬼屋时,才发现一楼压根没什么地方可以躲,想起,二楼有很多房间,于是就绕着旋转的楼梯抹黑着往二楼跑去。

    没有手电筒,二楼的走廊很黑很黑。

    杨羽愣了一下,突然毛骨悚然起来,可再可怕,估计也没有后面追杀自己的女游客可怕,杨羽拼命的按住自己的伤口,如履薄冰的看了看两边的房间,继续往走廊前面而去。

    这时,杨羽听见了刘欣怡上楼的脚步声。

    杨羽再没有多想,就近走到了旁边的房间门口,透过猫眼般的小孔,朝里面看了一眼,发现只看见了一片红色,除了红色就什么都没有了。

    杨羽有些犹豫,深深吸了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推门而入。

    房内!

    房内是什么?为什么是红红的一片?

    这些疑惑同样让杨羽疑惑,可是,昏暗的月光下,房间里,盖满了白布,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了。

    房间的家具被盖上了白布,显然是用来遮掩灰尘的,只是那白布在无情岁月的侵蚀下,显得有些蜡黄了。杨羽看着眼前的这些白布,心里还是有些鸡皮疙瘩,既然房间里都是白布,为啥看进来却是红色?

    杨羽没有多想,因为他又听见了女杀手的脚步声。

    杨羽第一反应就是躲,可这白布下面真的仅仅只是家具吗?

    夜,漆黑,宁静!

    索眼鬼屋,更是死寂,无不透露着阴森森的气息。看着这些白布,杨羽仿佛是看到了太平间,白布的下面会不会是躺着一具具的尸体呢?杨羽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失血过多,都感觉自己要出现幻觉一样。

    太平间?

    杨羽冷静了一下,关了门,鼓起勇气,朝白色而去,然后伸手去欣起了一匹白布。

    这一欣,真的把杨羽的魂都吓出来了。

    白布下面赫然是个女人!!!

    杨羽想叫,急忙捂住了嘴巴,那个女人躺在白布下面,瞪着眼珠子看着杨羽,仿佛就在等待杨羽欣开白布一样。

    杨羽的心都跳出来,这才挤了挤眼,重新看了眼那个女人,才松了口气,原来只是个女布娃娃而已。

    听到走廊外的声音,杨羽趴下了身子,钻入了白布的下面,背对着那个女布娃娃,哪怕只是个布娃娃,看了都让人心惊胆跳。

    杨羽靠下来,休息了一下,使劲按住伤口,不能再流血了,再流就要挂了。

    这时,一股阴风而过,杨羽感觉自己太困了,尤其是失血过多后,杨羽的眼皮直打架,可一直忍着不要睡,这一睡,很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如果在这种地方睡着,恐怕是再也不会有人能找到自己了。

    杨羽心里想着:背后的女布娃娃如果是真人,是不是也曾经跟自己一样,玩着捉迷藏,藏到了这鬼屋的白布下面,然后就再也没有出去?

    可眼皮实在是太重了,杨羽赫然昏睡了过去。

    刘欣怡走在走廊外,太黑了,啥也看不见,身上除了一条睡裙和匕首外,一无所有。农村如此宁静和荒芜,对刘欣怡来说,即是好事又是坏事,好事就是杀人都不容易被人知道,坏事就是太容易躲起来了。

    如今的刘欣怡就是找不到北。

    但是,地上的血迹却还是深深出卖了杨羽。刘欣怡露出了一丝邪笑。小心翼翼的寻着血丝前行,最后她发现血迹在一房间外断了,知道杨羽躲进去了。刘欣怡深呼吸了口气,正准备推门而入时。

    突然,她听见了女人的哭声!

    那哭声仿佛就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一样,这让刘欣怡颇为吃惊,心道:这他妈的是什么狗日的地方?怎么这么阴森森的。刘欣怡定了定神,心想:这里不像住人的地方啊,难道房间里还有女人?

    这时,一股阴风冲着走廊袭来,刘欣怡不惊打了个寒颤,转头瞧了瞧漆黑的走廊两边,都是黑压压的,深不见底,这里太黑了。

    刘欣怡冷静了一下,握紧了匕首,只要杨羽在里面,自己一定要让他死,这是主人的吩咐,主人的吩咐,她从来不敢违背,也丝毫不敢怠慢,因为她的主人太恐怖了。

    这世上,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人会比刘欣怡的主人还恐怖!

    刘欣怡看着这扇门,然后做了一个让她这一辈子都后悔的决定!

    刘欣怡伸出了头,眼睛对准了门上的那个猫眼般的小孔,朝房间里面看了进去。

    可除了一片红色之外,刘欣怡什么也没有看到。刘欣怡更好奇,怎么会是一片红色?刘欣怡不相信,睁大着眼珠子,又仔细定睛打量起这片红色。

    突然,她恍然大悟!

    刘欣怡突然明白了这片红色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