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81章 情蛊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清晨。

    万物复苏,新的生命,蓬勃,生机。

    “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李媛熙睁开眼,发现杨羽看着自己,抚摸着自己的脸。

    “为了看你睡觉的样子啊,谁让表姐这么美呢。”杨羽笑着说道,他愿意这样看一辈子表姐。虽然昨晚两个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是彼此看着对方。

    “又贫嘴了。”李媛熙淡淡一笑,也深情得看着表弟杨羽。

    &ot;如果这次我没能熬过去记得帮我照顾我爸妈。&ot;杨羽回着,好像是在说遗书一样。

    “不会的,你一定会活下来的。”李媛熙紧紧抓住了杨羽的手,眼眶红红的:“你不是想让表姐做你女朋友吗,如果你活下来,表姐会考虑的。”

    “表姐什么时候这么开放了,不是一直反对**的事吗?”杨羽笑着说道。

    “我喜欢你,就足够了。”李媛熙兴奋的说道。

    杨羽一口吻了过去,两人在床上激吻了起来。

    可现在哪有那么多时间给杨羽吻表姐?我一定要活下来,然后把表姐给开苞了。杨羽心里嘀咕着,突然有了信念,活下去的信念。

    死亡倒计时,第二天。

    李若兰早早就在楼下等了,有时候,杨羽甚至觉得李若兰才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一起经历的很多人情世故,彼此之间也没有秘密。

    “如果你活下来,姐姐我随便你干!你干我个三天三夜都行。”李若兰趁没人时,悄悄跟杨羽说道。

    “你都是这样鼓励人的?”杨羽想开玩笑,也发现,笑不出来。

    但这福利不错。

    这一天,两人先去找了明叔一家人,各种试探,各种打听,但还是没有任何痕迹表明,明叔对杨羽的抱怨和恨。听他们家人的分析,明叔是个典型的欺软怕硬的人,有时候,连只鸡都不敢杀,虽然爱逞强,爱吹牛,表面很大胆,像个能人,实际上,却是个窝囊废,骂他几句,他就怕你了,更别提打了,是典型的软蛋一个。

    这样的人,哪里有胆子给杨羽下蛊?何况,两人之间,也没深仇大恨啊。

    明叔这边的路也是走不通,而小星父母那边的路,就更走不通了,小星的死毕竟是意外,虽然杨羽有责任,可有责任的人多了,校长,一起去的同学,父母,哪个没责任?

    何况自己破了水鬼案,解了黑水咒,造福了村民啊,如果还有点良知,也不至于这样吧。

    然后又拜访了下郑欣怡,人家只是个女孩子,小打小闹还行,真要杀人,太恐怖了吧,以杨羽平时和她交流和了解来看,郑欣怡真心不是这种人;至于慕容飞,就更不现实了,人家捏死自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何苦绕个大圈子呢。

    那么就剩下张悍张阳这表兄弟了,跟这俩表兄弟是真有点仇,本来就是俩混混,什么事做不出来?逃离村子后,气不过,出点钱,找个巫医给杨羽悄悄下个蛊,太正常不过的事了。

    可这两人现在外逃,无从找起啊。

    难道就这样等死?

    “我们只能继续大海捞针了,再村里长老们问问看,这一带有没人会养蛊会巫术。”李若兰建议道。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于是,李若兰独自一人一对,杨羽跟表姐一对,又开始东串门西串门,希望能找出一点有关蛊术的线索来。

    这问来问去,功夫不负有心人,黄昏时,竟然真的找到一个会降头术的人。

    顿时三人很是兴奋,事不宜迟,就往那户人家而去。

    这户人家不在浴女村,在隔壁红杏村,也就是紫舒家的那村子。这红杏村,红杏出墙,顾名思义,是个招花惹蝶的村子,这村头就常又姑娘占着,虽然不是拉客,但有些饥渴的女孩子跟坐台没什么区别。

    一带水土养育一代人。

    这红杏村是一块骚土,骚土养育了骚娘们。

    传闻,这红杏村的这片土地,是被下了情蛊咒。

    这情蛊又是蛊术之一,都是男子或女子以防丈夫或妻子出轨,下了蛊,一旦对方出轨,跟第二个人发生了性关系,就当场毙命而死,要是杨羽中了这蛊,那死都死上千百次了。

    可这情蛊咒效果正好相反,如果你十六岁还不破处,或是一直只有一个男人,这情蛊咒就会发作,毙命而死,虽然只是传闻,但传闻有时候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在这封闭的迷信的农村。

    但也很多十六岁未破处的,或是守寡矜持一个人的,也没有见毙命的,有些东西,很难说的。

    存在,就有他的道理。

    所以,村头有时候会站些刚满十六周岁的小姑娘,干嘛,你懂的,要是有彼此看中的,可以找个地方开苞。

    跟红灯区没什么两样,而且还是免费的。

    紫舒的好朋友美馨父母在这方面就特别迷信,所以美馨十四周岁时,就被开苞了,父母还很开心,真是畸形的农村。

    这样的夏季,黄昏凉爽时,早就有不少人站村口乘凉了,这红杏村呈扁行,东南风正是从这村口吹进去的,这村口的树林,田园是个乘凉的好地方。

    见杨羽这么个大帅哥进村,那些刚满十六岁的少女,村妇眼睛都看直了。

    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帅的男人?

    “好像她们都在看你呢,看来,人长得帅就是受欢迎啊。”李若兰打趣道。

    杨羽听了一脸的苦笑。

    有少女拥上来打招呼,甚至拉扯,真的跟红灯区的坐台没什么区别了。杨羽只好说是找紫迎家的,有些人当即就失望。因为村里人都知道,紫迎还是个处女,这帅哥找紫迎,肯定是去开苞的吧。

    紫迎和紫舒两姐妹对杨羽的突然来访,真是措手不及啊,尤其是,紫迎,见到杨羽时更是心情澎拜,可又瞧了瞧他的旁边还有两位超级大美女,顿时心又凉了一截。

    杨羽稍微介绍了下彼此,然后说是来找本村的巫婆的,让紫迎帮忙带个路。

    紫迎一听,一个是表姐,一个是好友,心情顿时就开朗起来,马上帮忙带路了。

    “你们是来种蛊还是解蛊?”紫迎看着杨羽问道,她非常好奇。

    杨羽只是笑笑,说道:“我一个朋友中了蛊,找巫婆看看能不能解。”

    “我们村的巫婆蛊术很厉害的,肯定能解。”紫迎说着,说话时都是看着杨羽的,那眼神都是含情脉脉,杨羽当然能感觉的出来。

    这一路上走过来,壮丁也不少,但是这少女和村妇却浴女村的还要骚包,各个都像潘彩儿那样满身的骚味,夏天,这些女人穿得也太少了,有些连**都露在外面了,完全不顾形象,杨羽几次都按捺不住,硬了起来。

    这才是一个骚村啊。

    巫婆的住所很荒僻的,也是间老屋子,但屋子很小很破,外面还熙熙攘攘的被些树藤缠绕着,屋子四周被围栏完全拦住,门口写了几个字:闲人莫进,死概不负责。

    好霸气的名字。

    “这里养了不少蛊,都是剧毒,所以一定要小心,记得踩石头,其他地方千万不要乱走。”紫迎在门口时,格外叮嘱到。

    四人小心翼翼的进了院子,敲了敲门,就进去了。

    一股浓浓的烟香味扑鼻而来,杨羽才发现,里面点了很多的香,还放了很多的水缸,笼子,想必是养蛊之用。而屋内的格局是非常的特别,屋梁,横梁到处穿梭。

    “啊!”李媛熙被吓了一跳,因为她赫然发现横梁上一条眼镜蛇正伸着头,盯着她看。

    一个老婆婆正在玩转着一个小木桶,似乎在小木桶里有些东西。

    “你们是来种情蛊还是来种色蛊?”老婆婆头也没抬,就问道。

    “我是来解蛊的,你看我这蛊能解不?”杨羽说着,伸出了手臂,给老婆婆看。

    那老婆婆瞄了一眼,脸色马上就变了,内行人一眼就看出来了:“金蚕蛊咒啊,真是名贵的毒啊。我毒我解不了。我这只有情蛊和色蛊。你们还是走吧。”

    情蛊是痴情蛊,而色蛊却正好相反,是滥情蛊。

    一听不能解,大家的心都凉了。

    &ot;那谁还能解这蛊吗?&ot;李若兰急忙问道。

    “我师父可以。”老婆婆还是没有抬头看一眼。

    众人惊喜若狂,以为有救了。

    “可她已经死了。”此话一出,众人的希望又一下子破灭了。

    “那你师父还有其他徒弟吗?或有把这技术传给别人不?”杨羽不死心,继续问道。

    “没有。”老婆婆冷冷的说道。

    一行人也没有办法,杨羽又打量着这里,希望能找出点跟自己有关的东西,突然,眼睛一瞄,看见了个图案,说道:“那是什么图案?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老婆婆抬头看了一眼,说道:“那是情蛊图,如果你见过,说明你那朋友被人种了情蛊。”

    杨羽一脸的惊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