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80章 你不告诉我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表姐听闻杨羽的话已经哭了。

    “这么大的事,你不告诉我?”李媛熙相当的生气,抓起杨羽的手臂一看,确实静脉爆棚。

    “不想你担心,没事的。”杨羽努力安慰自己。

    “就剩七天了,怎么会没事?”李媛熙马上就急了,急得飞起。

    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七天,谁会不急?

    突然,表姐一口吻向了杨羽,这是表姐第一次这么主动,吻完后,看着杨羽的眼睛,说道:“听说,你一定要活下来。”

    “难道我活下来后,表姐做我女朋友吗?哈哈。”杨羽开玩笑道。

    “还有心情开玩笑?你看我能帮忙做什么?”李媛熙问道。

    杨羽想了想,吩咐着说道:“你用手机查查蛊术,蛊毒,降头术等方面的资料,看看有没办法解。”

    而自己就出了口,刚出门,就遇到了林依娜。

    “这么急,去哪啊?”林依娜见杨羽脸色慌张,就好奇问了一句。

    杨羽见是林依娜,这个女人他好久没干了,也不知道崔强哥有没坚持住12秒,可现在也没心情开这种玩笑啊,随口应了一声就想走,却一把被林依娜给拉住了,说道:

    “你好久没满足我了,我老公不在家,要不要”

    林依娜勾引了起来,杨羽瞧了一眼,这炎炎夏日,林依娜穿得很露骨,尤其是**,很深的v线,白花花的。

    “这七天恐怕没空,七天后,我好好的找你发泄一次,可以了呗。”杨羽现在没空开这种玩笑呢。

    “只听过头七,哪有偷腥还有七天限制的。”林依娜不满意啊,她老公的性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啊。

    杨羽只能继续敷衍了两句就走了。

    神爱世人。每次在教堂门外看见这几个大字,杨羽心中都是冷笑,好像自己跟‘神’有仇似得。

    杨羽先去燕灵那拿了钥匙,顺利的进了教堂,特意看了看盯在十字架上的耶稣,有那么一刹那,杨羽也想跪下来祈祷自己,甚至有那么一莎娜,他看见了王仁。

    我们还有再见面的,这是临死前王仁对杨羽说的,杨羽真的不相信,但是却一直记着。

    走在深邃漆黑的地窖上,杨羽手电筒仔仔细细的照着,不想漏过任何的细节。炎热下地窖很凉爽舒服,倒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可如果谁见了当初这里的那三十张人皮面具,就没心情来这了。

    警察后来封锁了这里,跟案子有关的东西都拿走了。

    杨羽顺着地窖的墙壁摸过去,满是灰尘,奇异的事,这一路走过来,竟然没碰到任何蜘蛛网。

    到了地窖的主厅,这里还是挂满了很多下垂的绳子,这些绳子当初就是来挂人皮的,中央的那把椅子也还在,椅子上那架巨大的十字架也还在,王仁当初就是将自己活生生的钉在了这个黑色十字架上。

    杨羽的眼前还能展现当初王仁挂在上面的场景,可现在不是怀旧的时候。杨羽满地窖找着,希望能找出一点线索来,比如养蛊种蛊的器具,痕迹,可是找了半天啥也没有。

    如果这时有瓶酒,杨羽肯定会一干而尽。

    “王仁是个变态狂,变态狂做事很守规矩,有一定的规律,理论上应该不会对我下蛊,但是”杨羽突然醒悟过来:“难道说,他临死前说的那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是指我中蛊死后跟他地狱相见?他已经预料到这个结局?”

    杨羽发现自己越想越多,越想越往扭曲的道路上走,都说80的癌症患者是被自己活活吓死的,一点都不假。

    “谁?”杨羽突然余光看见了一个影子。

    这地窖从王仁案后,就一直封锁,怎么可能有人来?只能说明刚才有人在跟踪自己?杨羽急忙随着影子追了过去。

    可一眨眼,那影子就不见来了。

    这时,杨羽闻到了一股恶臭,摸了摸墙壁,发现墙壁上有些粘液,很是恶心,这瞬间杨羽想到的人就是:千年蚯蚓精黑山姥爷。

    “难道黑山姥爷下山了?”杨羽很是惊讶。

    杨羽又仔仔细细的把地窖给检查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有关蛊的痕迹,反而找到了几个奇怪的洞,这些洞人那边的大小,很深很深,深不见底,真的好像是蚯蚓钻过的痕迹一般,而且还有粘液。

    糟糕,刚才定然是蚯蚓精,从这些洞穴穿过来的,那肯定是化为人形隐藏在村民里了,圣树?杨羽心里琢磨着,急忙跑了出去,圣树还在。

    杨羽寻思了片刻,必须把这个消息赶紧告诉燕灵,估计她会有危险。

    刚关上了教堂的门,看见对面崔强走了出去,看见杨羽,便来打招呼。虽然王仁的事或多或少影响了跟强哥的感情,但是杨羽一直让崔强来自己的菜地帮忙,也帮了好几个月了,所以这关系也慢慢回暖。

    崔强后来也想开了,毕竟王仁姐夫的事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杨羽见崔强正从王仁的家里出来,手上还提了几件衣服,问道:“刚才你有没看见有人从教堂里跑出来?”

    “没有啊,我才刚出来,第一个就是遇到你啊。”崔强说着,傻傻一笑,还是那副样子,爱吹牛,爱忽悠,爱较真,又说道:

    “依依打电话过来,让我们给她寄点夏天的宽松的衣服,县城里没有。有空多去看看他,毕竟那是你的孩子。”

    杨羽听了,点点头,没想到,这崔强哥还有这么成熟的一面,想起林依依的肚子已经有点隆起来了,是要穿宽松的衣服,天气又这么热。

    可突然,崔强的眉头一皱,吃惊道:“杨羽,你这手是咋回事?受伤啦?”

    杨羽自然不希望这事传出去,也不想让崔强知道,他是个大嘴巴,跟他老婆一样,爱八卦,他知道了,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上次去山上被毒蛇咬了一口,中了点毒,毒还没全清,过几天就好了。”杨羽找了个借口,春夏这山上毒蛇确实很多。

    “没事就好,村里,菜地都少不了你啊,山上毒蛇确实多,做药酒倒不错,走,回家不?”崔强傻笑着,倒是很关心自己。

    杨羽笑着,摇摇头,说还有事。看着崔强离开的背影,杨羽又是感慨了,患难见真情啊,这崔强虽然缺点很多,但做朋友还真不错。

    杨羽无奈叹了口气,基督十诫其中一戒就是:朋友妻不可妻啊。可自己却屡屡去干他的老婆,实在有点愧疚,也让林依娜太骚了。

    晚上。

    李若兰跑来找杨羽。

    “怎么样?”杨羽心急问道。

    “这蛊术是东南亚的,我们江南人懂得人很少,倒是降头术在广东,香港一代都有传闻,但是我们这一带,都没听说啊。”李若兰早就料到这样了,算命先生倒是遍布各村。

    “有没可能是私下养蛊或是”杨羽可不死心,如果没人懂这行,那怎么查?

    &ot;这东西太专业,一般人可不敢碰,一不小心,可能引火**啊。&ot;李若兰说着,很是无奈,这周围根本就没有巫医,也根本没人懂这行,这幕后的凶手藏得可真深啊。

    线索似乎都断了,只能等死吗?

    这些最可能是凶手的人却都不像是。

    “我想安静下。”杨羽显然不舒服,换了谁都一样。

    李媛熙和李若兰也很无奈,只能说是愤怒,到底谁这么毒啊。

    杨羽一个人躺在床上,锁了门,静静的,等死一样。

    入夜了,有人敲门。

    “杨羽,是我,你开下门吧。”门外是表姐李媛熙的声音。

    杨羽深深呼了口气,去开了门。两人相视,什么也没有说。李媛熙锁了门,静静的走到了杨羽的身边,将杨羽搂在了怀里。杨羽靠在表姐那软绵绵的**上,倒是很舒服。

    “今晚,我陪你睡。”李雅熙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