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66章 第九道门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喂,杨羽吗?我是吴洁啊,有没空,我请你吃饭?”电话那头有人问道。

    “吴洁?是谁啊?”杨羽接着电话,感慨着,又是一个陌生人,也不知道是谁,到处攀关系。这几天杨羽的手机是被打爆了。

    因为杨羽一夜暴富了。这不,这吴洁都几百年没联系了,不知道怎么冒出来,哪来的他的手机号。

    这事还得从陈勇的营销事件说起。陈勇这次的营销事件,是真正把互联网的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啊,三十六计全使上了。从报社,记者,微博,门户新闻,一下子把食品安全的问题给推上了**,而这些被爆料出来的食品安全,比如地沟油,火锅,农药蔬菜,假肉猪,瘦肉精,饮料激素,水果催熟剂,打蜡,转基因食品等等能找到突破口的口子全给它来了一击,尤其是农药蔬菜,转基因蔬菜,变异蔬菜更是大事渲染,食品安全问题瞬间上了头条。

    在网民洪水般的运作和起哄下,矛头越指越不对,最后直指商家和卫生局。

    这时,卫生局坐不住了,辟谣的辟谣,检验的检验,只想把事件赶紧平息,可海浪都已经起了,哪里这么容易?

    陈勇又出了一招,大肆宣扬眼下到底还有哪里品牌的食品可以放心吃呢?于是,把杨羽的纯羽绿色食品品牌跟随着一大波原本就已经大红大紫的驰名名牌,一起带了出来,什么哇哈哈,农夫山泉,并驾齐驱。

    陈勇聪明就聪明在,他也不说这纯羽绿色食品都卖些啥,规模多大,创立在哪一年,这些都避开了,就只管打个品牌,就像当初‘利群’的广告一样,看了半天都不知道这家伙是个啥玩意,但它出名了。

    新鲜事物的出现比如是跟随着质疑啊,陈勇早就算计好了,这时让卫生局的人果然出面了,专门给杨羽的蔬菜做了全方面的检验,报告结果被曝光,互联网在一宣扬。

    结果有人尝试的试吃,那味道棒极了。

    杨羽的食品牌子就这样彻底起来了,这品牌的市场价和杨羽的身价一夜之间暴增,陈勇那边的订单瞬间飙升,供不应求。

    杨羽这时还哪里坐得住啊,急忙疯狂种菜了,叫上村民,还鼓励村民除水稻外,多种其中蔬菜,杨羽愿意征收。这下子,全村都给杨羽打工了一样。

    一举两得啊。

    “当了老板,就是多忘事啊,我是你小学同学啊,那时我老欺负你,还记得不?”电话那头很温柔的说道。

    杨羽这时才有点名目,可连人家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只好应付下,说人在乡下,如果回城再联系。

    这电话刚挂,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了。

    这一天,杨羽就顾着接电话了。

    这次来电话的秦爷了。这个电话,杨羽得接,还欠人家十万块钱呢。

    “怎么样,你小子发达了啊!哈哈。”秦爷说道。

    “还不是秦爷罩着,我才有今天啊,不过那钱恐怕还还不了哦。”杨羽这是实话啊,现在钱还真还不了,得二次投资,这才第一轮呢,而去这次销售,也没挣多少。

    “那点小钱,还记它干嘛?”秦爷电话那边笑着,继续说道:“过几日是我女儿生日,有没空来?”

    杨羽有点犹豫,按理秦爷的宴会得去,但是这种宴会杨羽又没什么兴趣,说白了,也许都是上层社会的人一起喝个酒,互相来往下而已,但这些人,杨羽又必须去认识。

    “会有政界和商界的人来,到时介绍给你认识。”秦爷说道。

    杨羽听了,自然答应。

    林惟妙双胞胎已经回去了,二妹也回来了,不过是在山外的冷藏车间里做了总经理,都归她管理了,也住那边,隔三差五也会回来。

    林雪茹也回去了,这报告她是没法写,写了也没人信,信了也不可能派特种部队来,怎么办?杨羽只好先打发她回去,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种事,警察帮不了,只能找‘江湖’中人来解决,这‘江湖’中人自然是指驱魔家族。

    至于何诗言,医生说只要一周的命,但现在过了一周了,她却还活着,是个奇迹,奇迹还在延续,只要有求生的意志,一切也还有希望。

    现在回想起来,杨羽连自己都不知道,一群人是怎么逃出来的。

    只知道,当血盆大口吞进时,杨羽左手突然剧痛,翻江覆海一般,在漆黑的大虫嘴中,突然就变异,掌心的那个黑色印记就熔岩起来,最后整只左手都感觉烧起来,直接将那大嘴烧得哇哇叫,缩了回去,众人才趁机逃走,而这个场景,除了林雪茹外,燕灵和何诗言都是看在眼里。

    燕灵的伤势已经在恢复中,一切良好,杨羽必须去看看。

    这次杨羽第一次来燕灵住的地方。这地方是村的基督组织给安排的,住这屋的人自然也是信基督的,这里很清净,屋子也算是新的,是新教堂建立后才建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外来的基督或神木居住。

    燕灵的房间很简单,本来她也没什么东西。只是出乎杨羽意料的事,除了挂着一拔十字架外,并没有任何有关基督的东西,比如海报等。那个十字架是跟着披风一起的,可以背在背上,当然,现在杨羽知道用处了,其实,那就是插轩辕神剑的。

    “怎么样?伤势好些了吧?”见到燕灵大难不死,真的是好运气啊。

    “没事,我命硬着。”燕灵稍稍靠了起来,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估计过段时间就好了,瞧了瞧杨羽的神色,笑着说道:“找我肯定有事吧?”

    “我就不能只看看你吗?”杨羽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他知道燕灵肯定知道很多事情。但他没有问,燕灵想说时,自然会说。

    每当睡前看着那幅画时,杨羽心中就会涌现出一堆的疑问,这些疑问太多太多了,比如:

    自己的前世是谁?会是宁采臣吗?

    苏小小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被黑山姥爷禁闭了?

    苏小小又是什么身份?鬼?妖?

    听闻教堂的镇教之宝圣树可以将一切黑暗档在村外,那为什么潘彩儿不自己去摧毁它?

    自己进村的第一天,黑山老妖就盯上自己了?为什么那时他不直接吃了我?

    为什么说燕灵和自己可以让他功力提升五百年?

    自己的手又是怎么一回事?跟犹大有没什么关系?跟耶稣之死会不会有关系?

    燕灵如果是燕赤霞的后人,那她早就应该知道很多事,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干尸是直接被黑山姥爷吸干的吗?他不是不能下山吗?

    疑问太多太多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而我也确实瞒着你很多事,也许是时候告诉你了。”燕灵挪了挪身子,尽量让自己靠着舒服些。杨羽也坐到了她的身边。

    燕灵开始告诉杨羽一些事。

    原来这千年蚯蚓精本是黑山姥姥树根下的一条松土的小蚯蚓,也日积月累,又受黑山姥姥的精气影响,也修炼成精。黑山姥姥被燕赤霞斩死后,精气分散,这蚯蚓精也自然分了一点羹,加上原法力,变得不可一世,这五百年来,以吸食人的精华而修炼着,法力也越发高强。

    但黑山姥爷却不能以原型下山,因为圣树保佑,却可以伪装成人型,披张人皮,潘彩儿等一些人,都是他的手下,后山发现那么多干尸,其实都是潘彩儿和他手下勾引而去被吸干的。

    “为何一开始他就盯上我,我怀疑这黑山姥爷的背后还有人。”杨羽插了嘴,只是他的一种感觉而已。

    燕灵皱了下眉头,这事她还真觉得不可能:“黑山姥爷都是千年老妖精了,谁还能驾驭的了他?”

    “说说我吧,我掌心的这印记到底是怎么回事?”杨羽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命。

    燕灵知道有些事是瞒不住杨羽的,只好说道:“我们主是天生的驱魔人,他把驱魔的能力全部传来了犹大,可犹大却背叛了他,犹大临死前又把自己的驱魔能力封印在了那三十枚金币里,而你手上的这个图案正是开启封印的钥匙。你是被上帝选中的驱魔人。”

    “你说什么?我是驱魔人?”杨羽觉得这很可笑,却又笑不出来。

    “是的。你自己也应该感觉出来了,你是不是能看见一些常人看不见的东西?”燕灵问道。

    杨羽的脸色一下子就铁青了,从小茜的梦,天眼婆婆驱魔时的灵魂出窍,到灵媒时的鬼上身,甚至鬼屋魅影,他确实看见了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其实你体内的驱魔法力很强大,也很邪恶,这是你天生的,有人帮你开启过这道门,却又被人给封上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是燕灵唯一奇怪的地方。

    “门?什么门?”杨羽好奇的问道。

    “第九道门,也是最后一道地狱之门。”燕灵回答着。

    杨羽的脸色再次铁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