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63章 最终boss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来的人竟然真的是苏小小。

    “你是那晚那个女人?”林雪茹嘴上嘀咕着,想起那晚盗墓半路遇到的女人不就是她吗?却是一头雾水,因为她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是潘彩儿的同伙也是个吸人的妖?

    “你怎么在这?”杨羽皱紧着眉头,苏小小来这里,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因为那就代表着很多猜想都会成真。

    苏小小先瞧了眼林雪茹,又瞧了瞧潘彩儿,她跟潘彩儿其实已经是老熟人了,又看了看垂死的何诗言,最后将目光落到了杨羽的身上,说道:

    “你别上她的当,这一切都是阴谋,这方法不仅仅不可以救诗言的病,而且还会带来大灾难。这就是潘彩儿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借救人之名骗你毁掉那棵圣树。”苏小小又把目光转向了潘彩儿。

    “哼~苏小小,为什么你就这么喜欢坏我的好事呢?我真不明白,姥爷为什么还这么宠你!”潘彩儿的目光很毒辣,却又嘴角勾起了笑容,冷冷的说道:“怎么?老是偷偷溜下山,跟杨羽谈情说爱,你以为我不知道?”

    潘彩儿说着又转头瞧了眼何诗言一眼,继续说道:“难道你要学聂小倩吗?人鬼情未了?你看看她,现在的下场多惨啊。”

    这话一出,苏小小沉默了,瞧了瞧杨羽,又瞧了瞧何诗言,说道:“姥爷肯定会知道你们来这里了,你们还是快逃吧。”

    杨羽也是无法猜透这神神秘秘的苏小小到底是什么身份,甚至是敌是友都不知道,但听了潘彩儿那番话,不惊瞧了眼苏小小,苏小小也正好望过来,两人四目对视,苏小小马上避开了。

    “你们不要打哑语了,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反正我不管,潘彩儿我必须拷走。”林雪茹对她们的对话真的是完全一头雾水啊。

    可潘彩儿完全无视林雪茹,反而是转头瞧向了杨羽,继续勾搭道:“就算这偏方不行,我还是办法救她,只要你答应帮我把圣树毁了。”

    “杨羽?”何诗言喊道,挣扎着想站起来。杨羽见状,马上跑过去扶。

    “我不是你们身上交易的筹码,我有属于我自己的命,我也不需要你们任何人救我,这里就已经是我最好的归宿了。杨羽,你们回去吧?谢谢这么多人送我最后一程。”何诗言说道。

    人心已死,留身在世,又有何用?

    杨羽听了,只能是无奈,连她自己都没有求生的**,谁能救得了她?

    这间兰若寺,乃人世间最珍贵的宝物,这里有人,妖,鬼,魔,佛,有活着的,有已经死去的,还有将要死去的,有罪孽深重的,有麻木不仁的,有正义凌然的,有好色滥情的,却都被这间兰若寺所包容。

    突然。众人感觉到脚底下慢慢颤抖起来。

    “怎么回事?”林雪茹问道。

    说话间,那颤抖越来越凶猛,如山洪暴发,天崩地裂。

    众人站都站不住,杨羽急忙撑扶着何诗言,深怕她摔倒。林雪茹也是放下了枪,心里念着:这是要地震吗?

    兰若寺的脊梁不断的有稻草,木板,灰尘,瓦片掉下来,只向着人砸去,似乎这兰若寺要倒塌了一样,倒是那尊罗汉,纹丝不动,嘴上还笑着。

    众人东倒西歪,杨羽急忙找旁边的木柱扶住了,才勉强不失去重心。这种感觉,这地像是要裂开了一样,兰若寺要塌啊。

    “你们快走吧,姥爷来了!”苏小小先大声喊了起来,样子十分的紧张,似乎这姥爷可怕极了。

    潘彩儿冷静的不寻常,似乎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在预想中的一样。

    “什么姥爷?”杨羽大喊,完全听不懂意思,什么叫姥爷来了?难道是黑山姥姥?这不可能。

    “你们别管,快走啊!”苏小小说着,已经不顾危险冲了过去,去拉杨羽,准备往外跑。

    杨羽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何诗言不走。

    “我不走!”何诗言喊着,想挣开杨羽的双手:“我要跟宁采臣死在一起。”

    地摇晃得更加厉害了,木柱都像是要倒,灰尘不断的飞扬起来,罗汉雕塑也是只抖着,众人就像在坐一辆颠簸的汽车。

    这时,兰若寺的一横梁掉了下来,正向杨羽两人砸去。

    何诗言一见,用力推开了杨羽,杨羽苏小小一起倒在了地上,而何诗言一身惨叫,正被那大脊梁砸中了脚。

    “诗言?诗言?”杨羽大喊着,这时,两人中间的那片地真的慢慢的裂开了,不断的有石头掉了下去,深不见底。

    何诗言忍着剧痛,看着一木一缝之隔的杨羽,却彷佛是阴阳相隔,再也回不去了。

    “你们快走吧,我不属于你们的世界,我要跟宁采臣在一起。”何诗言大喊着,哭着,双目眼泪哗啦啦的而下,不舍的转过身,望向了墙壁后面的密室,一点一点托着已经受伤的腿爬了过去。

    众人见了这个场景,阵阵心酸,繁华落幕,满目伤咦。

    整个世界都在摇晃,杨羽看着何诗言的背影,慢慢朝那密室的骸骨爬去的背影,心痛啊,心酸啊。

    “**!到底什么是他妈的情?”杨羽怒吼着。

    一阵狂风袭来,如同秋风扫落叶般横扫兰若寺,稻草,灰尘,蜘蛛网,卷在空气中。狂风也席卷着何诗言的那一头长发,秀发吹拂起来,遮掩了部分的脸,唯独那眼神,坚毅,不屈。

    兰若寺在地崩,狂风中,摇摇欲坠,也是那般坚毅,不屈,罗汉雕塑不断抖着,就是没有倒下来,嘴角倒还是笑着。

    杨羽的脑海里想起《流光飞舞》的旋律:留人间多少爱,迎浮生千重变,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突然。

    杨羽爬了起来,屹立在山崩和狂风中,任那山崩和狂风乱作,纹丝不动,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杨羽冲了过去,踩着木梁,一步跨过了那道地缝。

    “杨羽?”苏小小在后面喊着。

    何诗言做梦也没有想到,杨羽又回来了。杨羽二话不说,抱起了地上受伤的何诗言,说道:“我是男人,我不会抛下任何一个女人。”

    这一瞬间,何诗言仿佛在杨羽的身上,看到了当年宁采臣的影子。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而下,鼻子酸了,她看着眼前的杨羽,那张俊俏的脸,那股男子气概,那般为自己着想,想起这一世投胎时孟婆在奈何桥上对她说的话:这是你的最后一世,无论苦难,快乐,煎熬,都是值得的,都将是你最难忘的一世,要珍惜啊。

    有这么一刻,她不想死,何诗言伸出了手,挽住了杨羽的脖子。

    杨羽抱着何诗言,苏小小最前面,林雪茹拿枪指着潘彩儿,要让她一起走,这样,四人,狂奔出了兰若寺。

    兰若寺院子池塘里的那朵荷花,正值夏天,开得很盛很盛。兰若寺最里层的那尊罗汉雕塑,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这兰若寺看起来就要塌了,可是,它就是没塌。

    出了兰若寺,又是一片黑色的森林,月光下,如影随形。众人跑了一会儿,那地动山摇没了,一切都恢复了宁静,前方是一块平地,没有树,也没有杂草。

    荒芜之地。

    正当众人以为安全之时,突然前方视野里出现了三个人影,跟杨羽众人正好碰到了一起。

    “小倩,别来无恙啊!”中间一人对着何诗言说道。

    “姥爷!”潘彩儿和苏小小同时喊了一声。

    “姥爷?”杨羽吃惊这称呼,定睛一看,仔细一大量,发现此人眼熟,回想了一下,马上想了起来,惊讶道:“是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