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60章 凡尘女子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真的存在这么个地方。杨羽搂起何诗言,继续往前面走去,没多久,竟然真的看见一座寺庙。

    这是片净土。

    寺庙周围竟然不是枯枝黑叶,而是生机勃勃的绿树林荫。这些大树的枝叶将寺庙藤缠在一起,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是座寺庙。

    寺庙的台阶早已是苔藓斑痕,杂草丛生,似乎几十年没人来过了,但在这片荒芜之地上特别的与众不同。

    何诗言已经完全虚弱过去,甚至都没什么知觉了,杨羽只好把她背了起来,轻声说着:“你到家了。”

    听到这句话,何诗言才微微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时,杨羽已经进了寺庙的院子,发现院子里有一个小池塘,而池塘里赫然开着一朵荷花,这多荷花洁白无暇。开在这里,简直就是独树一帜,分外妖娆啊。

    杨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荷花。然后,朝寺庙内屋而去。

    兰若寺在岁月的洗涤下,像座危楼,木柱木梁都已经腐朽,看起来随时都可能会倒下来。兰若寺没想到很挺大,从外往里有三层,从下往上有两层,只是上面那层木板破碎,满目仓孔,估计也住不了人了。

    瓦片稀稀落落,很多孔子,月光透着孔子穿透下来,照耀在地上,如霜。地上的颜色也不再是黑色,而是有了生机,竟然还有蜘蛛网,和一些枯黄的稻草。

    杨羽背着何诗言往里面走,在最里面,发现了一蹲罗汉。这罗汉大耳,圆胖,样子看起来一点都不和蔼可亲,反而有些凶神恶煞。

    杨羽就在罗汉的侧面找了块空地,擦了擦灰尘,拿了点稻草,将何诗言放下。

    “没想到,几百年后,我还是来了这里,这是一个轮回。”何诗言苦笑着,看着这座寺庙,仿佛几百年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在这里遇到了宁采臣,相识相爱。

    可人鬼殊途。

    “你说,宁采臣会不会找到这里来?”何诗言说着,对等待的那个男人还抱着最后的希望。

    如果一个女人,到死还在惦记着一个男人,是不是很悲哀?

    “如果他记得你,也一定会来这里找你的。”杨羽只好如此安慰她。

    就在这时,杨羽靠的那片墙,也许是太过用力,竟然摊开了,两人吓了一跳。杨羽打开手电筒往墙壁里面一照,赫然发现里面是个密室。可再一照,又发现几具骸骨。

    这几具骸骨躺得笔直,很有规律,穿得完全不同的衣服,衣服还没腐烂,看衣服的样式,有清朝的,有民国的,还有抗战时期的。

    “他们不会是你的前几世吧?”杨羽不可思议的问道,他觉得这个问题问的愚蠢极了。

    “不是,是宁采臣,肯定是他。”何诗言突然激动起来:“我就知道,宁采臣肯定也跟我一样,一定也记得我,一定是他。”

    诗言说的很是激动,这是她活了一辈子听到的最好的消息,至于让她觉得活着还有意义。

    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声音: “真是一对狗男女,连死也想死在一起。”

    杨羽万分惊讶,这种地方,还会有人?

    循着声音望去,月光下,真的走进来一个女人。这女人的穿着打扮真是性感至极啊。女人穿了三点式,一套橙色的连套内裤和胸罩,内裤很小,勉强包裹了黑三角,却还是有不少的毛发从两侧穿了出来,而胸罩更小了,勉强包裹着**和**的下方,而**上方大半部分内容都是空出来的,白花花的像两个馒头。乳沟很深,可以挤死人啊。而那一头的长卷发,也特别的有味道。

    女人批了一个风衣,风衣是花色的,非常绚丽多彩,如果说燕灵的黑色风格像dota里的黑暗游侠的话,那么此女人的艳丽和性感就像是dota里的风行。

    “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杨羽皱紧了眉头,这个女人杨羽赫然认识。

    潘彩儿。

    杨羽始终不敢把浴女村第一**潘彩儿和眼前如此靓丽美丽性感的尤物联系在一起,这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呢?

    “我们又见面了,杨羽,你好像很吃惊呀。”潘彩儿妩媚的笑着。

    如果要不是杨羽知道潘彩儿那股骚劲,杨羽早已经被眼前的这个女人迷得神魂颠倒了。潘彩儿竟然可以如此美丽,如此的妖艳,真的是个狐狸精啊。

    “听说你记得自己的前世的?聂小倩?”潘彩儿在村里自然听过何诗言的事,但是也一直没什么机会面对面的认识,何况两人的年纪又有差别,平时也玩不到一块去。

    何诗言努力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也很是惊讶,原以为不可能还有人会来这种凋零遗弃的地方。

    但是听到有人喊自己‘聂小倩’,何诗言又有了精神,极力想去认清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她不认识,连她是浴女村的第一**潘彩儿她都认不出来。

    “看来你真不记得我了,我是小蝶啊。”潘彩儿笑着说道。

    何诗言极力去回想这个名字,可认识的人里面确实没有一个人是叫这个名字,但是她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猜测道:“你是黑山姥姥枝叶上的那只橙灰蝶?”

    “哇哦!”潘彩儿听了非常吃惊,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感觉不可思议,回道:“我一直不相信有投胎和轮回这一说法,没想到,你真的投胎重新做人了。呵呵。”

    潘彩儿的这声笑,笑得很诡异。

    “诗言,你不会说她是妖吧?”杨羽听了她们俩的对话,简直跟做梦一样,比当初在学校的阁楼梦见死去的小茜的冤魂来找自己还要诡异。

    诗言没有说话,看着眼前这位妖娆如仙的美人,太妖艳妩媚了,但始终不敢相信,虽然那只橙灰蝶也是那般美丽,但是怎么会成了妖?

    “怎么了杨羽?你不会想带着那位女警察来抓我吧?我好怕哦。呵呵。”潘彩儿妩媚着笑着。

    “我不相信,这世上哪有鬼和妖!”杨羽当然不会相信,说潘彩儿是当年黑山姥姥枝头的一只蝴蝶?现在成了蝴蝶精?这他妈的太夸张了。

    天方夜谭呢?

    杨羽当然不会相信,如果之前梦见小茜的鬼魂算是灵异行为的话,那么现在是亲眼所见,不,看见的也只是一个人而已,就算何诗言的前世之说再怎么玄乎,谁也无法证明她的对和错,也许她只是真的看电影入了迷,把自己代入了那个世界里,这种事太多了。

    这些,都无法直接证明鬼和妖的存在。

    “你真不信吗?”潘彩儿朝杨羽慢慢的走了过来,一脸微笑,说道:“像你这样的男人,我还是很喜欢的,不过,勾引了你那么多次,你却一次都不理我,无视我,既然你这样对我,那我就送你去你最想去的地方。”

    说着,潘彩儿笑着,风衣朝杨羽一挥。杨羽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你对她做了什么?”何诗言急了,发现,杨羽跟睡着了一样,突然就软在地上。

    “你不是只在乎宁采臣吗?关心他干嘛?”潘彩儿瞪着眼,不再微笑,一脸严肃的看着何诗言。

    “黑山姥姥早已经被燕赤霞降服了,为何你?”何诗言很惊讶,短短四百年,不可能有生物可以修炼成精。

    “黑山姥姥确实死了,但他好歹是千年树妖,那千年的修炼精华却还在,就分散在这片森林里,我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和宁采臣,我只是一只寿命才几个星期的蝴蝶而已?”潘彩儿一脸的阴险,奸诈,只是即使是这样,仍然是个极品尤物。

    何诗言明白了,潘彩儿吸收了当年黑山姥姥的千年精华的小部分,才能让她在短短的四百年内就修炼成精,真是太可怕。

    可是,就算如此,那外面也应该是茂密的绿色森林,怎么会变成没有生机的凋零之地?这是何诗言怎么也想不通的。

    潘彩儿站了起来,瞄了眼上面的那尊罗汉,又瞧了瞧何诗言,继续说道:“可怜当初的聂小倩,只剩下最后一晚的命了,而且,还等不来宁采臣,真是悲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我当人挺好,有过爱情,亲情,友情,还有美食,你呢?拥有什么?每天都是吃人吗?”何诗言可以被嘲笑,就是不可以被污染她和宁采臣的爱。

    “哈哈。”潘彩儿听到亲情,友情,爱情的时候笑了,哈哈大笑,她当初作为一只蝴蝶,只有一个本能:交配和繁衍。

    “可人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感情。我喜欢看人深陷在感情里挣扎的那种滋味,那些村民临死前还喊着爱我的样子,真是太有趣了。”潘彩儿说这话的时候,脸都变得扭曲。

    但她却说出了人的本质。

    何诗言听了这话,怒火中烧,可她却只是个凡尘女子了,无力反抗,虚弱的连站都站不起来,连呼吸都感觉到**的痛。

    “不如,我也给你出个选择吧。”潘彩儿说着,瞧了瞧旁边的沉睡的杨羽,又瞧了瞧后方墙壁内的那几俱骸骨,说道:“一你忘掉宁采臣,杨羽醒过来;二你继续投胎等待你的宁采臣,但杨羽这辈子永远都醒不过来。你只能选择一个。”

    何诗言听了,恨不得杀了她,可却无力站起来。

    杨羽感觉自己睡了一觉,等他发现自己被人推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一个美女正低着头看着自己,而杨羽第一眼看见的,却是美女胸口的那条乳沟。

    顿时,鼻血就喷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