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58章 兰若寺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小倩?“杨羽在背后喊到。这声小倩他酝酿了很久,如果不是这事件很认真的事,如果不是何诗言得了白血病快死了,杨羽喊这声‘小倩’的时候,肯定会笑喷出来了。

    但杨羽真的笑不出来,心很酸,眼眶也红了,喊出这句‘小倩’的时候,杨羽甚至也觉得自己精神错乱真的成了宁采臣。

    白裙长发飘飘的何诗言转过头,眼眶红润,一滴泪水顺着脸颊而下,仿佛等了一辈子的男人出现了一样,说道:“你叫我什么?“

    “聂小倩,我的女人。“杨羽哪怕是装出一副宁采臣的书生意气,但还是改不了那对女人霸道的风格。

    “呵呵,谢谢。“何诗言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道:“你不用哄我了,我知道你不是。”何诗言又转过了身去,但心情还是好了一些,虽然她心里清楚,这肯定是老妈的主意。

    杨羽也没想过靠一个称呼就骗过去,终究是靠情感的。杨羽慢慢走了过去,从背后轻轻的抱住了何诗言,呼了口气,很动情的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兰若寺见面吗?”

    “呵呵,你记性真差。”何诗言苦笑着,她知道杨羽是来哄她开心,是来假扮宁采臣的,这也是自己最后的心愿,曾几何时,她确实要把杨羽当成了宁采臣。

    “我们第一次见面,可不是在兰若寺哦。”何诗言抿着嘴笑了,脸色却是很难看,人已经很虚弱,甚至已经连站都很困难。

    杨羽顿时难为情的想死,尴尬的说道:“是吗?我还以为真有兰若寺呢。”杨羽知道无论自己演技怎么好,也是骗不过去的,想满足的她的心愿只能换种方式,这次,杨羽很诚恳的将何诗言转了过来。看着她,看着她,说道:“我确实不是宁采臣,如果你愿意,可以把我当宁采臣。但是每个人每一世都有他自己的命运,如果前世的缘分未尽,也不能无止休的等下去,还有很多人爱你。”

    “可我只爱宁采臣。谁也代替不了他。”被情所困的女人是极其固执的,不亚于老顽固的沐云帆那爷子。

    “如果投胎后的宁采臣不记得前世了,怎么办?他压根就不认识你,不爱你了,你还一厢情愿下去吗?”杨羽有些急,为什么,情会把人逼成这样子。

    “我愿意。”何诗言淡淡的说道。

    杨羽听了,都要疯了,但是却为不被她的痴情感动,痴儿不解枯荣事啊。

    这说些,突然,何诗言晕厥了下去,晕倒在了杨羽的怀里。杨羽顿时就吓坏了,顿了下来,喊着:“诗言?诗言?”

    半个身子倒在杨羽怀里的何诗言早已经虚弱的不行,眼皮勉强睁开了,苦笑着说道:“没想到,我临死前,陪在我身边的人会是你。”

    说完,一滴泪,顺着脸颊而下。

    这滴泪不是对死的恐惧,而是对爱和恨的无限牵挂和无奈。

    杨羽心里好酸好酸,将何诗言紧紧的搂住了怀里,虽然跟她没经历过什么,也没像跟三妹那样一见钟情,更没有像跟韩清芳那般干的醉生梦死,日久生情,但是何诗言的独特个性和遭遇,对怜香惜玉和博爱泛滥的杨羽而言,心里那也是很痛的。

    都说人死的时候,是从脚开始冰,往上一点点的冰上来。

    油尽灯枯,是条谁都无法阻止的路,谁也无法逆天而行。

    杨羽红着眼睛,他知道要跟何诗言说说话,但是喉咙却是梗塞了,说不出来,泣不成声。

    “你是男人,怎么也哭呢?”何诗言反而笑了,但是脸色没有任何血丝,嘴唇也是干裂的,却仍然掩饰不了她的美丽。

    那双明眸水灵灵的,犹如夜空中的星星,脉脉含情,是如此的动人心弦,震撼人心。

    “我没哭,我只是感动。”杨羽回到,侧了脸,不敢正视何诗言的那双眼睛,他怕控制不住,也稀里哗啦的哭起来。

    谁说男人不可以哭?

    “我的每一世都要找到回家的路,死也是死在那里,你带我去,好吗?”何诗言说道。落叶归根,每个人都有要去的地方。

    哪里是根,就去哪里。

    “你家不就在后面吗?还去哪里啊?”杨羽奇怪的问道。

    何诗言清晰得说了三个字:“兰,若,寺。”

    “什么?”杨羽顿感吃惊,心想:我是浙江人,也知道兰若寺在金华城郊,但是现实里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个寺庙啊,如果有,那地方现在肯定是香火不断,成了名胜古迹才对啊。

    “兰若寺真的存在?在哪?”杨羽心想着:不会现在带你去金华找那个破寺庙吧?这一切都只是传闻,仅仅只是蒲松龄的一个异事的记载而已,说白了,那就是蒲松龄的一本奇幻灵异小说而已,不足以证实啊。

    而聂小倩的故事更是无从考究,更别提那个兰若寺了。而且在《聊斋志异》里也没有直接提过兰若寺这个名字,仅仅只是电影编导的取材而已。

    “我前几世去过,这世已经忘记路了,但我知道它的地理位置,就在我们村的后山里。”何诗言反复回想着以前的路,那个村子,那个寺庙,那个自己安葬的地方,可真的很久很久没去了,一切都似乎变了。

    这个村子已经面目全非,也改了名字,毕竟有四百年的历史了,倒是这条浴女河流淌了近千年了。

    杨羽的脸色铁青了,后山,那是禁地啊,如果兰若寺真的在后山,那么浴女村就是当年宁采臣去考科举时路过的那个村子?当年土匪流氓痞子的乱世中的那个村子?如果兰若寺真的在后山,也直接证明,何诗言记得前世,是真的?

    “可是后山是禁地,进去的人从来就没有活着出来过。”杨羽说道。他猜测着何诗言的意思,她是要自己带着她去后山,找兰若寺,然后死在那里。

    “是的,进去的人从来就没有活着出来过。我可以不勉强你,但我还是要去。这是我早就已经决定了的事。”说着,何诗言苦撑着站了起来。

    两人同时瞧向后面那片大雾笼罩的神秘后山,像个张牙舞爪的恶魔,这后山,何诗言自己也从来没有进去过,至少在前几世的记忆里,也没有这样的传说,因为当年的黑山姥姥已经被燕赤霞收服了。而护国法杖普度慈航仅仅只是个路过的妖怪而已。

    这后山还有什么,连她也不知道。

    杨羽深深咽了口气,曾几何时,对这后山也是十分好奇,但没事也不闲着往那里面跑啊,传闻总是有那么些真实性的。

    何诗言突然提出要去后山,这太突然了,何况现在已经**点,进了后山已经凌晨接近凌晨,是阴气最重的时候。

    这一决定太突然太突然了,杨羽毫无去后山探险的准备啊,要去也是白天去啊,可是,看了看何诗言的那个神色,这是人家临死的心愿,你难道看着一个弱女子自己进后山?那还是男人吗?

    可人家是去死的啊,杨羽不是,也不能跟着殉情吧。

    “我去,陪你去。”杨羽笑着回道。

    “你疯了?你进去后就出不来了的。”何诗言从来没想过杨羽竟然会同意,那是拿命在冒险啊。

    “呵呵,我是宁采臣啊,怎么可以看着心爱的聂小倩一个人去后山呢。”这个时候,杨羽还能笑得出来,还能入戏,只能说是敬业了。

    “呵呵,你要真是宁采臣就好了。”何诗言无线感慨起来,如果他是宁采臣,不仅了了心愿,也舍不得去死了。可现在,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勇气。

    什么才是对的人或错的人?

    只有一个命中注定的人。

    杨羽好像能理解了紫霞的拔出紫青宝剑的才是她的真爱,冷萧雪要那三十枚金币才嫁,何诗言要等宁采臣一样,自己跟表姐之间,不是也一样吗?哪天,表姐嫁给了别人,杨羽是否会削发为僧呢?

    每个人都有一个命中注定的人。

    杨羽撑扶着何诗言,她已经非常虚弱,两个人慢慢的往后山走去。

    现在才九点钟,路上遇到村民,还会朝他们俩指指点点。

    后山禁地,浴女村最恐怖的传说之一。里面有什么孤魂野鬼,妖魔鬼怪,或是千与千寻里的那般奇幻世界都说不定,但确实,没有一个村民活着出来过。

    燕灵发现他们俩朝后山而去,一时也想不通为什么,但还是在后面悄悄得跟了上去。

    杨羽心里充满了不安。

    后山真的有个兰若寺吗?何诗言的前世真的是聂小倩?后山禁地的恐怖传说到底是什么?燕灵要问的问题又是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