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56章 十里平湖霜满天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晚上,夜深。

    那卷画轴直接被杨羽挂在了阁楼的墙壁上,还和床对着。杨羽看着那幅画,那首诗,这幅画越看越美丽,越看越有它的意境,尤其是画中的那个女人,越看越美,宛如仙女。

    杨羽甚至感觉,这画是活的,也有生命。

    夜深人静,那画静静得挂在阁楼里,优雅宁静,与尘世格格不入。

    还有个房间也挂满了东西,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燕灵躺在床上,枕头下面却是放一个很大的十字架,这个十字架她很少背出来,但是却一直陪伴着她睡觉。她在想今天遇到的事,聂小倩这三个字深深的扎根在她的脑海里,让她想起了一个人,她突然好奇起来,她很想见见那个认为自己前世是聂小倩的女人。

    这世上真的有人记得自己的前世吗?

    浴女村的夏天,白天的阳光真的很毒,但是晚上降温的很快。

    暑假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但那些白花花的村妇杨羽觉得还没有玩够。桃花源的那片菜种已经长成菜苗,后山荒地已经开垦播了种,原先前山小河两边的菜苗已经到了收割的好时光,这一批菜就有几千斤,而且是质量最好的一批菜,因为离河最近,杨羽决定把这批菜优先给陈勇的销售公司。

    今天,杨羽要出下山,去接个人。董姨的伯伯的包装公司派来个工程师,主要是为冷藏车间选址的。这冷藏车间建在哪里,杨羽心里有了大致的想法,自然是建在出了这五座山的山脚下,那里已经公路连通。这样菜只需要爬过山,然后在车间包装和冷藏,然后需要订单时,冷藏车运出去即可。

    同时,距离浴女村近,可以把控整个过程,当然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招工,很难有技师愿意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上班,不过这点,杨羽也已经想好了,在考虑问题方面,杨羽真是做足了功夫,考虑任何一个细节。这技师的后续人员培训就准备从村里挖,这样即信任,又给她们钱挣,是一举二得的事,而眼前需要个总技师把控整个过程,杨羽很希望二妹那边能挖几个人才过来。

    选址也基本上没遇到什么大问题,这农村最不缺的就是土地,便宜的要死,只是这次选址杨羽还是多考虑了个问题:风水。

    回到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但何诗言的事一直卡在他的心头,过一天,对何诗言而言,离死亡就近一步。

    杨羽的脚步是沉重的,跟何诗言见过两次面,给人的感觉就是,她不是活在这个时代的,她身上有种特别的东西。

    在这样悲痛的心情下,杨羽自然没心情泡妞,世界和心情都是灰色的,遇到向他卖弄风姿的村妇,也只勉强挤出丝笑容。

    “小羽,你那事想得怎么样了?”小姨见到杨羽,第一个问题就是问这个。

    “还在准备。”杨羽只能如此应付着,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欺骗何诗言,虽然是个善意的谎言,但是一想到她的命运,心里总算一阵酸楚。

    去了阁楼,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心情就更加烦躁了,看着那幅画,始终鼓不起勇气去找何诗言。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阵雨。

    哗啦啦。

    阵雨在晚上的时候停了。

    吴嫂又木若呆鸡的来了,眼神呆滞,满是泪痕。

    “吴嫂,怎么了?”小姨急忙轻声的问道。李媛熙也第一时间上楼找了杨羽。

    吴嫂没有说话,整个人都感觉傻了。

    “吴嫂?”杨羽喊了一句。

    吴嫂才痴痴的抬起头,吃力的说道:“诗言恐怕熬不过今晚了。”

    所有人的心一下子都震动了一下。

    针刺一样的痛。

    &ot;我去见她。&ot;杨羽深深咽了口气,回了阁楼,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脑海里总有个声音在响:诗言恐怕熬不过今晚了。

    生命好脆弱,明明还有七天,突然就只有两天。

    对于有些人而言,哪怕是一天,也是如此的珍贵,就像那部电视《神啊 请多给我一点时间》一样,神啊,再给她一点点的时间吧,一天也好。

    如果我们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一晚?

    杨羽看着那幅画,嘴里念着那首诗,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下过阵雨的夜晚清爽了很多,地上却干的很快,月光也特别的亮,如霜一样。杨羽没有带手电筒,换了一身衣服,尽量隐藏自己的肌肉好让自己看起来斯文一点。

    所有家人都出来送别,就好像在送别当年宁采臣和聂小倩的离别一样。

    今晚,我是宁采臣,那个不知道投胎投到哪里去了的狗日的宁采臣。杨羽心里琢磨着,朝何诗言的家里而去。

    刚出家门口不久,路上遇到了个女人,燕灵。

    “我也想去,可以带上我吗?”燕灵说道,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出现是不合适的,但是她心里有个疑问,很想找何诗言问问,今晚不问,恐怕这辈子都没机会问了。

    燕灵今晚穿了一身很特别的衣服,她穿了那件黑色风衣,背了一个十字架,这身打扮,杨羽只在梦里见过。所以杨羽吃了一惊,但现在却没空思考。

    何员外不信基督,反而是信佛的,所以,一定不会让燕灵进屋探望何诗言的。

    杨羽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这段路不长,但杨羽感觉走了一辈子,比当时被活埋在棺材里的世界感觉还要长,还要紧张。

    浴女村感觉变了。

    在家门口遇到了何员外,何员外没有说话。旁边的吴嫂一直在哭,似乎已经哭了很久很久,见到杨羽过来,抽泣的说道:“她一个人去河边散步了,你去那找她吧。”

    杨羽点了点头,朝浴女河的下游而去。杨羽不知道自己后面悄悄跟了一个人,燕灵。

    刚下了阵雨,夏季河水充足,浴女河稀里哗啦的流着,如梭般的时光。

    一条生命之河。

    杨羽顺着河岸走着,看着,没多久,在不远处看见了一个白影。

    杨羽关闭了手电筒,塞入了口袋里,抬头看了看月光,又瞧了瞧汹涌的河水,原来真的是物是人非了啊。

    痴儿不解枯荣事,心已至此,身,尤未死。为何人世间,要为情所困?

    白衣女子站在河边,看着浴女河,微风吹拂,将她的白裙,秀发吹拂起来,眼里满是泪水,尘归尘,土归土,我归向哪里?何诗言嘴里念叨着:“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采臣,我们这一世,又是无缘相见了。&o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