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55章 宁采臣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从县城回到浴女村时,还能赶上中饭。

    但这顿中饭却吃不着了,因为远远就看见家里出事了。

    一群人围在家门口,都是些熟悉的影子,除了家人外,燕灵,李若兰,李若蓉也都在。

    “难道谁家的老公又变成干尸了?“杨羽自言自语着,急忙加速跑了过去。这时,杨羽才发现,赫然地上跪着一个村妇,那村妇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

    看来猜中了,已经闹事闹到家门口来了,这村长不好当啊,这案子还真得想办法解决才对。

    众人见杨羽回来了,纷纷转过身来,而那跪在地上的村妇一见到杨羽跟见了救世主一样,是跪着爬过来的。

    “你要救救我女儿啊。“村妇哭得一塌糊涂,双手急忙抱住了杨羽的大腿。

    杨羽急了,这村妇杨羽没见过,好像不认识是哪户人家啊,急忙去扶,说道:“嫂子,你先起来再说,我肯定给你做主。“

    被这样的村妇跪着抱大腿,这种事杨羽生平还是第一次遇到,有时候逛大街,会被小乞丐抱住大腿要钱,可被这么个村妇抱着,弄得好像是丈夫要甩了妻子时一样。

    这时,小姨和表姐也急忙过来帮忙,去扶那村妇。村妇不抱杨羽大腿了,可还是软在地上。

    “到底怎么回事?“杨羽问道,这个问题也是问所有人的。

    “她是何诗言的妈妈。“小姨也是眼眶红红的说道。

    杨羽很是吃惊,眼前的这个村妇竟然是何诗言的妈妈?可上次婚宴,貌似没见过她,也许都在后期里忙吧。

    “我女儿得了白血病,只剩下一周的生命了。“何诗言的妈妈吴嫂说着,这句话真是抹着泪说的啊。

    杨羽突然恍然大悟,何诗言得了白血病?怪不得那晚突然来找自己要求替她保管东西,什么自己保管不了,原来是这个意思。

    这么说,也许连上次的结婚也只是个形式,何员外其实是想认个干儿子吧。

    “吴嫂,总会有奇迹的,你看需要我们帮什么?要不我去动摇下村民捐款。“杨羽也是很心酸啊,那么好的姑娘怎么就。

    白血病先不说高额的医疗费,而治愈方法是走骨髓移植,这条路可不好走啊。骨髓匹配概率极低,很多人根本等不到那一天,就算等到了,手术也只有30左右的成功率。

    “不用,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了。我女儿也没有任何求生的念头,她有心病啊,心病不解,一切都是枉然。“吴嫂摸了摸眼泪,心酸无人知啊。

    何诗言的精神状况不太正常是村里差不到众所周知的事,杨羽心想,吴嫂说的心病应该就是指前世今生的事吧。

    “我知道,你们都认为她有精神病,可从我的肚子里出来的孩子,我做母亲的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正常不正常呢?“吴嫂说这话时,将大家都看了一遍,尤其更像是说给小姨听的。

    小姨是母亲,三个孩子的母亲,哪还有人比自己的母亲了解自己的孩子呢?

    “其实她只是有心病而已,哎。她一直都有个心愿。“吴嫂的脸色已经哭得很苍白,眼神更是无助的。

    芸熙,小姨她们比较感性的女孩子,听了吴嫂的这些话,早就哭得稀里哗啦了。

    “吴阿姨,我跟何诗言小时候也是一起长大的,你看,有什么心愿,我们帮她一起完成。“表姐李媛熙说道。小时候,李媛熙确实是有跟何诗言一起玩的,那时觉得何诗言是个很开朗的孩子。后来,慢慢长大,她的问题也就慢慢出来了,村民开始排挤她,说她是精神病,都不让孩子跟着她玩了,她也被她爸关了起来。

    后来,就很少很少有人还记得何诗言这个女孩子了。

    吴嫂又跪了下来。

    杨羽急忙去扶,这跪太重了,杨羽也只好跟着跪:“吴嫂,你说,我们能帮忙的一定都帮忙。“

    “诗言的一生都在等一个男人,他叫宁采臣,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唐,没有人理解她,明白她,懂得她的痛,她一生都活在煎熬,等待,思念,绝望之中,到死也都没等来那个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吴嫂说着,这段话说的万分深情,很难想象,如果没有经历,一个村妇很难说出如此有哲理的话。

    哪个女人不是在等一个属于她的男人?

    这段话,对杨羽来说何尝又不是?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个女人是自己的亲表姐,十年后重新相遇,除了用眼神交流下外,谁也不敢捅破那纱,都害怕,害怕对方不是,害怕对方是又不能在一起。

    李若兰也是,都已经二十八岁了,在上海拼了五六年的事业,身边的朋友都结婚了,和各种男人都擦肩而过,却还要回乡下相亲,去找那个错误的男人,因为等不来那个属于她的命中注定的王子。

    燕灵的内心也在促动,她又何尝不是?

    她是基督徒,而且还是圣灵。在《圣经》里,基督徒的结婚也是有限制的:你要与你的丈夫同享生命之恩,这生命之恩的同享需要同负一轭,而对方的身心灵三方面在主基督里是合一的。

    燕灵等待的那个男人首先必须是基督徒,其次身心灵三方面必须是圣洁的,死后能一起握手去天堂的。

    “诗言跟我提过,说你很像宁采臣,欣喜若狂,以为找到了,可是你不是,她又绝望了,病情一下子复发,我做母亲的,只希望女儿临死前能帮她完成这个心愿。“吴嫂说着。

    “可是我们上哪去找投胎转世的宁采臣?“杨羽现在已经没心思去怀疑‘前世’‘投胎’这些迷信的真实性了。

    杨羽现在才明白,什么鬼,什么干尸,什么前世今生,这些统统都不重要,你根本不需要去怀疑,你要做的,就是跟着心走。

    跟着心走,无怨无悔。

    “就是因为宁采臣找不到,我今天才来找你,就是求你假扮宁采臣,还我女儿一个心愿,我给你跪下了。“吴嫂的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流,重重的跪了下来,甚至磕起了头,碰到地上砰砰的响,血都磕出来了。

    “吴嫂,你先起来,先起来。“杨羽急了,怎么可以让长辈给自己下跪磕头呢?这不是作孽吗?

    “表哥,你就帮忙吧。呜~“李芸熙也跟着哭了一塌糊涂。

    所有人的眼都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不是我不帮忙,可我不是真的宁采臣啊,我去演,肯定会穿帮啊,何况,诗言已经知道我是假的了。“杨羽也想帮忙啊,可自己真不是宁采臣转世啊,这忙怎么帮?瞒不过去的啊。

    “姻缘天注定,你就说上次自己搞错了,你就说记得她,人家临死的心愿你也不帮吗?“李若兰也急着回道。

    “是啊,是啊,表哥,你肯定有办法的。“林惟妙等众人也都跟着劝服。

    杨羽知道这忙是肯定推脱不掉的。

    “我试试看吧,我查查宁采臣的资料,准备准备。“杨羽皱着眉头说着。

    众人劝服了一阵,吴嫂才收拾起眼泪,先回去了。

    众人看着吴嫂的背影,想到都是何诗言的命,为什么那么苦。

    “表哥,我们会帮你把这戏演好的,现在起,你就是宁采臣了。“林惟肖说道。

    燕灵,李若兰等众人也就先回去了。

    吃了中饭,杨羽就一头钻在阁楼里。自然是研究起这个宁采臣了。

    “人家是文弱书生,我是体育健将纯爷们啊,人家是古代人,我是现代人,人家的内心装的是聂小倩,可我心里是表姐啊,人家经历生死离别,跟着燕赤霞除妖魔鬼怪,我就只打过dota和植物大战僵尸啊。你让我怎么去代入宁采臣的世界里去?“杨羽在阁楼里自言自语着。

    杨羽对宁采臣和聂小倩的了解那都只是来自王祖贤版本的那个《倩女幽魂》电影。但真实是怎么样的也没人知道,毕竟那是历史,杨羽只好去找《聊斋异志》的原版读。

    “原来兰若寺就在浙江金华城郊,那距离这里也不远啊,浙江仙居往北一点就是金华了。“杨羽还真不知道,这兰若寺距离自己这里还这么近,不过,这毕竟是古代的区域划分,不一定准确,搞不好,当时的金华毕竟大,说不定,这仙居一代以前也属于金华的也说不定呢。

    杨羽心里乱想着,继续去琢磨起《聂小倩》了。一口气看完后,杨羽总感觉哪里不对,最大的感觉就是里面的妖好真实。

    “既然何诗言记得前世,那她应该记得大部分聂小倩的事,还有妖鬼之事,何不问问她?也许最近这段时间出现的干尸说不好还真跟这有关系?“杨羽心里琢磨着,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