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47章 极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对于尸毒的研究理论就太多太多了首先在医学上,并没有这个说法,有理论认为尸毒就是生物碱,也有理论认为其实就是细菌病毒,还有些理论认为尸毒无非就是食物链顶端生物残留体内的毒素而已,比如重金属

    既然称为’毒’,肯定有其’毒’的地方, 美国爱尔姆?哈力斯住其著作《恶念致毒》里就对其毒素做了阐述也许城里人碰到尸毒的机会很少,因为人一死就直接火化了,但农村还是土葬,土葬前会放置好几天

    这几天是产生尸毒的重要时刻,称为催化,速度快的,入葬前就有了,速度慢的,入葬后,闷在棺材里,一腐烂,尸毒就泛滥

    中了尸毒的活人会全身溃烂,最后变成活死人,从而尸变

    这个过程非常复杂,中尸毒者必须马上清洗,清洗的过程就更加复杂了,其实说白了,就像被蛇咬了一样

    在宗教里,对尸毒却是有阐述的:活人在某些特定环境下身体里会产生一些特定的东西,比如**的荷尔蒙,恐怖兴奋下的肾上腺素,这些分泌的激素是让生物更加有利的适应环境,而死人也同样有这种反射机制,死人的这个反射机制下分泌的东西就是尸毒,普遍认为,尸毒是尸体加速腐烂,加速同大自然融合的过程,听起来,也像是死人对环境的适应

    看来这达尔文的物竞天择,还是有些道理的,连死人都受用

    至于,尸毒还有没其他用处,目前没有人知道,但国内外,很多生物学家,还是有在研究这个东西的

    “沐老爷,必须马上清洗,不然就…”张总管急忙拿了布,将沐老爷的脸上的尸毒擦拭,可是,这一擦,发现脸皮都快擦下来了。

    “来不及了,但冥婚还要继续。”这沐云帆真是顽固不化,事情都搞成这样了,竟然还想着冥婚的事?

    “我这有些药丸,你先吃了吧,也许能暂时压制你的尸毒。”灵媒从怀里掏出一些药丸,递给了沐老爷。

    “先离开这里吧。”杨羽急忙说道。

    夜,漆黑,寂静无声,月光像老妇人浓妆的脸,霜白霜白的。

    这一切来去的那么快,千钧一发,**落幕。

    可众人望着地上的那具女尸,没有人敢碰,更别提继续背了。

    女尸的身子朝前,面却是朝地,旁边有腐烂的液体绿色粘液还夹杂着红血水流出来,很是不堪。灵媒拿了块布,将女尸的头重新给包了起来,又劝说了背尸人,沐老爷最后加钱,时间又已经过了零点,那个背尸人才惶恐不安的答应了,继续背尸。

    回去总算顺利,到了沐老爷的大院子。

    红灯笼,纸人,悲鸣的二胡又开始拉了,一切都感觉没变,可一切又感觉哪里变了。

    “已经过了招魂的最佳时机,而且肉身已经被其他魂魄上过一次身,想再招魂恐怕是不行了。”灵媒说道。

    “那我们岂不是不知道谁害死了沐小帆了?”林雪茹始终惦记着这事。这也是杨羽三人来这里的最主要的目的。

    “不行,肉身既然被其他阴魂上过身,那真魂就不一定能找得到自己的肉身,难度先不说,而且风险极大,不小心会出大事啊,我可担当不起。”灵媒建议着,以他的经验,还没有干过这种事。

    “不行,我是花了钱请你们的,这招魂必须继续。”沐老爷的态度还是一项的固执,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惹了他。

    “你看能不能这样,女尸是确认被上过身,但是沐小帆的肉身不一定,只招沐小方如何,我想沐老爷子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把他害成这样吧?死人也希望能招魂洗冤吧。”杨羽的这段话很厚道,即考虑了灵媒的难处,又为沐老爷死者考虑,最重要的事,最破案考虑。

    “对,对。”林雪茹急忙附和着,毕竟这里,大家还是知道她是警察的,虽然说话幼稚了点,这反应也很呆板,刚才发生那样的突发事,这做警察的竟然一直软在那里呕吐不止,这尼玛,也能当女警?但毕竟是警察,身份摆在那里,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林雪茹,李若兰其实是招魂是非常怀疑的,虽然刚才的女尸行为一度被认为是鬼上身,但是真正的漂浮的透明的魂魄,她们没有见过。而刚才那女尸的行为完全可以认为是诈尸,尸变,或死尸的生物反应或条件反射,不能直接证明它有鬼。

    灵媒见大家坚持,何况确实拿了钱,只好招魂。

    为了以防再次出事,这次灵媒提前做了很多的预防工作,但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那具干尸动都没动,毫无反应。

    而灵媒却已经是满头大汗。

    “他行不行啊?”林雪茹在下面嘀咕着。

    可就是这时,突然,一阵阴风袭来,将一些纸人吹了个头朝天。

    林雪茹正好打了个哈欠。

    突然,那干尸赫然飞了过来,直接飞到了林雪茹的旁边,瞪大着干煸的眼珠子,凑着鼻子正朝着林雪茹的嘴巴去闻。

    林雪茹吓得魂都没了,急忙捂住了嘴,心里念着:阳气,阳气,憋住憋住,可尼玛憋不住啊。

    灵媒急忙往嘴里喊了一张树叶片,问道:“是沐小帆吗?是谁把你变成这样子的?”

    沐小帆竟然笑了,干尸笑起来的模样,真是别扭至极啊,沐小帆又突然哭了,干尸哭起来的模样,这是满目苍伤啊。

    灵媒又重复了一遍,干尸支支吾吾起来,像是在说话,但是干尸的舌头早已经干煸的像温州鸭舌一样,哪里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写下来。“灵媒反应快。

    突然,内堂的蜡烛一个闪光,众人一惊,等在回头看干尸时,发现已经没了魂,就剩皮包骨一片了。

    一切,又恢复了宁静。

    “就这样没了?他什么都没说啊。“林雪茹抱怨着。

    这下子,灵媒是真的没办法了。

    魂没有送,赫然自己走了。

    众人极度失望,可灵媒已经尽力了。

    杨羽突然觉得,这一切太奇怪太巧合了,先是水库的鬼上身,使得招魂的难度大大提升,紧接着,又莫名其妙送了魂,好像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一切一样。

    灵媒有问题?杨羽第一个想到了他。杨羽环顾院内的所有人,灵媒,张总管,背尸人,领路人等等,难度这里面有人不想招魂?难度凶手就在这些人里面?

    杨羽的这个假设和想象非常大胆,甚至不符合逻辑,但确实有种感觉,晚上冥婚的一切都和预期的不一样,好像背后有股力量在操控着。

    没了魂,冥婚也就成了纯仪式,仪式还得走,拜天地,入洞房即入棺材,然后入土,这是最后这个出殡,杨羽几人是没有去的。

    临走时,杨羽特意找灵媒问了他一个问题:“你姓毛?“

    灵媒摸了摸胡须,眼神犀利,最后他送了杨羽一个字: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