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42章 冥婚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林惟妙已经软了,就那么平躺在床上,除了那张嘴巴,其他任何地方都已经是麻木不仁的了。而嘴巴是大张着,不断得发出**声。

    林惟肖看着表哥的那根巨大的有力的雄壮的黑粗大在姐姐的体内进进出出,心里早已经按捺不住,几次像表哥暗示,但是杨羽沉浸在干姐姐的疯狂享受中,干得满头大汗。

    “表哥~”林惟肖又撒了个娇,一脸的生气。

    杨羽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把惟肖妹妹给冷落了,急忙伸了双手将林惟肖给抱了过来,林惟肖早已经忍不住了,一口就往杨羽的嘴上封了过去,两个人疯狂的吻了起来。

    杨羽可是真爽了,下面的黑粗大插着姐姐林惟妙抽干着,嘴巴吻着妹妹林妙肖,一只手伸入睡裙里去摸她的**,一只手去脱她的内裤,将林惟肖的内裤给扯了下来,这远远不够,又将林惟肖的睡裙给脱了下来。

    姐姐林惟妙早已经被干得大汗淋漓,自己主动脱去了睡裙。

    顿时,床上,三条**裸的泥鳅,粘在一起,光滑,湿哗哗的,这场景在手电筒半个温和光线的衬托下,极其的唯美和浪漫。这种感觉就像是流光飞舞,醉生梦死,就像《感官世界》里的日子一样,极乐极悲。

    “表哥,想被你吃。”妹妹林惟肖依附在杨羽的耳边说道,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为了同时满足两个女人,杨羽只好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平躺在床中央,两个双胞胎很主动的爬了上来,姐姐在后,骑在杨羽的身上,让黑粗大插入自己的体内,主动扭动着屁股,一起一落;妹妹在前,扶着床沿,将自己的私处对准着杨羽的嘴巴坐了下来,让表哥激情吃着。

    顿时,阁楼里同时传来了两个女人的**声,呻吟声声声入耳,动人心弦,绕梁三日;黑粗大跟洞壁摩擦的噗嗤噗嗤声,活塞运动时屁股与肉碰触在一起的发出的啪啪声,嘴巴吃着花瓣的喳喳声,这些声音夹杂在一起,那是洋洋盈耳,余音绕梁,说是惊天地泣鬼神都不为过。

    杨羽就是爱听这声音,这种声音是尘世间最美的享受。

    阁楼里,不仅仅只是声音,场面也是火爆,一个男人躺在下面,一对双胞胎,**裸着身子,体型外貌动作都几乎一模一样,同时有规律得扭动着身子,如同水波凌凌,有纹路有曲线,有**有低洼,这场景在手电筒那聚焦光线的衬托下,影子映射在墙上,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就像是吃货在品尝美食一样,垂涎三尺,山珍海味,谗言欲滴啊。

    只是杨羽品尝的不是菜,而是女人,两个极品尤物,这品尝起来,那是五味俱全,油而不腻,清爽可口,这是双胞胎表妹的味道,这味道美极了,杨羽是整整品味了一整夜啊。

    好吃的东西就是吃不腻,嘴巴吃不腻,下面的黑粗大更加吃不腻,吃了还想吃。

    这一吃,那就是一整夜啊。

    杨羽没有精尽人亡,双胞胎也没有阵亡,天亮了,三条泥鳅还缠在一起睡,杨羽是左搂一个右搂一个,**裸的抱在一起呼呼大睡的,太阳升得很猛了。

    “今天真奇怪,都这么迟了,杨羽和林惟妙她们还没起床,芸熙你去看看吧?”小姨到中午的时候,发现这三个小子还没起床。

    李芸熙先去两个表姐的房间看,竟然没人,然后才去了表哥杨羽的房间。

    当三个**裸的人被敲门声吵醒时,顿时就吓坏了。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昨晚的事还历历在目,要是被芸熙闯进来看见这一场景,那就死定了,三人均是紧张万分。

    幸好门锁着,幸好芸熙是又呆呆傻傻的萌女孩,杨羽忽悠了几句,竟然把芸熙给忽悠过去了。

    吃中饭时,杨羽和林惟妙,林惟肖始终没有彼此看对方一眼,吃的小心翼翼,小姨,林雪茹和芸熙估计不会怀疑,但是表姐虽然表面不爱说话,但人精灵着呢,幸好,三人早就商定好,编了个谎,把表姐给骗了过去。

    三人同时心里惊呼:好险啊。

    吃了饭,杨羽就急忙往山上跑去了,去后山的那片野地,给开荒出来,虽然烈日当下,那也得干活啊,俗话说:no pain,no gain。

    每个人都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但现实就是现实,那半年了,为创业忙了那么多事,准备了那么多,跑了那么多,找了那么多人,到现在不仅仅欠下了百万的债,却连个五毛的销售都没看见。

    这就是现实。

    但杨羽的美梦至少还没有碎,就像老实人王仁会是变态狂,浴女村上千人会联合起来杀人一样, 也许,万万没有想到,一夜暴富的美梦成真了呢?那还不是哭着笑死。

    杨羽是忙到三点半实在是热坏了,才回家的,然后冲了澡,去了村委,值了会班,帮村民搞定了件小事。杨羽离开的时候,赵海又来了。

    “杨村长,你记得村西的沐云帆老人吗?”赵海问道,赵海经常在村里跑,年纪也大,可以说是村里的百晓生,对这八卦或是新闻,那是无所不知啊。

    “当然记得,沐姓在我们村就那么两家,当然知道,怎么了?”杨羽问道,心想:不会又给我惹了什么事吧?

    “他有个儿子,没结婚,却是跟潘彩儿有染,后来死了,听说成了一具干尸。”赵海说着。

    杨羽一听到‘潘彩儿’‘干尸’这两个词,马上就被激起了兴趣,急忙问道:“然后呢?”

    “你也知道,农村吗,特别迷信,那都要传宗接代,所以,沐云帆却迟迟没有将儿子下葬,都已经放了几个月了,对外说是儿子出去打工了,但纸包不住火,这事还是被传出去了,大家都说这是后山的山鬼所为。”赵海解释着。

    “几个月?”杨羽被吓了一跳,哪人有死了还放家里放几个月不下葬的?那也太恐怖了吧?又急忙问道:“那现在村民什么反应?”

    “哦,村民反应倒还好,有些人说要去鬼祭。”赵海皱着眉头说着,其实他也很烦。

    杨羽一听‘鬼祭’这词,马上就知道又是村民的无知愚昧的恶习俗了。但村民的反应没那么恐慌就好,也许这‘干尸’很多村民早就知道了吧,毕竟这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村民的日子还不是照样过,到时找几只牛羊去后山祭奠一下,至少可以先把村民给忽悠过去,后面的事,再慢慢的去解决,总会把幕后凶手给找出来的。

    “但现在沐云帆准备”赵海继续说着,又停顿了下,有点不敢说出口。

    &ot;准备什么?&ot;杨羽愣了一下,心想:这儿子在家里放了几个月了,不入土,他想干嘛?

    &ot;想冥婚。&ot;赵海终究还是说出这个词。

    “什么?冥婚?”杨羽吓了一大跳。

    “而且还想请村长您做证婚人。”赵海又补充了一句,还特意用了‘您’字。

    “什么?我?冥婚证婚人?”杨羽吓得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脸被吓得铁青铁青的。

    这世上,再也找不出,比冥婚更恐怖的事了,没有,绝对没有,尤其是浴女村的冥婚,那更是骇人听闻,寒毛卓竖啊。

    杨羽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腿抖得站也站不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