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36章 前世今生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幸好不是那个满面胡须的燕赤霞,呵呵。”杨羽笑着,压根没把这事当真。可看着新娘子的脸色时,杨羽笑不出来了,支支吾吾的补充道:“你不是开玩笑?”

    “你记得我吗?”新娘子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一滴眼泪顺着脸颊而下,这滴眼泪是如此的清澈,好像来自天使的那个毫无瑕疵的世界一样。

    杨羽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新娘子竟然哭了。

    “你别哭啊,我说错什么了吗?你别”杨羽最怕女孩子哭了,想俯身去帮新娘子擦眼泪,却又觉得不合适,这是穿着红大褂,戴着凤冠的新娘子啊。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新娘子说话的语气很柔,柔中带着一种悲伤,这种悲伤很深很深,好像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样子。

    “难道我们以前见过?”杨羽想不出来,除了在水库那一面之外,想不出自己和这个新娘子有过什么交集,杨羽心想:她哭什么呢?难道我跟她谈过恋爱,然后把她甩了?然后我失忆了?不记得她了?她就嫁给别人了?这不成韩剧了吗。

    “我在等一个人。”新娘子站了起来,走到了那幅画面前,伸出了手,抚摸着画着那个男人的脸。

    “我在等宁采臣。”新娘子转过身子,看着杨羽,继续说道:“我已经等他等了四百年了,可这世又要去投胎了,还是没有等到他。”

    杨羽听了,这新娘子看起来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啊,怪不得她说自己是精神病,看来一点都不假,也许就因为此,何员外才把女儿给关起来,或者不让她见人,这事要是传出去,这何员外该多难堪啊。

    儿子是个傻子,女人成了精神病患者,何员外也够可怜的,怎么不去积点德呢?

    “可,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杨羽还是不理解啊。

    这不理解的事,多了。

    冷萧雪非要学紫霞,能拔出紫青宝剑的才是她的真命天子,现在真命天子还没找到,先被杨羽给操了。这潘彩儿跟潘金莲同姓,命运似乎也是如此的相似,老公刘安国被谋杀了,凶手还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她自己。现在,又冒出个新娘,说自己是前世是聂小倩,投胎都投了五六次了,等了快四百年了,就等那个宁采臣?

    你家宁采臣也许现在正抱着别人的老婆在叉叉哦哦呢。

    “我以为你是宁采臣。”新娘子看着杨羽的眼神充满了爱意,是那么的温柔,那么得渴望,那么的含情脉脉,可是,杨羽不是宁采臣。

    “我可不记得什么前世,我猜我前世是个杀猪的。”杨羽自我反讽道。

    “在水库第一眼见到你时,我真的以为你就是宁采臣,你跟他真的很像很像,但是你不是,因为宁采臣一定记得这幅画,这首诗,也一定会记得我。”新娘子抚摸着画着的男人的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痴儿不解枯荣事,心已至此,身,尤未死。

    这种心情,杨羽哪里能体会得了?

    &ot;你走吧。&ot;新娘子背对着杨羽,死死的看着画,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仿佛已经看了一辈子,却还看不够。

    我还以为何员外叫我来这里,是来开你苞,谁知道,就这么一回事,都什么跟什么啊。

    杨羽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说了句客气话:”那我先走了,新婚快乐,我想宁采臣也会祝福你的。“

    说完,新娘子哭得更厉害了,声泪俱下,那哭声真的是悲痛欲绝啊。杨羽听了,很不忍心就这么走了,这种撕心裂肺的哭是哭到杨羽的心里去了。

    杨羽一时不知所措,想去安抚,却又不敢,想安慰几句,却也不敢,只好悄悄的退去了。

    出了那间木房,杨羽小心翼翼的关了门,心里却是极其的难受。

    到了二楼时,发现何员外正在那等着。

    &ot;怎么样?&ot;何员外急忙问道。

    &ot;何叔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ot;杨羽急着问道,人家还在上面哭呢,这哄也轮不到杨羽哄啊。

    &ot;哎,说来话长,一言难尽啊,家丑不可外扬,还希望杨村长能保守这秘密。&ot;何员外是又悲又喜,悲的是看到女儿这个样子,他的心里何尝不难受,喜的是,这杨羽不是宁采臣,那更是确切的说明了一点:女儿的精神确实有问题,还很严重。

    &ot;放心吧,这事我不会说的,我大学有个学心里学的校友,要不介绍看看?我觉得令千金有个很大的心结,这个结要是解不开,只怕&ot;杨羽说着,现在自己是村长,谁家的事能帮那都得帮啊。

    &ot;那倒不用,这解铃还须系铃人啊。&ot;何员外说着。

    杨羽又说了几句客气话,何员外也就送客了,只是刚踏出何员外的门,突然,杨羽感觉到了一道眼神,好像是里屋的房间里望过来的,倒也没有多想,就走了。

    漆黑的夜路里,杨羽再次抬头望了望新娘子的那间木屋,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每个精神病患者都有自己清晰的逻辑观和世界观,杨羽只能说,可惜啊,可惜长得这么漂亮,却精神不正常,第一次见到她时,还真看不出来啊。

    可是,那悲痛欲绝的哭声一直在杨羽的脑海里回荡回荡,就卡在杨羽的心里。

    木屋。

    蜡烛熄灭了,漆黑一片,似乎连月光都不敢照进来。天很热,新娘子却穿得很多。

    一个女人想敲门,可是,终究还是没有敲,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她是新娘子的妈妈,怀胎十月,从自己肚子里出来的孩子,只有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有没有精神病。

    屋内,新娘子还是呆呆着那画中的男子,已经泣不成声,有些刻骨铭心的爱,就是牢牢的烙印的心里,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仅仅没有消亡爱意,反而更加加剧了爱。

    今晚,很多人睡不着。

    花语嫣睡不着,脑海里还想着自己劈开双腿,被杨羽掰开花瓣看的难为情的场景;小姨也睡不着,手一直在爱抚着自己的花蕾,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冷萧雪睡不着,因为能拔出紫青宝剑的至尊宝还没有出现;林惟肖睡不着,她想偷偷溜进表哥的房间去睡。

    杨羽睡不着,一直辗转反侧,新娘子的哭声还在心里打转,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是谁也不可能哭得如此凄惨的。

    &ot;难道她真的记得自己的前世?聂小倩。&ot;杨羽嘀咕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