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35章 聂小倩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痴儿不解枯荣事,心已至此,身,尤未死。

    杨羽是绝对理解不了这句话的含义的,就像跟在何员外的身后,为什么带自己去洞房一样理解不了。

    杨羽问,为什么?何员外没有回答,只是说,去了你就知道了。

    何员外走到了洞房门口,推门进去,发现,新郎官在里面,婚房被布置的很喜庆,全是红色,红地毯,红窗帘,红被单红被套,全是红的。

    婚床是大红色的很老式的那种大木床,三面都是木板的,杨羽看不见床上是否坐了新娘子。

    何员外也就看了看新郎官,新郎官点了点头,仿佛心照不宣,杨羽也理解不了,这点头是什么意思?何员外又继续往三楼走。这出乎了杨羽的意料,不是说带我去婚房吗?到了婚房,你又不进去,这不是忽悠我吗?

    “新娘子没在洞房吗?”杨羽问了一个很不礼貌的问题。

    何员外没有回答,而是上了三楼。

    三楼的格局和二楼是一样的,农村的房子对应构造没那么讲究,都是很普通的几个房间。但是有一个房间,却与众不同。

    这个房间看起来很老,从门和墙壁来看,似乎还都全是木板做的,这对应家产万贯的何员外来说,不太正常,何况又不是阁楼。

    何员外把杨羽带到了那个房间门口,很勉强得笑着,说道:“我女儿在里面,她想见见你,你进去吧。”

    说完,何员外竟然走了。

    杨羽愣在那里,莫名其妙,就这样走了?把我扔在这里是什么意思?要我干嘛?做什么?你好歹有个交代吧?

    可是,何员外啥也没说,就是那句话,你进去就知道了。

    看着何员外离开的背影,杨羽似乎感觉到他的无奈。杨羽是真的傻了,这都零点了,你让我来找新娘子,还不是在洞房里?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进去就知道了,进去就进去呗,怕什么,反正是何员外让我进去的,虽然这不符合习俗,哪有洞房花烛夜,新娘子还跟其他男人见面的?”杨羽自言自语着。

    深呼吸了口,悄悄的推开了门。

    印入杨羽眼帘的,是一个破旧的房间,破的桌椅,破的窗户,破的床,一切都是木头的,没有任何现代化的装饰。而且赫然没开灯,却点了无根红蜡烛。蜡烛的光线自然没有白炽灯那么强,但也勉强把房间照亮了。

    床头却坐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红色婚服,红色头巾遮掩着脸,这真是新娘子啊。杨羽很不自在的进了房,关上了门。

    没走几步,杨羽发现墙上挂了一福画,是水墨画,画着一对男女,像是情侣,搂在一起,画风很抽象,倒是画下面一首诗引起了杨羽的兴趣,便情不自禁的读了出来:“

    十里平湖霜满天,

    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望相护,

    只羡鸳鸯不羡仙。”

    杨羽读完,细细品味起来,这诗韵味不错,像是首相思曲啊,而且感觉很熟悉,这诗总感觉哪里见过。

    “你也喜欢这诗吗?”突然,床上的新娘子说话了。

    杨羽惊了一下,回头望去,新娘子乖乖的坐在床沿,笑着说道:“我喜欢音乐,很多音乐的作词非常美,所以对诗也泼为喜欢。”

    “那你知道这诗是谁写的吗?”新娘子问道。

    杨羽想了想,这诗虽然熟悉,但是没想起来,于是说道:“白衣卿相的《别思》倒跟此诗很像。”杨羽停了下,见新娘子没有说话,趁机问道:“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杨羽问的很小心,洞房花烛夜,本是你脱衣放纵的时光,俗话说:**一刻值千金,你怎么能跟我在这里浪费时间呢?你的洞房时间不值钱,我还想回去抱个女人睡呢。

    房内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丝毫的声音。

    “你能将我头巾欣开吗?”新娘子突然说道。

    “这不礼貌吧,这事是新郎官做的。”杨羽笑着说道。哪有自己来欣头巾的,那也太不对了,对不起新郎官啊。

    “没事,反正只是个仪式而已。”新娘子坚持道。

    杨羽还是很犹豫,这不是自己该管的责任范围内啊,万一闹起来,这事又是家庭纠纷了,可是何员外既然送自己来,又经过了新郎官的同意,新娘子又主动让自己去欣头盖,事情应该没那么严重吧?

    只是杨羽心里疑惑,这家人的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啊?杨羽还是一头雾水。算了,欣开问问清楚也好,稀里糊涂的不爽。

    想着,便走上前去,心里还是很紧张,这可是人生第一次欣新娘子的头盖巾呢,弄的好像是杨羽当新郎官娶人家一样。

    杨羽深呼吸了口气,将头盖巾慢慢欣了起来,露出了一张美如天仙的脸。

    新娘子天生丽质,秀色可餐,犹如九天仙女。

    “是你?”杨羽仔细一看,诧异道。这新娘子自己分明就见过啊。

    “你认识我?”新娘子嫣然一笑,貌似很开心的样子,急忙问道。

    “认识倒没有,但我们见过啊,你忘了?”杨羽说着,便回想起来当时见这个女人的场景,说道:“那天天还凉着呢,你在水库里游泳,我说这水库里有水鬼,又深,危险,让你赶紧起来,你不记得了?”

    却有此事,那是杨羽第一次家访,去紫舒家里,还是春天,黄昏时路过水库,见一个美女在水库里游泳,怕有危险,就急忙喊她起来呢。

    “我当然记得。”新娘子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刚才还是很高兴的样子,突然就晴转多云,仿佛对杨羽的这个答案,非常不满意。

    “我一直以为你是水鬼呢,那个周落雁,还挺像,原来你是活生生的大活人啊,哈哈。”杨羽自己倒乐了,当初看见周落雁的照片时,就马上想起这个女人,一直以为那天见到的是水鬼周落雁,可竟然不是,竟然会是何员外的千金,眼下的新娘子,这也太巧了吧。

    “你老爸把你藏那么深干嘛,既然是同村的,早该出来大家认识认识。呵呵。”杨羽一见这新娘子自己还认识,一下子把对方的身份给忘记了,就热情起来。

    “那是因为我怕觉得我是个精神病。”新娘子嫣然一笑,这嫣然一笑,确实美。

    杨羽看得痴痴的醉了。

    一时没反应过来新娘子的意思,笑着说道:“那年头,哪个人没点精神病?没精神病的都去精神病院了。”杨羽马上就健谈起来了。

    新娘子听了,噗嗤一笑,说道:“我记得前世今生。”

    杨羽听了当然以为人家是开玩笑,大笑着说道:“你这么牛叉啊,这简直就是记忆移植啊。那你前世是谁?”

    新娘子没有笑,一字一句的说了三个字:聂小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