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32章 女鬼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金色年华夜总会。

    慕容飞在豪华套房里,正搞完两个女人,只裹了件浴巾,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少爷,懂事长说,最近市委书记那边有行动,要我们注意点。”说话的是跟班,这跟班跟了慕容飞好多年了,是慕容飞的远房亲戚,但却像条狗一样一直伺候着。

    “市委书记不是已经差不到了吗?怎么市长还没动手。估计也是垂死挣扎吧。”慕容飞喝了口红酒,放气了优雅的轻音乐。

    是班得瑞的《安妮的仙境》,似乎慕容飞也是班得瑞的粉丝。

    “市长也许想一网打尽吧。”跟班低着头,回答着。

    “杨羽那边怎么样了?”慕容飞翘了腿,瞄了跟班一眼说道。

    “最近他的行动还挺多,去见了市教育局副局长,还听说去喜来登见了一次市委书记,我也不知道真假,同时,还找农村合作社贷了点款。”跟班细声细语的回答着,有些话他不敢乱说,有些话他又要说。

    “贷了多少?”慕容飞邹了下眉头,很意外,杨羽竟然会跑去投靠市委书记?

    “具体数目不清楚,估计百来万吧。”跟班回答着。

    “哼!这么少,由他去吧。”这点钱对于慕容飞而言,他压根不放在眼里,不过,最近有笔货出了差错,让慕容飞损失了不少。

    杨羽带着韩清芳单独进了城,没有跟韩静说,也没有跟苏心琪说,而是直接带着韩清芳去广告公司拍了广告,然后去了县电视台,安排了播放的事。

    一切都很顺利,就是对这县电视台的广告成效不抱多大期望,也只是尝试尝试。但是欠债那么多,如果这菜还是卖不出去的话,这么多人帮助自己,如果还搞不起来的话,杨羽真的只能剖腹谢罪了。

    连夜赶回去,自然也就没有必要,何况好久没跟韩清芳单独一起了。

    这理所当然就去开了房。两人冲了澡,兴致就来了。

    杨羽站在电视面前,玩着手机,而韩清芳跪在地上,两腿分开着像鸭子的璞一样,而大屁股往后崛起着,双手抓着杨羽的家伙,就这样跪在那里吃着,舔着。

    杨羽低头瞧了瞧韩清芳,这个大美人儿,吃起来真的很骚,笑了笑,拍了几张跪舔的照片,然后打开了微信。

    有陌生人的加好友请求,杨羽也就随手加了。看了看对方的头像,发现不是真人照,也不知道她是谁。

    然后一边站着给韩清芳吃着,一边拿遥控按着频道,本想看看湖南台的娱乐节目或是cctv5看看体育赛事也好,可是,偏偏按到了cctv6电影频道。

    电影频道正放着一部电影,这部电影杨羽以前看过一次,但到底都放了些什么,杨羽差不多忘光了。

    这部电影叫《第九道门》。

    电影里的画面是主角翻着那本书,书上有副图,图是:一个裸女骑着六头怪,裸女背对着,那六头怪即像蛇又像骆驼,背后是燃烧的城堡。

    杨羽愣了一下,仿佛在哪里见过这个图,却一时又想不起来。

    就在这时,杨羽突然发现那电影中的那副图突然动了,那六头怪的其中一个头竟然伸了出来,那头可怕极了,一半是血肉模糊,一半是骷髅头。

    “啊~”杨羽本能的被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家伙也从韩清芳的嘴里拔了出来,上面全是韩清芳的口水。

    韩清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回头瞧了瞧电视,以为杨老师是被电影里的恐怖画面吓坏了呢。

    杨羽连连后退时,碰到了床沿,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倒向了床,这时,那血腥的怪头好像消失了,可是,那电影画里的裸女,那个骑在六头怪上背对着的裸女,突然转过了头,瞧向了杨羽。

    “杨琳??”杨羽在床上又被吓得连连后退,那骑在六头怪上的裸女,转过头后,杨羽赫然发现,她竟然,竟然长得跟杨琳一模一样。

    杨羽急忙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可电影的剧情已经往下走,也没有再出现那副画,一切安然无恙。

    “杨老师,你怎么了?”韩清芳见杨羽刚才好像见了鬼似的,这不像杨羽平时的胆量啊。

    “没事,没事,我看眼花了。”杨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韩清芳一见没事,又爬上了床,继续趴在杨羽的身上,吃了起来。

    “杨老师,你的又变粗了。”韩清芳用嘴含着量了量,吐出来,笑着说道。

    “怎么可能,都这么粗了还变粗,成柱子了。”杨羽笑着说道,躺在床上,看起了这部电影。

    “真的,比之前粗了。”韩清芳撒娇着说着。

    过了十来分钟,电影结束了,韩清芳还在吃,杨羽却在思索着东西,心里暗想:杨琳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杨羽瞧了瞧旁边的电脑,这家宾馆配置还不错,还有电脑。杨羽拍了拍韩清芳说道:“我去查点资料。”

    说着,起了身,拉过椅子,开启了电脑,又指了指韩清芳。韩清芳很高兴的裸着身子跑了过来,然后分开双腿坐到了杨羽的身上。

    好一个老树盘根。

    这椅子没有边缘,所以韩清芳坐在上面很适合。韩清芳的身材和皮肤还是那么好,中考后,又考上了高中,心里也就更好了,家里的生活条件也不差,压力小了,还有杨羽的不断滋润,才初中毕业的年纪,看起来,更大学生一样,而且,已经初露嫩模的气质和天赋,不然,广告也不会拍得那么顺利。

    韩清芳紧紧抱住杨羽的脖子,紧贴在他的身上,屁股一上一下的挪着,家伙若隐若现,而杨羽双手绕过腰部,放在了键盘上,打开了百度,搜索关键字:第九道门。

    杨羽找到了一百度帖子,标题就吓了杨羽一跳:耶稣是披着羊皮的狼,第九道门解析。

    帖子将这部电影从头到尾的含义解析了一遍,杨羽在帖子里他找到了九副图,其中第九副就是刚才杨羽在电视里看到的六头怪和裸女。

    这牛头怪杨羽倒听怪,这六头怪,又是何初处呢?杨羽又百度了下,发现找不到任何有关六头怪的信息。

    六头怪找不到,杨羽就搜索不到骑在六头怪身上的那个裸女的信息。

    “也许是最近太忙,看眼花了吧。”杨羽只好这样自言自语着。

    “什么眼花,不会把我看成若水了吧?”韩清芳听了嘲笑道。

    “把你看成六头怪了。”杨羽开玩笑道,说着,抱起韩清芳的屁股,便往床上抱去。韩清芳随意瞄了眼电脑,也没有太在意。

    杨羽将韩清芳扔到了床上,然后就扑了过去,插进去,就干了起来。

    “以后你要是成了名模特,可记得杨老师我啊。”杨羽笑说道。

    “那我就告诉全世界,说我初三时就被杨老师干了几十次,直接干成了黑木耳,哈哈。”韩清芳的心情不错。

    杨羽听了,大受鼓舞啊,当即就乐了,疯狂的干了起来。

    两人在床上疯狂激情着,韩清芳被干到失禁,哇哇叫,叫累了,两人才缓缓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估计零点了吧。

    韩清芳被尿憋醒,发现睡在旁边的杨羽赫然没有睡,而且表情痛苦,浑身是冷汗。

    “杨羽你怎么了?别吓我。”韩清芳看见杨羽脸色抽蓄的样子,突然害怕紧张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杨羽紧紧压住自己的左手,那左手感觉变了样,变得有些恐怖。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左手好痛。” 杨羽用右手用力压着自己的左手,他感觉自己的左手突然失控了一样,完全不受自己掌控。

    左手的经络暴涨,一道一道的,肌肉感觉要爆棚,变成一只邪恶之手一样,杨羽翻开自己掌心看看,发现那个黑色印记像熔岩一样渗入自己的肌肤,就像当初杨琳腿上的,大长老胸前的黑爪印融化入肉入骨一样,无比剧痛。

    韩清芳看到这一幕,当即就吓坏了,她从来没见过如此奇异的景象。

    突然,杨羽感觉自己的左手力量爆棚,右手已经压不住,急忙大喊:“快压住我的左手!”韩清芳听了,双手急忙压了上去。

    两人分明清晰的看见血液在经络里翻滚,跟岩浆一样,似乎血管随时都可能爆裂而开。

    杨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脑海里想起了一个人:kof2001里的k9999k9999是草稚京的复制体,有一双变异手。

    额头的汗珠不断渗透出来,杨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他早就有预感,这左手迟早会出事,因为好几次,这左手就不听使唤,失去了控制,只是没今晚这么严重而已。

    “难道是蛊咒被激活了?还是说这黑色印记被激活了?”杨羽嘴里嘀咕着。杨羽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然这左手会失控,有空找医生检查检查,会不会生病了?杨羽自我安慰着。

    这整整压了近半个小时,左手才慢慢的缓过来,可这时,原本宁静的黑夜突出传来了一些声音,这声音飘逸,脱俗,悲鸣,又雄壮。

    “好像是莫扎特的安魂曲。”杨羽热闹音乐,音乐是他最大的业余爱好,所以对音乐有自己的研究,其中研究最深的就是轻音乐和乡村音乐,这首安魂曲是世界名曲,杨羽自然知道。

    见手已经不痛,黑色印记也恢复了原样,也能自己控制住,杨羽便裸着身子悄悄下了床,走到了窗户边,悄悄拉开了一点窗帘缝隙,往外看去。

    这一看,吓了杨羽一跳。

    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不亮,弥漫着些烟气,却有一排队伍,队伍全部穿了白衣服,似乎全部是女人,白衣飘飘,长发飘飘,每个女人面无表情,但胸口都挂了一个十字架,有人端着东西,有人盖着披风,将头包裹在里面低头走着。

    “好恐怖,怎么跟一群女鬼一样。”韩清芳也裸着身子,小心翼翼走到了杨羽身后,也偷偷看了看,轻声说道。

    “好像是基督教徒,既然是唱安魂曲,说明有教徒死了,估计是送葬吧。”杨羽猜测着,这种可能性最大。

    “这排场真的有点恐怖,三更半夜,穿成这样,还这样唱,走路也不好好走,行人见了还不活活吓死啊。别看了,回床上去吧。”韩清芳从背后抱住了杨羽,手直接摸向了杨羽的家伙。

    杨羽刚想放下窗帘回去时,突然他看见了个人。

    这个人赫然坐在轿子上,尼玛,这是闹穿越吗?见过坐汽车的,坐飞机的,还真没见过这样做轿子的?在一些有名的景点,比如华山,黄山,确实会有轿夫,将人抬上去,那是因为有些有钱的游客走不动。

    可这大马路的平地,你又不是没有脚,又不是皇帝,你呀的坐什么轿子?

    这轿子还真的跟古代的丁春秋或是东方不败坐的轿子相差不少,白绸子,一个顶一个地板,四面是透的,上面坐了一个老头子。

    老头子戴了顶帽子,跟个太监一样,身材瘦如柴,闭着眼。

    “林子大了,真是什么鸟都有,还玩穿越玩cosplay呢?”杨羽很无语的笑了笑,放下窗帘抱起韩清芳便往床上而去。

    同时,轿子上的老头子突然睁开了眼,朝左车杨羽房间的窗户看了看。

    杨羽直接将自己的家伙硬塞到了韩清芳的嘴里,韩清芳乖乖的吃了起来。

    “我要含着睡觉。嘻嘻。”韩清芳调皮的说道。

    “那不行,万一你睡着了当成香肠咬下来怎么办?”杨羽急忙说道。

    说着,韩清芳趴在床上,将自己的屁股高高翘了起来,杨羽重重拍打了下的她的屁股,说道:“你个**!”

    韩清芳听了不服道:“我本来很清纯的,都是被你调教的。”

    杨羽哈哈大笑,跪了起来,将家伙凑到了她的屁股边,托着屁股就干了起来,顿时,韩清芳就哇哇的叫起床来。

    这**声,比刚才外面的安魂曲,好听太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