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25章 双胞胎分不清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杨羽见这林惟妙如此主动,心想:那肯定是那个被我操过的妹妹林惟肖了吧?既然如此,我还绅士什么?

    这边疯狂吻着林惟妙,那边将旁边的林惟肖慢慢的推开。林惟肖的手和大腿还夹得杨羽挺紧的,杨羽尝试了两次都没有把那大腿给推开。

    没法子,先稳住林惟妙再说,这边吻着她,伸手就进去摸她的**了。顿时,林惟妙就发出了一丝的呻吟声。

    林惟妙真没想过,会这样子,但今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发春了,所以睡得很浅,这时,正好杨羽也醒了,两人看着看着,林惟妙就忍不住上去吻了杨羽。

    该死的一吻,这一吻,林惟妙完全控制不在了,而杨羽是以为她是林惟肖呢。

    这抓住**爱抚还完全不够,杨羽更大胆,直接就是伸手摸入了她的内裤里去。林惟妙不想让摸却又很想给表哥摸,半推半就了一下,表哥的手就已经入了裤,摸到了她的花蕾。

    嗯嗯,林惟妙发出了一丝的呻吟声。

    这呻吟很低,却还是把旁边的林惟肖给吵醒了。

    林惟肖睁开眼时,只看见了杨羽后背,正激吻着自己的姐姐,一手摸着姐姐的下体。

    “混蛋!”林惟肖在心里暗骂的一顿,拿开了腿,故意假装睡觉。

    林惟妙下面已经湿透了,连内裤都已经被弄湿了。

    杨羽的浴火已经起来,就谁也抵挡不住了。一把扯下了林惟妙的内裤,然后又扯下了自己的内裤,紧接着就翻身趴了下去。

    林惟妙当然知道表哥想干什么,可是,她还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而且这也太快了,再说了,人家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表哥啊。

    林惟妙急忙去推杨羽的胸口 ,想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推开。但是杨羽的双腿已经绕过她的双腿,卡住了她,她的双腿只能被卡着架在杨羽的腰上,挣扎不得。

    杨羽看到林惟妙还想挣扎,心理暗笑:装什么纯啊,上次被我干得哇哇叫的不是你吗?

    真不是她。

    杨羽直接一手按住了林惟妙的双手,另林惟妙挣扎不得。林惟妙不敢挣扎的太猛,怕吵醒了旁边的姐妹们,可是任表哥这么禽兽般的欺负她心里即害怕紧张又渴望期盼。

    杨羽另一手抓住自己的黑粗大,去寻找林惟妙的洞口,城里的女孩开放许多,这两姐妹似乎都已经不是处女,这对杨羽来说,倒是方便了许多,稍微顺势摩擦了下,就找到了洞口。

    然后顶着洞口,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直直看着林惟妙,林惟妙现在不敢正眼直视杨羽,可杨羽霸道,手直接抓住了林惟妙的头给她端正了过去,让林惟妙不得不看着自己。

    林惟妙的表情显露出痛苦,可怜,想哭,无助,可是,这些表情,却是杨羽喜欢的,男人就是喜欢看女人被自己虐待成这样。

    越是看这样的表情,越是兴奋,越会浴火。杨羽看着林惟妙,林惟妙看着杨羽,就这样当着她的面,眼睁睁的面,将黑粗大一点点的,插了进去。

    这插入的过程,看着林惟妙的表情是男人最享受的过程,林惟妙双手和身子挣扎了一下,可是挣扎不开,也不敢发疯的挣扎,想喊又不能喊,吵醒了她们,丢脸的还是自己。

    林惟妙只能咬着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滚,眼睁睁的看着杨羽的黑粗大一点点的进入自己的体内,更要命的事,**还背叛起来,水不断的往下流,**越来越挺,甚至还控制的不住的低声呻吟起来。

    这样的身体表现,让林惟妙非常尴尬。

    更郁闷的事,她没想到杨羽的家伙那么粗大,当表哥当着她的面,看着她抽起来时,林惟妙真的要疯了。

    舒服,好舒服!被表哥操竟然那么舒服。

    林惟妙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张着嘴巴,忍着快感,整个人被表哥操得有规律的来回挪动,两只**隔着衣服抖来抖去。

    而这一切,旁边的妹妹林惟肖看在眼里,暗想:原来姐姐也是个**,原来早就想给表哥干了,算了,表哥就让你姐姐吧,不过表哥的真的好粗大啊。

    林惟肖本来不想要的,但是看到姐姐那个爽样,也就动心了,下体不由自主的就湿润起来,伸手主动去摸起自己的花瓣来。

    这一摸,被杨羽给瞧见了,两人眼睛一对视,林惟肖顿感尴尬,卷起被单就翻身背对杨羽而睡。

    靠,这里原来还有个**啊。杨羽心里暗想着。

    这边疯狂的操着林惟妙。

    大致狂干了二十分钟左右,林惟妙终于忍不住,喷了,软了下来。杨羽可不想就这样放过她,林惟妙是真不行了,只好低声求着杨羽说道:“表哥,够了,够了,表妹下次给你干好吗?”

    杨羽看着林惟妙那个表情,都已经干哭了,但又不能哭,那样子太有趣了,只好放过她,万一真的大哭起来,吵醒了其他人,也不好受。

    林惟妙被大干一场后,累了,马上就睡了过去。

    可杨羽的劲还没过,因为还没射啊,又翻身瞧了瞧旁边的林惟肖,反正他也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但肯定的是,这妞也欠干。

    如此想着,就直接钻入她的毯子里,从背后抱了过去,直接将自己的黑粗大向屁股那顶了过去,这一顶,杨羽才发现,这表妹的内裤竟然已经脱了一半,已经脱到了大腿上。

    这下子,杨羽就大胆了,也不管这表妹是真睡还是假睡,一手直接摸进了睡裙的**里去,对方丝毫没有任何挣扎的意思。

    可不是故意便宜杨羽吗?杨羽直接托过她的屁股,自己往下挪了挪身子,对着她的屁股从屁股后面的股沟里插了进去。

    等插到花瓣时,才感觉到那里是烂水一滩啊,跟烂泥似的。

    “原来这俩表妹都是婊子烂货啊。白长那么美了。”杨羽心里嘀咕着,反正不是处,不是血缘下的表妹,岂不是可以大胆搞,今晚这一搞,那两个肯定就都搞过了吧,这后面欺负起来调戏也就方便了,不然还得顾及一个,这下子好了,既然分不清谁跟谁,就不分了。

    杨羽对着那洞口,就直接插进去了,插这妹妹比插姐姐要简单很多,这个一滑就进去了,杨羽猜测,这个表妹应该被干的比那个多,只是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

    林惟肖身体抖了一下,咬着牙,不叫出来。任表哥在自己的体内进进出出,结果,这表妹的水汁比刚才那个要多很多,这没抽几下,就发出了噗嗤噗嗤的声音。

    这声音发出来,连杨羽都不好意思了,深怕吵了大家。

    杨羽也不知道林惟肖有没睡着,反正她很乖,一动不动,即不反抗也不叫,任表哥在自己的背后疯狂发泄着。

    这表妹的忍耐里比之前的那个姐妹要强很多,整整干了四十分钟,直到干到杨羽射进去为止,才缓缓睡去。

    今天杨羽接到了个电话,电话是护士mm邱研打来的,说是三天后,将和大家一起来村里,为大家进行体检,共有八人,县医院三人,两位妇科医生和自己;然后医科大学,大四学生五人,是志愿者,义务劳动。

    所以杨羽村委开了大会,交代一定要做好两点,一是接待工作,睡觉,洗澡,吃饭的问题,这点村委有安排,还好;二是做好体检工作,本次体检主要针对的是妇女以及满18周岁的少女。这批女人是优先的,然后是60岁以上的老人;而下次的体检会安排男人和小孩,所以一定要安抚好男村民的情绪。

    人数众多,体检持续至少三天,花费也没那么大,主要还是医护和化验的钱。

    这事,李若蓉,赵海,杨羽三人统一负责,成立三个工作小组。这个消息,公布出去之后,杨羽这村长的知名度一下子飙升啊。

    路上遇到个人,就连连问号感谢,有些村民杨羽都不认识,纷纷来谢,让杨羽都不好意思。这件事,杨羽自然也是非常非常重视,这可是做善事,积德不多,最主要的是,这彻底让村长这个位置给坐稳了。人脉好了,以后这菜地帮忙的人也就多了。

    当了村长,一定要为民服务啊,民自然就会对你好。

    “表哥,你这村长当的还真有模有样啊。”林惟肖私下跟杨羽去河边抬水洒菜苗时,说到。

    杨羽笑了,却问道:“你是姐姐还是妹妹?”

    “我是惟肖,妹妹,真是傻傻分不清。”林惟肖嘲笑到。

    “那是你骚一点还是你姐姐骚一点?”杨羽很正经的问道。

    林惟肖听了狠狠白了杨羽一眼,自己提着水,不鸟杨羽,就往前走去了,杨羽跟在后面哈哈大笑。

    忙到黄昏,准备回去的时候,林惟肖在杨羽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我比姐姐要骚很多,不过我姐姐也很骚,只是她爱装纯,其实也是个**。”

    说完,林惟肖屁颠屁颠的就往家里奔去了。

    杨羽看着林惟肖的背影,那屁股走起路来,一翘一翘的,顿时恨不得跑过去压在菜地上再干上一炮。

    到了家没多久,发现林雪茹,李若兰,燕灵来了。

    “什么?你们真的要去盗墓?疯了啊?这对死者也太尊重了,被家人发现了怎么办?”杨羽瞪大着眼睛,听林雪茹说要去盗墓检查尸体,真的是感觉这个菜鸟女警官真的是人小鬼大。

    “我们就想检查下是不是真的是干尸。要破案要实事求是啊,没亲眼所见,怎么信?”林雪茹觉得自己还很有理。

    终究只是个刚毕业的小菜鸟,对这人情世故是完全的不在乎,也不看的那么重。

    盗墓那是要遭天谴的啊,这话真不是危言耸听。

    “人家小女警疯狂,你们两个大姑娘也跟着疯狂啊?还有,燕灵,你可是基督圣徒啊,你也跟着她一起干这种傻事?”杨羽不解了。

    燕灵是基督圣徒啊,对这种事情那是非常敏感的,怎么会跟着这个小警察疯呢?

    “下午我们走了几户人家,确实亲戚交代死得离奇,跟明叔的一样,都成了干尸。所以…”李若兰回到,貌似她也很想证实下那些口供者的说法。

    “那也不能去盗墓啊。”杨羽如果自己不是村长,这事他也许也就同意了,这现在自己的身份特殊啊,要是被村民知道自己这村长带头去挖祖宗的坟,那这村长就没法干了。

    “那你说,这案子怎么进展下去?”林雪茹不爽了。

    杨羽犹豫,沉思,如果说一个好好的大活人,一夜之间变成了一具干尸,那确实太邪门,不可信了,不证实一下,还真说不过去。

    “话要说清楚,这事不能被任何人发现,而且心要城,我们不是真去盗墓的,我们只是为了破案,检查下尸体而已。”杨羽想不到什么好法子,也就顺着几个人的意思。

    明叔死了才三个多月,按理,那肉肯定都腐烂了,但是如果是干尸,就说不定了,而且明叔的坟墓上次去看过一次,大晚上的这后山绝对不会有人去,比较安全,而且那坟墓简陋,还没休整,砸起来简单。

    于是,最终四人决定,就以明叔的坟墓为目标,时间就是今晚。

    凌晨零点。

    月黑风高,偶尔有云遮掩住了月光。如果杨羽看过黄历的话,一定后悔选择了今晚。今晚是个阴气极重的晚上。

    当四人聚在一起往后山走的时候,林雪茹和李若兰已经飒飒发抖了,说实话,杨羽也怕,干缺德事,谁心里有个底?反而是燕灵,神态自若。让众人都很佩服。

    渐渐的,走着漆黑的山路,离浴女村已经远去了。

    这个时候,浴女村的村民已经全睡了。

    没有任何光线,凌晨从后山往下看过去,除了黑压压的一片房屋外,寂静无声,好像这里从来就没住着人一样。

    好一个令人惊悚的荒僻小村。

    “这路也太难走了吧,大热天的,这风怎么吹着那么刺骨。”林雪茹低声说着。

    李若兰抬头瞧了瞧后山,跟后山的禁地越来越近,总有种说不出恐怖感。

    “速战速决吧,这种地方,我都怕,也快到了。”杨羽踹着气,爬在最前面,心里莫名其妙的担心。

    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可现在正在做亏心事啊。

    又走了大致十分钟,终于到了明叔所在的坟墓。

    方圆几米之内,真的是寸草不生,土地都是黑的,让人感觉到丝丝的寒意。

    “确认要干吗?”杨羽拿着锄头,看着这座未休整的坟墓,心里还是很没底。

    杨羽瞧了瞧其他三人,见她们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估计也被这样的氛围下受怕了。林雪茹以为盗墓也就那么一回事,可是这一换了在农村,氛围一下子就变了,说实话,她现在连看坟墓的胆子都没有了。

    眼前漆黑一片,一座坟墓,坟墓里躺着一个人。

    四周寂静无声,连只蟋蟀叫都没有,没有关,没有任何生机,阴森森的,那风也吹的特别奇怪,顿感毛骨悚然起来。

    “来都来了,总不能退缩吧,何况,我们四个人,怕啥?”林雪茹鼓起勇气说道,其实,心里是真的害怕啊,不断的瞧瞧这里,瞧瞧那里。

    杨羽又瞧了瞧李若兰和燕灵,见她们两没什么意见,就迈步往明叔的坟墓走去。

    因为明叔还没有用水泥修建,所以很简陋很简单。这农村的坟墓和电视或公墓里看到的还是有点不一样的,一般都是在平地上挖个坑,然后把棺材掉下去,然后埋土,立碑。

    但在这江南乡村却不是这样的,因为地势有高低,这坑啊,它不是平着挖的,它是横着挖的是在靠山的土壁上挖个洞,而不是挖坑,然后下面放两根竹子,棺材顺着竹子往洞里推进去,最后把洞口用砖头封掉。

    所以,明叔这坟墓,除了一个类似‘风’字型的轮廓外,就只有两个洞了,一个洞,空着,是留给明叔他老婆的,一个洞已经被封,已经就躺着明叔。

    杨羽踏进坟墓的莎娜,感觉更加的阴森森了,彷佛明叔就躺在棺材里看着自己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