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03章 落寞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李雅熙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以为是因为看了小说的缘故,所以怎么没想到会是表哥给她吃了春药。助情花至强至胜,对女人的作用更是翻倍,急速促进体内的荷尔蒙分泌,同时肾上腺素也上升,冲击着大脑的神经最浴火的区域,让女人欲罢不能。

    李雅熙咬着牙,体内的那股浴火瞬间就冲了出来,杀的她措手不及,下面洞口顿时洪水泛滥,拦都拦不住,堵都堵不住,李雅熙急死了。更让她郁闷的事,身体的五官便得敏感起来,更狼一样,表哥杨羽散发的那股男性魅力不断的勾引着她,不仅仅如此,表哥杨羽下面的那根黑粗大李雅熙感觉自己透视眼了一样,可以感觉到它的粗大,旺盛,生机勃勃,李雅熙恨不得扑过去含在嘴里吃起来。

    她害怕了,真的害怕了。怎么会浴火这么强?

    “你发春了啊?脸那么红。”杨羽随意转了身,瞧了表妹一眼,发现她正火辣辣的看着自己,顿时就明白过来。

    “你才发春呢!”李雅熙的嘴巴还硬着,心想着:不能被表哥知道我发春了,不然他肯定会想办法勾引我的,万一我没忍住,跟表哥那个了,那就羞死了。

    &ot;不是发春,那是什么?哈哈。&ot;杨羽说着,便站了起来,那根黑粗大顶起了三角裤。

    李雅熙瞧了眼表哥的那个地方,顿时感慨:天那,表哥的好粗大!不要,不行,我不能这么想的。

    “你别起来啊,钻回去。”李雅熙怒斥道。

    杨羽笑了,不仅仅站起来,露着自己结实的肌肉,还准备往前爬上床去。

    “表妹没发春,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杨羽回道。

    可李雅熙是真的急了,她怕表哥过来,万一跟自己有肌肤接触,肯定就失去理智的,下面的洞口奇痒无比,水哗啦啦的涌现了出来。

    &ot;反正你别过来啊,快滚啊。&ot;李雅熙喊着,手指着杨羽。

    杨羽不理她。

    “晚上我睡床上了,地板太硬了。”杨羽找了个借口。

    “你”李雅熙气死了,见表哥竟然真的钻入了被窝,两眼都气炸了。

    表哥跟李雅熙越接近,李雅熙就越忍不住,急忙转过头去,不敢去瞧表哥。

    “表妹不会从来没被男人干过吧?”杨羽调戏道。

    “滚啊,关你屁事。”李雅熙咬着嘴唇,邹紧着眉头,双手深入被窝,想自慰,却又不敢,内裤已经湿透了,痒,痒,痒,李雅熙从来没有这么痒过,心想着:怎么办,怎么办,想男人,想爱爱了,可第一次,总不能给表哥吧,不要,不要,我一定要忍住。

    “憋着浴火伤身的,要发泄出来,真的。”杨羽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个时候,可不能给表妹一种猥琐或趁人之危的坏样子啊。

    李雅熙当然想发泄,想男人干自己,狠狠的干自己,可是,自己又没男朋友,总不能便宜给表哥吧?

    &ot;都说不关你事了。你下床啊。&ot;李雅熙都快哭了,那个发春的样子真的很有趣。

    &ot;再问你,你真的这么讨厌表哥啊?&ot;杨羽再次问道。

    &ot;是啊,讨厌你。你快滚啊。&ot;李雅熙忍着,憋着,骂着。

    杨羽突然下了床,去穿衣服和裤子。

    &ot;你要干嘛?&ot;李雅熙不知道表哥干嘛要穿回衣服。

    &ot;算了,你都这么讨厌表哥,我还是去别的地方睡吧。&ot;杨羽说着。

    其实,杨羽真的有些失落,如果换了别人,这个时候直接就上床干了她了,可是偏偏是自己的表妹,万一表妹真的不喜欢自己,自己却上了她,这是伤害她,伤害别的女人也就罢了,表妹是自己人,当然要保护要宠爱啊。

    &ot;都十一点了,你还能去哪睡?附近又没旅馆。&ot;李雅熙如实说着,她既想表哥留下来,又害怕表哥留下来。

    &ot;你都发春了,又不喜欢我,万一,表哥跟你发生了关系,你这辈子还不恨死我啊,所以我还是躲躲吧,等你浴火泄了再说。&ot;杨羽很严肃的回答着。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便是见了发春的女人,却不能上。

    “谁要跟你发生关系啊,禽兽!”李雅熙嘀咕着,偷偷瞧了瞧杨羽。见他真的穿衣服,真的要走,有些不知所措了,不知道是挽留还是让她走,可是李雅熙是个嘴很硬的女人。

    杨羽竟然真的开门走了?

    连杨羽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拼命想留下来, 想方设法给表妹吃春药,现在,留下来了,表妹也发春了,自己却要走了?这没道理啊。

    &ot;你真的要走啊?&ot;李雅熙不情愿的问道。

    &ot;嗯,以后表哥不会留这睡了。伤心。&ot;杨羽回答道。

    &ot;你伤什么心啊,难道你喜欢我啊?&ot;李雅熙疑惑的反问道。

    这个问题,杨羽不知道如何回答,说喜欢吗,没有,说不喜欢吗,也没有。本来是好感的,但是这半年来,处处跟自己作对,哪还有什么喜欢?再喜欢都被这丫头耗没了。

    所以杨羽实话实说了:“以前喜欢,后来你天天跟我作对,又讨厌我,表哥的那点喜欢早就被你给耗没了。”

    李雅熙沉默了,嘀咕着:哪有跟你作对。

    “我走了。”杨羽最后瞧了眼二妹,竟然真的出去了。

    杨羽的脑子是真的被门夹了吗?

    李雅熙想喊住,但又闭嘴了。突然,李雅熙感觉整个房间空旷旷,感觉自己被世界遗弃了一样。整个人都落寞了下来,想男人,但是没有男人。

    李雅熙哭了。

    熄了灯,钻入了被窝,李雅熙尽量不想去想表哥,可是杨羽的影子就像魔鬼一样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荡,第一次见面裸身睡一起,一起去菜地,一起玩乐,吵架,吃饭。

    上次被表哥夺了初吻,被表哥的黑粗大顶着自己的洞口摩擦,一想到这个,李雅熙竟然情不自禁想表哥操自己,脑海里幻想着表哥现在就压在自己的身上,将那根黑粗大插入了自己的体内。

    李雅熙情不自禁的张嘴呻吟起来,自慰起来,眼神迷离,张着小嘴巴,嘀咕着:表哥操我,操我。

    可杨羽听不见了。

    杨羽抬头瞧了瞧楼上二妹的房间,灯已经熄灭了,本以为二妹会挽留自己,结果没有,杨羽摇了摇头,彻底打消了对二妹的邪恶想法,下次也应该不会再给她吃春药了吧。

    杨羽朝韩静方面走去,外面的路灯很亮,但是大街上空荡荡的,没有人影,比起市区,县城还是荒凉许多,尤其还是郊区。

    李雅熙已经彻底疯狂了,手指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花瓣,很想将自己的手指插进去,但是又害怕捅破了处女膜,一边爱抚着自己的花蕾,一边性幻想着表哥压在身上操着自己。

    “表哥,我想要,快用力弄我。”李雅熙自言自语着,感觉自己已经被表哥干到**了。

    韩静对于男朋友的意外到来更是欣喜若狂,又是亲又是撒娇的,当场就被杨羽给干了好几顿,韩静一次比一次**叫的厉害。

    “你的床上功夫越来越厉害了啊。”干完后,杨羽打趣道。

    “谁让你是我男朋友,都这周都想死你了,当然想伺候好你啊。”韩静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着。

    “那你不是成了我发泄的工具?”杨羽打趣道。

    “哦,原来你每周过来找我就是为了发泄啊,乌都成了你的发泄工具了。”韩静故意生气说着,但心里还乐得很,因为是男朋友,仅此而已。

    “怎么你不愿意?”杨羽说着,又转过身,压了上去,下面直接就进去了。

    &ot;愿意。&ot;韩静骚的回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