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301章 祸根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次日。初中期末考后已经过去一周。

    这次期末考,初一初二年级是市教育局副局长苏剑负责安排的,但是却出了篓子。期末试卷试题被泄露了,幸好只是市统考,非中考,不然,就是大祸临头,但是哪怕只是初一二的期末考泄题,也已经让苏剑这一周抬不起头来。

    苏剑非常清楚,这试题肯定是局长刘勇故意让人泄露的,然后嫁祸在他的头上,上头稍微做下文章,苏剑虽然不至于被罢免这么严重,但是以后想当局长,那基本上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而泄题的事,还在调查中。所以这一周,苏剑是举步维艰啊,唯恐唯慌啊。在这样的节骨眼上,竟然还有人来烦他,这个人就是杨羽。

    要不是杨羽有个副二代同学谢秋秋,认识副局长的女人苏雁,以杨羽这类社会底层的蝼蚁想见这样的大官,那比登天还难。

    杨羽打着来感谢副局长的旗帜,拿了很多土特产就来了,这全靠苏雁给面子。

    苏剑正在书房练书法。苏雁出去倒了茶。

    “上次的事,多谢副局长帮忙,所以带了点土特产来。”杨羽说话还是有些紧张,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委婉。

    苏剑头也没抬,继续练着字。

    “副局长的字写得很凶险,恐怕有灾啊。”杨羽故意瞧了瞧字,说道。

    此话一出,苏剑的手抖了一下,那字最后一笔捺直接给捺偏了。

    苏剑压根不会把杨羽放在眼里,平时这种来送礼拉关系的人太多太多了,多如牛毛,数不胜数,一般都是打发几句话就送走了。

    “此话怎么说?”苏剑随口问道。

    “此次泄题局长肯定会大作文章,到时说苏局长失职,恐怕会记上一笔。”杨羽笑着说道。

    “呵呵。那你说我该怎么办?”苏剑本想反驳。这官场跟普通生活是有天壤之别的,区别就在于,一点小事,也许哪个说错一句话,都可能会断了仕途。

    苏剑怪不了别人,要怪就怪市委书记斗不过市长,如今,苏剑已经是命悬一线了。

    “拒我所知,此次泄题的人是一名高级教师。”杨羽说着,故意停顿了下。

    苏剑听了这话,马上抬起了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这位仅仅只用了一个学期就把学生的成绩提高到全县第一的菜鸟教师,他奇怪的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谁泄了题,这杨羽怎么会知道?

    杨羽没有笑,但心里笑了。

    他心里很清楚,局长不会深入调查这事,因为泄题的那名高级教师是他的亲戚,他有理不清的关系,而这一切都是杨羽干的。杨羽让三哥干的,而那名高级教师正是上塘中学的唯一一名高级教师。

    在自己的地盘,三哥这点能力还是有的。然后三哥找了个记者,对此次考试的泄题事件大事报告。

    而这一切,刘局长以为是苏局长想嫁祸他,而苏副局长自然以为生活刘局长干的,谁都不敢去深究,调查也只是随便意思意思,主意就是为了压住舆论。

    “我有办法让舆论下去,同时,刘局长也不会深究下去。”杨羽回道。这事其实没那么严重,叫三哥别让那记者写了,然后那名泄题教师本来就是局长的亲戚,真的查起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但是,苏副局长压根不知道这事。如果他知道这背后搞鬼的人是眼前这个杨羽的话,不仅仅校长那公文不会批,现在就会活活掐死杨羽的。

    “呵呵,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了?”苏剑放下了笔。

    这时,苏雁端了茶进来。要不是杨羽,想在苏副局长家喝杯茶可不容易。

    “我本来就是来帮苏局长的,不过”杨羽很庆幸,事情还算顺利,还差最后一步。

    但对于苏局长而言,他压根不信任这个杨羽,不,这政府里,除了市委书记外,已经全部是市长的人,你让他去信任谁?谁都可能是市长的人,到时在背后捅自己一刀。

    “不过什么?”苏剑问道。

    &ot;我想见见市委书记。&ot;杨羽也直接回道。

    苏剑哦了一声,突然缓过神来,原来这杨羽今天来感谢自己真正的目的是为这事。

    “书记你要去见就去便事,何必来找我呢?”苏剑端起了茶,吹了吹茶叶。他压根不可能带杨羽去见市委书记,没有动机啊,不仅仅说不过去,最重要的是为什么?

    多疑和信任,是官场里很恐怖的一道防线。

    “苏局长很清楚,官场里没有第三阵容,要么朋友,要么敌人。以市长现在的权势,市委书记下台只是时间问题,市委书记一下台,下一个就是你。”杨羽把话说的很狠。

    “呵。”苏剑一声冷笑,虽然这些事,百姓可能不一定清楚,但是稍微在官场有个小职位的人都清楚,这两年上面已经斗得死去活来,最终市长胜了,市委书记败了,并且快下台了。

    “你见市委书记什么事?”苏剑问道。

    “帮你们!”杨羽笑着说道,也端了茶,喝了一口。

    “哈哈。大言不惭。就凭你?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苏剑本不会这么说话,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这杨羽太狂了。

    年少轻狂的人,苏剑见过不少,但杨羽狂得自负自大,不像一个做大事的人,城府不够。

    “呵呵,赌注在苏局长的手上,反正谁下台谁上台,对我这些百姓而言,都一样,又不会有什么损失。”杨羽说着准备要走。

    苏剑没有拦。

    杨羽跟苏雁打了个招呼,就走了。苏雁也不敢拦,本来还想留他一起吃饭,但老爸没点头,她哪里敢啊。

    走在大街上,车水马龙。

    杨羽不知道这步棋能不能走,走得对不对,但是一旦走错了,后面的路就更艰苦了。杨羽其实压根不需要去走这条路,但这条路是捷径,是创业的最佳捷径,所以他必须冒险试试。

    杨羽先回了县里,把手机号和村里的电话号码都告诉了苏雁。如果她爸想找自己,肯定能找得到,只怕她老爸不想找。如果换了杨羽也一样,怎么可能会去信任一个毫无交情,背景的人呢?

    书房。

    苏剑又继续练字,但是他练不下去了,心静不下来了。

    &ot;你跟杨羽接触多吗?&ot;苏剑问女儿。

    苏雁结巴了,这个问题,她不好回答,因为确实接触不多,才见了两次面,约过一次会,能算了解吗?不过,她向谢秋秋问了很多有关杨羽的事,自然苏雁不会骗她父亲。

    &ot;我姐妹跟他是高中同学,那时,听说杨羽是个小混混,在县里还挺有名气,后来因为帮斗,死了个好兄弟,那以后他就好好学习,重新做人了。&ot;苏雁把从谢秋秋那了解的情况如实说了下,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哦,对了,那次帮斗规模很大,杨羽的帮败了,而胜的那帮就是我们市现在最大的黑道黑鹰帮。”

    苏剑听到这里,邹紧了眉头,没想到这杨羽以前还有这样的历史,嘴上嘀咕着:这么说,他跟黑鹰帮有仇?

    “还有吗?”苏剑继续问。

    苏雁想了想,又想到件事,但又不好意思说,便犹豫起来。

    “有话就说,跟老爸还嘀咕什么?”苏剑不耐烦的问到。

    “他貌似还得罪了慕容家族的少爷慕容飞。” 苏雁本来想说:杨羽上了谢秋秋,被慕容飞当场看见,而谢秋秋是慕容飞的前女友,还当众侮辱了慕容飞。但这事不能乱说,不然老爸肯定知道自己又跟那群坏姐妹出去鬼混了。

    苏剑再次邹紧了眉头。

    说起那件事,杨羽真的是喊冤啊。本来男欢女爱就是正常的事,何况慕容飞已经跟谢秋秋分了手,杨羽搞谢秋秋关前男友屁事啊,更何况,那次是谢秋秋主动让杨羽搞的,是她勾引杨羽的。

    慕容飞倒不是心胸狭窄,而是谢秋秋故意不给前男友台阶下,谁让慕容飞脚踏多床呢?本来富家子弟,三妻四妾也是正常的事,你情我愿啊,但是谢秋秋咽不下这口气。咽不下自己的男朋友被那个黄脸婆般的少妇抢了,还在酒吧一次次被侮辱,这个恨在谢秋秋的心里滚雪球般越滚越大,所以她射了个套。

    最毒妇人心。

    杨羽要是知道,那一切都是谢秋秋为了泄私愤而利用自己的话,肯定会气得吐血身亡的。

    谢秋秋故意找借口让杨羽留下来,然后喊了自己的姐妹,玩着**的游戏,然后又悄悄喊了自己的前男朋友慕容飞过来,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慕容飞亲眼看到自己被别的男人操。

    这还不止,被杨羽操了之后,谢秋秋私下还几次三番倒过来羞辱慕容飞,说你被人戴了绿帽子,自己的女友被其他男人干了都不知道。

    本来这段情就已经够乱了,被谢秋秋这泼洒的女人一折腾,这恨就更深了。

    杨羽成了他们俩情感斗争的牺牲品。

    结果,到头来,慕容飞把所有的火气都撒在了杨羽的身上。这祸根才真正种下去来了。

    很多事,压根不是表面所看见的那样光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