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98章 不好交代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等林惟肖反应过来的时候,杨羽已经摸到那片花瓣了。林惟肖急忙夹住了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杨羽的那手已经卡在里面。林惟肖急了,那里不能摸啊,急忙双手抓住杨羽的手去拼命拉。

    &ot;表哥快拿出来啦,那里真不能摸。&ot;林惟肖才发现怎么拉也拉不出来。

    杨羽可不管这事,隔着内裤对那片花瓣就抚摸起来。

    &ot;我是你表妹啊,我们不能这样子的,这是**啊,快放手啊,我要走了。&ot;林惟肖喊着,被吻已经有感觉,被捏馒头已经发麻,下面已经湿了,现在被抚摸私处,哪里还受得了?汹涌蓬勃而出了。

    &ot;我们又没血缘,算哪门子**啊。跟表哥亲热一下。&ot;杨羽甩起流氓来比谁都流氓。

    &ot;不要。“林惟肖喊到。

    &ot;不要吗?我就不信,你不发春。&ot;杨羽挑衅到。只要女人发了春,后面就好办了。

    &ot;才不会呢。&ot;林惟肖嘴上还是硬的,可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啊。

    杨羽三管齐下,嘴巴吻着脖子,一手捏着馒头,一手摸着私处,很快,就有汁液渗出了内裤,杨羽马上就感觉出来了。

    &ot;哇,都湿到内裤外面来了,还说没发春?&ot;杨羽讽刺道。

    哪个女人这么抚摸受得了?那些受得了的女人要么是性冷淡那么就是变性人。

    林惟肖不反驳了,身体已经不受她控制,眼神也迷离起来,胸口起伏的更厉害,喘着大气。杨羽捏她馒头的那只手,偷偷的放下,穿过睡衣,直接摸进了睡衣里,然后抓住了她的馒头,而这次,林惟肖只是半推半就的反抗了一下。

    杨羽抓着那只馒头,又大又软,馒头已经硬得不行。

    &ot;你全身都发烫了哦,让表哥操你,好吗?&ot;杨羽摸着她馒头的时候,已经感觉到林惟肖浑身发烫起来,知道她彻底发春了。

    &ot;不好。&ot;林惟肖轻声回着。

    &ot;你下午都答应过我了,让表哥操的。&ot;杨羽胡诌起来,下午压根就没说过这句话,当然这只是杨羽随便找个借口而已。

    &ot;有吗?&ot;林惟肖还很吃惊,心想着:姐姐看起来不像这样骚的人啊,难道下午就跟表哥约定好了?

    杨羽觉得姐姐是个**,妹妹难搞定一点,而实际正好相反,妹妹才是个**,而姐姐是比较正经的女人。

    &ot;答应过我的事都忘了?&ot;杨羽没想到还可以这样胡诌下去,其实他压根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孩根本不是姐姐,而是妹妹。

    林惟肖不知道该说有还是没有,因为那压根就是姐姐的事啊,可是,林惟肖已经很难受了,或者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ot;乖,给表哥操一顿啊。&ot;杨羽继续哄着,准备试试。

    馒头还抓着,抚摸私处的那只手拔了出来,毕竟是隔着内裤的,长时间抚摸下去也没用,必须有进一步的发展。接着,按理,杨羽应该是去脱林惟肖的裤子,然后用黑粗大去顶,到那一步,后面就水到渠成了。

    但是杨羽怕这中间有闪失,所以杨羽并不急着去脱林惟肖的内裤,而是用手去扯下了自己的内裤,将自己的那根黑粗大弹了出来,扬长避短,黑粗大就是杨羽的长处,杨羽深知这点,他很想看看林惟妙摸了自己的这根家伙会是什么反应。

    等脱了内裤,杨羽伸手去找林惟肖的手,然后抓着她的手往自己这边拉过来,放到了自己的黑粗大上,说道:

    &ot;抓住它。&ot;杨羽吻着耳根说道。

    林惟肖碰到杨羽的那根黑粗大心就矿跳不止了,但只是碰触到了一点,还不知道表哥的那根家伙有那么大。

    &ot;不要。&ot;林惟肖轻声说着。

    杨羽掰开了她的手指,然后让她的手张开教着她握住了自己的那根黑粗大。

    林惟肖握住杨羽的黑粗大时才吓了一跳,她发现,一只手竟然竟然握不过来,天那,竟然那么粗?!

    林惟肖顿时就惊呆了。

    杨羽见她已经握住,并且没有放手的意思,换了谁抓住了黑粗大还放手,那就是傻子。所以,手也就放心离开了,又伸入了林惟肖的睡衣里,双手抓住两只馒头,使劲的捏起来。

    嗯嗯,当即林惟肖发出了呻吟声。隔着衣服摸和直接摸馒头,感觉肯定是有天壤之别的。

    &ot;表哥的粗吗?&ot;杨羽故意问道。

    林惟肖不知道怎么回答,回答粗就上当了,回答不粗那是不可能的,只好选择沉默。

    &ot;馒头很不错,有多少男人摸过了?&ot;杨羽继续问着,而双手捏得更疯狂了。

    林惟肖被摸得早已经不行了,握紧杨羽黑粗大的手不由自主的撸了起来。杨羽见林惟肖不回答,知道她沉浸在自己的思春世界里,现在的林惟肖估计已经是任人宰割了。

    林惟肖的馒头就像一对球一样,又圆又光滑。

    &ot;你不说话,那表哥操你的啊?&ot;杨羽不信林惟肖不回答,现在总会回答了吧,如果还一声不吭,那就是默认了,杨羽就方便干坏事了。

    林惟肖听了,心里是说不行,可是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啊,下面的洞奇痒无比,急需男人给她摩擦摩擦,那痒真的要命啊。

    杨羽见林惟肖还是不回答,就大胆起来了,拿出一只手,去扯林惟肖的内裤,这时的林惟肖基本上已经不知道反抗了,她只有一个想法:下面好痒好痒。

    内裤已经脱下来,杨羽知道这事已经九拿十稳了,所以另一只手也放心的离开了馒头,双手而是去脱前面的屁股。

    &ot;往前趴过去,屁股翘过来。&ot;杨羽是靠在墙壁上,l型一样坐着, 而林惟肖身子往前趴去后,握紧黑粗大的手也已经离开,就成了「型,跪在床上,双手前趴,而屁股敲起来。

    杨羽双手托着林惟肖的屁股,往自己的黑粗大方向拉过来,林惟肖很配合得往后挪过去。林惟肖低着头,穿过自己的下身朝杨羽的方向望过去,虽然光线很微弱,但还是被林惟肖看清了大致的轮廓。

    好粗大哦,林惟肖不惊发出了感慨。

    &ot;来,压下来。&ot;杨羽将屁股对准了自己的黑粗大,让林惟肖压下来。林惟肖乖乖的压了下来,即刻杨羽的蘑菇头就撑开了林惟肖的洞口的那两片花瓣。

    &ot;继续压下来,就进去了。&ot;杨羽啪的一声,拍打了下林惟肖的屁股。

    林惟肖知道自己今晚是逃不出表哥的魔爪了,而表哥的蘑菇头在自己的洞口上不停得摩擦着,她更加明白一点:自己真的想要。

    &ot;表哥,不要,我们在**。&ot;林惟肖羞答答的说着。

    杨羽本来想自己压下去的,但是征服女人一定要连她的内心一起征服,所以杨羽故意不压,如果林惟肖想逃,再插不迟。

    &ot;你不压下来是吧?行,我就在你洞唇上摩擦,看你怎么办?&ot;杨羽得意的笑,他才不信,这表妹能忍得住?

    林惟肖真的要哭了,杨羽的大蘑菇头每次撑开一点洞口,眼看就在进去了,就又故意出来,这比杀了她还难受,本来就已经痒得不行了,这样一搞,不仅仅更痒了,心里更是被吊足了胃口。

    &ot;表哥,你坏死了。&ot;林惟肖要的快急哭了。

    &ot;哈哈,你想要就自己来啊,别人问起来,我就说是表妹你主动跟表哥**的,你看,表哥可没插你,是表妹你自己坐进去的。&ot;杨羽更得意了,就简直就是卖了你还帮你数钱啊。

    明明就是自己上了表妹,非要扯出是表妹上了自己。

    &ot;你&ot;林惟肖气得吐血了。

    可是,让林惟肖更矛盾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如果跟表哥上了床,怎么向姐姐交代?说好,让给姐姐的。怎么向小姨表姐交代?虽然跟杨羽没有血缘,但好歹也是叫表哥的,这一旦插进去,在她们眼里,那就是**,农村又封建迷信,被人知道肯定很丢脸。

    杨羽抓紧了进度,拼命的在林惟肖的洞口疯狂摩擦起来。

    林惟肖顿时哇哇大叫,哭着喊着:&ot;表哥,进来,进来,求你了。&o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