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97章 粗鲁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那你下楼去泡我妹妹好了。林惟妙差点就这么说了,心里是真有些火大。却还是忍着。

    &ot;哼,你两个都泡不到。&ot;林惟妙扔下一句话就气走了。

    本来她心情是很好的,没想到,表哥对自己没意思,原来真正是对自己的妹妹有兴趣,顿时就是无名火气,感觉自己被利用了一般,下午在水里杨羽还说了好多肉麻的甜言蜜语,以为是真的,结果全是假的。

    杨羽还愣在那里,以为这林惟肖是撒娇了,故意这么说的,哪知道自己说错了。其实,杨羽只是见风使舵,在谁面前说谁的好话,本来就是这样的啊,是故意夸妹妹的啊,殊不知妹妹没夸到,先把姐姐给气跑了。

    话说林惟肖呆在楼下那个无聊,睡又睡不着,找个人聊天都没有,脑海里幻想着,楼上姐姐和表哥怎么样了,会不会一起睡了,会不会在滚被单了?会不会在激吻呢?

    谁知道,姐姐很快就下来了,而且见她一肚子的火,直接钻入被窝里就睡觉了。

    &ot;姐姐,你怎么?表哥欺负你了啊?&ot;林惟肖问道。

    &ot;你自己问他去。&ot;林惟妙扔下一句话就闭眼睡觉了。

    林惟肖愣在那里,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这么火大,心想:难道是表哥强行想上姐姐,姐姐不同意?林惟肖很好奇,到底表哥做了什么,姐姐这么生气呢?

    反正是无聊,又睡不着觉,姐姐又钻在被窝里一声不吭,妹妹林惟肖突然有了想法,上阁楼找表哥去,问问他到底对姐姐做了什么,就攧手攧脚起了床,只穿了件上衣和内裤就上楼去了。

    林惟肖的大腿很白很细,在黑夜里也能看清。

    杨羽还平躺着望着天花板,感觉莫名其妙,这双胞胎妹妹怎么就走了呢,还想拉过来吻一顿,也许吻着吻着就吻到床上去了也说不定,反正强吻个又不犯法。

    林惟肖走到门口的时候,脑子一转,心想,我直接问他,他肯定不理我的,干脆我装出姐姐,试探试探表哥,到底对姐姐刚才做了什么事。

    &ot;你睡了没?&ot;林惟肖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学着刚才下楼的姐姐。

    杨羽一见,第一句话就是问:&ot;你是姐姐还是妹妹?&ot;

    &ot;妹妹你个头,以后不要那么粗鲁了。&ot;林惟肖说道。

    杨羽一愣,哪里粗鲁啊,就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啊。既然眼前是姐姐,顿时就大胆起来了,一把就拉过林惟肖。

    &ot;坐那么远干嘛,进被窝呗。&ot;杨羽说道。

    林惟肖一听,姐姐跟表哥已经这么暧昧了?她们刚才难道已经?

    &ot;还愣着干嘛?&ot;杨羽又催促了下。

    林惟肖一想,反正我现在是姐姐,怕啥,真的起来爬上了床,钻入了被窝,靠在了床上,就并列坐在杨羽的旁边。

    杨羽想着,这姐妹俩,各自来我房间是什么意思呢?也顾不上多想,反正这姐姐下午聊过好多了,也熟悉了很多了,自然就敢大胆说话了,便问道:&ot;晚上你睡这吗?&ot;

    噗!林惟肖大吃一惊啊,晚上怎么可以睡这呢,当然不行了,就算是姐姐也肯定不行啊。

    &ot;才不要呢,谁让你刚才惹我生气。&ot;林惟肖说道。

    杨羽是真的疑惑了,一头雾水,说道:&ot;刚才不是你妹妹吗?我哪有惹你。&ot;

    这话一出,林惟肖也一头雾水了,心想着:明明是姐姐,怎么成了妹妹?难道表哥认错人了,把姐姐认成了我?所以姐姐才那么生气?

    &ot;是我妹妹,你把她怎么了?是不是欺负她了?&ot;林惟肖问道。

    &ot;我哪有欺负她,要欺负也是欺负你啊。哈哈。&ot;杨羽说着就把身子凑过去了,一手塔在了她的肩膀上。

    &ot;你滚蛋啊,谁说让你欺负了。你肯定欺负我妹妹了。&ot;林惟肖说着。

    &ot;真没有,不说这事了,来,让表哥亲一口。&ot;杨羽流氓起来了。

    林惟肖心想,既然问不出来,也就算了。不过,她又觉得挺好玩,心想,虽然把表哥让给了姐姐,可我现在就是借着姐姐的身份啊,如果表哥亲了我,那到底是亲了我呢还是算亲了姐姐呢?

    林惟肖还在盘算时,杨羽的嘴巴就直接封了过来,措不及防。

    杨羽说是说亲,但实际是吻,直接是一口吻了过去,搭在她肩膀的那只手正好按住了林惟肖的头。

    林惟肖睁大了眼睛,本想反抗的,但是表哥的舌头马上就伸入了她的嘴里,跟她的舌头缠在了一起,林惟肖马上就浑身发软了,有点不知所措,是推开还是迎合呢?林惟肖完全不知道选择什么。

    可事实是,自己被表哥吻了,而且她喜欢这吻。

    这吻又麻又滑又充满力量,林惟肖不知不觉就迎合了起来,忘记自己其实是妹妹,这是要跟姐姐争吗?   杨羽越吻越带劲,另一只手开始乱摸,下体的黑粗大已经起来,身子也发烫起来,而林惟肖何尝不是如此,表哥的舌头很有力量,在她的最内肆虐,如同狂风暴雨,一手按着她的脑袋,一手在她的大腿上乱摸。

    摸得林惟肖心乱意麻,突然,林惟肖一把推开了杨羽,不能再让表哥摸下去了,会失控。

    &ot;怎么了?&ot;杨羽瞧着眼前喘着大气的林惟肖,见她

    样子像条发春的母狗一样。

    &ot;不要乱摸。&ot;林惟肖不敢直视杨羽的眼睛,按理,现在她应该回去了,可她没有走,即想走又想留,即不想跟表哥接吻亲热,又不敢这么做,所以就愣在那里。

    杨羽笑了,低头瞧了瞧林惟肖的胸口,趁她一不注意,一把抓住了她的馒头。

    这突然被抓了馒头,林惟肖本能的卷缩了起来,挣扎着喊着:&ot;表哥,快放手啊。&ot;

    这馒头抓住了,杨羽怎么可能还会放?何况正在兴头上,不管林惟肖怎么挣扎,怎么推杨羽,怎么去扯杨羽的那只手,杨羽就是狠狠的抓着她的馒头。

    林惟肖想侧身下床逃离这里,可这一转身,不仅仅没有甩开杨羽的手,而且杨羽还顺势换了个姿势,靠在了她的身后,那手绕过腋下,从后面抓着馒头更加顺手了。林惟肖双手去掰开杨羽的手,又是弄巧成拙,不仅仅力气不够,还把另一只馒头给空了出来,杨羽的另一只手已经空了,顺势从腋下穿过,又一把抓住了她的另一只馒头。

    这下好了,杨羽从背后紧紧贴着林惟肖,抱紧着她,双手狠狠的抓着林惟肖的两只馒头,揉捏了起来。

    &ot;表哥,快放手啊。&ot;林惟肖挣扎着,扭着身子,表哥的手力气太大,压根掰不开,想逃,又被杨羽给直接给抱了回来。

    睡觉,女人自然不会戴胸罩,何况是这样的炎热夏日,睡衣也是非常淡薄的,所以杨羽哪怕是隔着睡衣揉捏着林惟肖的馒头,却仍然非常敏感,尤其林惟肖这个年纪,正好是身体敏感程度和浴火开始急速往上窜的年纪。

    杨羽使劲的柔捏起来,林惟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对,捏得她开始发烫开始麻起来。

    &ot;表哥,别这样,别捏了。&ot;林惟肖苦苦哀求了,再捏下去要失控。

    &ot;捏到你发春为止。&ot;杨羽说着,将头凑在她的耳根上,就开始吻起了林惟肖的耳朵和脖子起来。

    这又被抓馒头,屁股还被杨羽的黑粗大顶着,脖子还被杨羽吻着,林惟肖的身子开始发软,下面的洞口不由自主的就流出水来。

    杨羽往后挪了挪,靠在了墙壁上,也顺势拉过林惟肖一点。原本林惟肖的身体是垂直的,双腿是紧紧夹住的,这一拉,身子就倾斜了,完全靠在了杨羽的怀里,这一倾斜,双腿分开了。

    杨羽早就虎视眈眈这个机会了,吻是第一步,捏馒头是第二步,而第三步就是摸她的小花瓣了。

    说时迟,那时快,杨羽的右手瞬间就放开了馒头,一把朝林惟肖的大腿之间的那片区域摸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