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90章 白骨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楼梯上遇到了李若兰和李若蓉,杨羽只是点了点头,就被李若水拉到房间里去了。

    “干嘛呢?这么急。”杨羽心里不确定,李若水可不是性饥渴的女人啊。

    却出乎杨羽的意外,李若水进房间的第一句就是:“你是不是跟我姐姐偷腥了?”

    杨羽脸色当场就铁青了,可看看李若水,还笑着呢,肯定是开玩笑吧,装傻说:“怎么可能,我很忠于你的好不,何况你兰姐不是去报社了吗?”

    “我说的是我二姐,这次去海滩的事,你好像不打自招了?”李若水一脸怀疑的模样。

    杨羽急忙拼命摇头,吓死了,差点把跟兰姐的事给说出去了,原来是说蓉姐啊,那就好:“没有,虽然你二姐穿得很性感,但是我不敢碰啊。”

    “呵呵,那你心里是不是想碰?”李若水的心情似乎不差。

    “我哪敢啊,你还不吃了我!哈哈。”杨羽跟 着开玩笑,回答这种问题就模糊其词最好了。

    “我看你心里就想要。”李若水一脸妩媚。

    “不过,我先把你给要了。”说着,杨羽一把抱起了李若兰把她扔到了床上去:“我来了哦。”

    “等等!”李若水伸手拦。

    杨羽刚想说等啥子,老子憋不住了呢,却只见李若水跪了起来,开始脱衣服,而一脸妩媚的望着杨羽,这勾引的样子比李若蓉还性感啊,尤其是那眼神,简直就是狐狸精一样。

    原来李若水还有这样的一面?

    李若水的衣服一直外下脱,竟然没戴胸罩,那对**直接露了出来,李若水是第一次在男友面前如此暴露,脸都通红了,还是有些害羞,一手不由自主的遮掩住了自己的胸口。

    杨羽傻傻的看着,这个女友真的有点女友的样子了。

    李若水抬头瞧了瞧杨羽一眼,脸还是红的,眼神还是有些害羞,但紧接着,李若水放下拿只手,**完全**裸的展露了出来,很翘,尤其是**,笔直的往上翘。若水的**应该是杨羽见过最挺的**了。

    如果论手感,那肯定还是自己的学生的**爽,嫩,很柔很柔,而蓉姐和语嫣姐那是大,大的离谱。

    杨羽已经忍不住了,瞬间就扯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胸大肌,顿时就热血沸腾了,裤子同时就扯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黑粗大,早已经挺得不行。杨羽那家伙,翘起来,真的是恐怖啊。

    李若水看了,浑身就炽热起来了,天那,她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的家伙那么粗大?也顾不及多想,扯下了自己的裤子,黑三角露了出来。李若水的黑三角很茂盛。

    杨羽幸好没说:你比你大姐的毛还茂盛还黑呢。

    杨羽直接就扑了过去了。

    两人顿时就**,缠在了一起,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紧贴在一起,李若水从来没有跟男人这般亲密过,这是她第一次跟异性有肌肤之触,顿时女性的那股荷尔蒙就爆发出来。两人激吻着,喘着大气,在床上打滚。杨羽的那根黑粗大不由自主的去寻找那泛滥的小溪沟。

    确实,第一次的李若水早已经是洪水泛滥了,那两片花瓣怎么包裹得住这洪水的冲击?直接就喷射出来了,杨羽急忙用自己的黑粗大堵了上去,这刚堵上去,还没进去呢,李若水就已经**了。

    这还不大干一场?

    两个人都已经是失去了理智,完全有浴火控制了自己。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有人敲门,外面的人见里面没反应,直接就推门进来了。结果只看见了杨羽的屁股。杨羽正压在李若水的身上,两人缠在一起,滚着床单呢。

    李若水把自己的双腿张开,杨羽的黑粗大在她的那两片花瓣处摩擦着,这个场景被外口的两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李若水眯着眼睛,压根就不知道门口站着人,还哇哇得叫着,下面被杨羽摩擦着已经让她控制不住了。

    “快插进来,插进来。”李若水喊着,那样子骚极了。

    杨羽稍微离开了一点,将李若水的双腿给抬起来往胸口压了过去,就在准备对准那个口子插进去时,才感觉到门口站了人,急忙扭头一看,吓了一跳。

    “啊?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杨羽急忙拉过了被子,盖在了李若水的身上。

    被这样一叫,李若水才反应过来,发现门外站着自己的大姐李若兰和村委主任赵海。

    “你们怎么不敲门的?”李若水火死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进来的,也不知道自己的身子被看了多少,急忙把被子扯过来遮掩住了,顿时就冷静了下来,回想刚才自己的那股骚劲。

    恨不得找个缝隙钻下去。

    “我们敲了很多次门了,你们没应,才进来的。”赵海也很不好意思,低着头回道,虽然他看到了不少春色。

    “有什么事吗?”杨羽白了两人一眼,真的是恨死这两人了,这么好的机会,竟然打扰自己开女友的苞。

    “有点急事。”赵海回答着。

    “再急的事,也不能这么进来啊。”李若水一脸的恼火。能有什么急事?能有多急?

    “赶紧说吧。”杨羽的言外之意是,赶紧说了滚出去,老子还要继续呢。

    “杨村长,我听说你批了白牡丹家的那块土地。”赵海问道。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我都是按流程走的,而且那土地确实是白牡丹家的。”杨羽急不可耐了,说话的语气也很不礼貌。这块地他看过文件,没看出什么纠纷啊,难道那块地真的不能批?怪不得张村长一直不批,真的有问题啊。

    这下糟了,没想到,一当上村长就犯错?

    色字头上一把刀,确实没错,不该进行权色交易啊,看来要真出事了。

    “那块地出事了,而且出了大事。”赵海一脸紧张。

    一块地还能出啥事呢?大惊小怪,再大的事也没有比我干女友的事大啊。

    “地里长出千年人参了?”杨羽当然是拿来开玩笑的,打扰自己干坏事心里火着呢。

    “人参倒没,下午白嫂去松土,准备种点东西,结果挖出一具骸骨。”赵海说着,本以为杨羽会吓得跳起来,谁知道杨羽镇定的不行,甚至还不屑。

    为什么?

    农村的地里挖出具骸骨有啥大惊小怪的?这再正常不过了。这浴女村人死后,还是土葬的,哪有什么火化,所以山上很多坟墓,尤其是上上几代的坟墓早已经没了什么影子,也许这白嫂的地之前就是坟墓,挖出了谁的祖宗都不奇怪。

    只能认这祖宗倒霉了。

    “然后?肯定是之前谁的祖宗吧,总不会是谋杀吧?”杨羽也就随口说说,他眼里,感觉这是小事,怎么连若兰也跟着起哄呢。

    “谋杀我倒觉得不会,我也是这么跟她们说的,肯定是谁的祖宗之前葬这,找个地方或公墓给他再葬下去就行了。”赵海回道,其实自己也不急,急的是白嫂。

    “那就行了。你去处理下呗,我还忙呢。”杨羽还想继续干呢,虽然氛围早没了,兴致都没了。

    “这事我能处理,问题是问题是白嫂的婆婆一口咬断那骸骨是她儿子的,说一定是被她儿媳妇给杀了,要讨回个公道,两人就大吵起来了,谁也拦不住,只能来找你了。”赵海说道,虽然他的年纪比杨羽大多了,但是在官场混久了,对官大一级压死人深有自己的理解,所以才在杨羽面前也恭恭敬敬。

    “这也太假了吧。算了,还是我去看看吧。”杨羽听了赵海的话,知道这一趟还是自己去一下。

    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是婆媳关系不好,老婆子找茬,为难儿媳妇,就是这么简单的事,过去劝几句,一家和睦相处就可以了。

    外面阳关灿烂。

    白嫂家里围了很多人,杨羽没看见骸骨,估计还在那地里。

    众人见杨村长来了,纷纷让开了路。

    杨羽还没开始说话,那老婆子就给杨羽跪下来了,吼道:“村长,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我儿子一年没回家了,肯定是被媳妇给杀了,埋到了那杂地里,苦了我的娃哦。”

    说着,老婆子就泼撒哭了,虽然已经是六七十岁的人了,但那跟小孩子没什么区别,倒在地上就哇哇大哭。那边的白嫂坐在那里,愣头愣脑,看来刚刚大吵了一架。

    杨羽怎么感觉,这块地给批错了呢?

    “老奶奶,你先起来,我给你做主。”杨羽先安慰好老人,毕竟她是长辈,再不是也要拿晚辈出气啊,不过,杨羽终究是讲理的人。

    老奶奶果然就不哭了,坐了起来,但嘴上还是说这儿媳妇的不是。

    “老奶奶,你听我的分析,好不?”杨羽开始讲道理了。

    不讲道理也得讲道理啊,何况自己是村长。杨羽先在耳边吩咐了几句赵海,先让他去后面把那具骸骨给挖出来,然后当证据存好先。

    “老奶奶,你儿子多久没联系你们了。”杨羽慢慢问。

    “快一年半了,去年过年就没回来。也没联系我们,哎。”老奶奶叹了口气,儿子在外,也不知道咋样,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这情况跟留守妇女赵迎的情况很像,只是她家里没有个如此刁难自己的婆婆。

    “对啊,你儿子是去县城打工了,不可能在这里啊,所以啊,那骸骨肯定不是你儿子的,这你放心好了。”杨羽回道。

    其实老婆子当然知道这骸骨不是自己儿子的,她就是看这儿媳妇不爽,没有理由,所以特意为难她的,人老了,脑子就不好使,有这必要吗?她觉得有,老人就是这样。

    “那也不一定,我好几次看见她跟隔壁的刘安国很暧昧,肯定是有一腿,然后合谋害死我儿子。”老婆婆摆着个脸,说话毫不客气,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这老婆子怎么自爆家丑呢?

    可杨羽听了这话,怎么感觉怪怪的,怎么冒出个刘安国呢?刘安国不就是潘彩儿的老公呢?他不是已经失踪了一年半了吗?这是怎么回事?杨羽感觉出来这里面也许还真有故事。

    “你胡说,我跟刘大哥一点关系都没有,人家只是过来借了几次东西而已。”白嫂这下子做不住了,这简直就是污蔑她啊,无中生有的事。

    “是啊老奶奶,就算这骸骨真的是你儿子,真的是白嫂杀的,那她不会贼喊抓贼,又自己把骸骨给挖出来啊,那不是傻子吗?哪有这么笨的人啊,所以这肯定跟你儿媳妇无关。”杨羽很耐心的帮白嫂说话,好歹这妇女刚被自己干了一炮,万一惹了白嫂,也许还会把自己跟她的权色交易给供出来,那就完蛋了。

    “哼!”老婆婆冷哼了一声:“谁知道呢,她心里那么毒,什么事做不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