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66章 李雅熙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李雅熙狠狠得甩下一句话就走了。

    杨羽愣在那里,没想到二妹的反应那么大,不就是吻了一口吗?当初吻三妹时,三妹都是迎合的。人和人差异还是很大啊。杨羽低头瞧了瞧自己的内裤,才发现撑起的那块区域的地方内裤都已经被沾染湿了。

    穿好衣服,洗漱好,杨羽特意把房间理了理,还把二妹的脏衣服袜子都洗了。见时间还早,不方便去找张良,想了想反正房间没珍贵的东西,干脆虚掩着门,下来吃了早餐,又去了躺超市,给表妹买了一堆的生活用品,还有干粮,零食,牛奶,水果等等。

    杨羽不知道今晚还在不在这睡,甚至能否活着都是个问题。

    直到下午一点,杨羽才联系了张良,约好了见面地点。当然张良事先跟老大打好了招呼,甚至连**和他老婆冉姐也去了,显然是想一口气把这笔小恩怨给解决了。

    张良把杨羽带到了一家叫东方魅力的夜总会。

    这地方杨羽还真没来过,自己在这里读高中的时候这条街是一排的红灯区,当时跟这里的小姐还混得挺熟,如今这里红灯区少了,却多了几个足浴店,规模还不小,不过最大的还是这家夜总会。

    杨羽跟着张良进了夜总会,这里光线昏暗,这个时间段,夜总会连门都还没开呢,天黑了才有生意。

    “良哥,老大在楼上等你。”一个满脖子纹身的小弟过来对张良说道。

    杨羽朝那个纹身男看了一眼,看起来也就高中生的样子,跟当年的样子还有点形似,愣头青年,天不怕地不怕的嚣张样子。

    二楼有很多大小包厢,估计都是方便客人的。两人穿过长长的走廊,一直深入了里面,杨羽才感叹,这里竟然这么大,原来是这间夜总会是跟另一幢后屋连在一起的。

    走到底的时候,杨羽看见门口站了两个人,看见张良来时,点了点头,喊了声良哥,很主动的把门打开了。

    进去后,发现这里是个大厅,摆满了些桌椅,还有很多啤酒,窗户被黑纸贴死了,光线也是很暗,灯也没有开。杨羽环视了一番,发现人还真不少,粗看起来也就那么些人,但是暗处或角落时,还时刻有人蹲着。

    这里看起来,更像是兄弟聚在一起开会的地方。

    而在正上方的桌前,坐着一个男人,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他是这里的老大,而他的后面还站了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这个男人的脸上还有道刀疤。而且,杨羽还看见**和他老婆李冉冉。李冉冉很憔悴,脸色似乎还有淤青,好像刚被人打过一样。

    “山哥,杨羽来了。”张良见了这个男人也一下子变乖了,嚣张不起来。

    杨羽看了一眼那山哥,顿感压力倍增。山哥四十来岁的样子,理了个板寸头,穿了西装,眼神很犀利,杨羽对他印象不深,六年前,山哥也只是个普通的混混,最近几年突然就崛起了,反应杨羽也不清楚。

    “山哥。”杨羽也跟着张良喊了一声山哥。

    “山哥是你喊的吗?”杨羽的话刚喊出来,底下就有人叫起来了。

    “人家杨羽是良弟的兄弟,怎么不能喊山哥?呵呵。”那山哥训斥了下自己的手下,笑着站了起来,走了两步,靠在了桌上,说道:“我兄弟不懂事,你别见怪。”

    山哥走来两步的时候,后面那个刀疤男也跟着走前两步。

    “听说你上了我兄弟的女人?”山哥的笑容僵硬了下来,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去看**和李冉冉,而是看着杨羽说的。而称呼他的侄儿**时,是用了‘兄弟’这个词,很显然,这是黑道里毕竟正规的称呼,并没有把‘侄儿’这份关系给凸显出来。

    杨羽余光瞄了眼李冉冉,发现她已经吓得发抖。

    “是的。”杨羽并不畏惧,回答得很干脆,来到了这里,畏惧的结局会死得更惨。

    “我喜欢你这样干脆的男人。那你知道上了我兄弟的女人是什么后果吗?”山哥说话也很干脆,并没有拐弯抹角。

    杨羽也喜欢干脆的人,尤其是干脆的黑道的男人,比起婆婆妈妈的**,不知道好感多少。

    而张良一直站在那里,没有插任何嘴,好像也不敢插嘴。

    “你们出来混的,最讲究的就是义气和诚信,你的兄弟打赌输给了我,我勉为其难,才上了他老婆。”杨羽此话一出,连张良都替他发抖,为他捏一把汗,这里没人敢这样跟山哥说话。

    没人敢,那些敢这样说话的人,都已经喂狗了。

    没想到不混黑道六年了,杨羽说话还是那么的狂。如果说,以前杨羽狂还有资本,但现在,好像就剩豹子胆了。

    山哥听了这话,邹了下眉头,沉默了。

    这真沉默,让所有人都害怕,张良已经准备求情了,让杨羽道个歉,出点力或钱,这事还能摆平,如果杨羽认理,那就输了,如果惹了老大,那连输的资本都没有,唯有喂狗。

    一滴汗顺着杨羽的额头而下,你说他不怕那是假的。但是更不能跪着承认自己是约炮约到了冉姐,干了她才知道是**的老婆,那就完蛋了。

    杨羽已经感觉到角落里不断的有人出来,甚至有人已经玩起了小刀。

    山哥瞄了眼**,似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所以,山哥心里很清楚,这道理是没法讲的。但是作为老大,这里这么多的兄弟,又不能一点道理都不讲。

    “很好,我也喜欢赌,不如我们赌一局如何?”山哥说话了。

    这话一出,杨羽很清楚,这赌赢了自己就没事,如果输了,估计就要挨刀子了。既然自己是靠赌惹下的祸根,那就用赌来解掉祸根。

    “怎么赌?”杨羽背脊的冷汗已经渗透了外衣。他心里很清楚,在这里,跟一个黑社会老大打赌,没赌之前就已经输了50。无论赌什么,估计都只有1的胜算,也许都没有。

    黑社会老大要跟你赌,你不赌也必须赌,没有选择。

    “六年前,我也听过你的一些事,都说你刀法极快,但是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快,甚至有人说你出刀比子弹还快,我一直不相信,这世上哪有人出刀比子弹还快呢?我觉得他在忽悠人,我最讨厌别人忽悠我,所以我把他的舌头给割了下酒了。没想到,今天遇到了本尊,我很想见识见识。”山哥说这话时,故意是一副很崇拜的样子,杨羽越吊,他更想让杨羽输得更惨。

    “我已经六年没拿过刀了,只怕会让山哥失望。”杨羽真的六年没拿过小刀了,以前混的时候,那是每人一把匕首。那时杨羽对小刀特别特别迷恋,省吃俭用,买了一把瑞士军刀。

    至那以后,每天把那军刀握在手里玩,吃饭,上课,上厕所,都拿着刀,连睡觉都要握着刀睡,这刀比女人还重要,那时的杨羽心里除了刀,就啥也没了,连女人他都没兴趣。

    也正是这样的苦练,最终刀法了得,什么样的角度,什么样的握法,他都可以刺出去,每刀都是快,准,狠。

    当然,比子弹还快,那是夸张的说法,哪有那么恐怖的速度。

    “那正好,我这有位兄弟,退役六年了,没摸过枪,你们俩正好可以较量较量。”三哥说着,从后腰上竟然摸出了一把手枪。

    杨羽当然不是第一次见到真枪了,但是哪怕是黑社会,能配枪的,那也是极少的,购买枪支花费巨大,不是一般这种县城的黑社会可以买得起的,而三哥竟然有把枪。

    山哥竟然真让杨羽拿刀跟人家枪比?这还不如直接一枪毙了杨羽呢。

    “山哥,那都是吹的,哪有人刀比枪快?要不都比刀吧?”张良实在站不住了,这不是让杨羽去送死吗?人是自己带来的,好歹六年前也是兄弟,韩虎已经死了,他不能眼睁睁看着杨羽也死在自己面前,他做不到,可是三哥他更得罪不起。

    山哥还没说话,杨羽先抢答了:“我赌!”

    此话一出,振奋全场。

    &ot;你疯了!&ot;张良急忙走前训斥道:“你会死的。我可不想给你收尸。”

    六年前,韩虎的尸也是他收的,他已经痛过一次,人生要再经历一次这样的痛,他宁愿死的是自己。

    “哈哈!”三哥突然笑了:“我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要是你赢了,此事一笔勾销,以后跟我混,我让你当二把手,如何?”

    二把手?众人一听,纷纷围了过来,那可是比良哥,和刀疤哥还要高的位置啊。

    &ot;如果我输了呢?&ot;杨羽还特意问了这么一句,如果自己输了,子弹会射穿自己的心脏,哪还有输不输?命都已经没了。

    &ot;你输了,我就割了你下面那条到处惹祸的根!&ot;三哥说的没错,惹祸的根!

    这下子,连最后一道侥幸的心里都没了,没了命没事,要是没了根,望着美丽的表姐,表妹不上干她,那种感觉比死还难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