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64章 揭穿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这个啊?”苏剑说着拿起手头的那个文件说道:“我们市的永建县有所乡村学校要换校长,我正在审批呢。”

    “那这个叫杨羽的就是新任校长?”苏雁一听说是永建县的,不正是谢秋秋那个县吗,而且还听说说她那高中同学杨羽也正是个老师,而且杨羽自己也说了,自己在大山沟里,那不正是乡下吗?不会这么巧吧。

    “嗯,不过我还没批。这个叫杨羽的可不得了啊,浴女村小中学已经连续五六年中考全县也是全市倒数第一了,可这次竟然考了永建县第一名,哪怕是在全市,也是不错的名次,听闻这小子才当老师半年,真是个人才。这不,老校长退休,就推荐了他来当校长,本来这事吗,永建县教育局已经审批通过了,但是呢,毕竟这杨羽才当老师半年,初出茅庐的小菜鸟,这升校长不符合规定啊,所以这份文件就上升到我的手上了。”苏剑竟然还耐心的给女儿讲这种事。

    “那老爸你批吗?”苏雁对这个感兴趣,有个当官的老爸就是好啊,不过,现在苏雁差不多80可以确认此杨羽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杨羽了。

    “当然不批啊,这不符合规定啊。”苏剑做事一般都是中规中矩,尤其是人老了后,更是一切按规定来,不然一不小心,被人抓了把柄,可能就是乌沙不保,不得不小心啊,这里可是官场,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盯着他这个位置。

    “可是人家半年就交出这么好的成绩,爸要是你想,如果他把这学校也带得那么好,人家会说你慧眼识珠啊,会夸你提拔的好。而且杨羽也会感激你,万一他以后在这条路上越走越顺,也许爬上来了呢,不就成了老爸的左右手了吗?”苏剑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替杨羽说了好话。还以为他是夜总会里的某只鸭呢,专门给富婆们服务的。

    也许自己真的误会他了,可是那晚叶琴琴吃着杨羽的下体时,苏剑还是觉得杨羽这人太过随便太open了,但是听老爸这么一说,自己也只是就事论事。这就是年轻人跟老辈子们在看问题上的不一致,说白了,就是角度和立场不同。

    年轻人冲动,气盛,天不怕地不怕,老头子们迂腐,规矩,不喜欢打破规则,但是也是老狐狸,不过时代终究变了。

    能者居之,古往今来,本应如此。

    “没想到我的乖女儿越来越有官样了,哈哈,好,听你的,批了。”苏剑竟然就这么听了。也没办法,太宠这个女儿了,简直就是公主,本来这工作的事不应该被女儿影响,但一想,也觉得有道理,以后退休了,教育局有个自己的娃,孙子上学也就方便许多啊。

    苏雁还正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杨羽呢,可回去后才发现杨羽早就不在了。不过留了言,大意就是你要当校长了。倒没有说约会的事。

    李雅熙房间的灯已经关了,都已经睡觉。

    只是杨羽那是装模作样,时而探出脑袋,竖起耳朵,听听上面床上二妹的动静,可是依然没有任何动静。杨羽还纳闷,咋了?莫非春药失效了?不应该吧。

    可是,没错,二妹真的没有丝毫反应。

    杨羽想着,是不是二妹太理性,这春药驾驭不了这霸道的二妹?春药被二妹的强大霸气给威慑住了?难道说,二妹真的性冷淡?那可不行,得去看医生啊。杨羽是一直等到了零点,还是没任何动静。

    二妹竟然没有发春!还跟死猪一样呼呼大睡。真是个奇葩的女人。

    天竟然亮了。杨羽做梦也不敢相信,昨晚竟然相安无事的就这样过去了。本以为不求跟二妹上床打个炮什么的,也好歹可以摸摸**,摸摸屁股啊。可结果呢,啥事都没发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春药真的失效了吗?

    “你干嘛这样像怪物一样看着我?”杨羽还是不信,昨晚就这样过去了?

    这不科学啊。

    这都是命,你以为它一定发生,可它偏偏不发生。人生是无法预言的。

    李雅熙穿了睡裙,粉色的,不算性感,但很可爱,跟李雅熙那性格格格不入,泼辣的妹子怎么会穿如此呆萌的睡裙呢?这应该是三妹的性格才匹配。

    李雅熙站了起来,本来平时就大大咧咧,不太注意形象,这时,从床上站起来时,尤其是站到床沿时,睡裙正好展露在了床下杨羽的眼里。

    杨羽是第一次见到二妹的内裤啊,也是粉色的,少女就喜欢穿这样的颜色,不像表姐和李若兰,她们喜欢穿蕾丝和黑色。可是,震撼到杨羽的压根不是看到了二妹的内裤,而是表妹的内裤竟然是一片湿透,就像尿床了一样,杨羽的眼太尖了。

    顿时,杨羽感觉自己热血沸腾,浑身的毛孔都扩张了开来,而表妹似乎还不知道自己春光乍泄,被自己的表哥看了个够。

    可突然,二妹低头朝杨羽望去,杨羽早就料到二妹会有这招,瞬间闭眼,装睡起来。

    二妹瞧了一眼,没在意,下了床,去了卫生间。

    杨羽顿时松了口气,脑海里全是表妹内裤的影子。二妹的内裤可不是说看得到就能看得到的啊,心里那个兴奋啊。

    外面马路上已经有汽车的马达声,杨羽也就起了床,收拾起席子,整理好被单塞入了衣柜,就在这时。

    有人敲门。

    咚,咚,咚。

    会是谁?杨羽非常好奇,这么大清晨的,谁会来这敲门呢?

    听到敲门声,表妹从厕所里出来了,看她样子好像刚刷好了牙,脸洗到一半,正一脸郁闷和不耐烦的样子,似乎对敲门声一点都不吃惊,然后瞧了瞧只穿了条内裤的表哥,只白了一眼,也没说什么,便去开门。

    “雅熙妹妹,你起床啦,我给你买了早餐。”开门后,外面站了一个男人,正举起馒头和豆奶一脸笑嘻嘻的说道,而说话的声音有点发嗲。杨羽听了浑身颤抖了一下。

    本来他是开开心心的来送早餐的,然后跟着李雅熙一起去上班,他的一切算盘都已经打好了。当打开门,看见李雅熙穿着睡裙时,他鼻血都快喷出来了,他觉得李雅熙简直美极了。

    可是。

    可是,很快他的兴奋一下子又从天堂到了地狱。

    因为,他赫然看见房里还有一个男人,一个只穿了内裤的男人,很显然,这个男人昨晚跟李雅熙睡在一起。

    他的脸色一下子就苍白了。

    举在半空的手始终放不下来。

    “你怎么又来了?我求求你了,别来打扰我,好不好?我不喜欢你啊。”李雅熙不耐烦的吼着。

    杨羽一听这对话,马上就明白了。那男的也许是隔壁或附近的,现在正在追求自己的表妹。杨羽瞧了那个男人一眼,说实话,长得有点龊,最大的搓就是有点娘。

    举起的豆奶竟然是用兰花指。

    你妹的,你是不是连撸管也用兰花指?

    “他,他是谁?”那个男人见了杨羽,感觉底气一下子就没了:“他怎么在你房间。”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大清晨,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的房间,没穿衣服,你说他还能是谁?还能是什么关系。

    杨羽一个跨步就上前了,一把搂住了表妹的腰,说道:“我是她男朋友,当然在她房间了,我每周都会来,都跟我女朋友睡一起的。”杨羽还特意强调了下睡一起,顺着笑嘻嘻的看着二妹。

    二妹恶狠狠的瞪了眼杨羽,但是一看见这个伪娘追求自己,心里就更郁闷了。

    这个伪娘追求李雅熙已经有些天了,他要是康源集团的员工,但是是坐办公室的,是设计部的。当初在公司看见李雅熙,就深深喜欢上了,马上开展了疯狂的追求。

    而且住在附近,干脆想一起上下班,送早餐都连续送了好几天了。

    可是,李雅熙却是一点都不喜欢这个伪娘,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男人了。一个好好的爷们咋整得跟个女人似得。恶心死人了,每次看见这个追求者,李雅熙都要吐了,连躲都躲不起,还老跑这里来,都快被逼疯了。

    李雅熙把话早就说清楚了,说不喜欢他,求他不要追,说自己有喜欢的男人了等等都没用,还是一如既往的追,李雅熙那是哭笑不得,欲哭无泪啊。

    “不可能,雅熙妹妹你说过没男朋友的啊。”那伪娘显然不相信,但是事实是杨羽确实昨晚呆在了这里,除了男朋友,谁可以留下来过夜呢?

    “雅熙妹妹,你说他不是你男朋友,对不?对不?”伪娘还不肯放弃,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

    杨羽也等待着李雅熙给答案,他当然希望二妹能点头回答是,最不希望二妹把自己的身份揭穿,那这小子又会燃起追求的信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