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63章 文件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二妹李雅熙端起了茶杯正要喝,杨羽的心像马达一样直跳,心情极度的矛盾:如果喝了,这药下过了,会出事;如果不喝,如此泼辣的二妹这辈子都别想征服得了。

    就在这时,二妹停顿了一下,邹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这水怎么这么脏?”

    说完,直接往厕所里倒掉了,重新倒了开水,喝了起来。

    杨羽愣在那里,尼玛,怎么不喝?

    这一戏剧性的变化让杨羽很无语,难道今晚真的要一个人睡?好歹能摸摸表妹的大腿也好啊,这半年了还没摸过呢,哎。

    二妹上床前又白了杨羽一眼,似乎看透了这个表哥一样。

    “晚上不能越雷池半步,不然我劈了你。”二妹下了最后通牒。

    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似的?杨羽暗暗想着。看来晚上下药会不顺了哦。

    “我就是一只小羔羊,我完全听从二妹女王陛下的命令。”杨羽只能举双手投降了。今晚肯定没戏了哦,杨羽垂头丧气,只好拿出手机找人聊天,自然是找苏雁。

    苏雁的爸爸是本市教育局的副局长,那是副局级正处,这官可不小啊,这类人能扯上点关系那是打死也要抱住大腿的,更何况自己还是名教师,以后当了校长跟教育局那帮家伙打交道的地方太多了。

    所以杨羽不得不主动出来勾引苏雁这小妞,何况杨羽对苏雁当初还是挺有好感的,那五个富二代官二代中,就苏雁看着最舒服也相对淑女一点,没像其他人那般的堕落和腐朽。

    杨羽微信上给苏雁发了消息,等待回信,这时。

    床上的二妹突然探出了脑袋,一脸坏笑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都听我的?”

    杨羽突然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二妹可从来没给自己出过好主意,在家里就是如此,一有机会就把杨羽当奴隶一般使唤,好像杨羽很缺sm一样,杨羽真怕有一天,二妹要是爱上自己,天天要sm自己那怎么办?这个杨羽真心想多了。

    “你又想干嘛?”杨羽害怕啊,这二妹啥事都干的出来,比如现在让你直接从窗户上跳进去,她是真的说得出口的啊。

    “那么怕我干嘛,我又不吃了你,嘻嘻,我饿了,你下楼给我买夜宵吃好不好?”二妹突然变得淑女起来了,这语气马上就变了样,见风使舵啊,二妹最会这招了。

    “还吃啊,小心变胖嫁不出去。”杨羽今晚已经吃了两次了,还吃夜宵?

    等等,杨羽突然反应了。买宵夜吃?那我岂不是可以下药了?想到此,杨羽又突然兴奋起来。但是如此猥琐的想法可不能让二妹看出来了。于是装出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

    “有表哥在,我怕什么,表哥会想办法让我嫁出去的啊。嘻嘻。”二妹得意起来,不过她这人泼辣是泼辣的,但是人也简单,没什么心计。其实乡村的女孩子都很朴实很单纯。

    杨羽只好穿了衣服下楼,正好有家沙县。这沙县真是阴魂不散,无处不在啊。二妹要吃花生酱拌面,杨羽给自己点了几个蒸饺,沾点醋,那味道还是杨羽所喜欢的。

    在回来的楼道上,杨羽兴奋的又往花生酱拌面里倒了点春药,又搅拌了一下,暗自得意;这次还不搞定你?

    推门进房后,杨羽更是谨慎,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不让表妹看出自己的紧张。杨羽关了门,把拌面递给了二妹。正要只顾自己吃饺子时,二妹又开口了:“我要吃饺子,我们换!”

    噗!

    杨羽瞬间内伤,一口血喷了出来。

    自己是不是中邪了?要不要这么戏剧化啊。杨羽急忙说道:“不是你要点拌面的吗?怎么又吃饺子了?”杨羽一口饺子已经塞进了嘴里,爵了起来,表面很淡定,但内心早已经澎湃了啊,要是换了,就变成了我吃了春药,表妹没事,我出事了,然后对表妹下了毒手?那就是罪孽深重,真的要去教堂信仰基督赎罪了。

    “你到底换不换?”二妹突然凶了起来,瞪着杨羽,把拌面递给了杨羽。

    杨羽深深咽了口气,脸色苍白,小心肝乱跳啊,额头的冷汗都快冒出来了,就在杨羽煎熬得不知所措时。

    二妹又开口了:“哈哈,我又不喜欢吃饺子,看把你给吓的,都冒汗了,不就一碗饺子吗?至于吗?真小气!”雅熙一说完,就夹起拌面一口含进了嘴里,很美味的吃了起来。

    不就下个药吗,至于一波三折吗?杨羽的胆子都被吓破了,这二妹太会搞人了,差点就弄巧成拙了。

    杨羽偷偷瞄了眼吃得正香的表妹,她还浑然不知,杨羽的心情也极度复杂,因为二妹是个不好惹的人,是只刺猬啊,浑身是刺,可不是杨琳和韩清芳。而且二妹终究说自己的表妹啊,万一真的上了床,那那真的是都啥跟啥了哦。

    眼下吃好夜宵,杨羽就等二妹的发春了。

    这时的杨羽心情是复杂和煎熬的,即怕二妹发春又怕二妹不发春更怕二妹知道自己下了手脚。不过,这欲仙死杨羽改良加工过,加了另外一种草药,这种草药会短期内抑制春药的吸收,然后渐渐散发,使得药性不会一下子那么猛,让人神不知鬼不觉。

    所以杨羽知道,现在要做的事,就是等。

    此时,苏雁回消息了:“怎么突然想起我了?”

    苏雁跟杨羽也就那么一次见面,她虽然是跟着谢秋秋们混,确实被带坏了不少,但骨子里还是个有素养的女孩。毕竟她爸爸是个官,家庭教育上还是有些不一样,如果不是这几个女人都是富二代,苏雁的老爸也是不会同意跟她们混的,当初认识的目的也无非就是拉帮结派,弄关系网而已,谁知道这群富二代除了堕落还是堕落。

    苏雁的老爸不得不让苏雁避开她们,所以自从上次那个聚会后,苏雁也就没那些人一起玩了。

    杨羽对她而言就是一个过客,当初那个聚会是陪夏彤去的,而夏彤又是被叶琴琴拉过去的,要知道叶琴琴是个超级**,听秋秋说,杨羽有个大家伙,顿时就想见识见识,结果才有个那个**的party,还被谢秋秋的前任男朋友慕容飞这个公子哥给撞见,惹了一个大祸根出来。

    有些事就是命中注定的,有个叫‘命运’的东西,你明明就是不存在的,可它就是能拉着你往那条线上走。

    杨羽想起先前亲眼看见的一个搞笑的场景:老奶奶空旷的路上骑自行车,这时一个小孩路上运篮球,结果不小心,篮球滚出去了,篮球是往左倾斜着往前滚的,老奶奶一见,慌了,这是要撞上篮球,急忙往左拐弯,想绕过篮球,结果有趣的一幕就出现,篮球往左往前滚,老奶奶也往左拐往前骑,结果在路边的边缘带,不偏不倚,自行车和篮球撞在了一起。

    杨羽把这一幕,称之为‘命’!

    “我在县里,明天有没空一起唱个歌,逛个街啊?”杨羽主动约了起来,同时也是在试探苏雁的想法。

    苏雁没想到杨羽会约自己,因为她对杨羽没啥好感。跟着谢秋秋和盈盈混的男人会是什么好货色?搞不好就是哪个夜总会的鸭。到头来,还惹得一生病,何况她爸也管得严,是绝对不会跟杨羽这个阶级层的人有什么交集和来玩的。

    “恐怕不方便哦,有事。”苏雁心里已经打定拒绝,委婉的回道。上次聚会后,苏雁其实压根就没主动找杨羽聊天过。倒时那个叶琴琴一天到晚骚扰着杨羽的微信,一堆的未读消息那都是叶琴琴发的。

    日!这着实出乎了杨羽的意料,以自己如此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外表,加上个黑粗大,竟然会被女人拒绝约会?这不科学啊。

    杨羽明知道对方是委婉拒绝,可心里还是相当自信呢,自我安慰道:也许人家真的有事吧。

    “那下次吧,暑假我有时间。”杨羽不死心,白道这条路是一定要走的 ,而苏雁是个很好的突破口,必须攻坚下来。

    苏雁见杨羽这么说,也只能勉强敷衍,下一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过苏雁呆家里也是无聊的,夏天,白天不方便出门,一般都是晚上才出去走走,父母有时候再管教一下,就跟黄花大闺女一样。

    可是苏雁一拒绝又马上后悔了,毕竟杨羽是谢秋秋的同学,也不至于自己想得那么恐怖吧。这时,苏雁的老爸叫她了,要知道苏雁是独生女,她老爸苏剑宠得不行。

    苏剑现在正在书房整理和批示着文件,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习惯性得叫上女儿来书房给她按摩按摩肩膀,其实倒不是真累了,而是就想见见自己的宝贝女儿而已。

    苏雁都已经换了睡衣,放下手机,自然也就没继续鸟杨羽了,而杨羽呢,还屁颠屁颠的自己发着,却始终等不了苏雁的回音,才觉得人家是真的对自己没兴趣,想想也是,人家是白富美,自己是矮穷挫啊。也就收拾了手机,钻入被单里,准备睡觉,明天还得去找黑道的人过过招呢。

    杨羽是一点也不惧怕或是讨厌黑道的,这个世界解决社会矛盾的最根本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武力。

    无论发展到哪个阶段,社会如何文明,科技如何发达,武力是解决一切矛盾的最佳手段。而黑道正是把这点发挥到极致的团体。这正是杨羽所崇拜的,虽然已经离开黑道六年了。

    苏雁在老爸的肩膀上撒撒娇,还得哄两句老爸,毕竟苏剑年纪大了。只是这时,苏雁的目光落在一个熟悉的人名上:杨羽。这么巧,不会就是谢秋秋的高中同学也就是刚才跟我聊天的那个‘杨羽’吧?不会,不会那么巧,便问道:

    “爸,这是什么文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