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62章 很黑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楼道很黑,连展灯都没有。

    杨羽找到了房间号,敲了敲门。李雅熙似乎已经预感到表哥会来一样,没有问,直接开了门。

    “跑哪去了?这么迟才来。”二妹开门就板着脸给杨羽看。

    “路上遇到了个老朋友,聊了几句。”杨羽进房,关了门,打量了一下,房间很小,很简陋,一床,一桌,一椅,一个独立的内嵌卫生间。李雅熙自己钻入了被窝,拿起一本杂志看。

    杨羽自己拿杯子倒了杯水,拉过椅子坐了下来。

    &ot;你又喝酒了?真臭。&ot;李雅熙的鼻子很灵,一闻就闻出了酒味,然后白了杨羽一眼,又问道:“家里怎么样?”

    &ot;有表哥在,家里很好。你呢?这边工作什么情况?&ot;杨羽喝了口开水,一手摸入了口袋,又摸到了那瓶春药。

    “我上周才来上班,跟着一名老师傅,每天送货。地址我都记下了。”说着李雅熙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本笔记本递给了杨羽,补充道:“自己看吧。”

    杨羽翻开笔记本看了起来。

    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得写满了地址和单位名称,有接口人或联络员,有手机号或电话号码,以及大致的食品名称和数量,很详细很专业。

    &ot;哇,一周你就搞到了这么多的资料。&ot;杨羽还真有点佩服,这些资料非常重要。

    &ot;切,货开到哪我就记到哪,师傅问起来还以为我好学呢,谢老板就更不过问这种细节了。&ot;李雅熙很得意,弄这么点资料也是很有成绩感的事,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点忙。

    杨羽仔细看了起来,地址很集中,显然是按区域来划分每个司机的送货商的。

    这上面有超市,超市占比最多,因为超市更偏向与包装类的食品;有学校,企业单位,但是量很少,想必这些单位主要是食堂,而食堂基本上那都是直接去菜市场买新鲜的蔬菜的;还有个别的菜市场,一般的菜市场进货也都是直接去蔬菜批发市场,所以也不多。

    除以上之外,最大的就是酒店和饭店了,其实酒店和饭店跟企业一样,一般也都是直接去菜市场买的,通过食品公司提供的极少。

    杨羽将运送的食品大致看了一下,蔬菜的占比极少,一般是米,面,酒,油,水,以及零食。也就是说,新鲜的包装物质很少很少,偶尔会有肉类和海鲜类,那也是冰冻货车直接运输到批发市场,而包装的新鲜蔬菜运出去卖的,两个字:没有。

    李雅熙偷偷观察着表哥的神情,明白了些什么,说道:

    “康源集团虽然是食品公司,加工和供应很多食品,但一般都是无需保鲜和需要包装的食品,比如零食,而需要新鲜的东西,比如蔬菜,水果几乎没有,他们有,那也是冰冻的死鱼,死乌贼和部分肉类。表哥,我们这包装菜,能行吗?换了我,我肯定是菜市场买,谁还吃包装起来的蔬菜啊,这不是很搞笑吗?”李雅熙一直有这个疑问。

    但杨羽想说的事,我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你说除了种菜种水果或养猪养鱼,还能干吗?

    而水果一年才一次结果,而且结果周期全部集中在一个点,一旦运不出去卖不出去,就囤货,而水果没法保存,几天就腐烂了,马上亏损,桃花源就是失败的最好先例,所以杨羽放弃了水果。

    剩下的就是养鱼和养猪,确实这个可以控制周期,分批养,能解决囤货太集中的问题,但养鱼需要大量的田和水源,而且受自然灾害的影响太多,一场暴雨,可能鱼田就冲垮,全进了河里,风险大。

    养猪就更别提了,猪食这一个点,就没法解决。城市里养猪怎么养的?吃饲料,成本极高,外加吃剩菜剩饭,去各大酒店饭店收集,但抱歉,农村没有,所以大面积农村没法养,只能吃草,需要大量的人工,而且臭。

    所以,种菜基本上解决了上面所有的问题。

    但是,却面临新的最严重的问题:保鲜和运输。

    把这边的菜运到菜市场趁新鲜卖,成本太高了,路途远,根本就没法跟城市郊区的那批菜农竞争,他们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所以杨羽才决定剑走偏锋,走蔬菜包装,这也是当初谢天石拒绝杨羽整个创业方案的最根本所在。

    在谢天石的眼里,意思就是:杨羽你路的方向走错了,南辕北辙了,怎么可能会成功?

    但杨羽也是真的没办法的,其实蔬菜通过真空包装来卖,也未尝不可以,现在上班族去菜市场的时间反而少了,而且冰箱也滋生细菌,空真包装为何不可?而且杨羽有个最大的优势,就是纯绿色,把纯绿色这个优点包装起来,这是锦上添花的事,最重要的是,解决了蔬菜提供商没有自主品牌的最大战略性问题,现在做生意本来就是做品牌。

    脑白金,加多宝,可口可乐,耐克,诺基亚,哪个不是靠品牌吃饭的?

    人还是要朝前看的。

    有了品牌,经营的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线上网络销售:淘宝,天猫,京东等;线下实体店销售:连锁店,旗舰店,加盟商等,可以一体化打通,甚至将物流集结起来,蔬菜也可以像物品一样,足不出户,快递送货上门。

    这又何尝不是菜市场的革命?

    杨羽的规划中的三步走:第一步,将纯羽绿色食品公司真正建立起来;第二步,彻底实现品牌化,实现线上线下的销售打通,便捷生活;第三步,垄断

    食品业,建立食品链食品网体系。

    “嗯,我知道,所以谢天石才会狮子大开口,因为他知道我必须依赖着他。”杨羽并没有直接回答二妹的话,如果把整个解释下来,二妹也不一定能理解吧。

    何况二妹农村呆得多,眼光没那么远,也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世界到底发展成什么样子了。

    外面早已经是无线时代,连pc都快被淘汰了,可浴女村呢?连个电信的信号中转站都没有,很多人压根都还没用过手机,被五座大山完全封在里面,与世隔绝,有利也有弊吧。

    “哦,对了,表哥晚上睡这里。”杨羽轻描淡写的说道,以免被二妹发现自己是故意的。

    &ot;啊?不行!&ot;二妹扔下杂志,一口给拒绝了,那态度是斩钉截铁啊。

    &ot;那表哥睡哪去啊?&ot;杨羽当然这么说了哦,能睡哪?睡马上也不能睡这呗。

    &ot;你睡大马路我也管不找,反正不许睡我这。&ot;二妹恶狠狠瞪着眼睛说着,她太了解表哥这头大色狼,留下来肯定是个大祸害。

    “我睡地板上总可以吧。”杨羽又使用同样的招数,得寸进尺法,先想办法留下来,再想办法挤上床,接着给二妹吃点春药想办法亲个热,最后美美的睡一觉,第二天醒来也许二妹就像三妹那样温顺,像羔羊一样趴在自己的胸口睡了。

    “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爬上来?”二妹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搞定,不是韩静。

    在韩静面前,杨羽可是厚着脸皮,不要脸,可在二妹面前,显然不行,而且二妹把杨羽看透了,她压根就把这个表哥当成了大色狼,甚至猥琐男。

    “爬上来就爬上来哦,表哥进村第一晚就是跟你睡的,还是裸睡的。你难为情什么?”杨羽把旧账拿出来算了。

    “你,别提那晚的事!”二妹又是瞪了杨羽一眼。

    “哈哈,那晚二妹还裸着身子趴在我身上来了呢。”杨羽突然就猥琐起来,不顾形象了,反正就当是开玩笑。

    “你再说,我信不信把你踹出去?”二妹怒视,越来越讨厌这个表哥了。

    &ot;二妹我好歹是你表哥啊,血浓于水啊,再说了,我们也吵了半年了,我们和好好不?&ot;杨羽先把表哥这个资格拿出来,然后又主动认错,来软的先。

    &ot;不!谁让你是色狼。有你这样的色狼表哥,我都感觉丢脸。&ot;二妹这性格真是泼辣的不行啊。

    &ot;我哪有色了?就一次偷看表姐洗澡而已,其他啥事都没做啊,我怎么就成了色狼了呢?&ot;杨羽印象中只有这么一次是被二妹抓个正着的,其他事,那都是干得很干脆利落,完全瞒着这个二妹的。

    比如下药上了杨琳,欺负小美,欺负三妹,勾引花语嫣,还有林依娜李若兰的偷腥等等,都是丝毫不敢让二妹知道的,她要是知道,那就完蛋了啊。

    被杨羽这么一反驳,二妹转着眼珠子想了想,似乎还真的也就这么件事,可为什么表哥总是给自己一种很坏的感觉呢?

    毕竟是自己表哥啊,而且这附近压根就没有旅馆,现在都十点多了,赶出去还真的会没地方睡,自己倒也不怕,毕竟那是自己的亲表哥,平时也宠自己,什么都听自己的,应该不会对自己做坏事吧?李雅熙心里想着。

    可李雅熙真错了,杨羽的春药都已经准备好了,就是准备给你吃的。

    “好吧,你睡地上,不许靠近我床一步,不然,我就宰了你。”李雅熙说道。

    “遵命,女王陛下。我就知道二妹你对表哥最好了。”杨羽马上就夸起来了。

    李雅熙哼了一声,只管自己看杂志了。

    “那我去洗澡了?”杨羽说着,瞧了瞧桌上的那个茶杯,上面倒了开水,开水已经冷了,又偷瞄了眼表妹,见没有机会下手,只好进了厕所。

    城市晚上的气温要比农村高多了,现在这个时候,那温度也还有二十五六度,白天那都是三十几的,当然还没到最热的那个时间段。

    杨羽冲了冷水澡,和平时一样,只穿了条内裤,就出来了。李雅熙瞄了一眼,并不以为意,表哥的**她见过太多了,每次洗澡好,表哥都是这个样子,早已经司空见惯。

    &ot;衣柜里还有条被单,那边还有条席子,你拿去用吧。&ot;李雅熙随口说着。

    女孩子都怕冷,不怕热,男人相反,杨羽才发现,二妹还是睡被单,并没有睡席子,盖的是条毯子。

    杨羽将席子铺好,因为房间小,实在没地方可以挤下来了,只能在床和桌之间的那块空区域铺了下来,那几乎就是紧挨着床的。

    “二妹,你睡被单不热吗?”杨羽已经躺好了,故意将被单只盖到小肚子上,内裤露在外面,将自己的黑粗大的轮廓完全的展现出来。

    “关你屁事。”二妹是真没把杨羽当表哥啊,就没给杨羽好脸色看过。

    但杨羽一点都不生气,第一是自己的表妹,终究是表妹啊,这关系是铁铁的,你看杨羽创业需要帮忙的时候,谁站了出来?二妹,二妹一句抱怨都没有,是一口答应下来的,这就是血缘;第二姬茗也跟自己吵了一个学期的假,但是结果呢?结果她说她喜欢我,喜欢了整整一个学期,整整一个学期朝思暮想,暗恋着,一切都为杨羽着想,相反,吵架都是假象,这就是女人。

    这时,表妹起身了,朝厕所走去,等那厕所关门的一刹那,杨羽突然一个起身,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春药,往桌上的茶杯倒了一点,结果倒多了,这时,也想不了那么多,拿调羹伴了一下,急忙放回去,瞬间钻回了被窝里,这一动作一气呵成,好像以前就干过无数这种坏事一样。

    杨羽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因为春药放多了,按这个量计算,二妹会忍不住控制不住跟自己爱爱,杨羽反而有点担心起来,那样子,到了明早,事情会变得很严重。

    二妹会真的杀了自己的。

    杨羽假装着拿出手机玩,而注意力全放在了厕所那边,紧接着,传来了二妹尿尿的声音。

    没多久,二妹出来了,杨羽急忙假装玩着手机。

    李雅熙瞧了一眼杨羽,见他很安分,也就没多想,端起桌上的茶杯就开始喝。

    杨羽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