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偷香 第254章 阴森

时间:2017-12-14作者:冷却

    羽心,小茹两人自然不敢来。

    “表哥,你们在干吗啊?”突然,芸熙不知道什么时候泳过来了。

    杨羽一听到芸熙的声音连魂都吓没了,反应比兔子还快,瞬间拔了出来,从水中一把扯回了裤子,同时,文文也爽得啪的一声软瘫在水里。要不是被羽心她们一把拉起来,说不定会淹死在水里呢。

    &ot;没,没。&ot;杨羽尴尬的回着:“在聊天呢。”

    芸熙瞧了眼**裸的文文,心想:竟然裸游,**都挂在外面,下体的黑森林也不遮掩一下,真恶心。

    “我想回去了。”芸熙撒娇着。

    &ot;好啊。&ot;杨羽被这群女人轮了两次,也已经想回去了,至少干了次叶艳回来,已经算满足了,转头瞧了瞧羽心说道:“今天就玩到这了,至于我输掉的,你们私下或改天找我好了,我愿赌服输的。”这话显然是说给羽心听的。

    毕竟还欠羽心和小茹这两人一件事呢。

    杨羽很高兴表妹及时过来让自己摆脱了狼窝,虽然没有干羽心多多少少有些遗憾。

    晚饭。

    一家人聚在一起,吃着这世上最健康的食物,喝着最世上最干净的水,呼吸着最清新的空气,不长寿都不行啊。

    “菜苗子都长得很好,也没什么蛀虫,连老天都帮我们啊,估计过两周第一批菜就可以收割了。”小姨说道。

    &ot;那我们是不是要发财了?&ot;芸熙嘻嘻的笑着,这几天就数她最开心了,即考上了高中,又放了假,表哥也没有离开家里,哪怕是去山上,芸熙也跟着表哥去,简直就成了杨羽的跟屁虫,这日子不知道多惬意多幸福呢。

    &ot;创业哪有这么简单,苦日子还在后面呢,一不小心很可能会把老本全亏进去,所以要处处注意呢。&ot;杨羽是非常谨慎的,尤其是跟钱有关的东西。

    &ot;哦,对了表弟,听说你要竞选村长?&ot;表姐突然岔开了话题问道。

    “啊?”小姨和芸熙同时大吃一惊。这事她们俩还不知道呢。

    &ot;是的。所以你们要多支持我哦。&ot;杨羽也不忌讳不承认,自己还没开始拉票呢,也不知道张村长会不会玩花样。

    &ot;表哥你要当村长啦?哇!&ot;芸熙更是开心的要死呢:&ot;那我以后可以在同学面前炫耀了哦。&ot;

    &ot;你就这点出息。&ot;小姨笑着骂了芸熙一句。

    众人哈哈大笑。

    明天学校庆祝中考取得好成绩,后天进城,找谢天石商量具体的渠道细节,还要去找二妹,看看她的情况如何了,顺便要看望下林依依,这个责任是杨羽作为男人无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白天干了两个女人,虽然小菜一碟,但是想起来还是很满足的,没想到这到了夏天不管还是村妇越来越放纵了,幸运的事,快十来天了,没发生任何水鬼凶灵的事,也没有听到任何有关系破咒而带来副作用的消息。

    也许,水鬼凶灵的事是真的过去了,虽然这是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虽然张立,小星,晓丹等等受害者的死,没有水落石出的真相,也许这反而是最好的结果吧。

    这世上太多的事没有答案,没有解释,也没有科学,这就是结果。

    所以,今晚是杨羽睡得罪踏实最安稳的一晚,总算忙的日子到头了。

    可惜,杨羽又错了。

    又是一个诡异的梦,梦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片红色,仿佛生活在红色的世界里一样。

    突然,啊一声的尖叫。

    杨羽瞬间从噩梦中惊醒,心道:芸熙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杨羽裤子衣服都没有穿,直接就奔向了二楼的芸熙的房间,门口碰到了小姨和表姐,三人同时敲起了门。

    &ot;芸熙,发生什么事?&ot;杨羽喊道。

    片刻之后,芸熙才开了门,一把就扑到了杨羽的怀里。

    &ot;芸熙,怎么了?&ot;小姨和表姐都关心的问道,估计又做噩梦了吧,这孩子平时没心没肺的,啥杂念都没有,唯一的阴影就是上次性变态狂的事对她的心灵有了些创伤,同时这也是她现在最依赖杨羽的原因。

    &ot;做了个噩梦。&ot;芸熙紧紧抱着表哥,不太愿意说话。

    小姨和表姐一听只是噩梦而已,安慰了几句,也就回去了,剩下杨羽继续安抚她。

    在杨羽的安抚下,芸熙重新躺回了床上,钻回了被窝。而张美若中考后就已经回家了,所以芸熙早是一个人睡一个房间了。

    &ot;没事了,乖,只是一个梦而已,表哥也天天做,屁事都没有呢。&ot;杨羽安慰着。

    其实,杨羽看过佛洛依德的《梦的解析》,还看过经典电影《穆赫兰道》,对梦或多或少有自己的理解,梦无法就是自己希望或不希望发生的事而已,这种事一般都是潜意识的。

    比如中考,你也许会梦见自己边尿着裤子边考了满分的情景,你即渴望好分数,又害怕紧张,所以尿了裤子,大部分的梦基本上都可以用这个准则去解释。

    所以,梦,永远不是预言。

    &ot;可是,这个梦真的好真好真,我怕。&ot;芸熙说着,抬头瞧瞧房间,顿时就怕得缩回了被窝里去。

    &ot;你梦见什么了?&ot;杨羽问道,虽然这个问题很愚蠢,只会更加刺激芸熙,而杨羽的本意是想忽悠表妹去解释这个梦没什么的。

    可是,当芸熙说出自己做了什么梦的时候,杨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不是他忽悠不了,而是他被吓着了,吓得脸色苍白。

    芸熙说道:&ot;我梦见了一片红色,好像这个房间全是血一样。&ot;

    杨羽深深得咽了口气,额头的汗珠顺着背脊而下,天那,芸熙竟然跟自己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梦,这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你这是要打佛洛依德的脸啊,哪有这么巧的事?同一个晚上,同一个场景,同一座屋子。

    &ot;表哥你怎么了?&ot;芸熙不知道表哥怎么突然不说话了,看着表哥那个神情,芸熙更害怕了。

    杨羽笑了。

    &ot;傻丫头,你白天游泳没看见羽心穿了粉红色内裤吗?就是白天看多了这种东西,所以晚上才做梦的。&ot;杨羽随便找了理由忽悠道。

    &ot;切,是表哥你看多了吧,那么多美女围着你,也不知道在干吗,尽看美女的内裤去了吧。&ot;芸熙被这解释逗乐了,只要表哥在身边,就什么都不怕了,刚才的噩梦马上烟消云散。

    &ot;是,是,可惜啊,我也看见了三妹了内裤哦,哈哈。&ot;杨羽调戏道。

    &ot;表哥你不理你了,臭表哥。&ot;芸熙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这点调戏还不至于让她生气,上次摸她的私处那是真的太过分了,连亲表妹的那里都摸。

    &ot;要不要表哥陪你睡?&ot;杨羽又回了一句,这可是恢复跟芸熙关系的好机会啊,上次的事她生气了很久,关系还没有恢复到最佳,如果今晚一起睡一次,肯定两个人就又和好如初了哦。

    &ot;不要!&ot;芸熙一听,马上想起了那晚的事,坚定的拒绝了。

    杨羽一听没戏,也就作罢,准备回房。可是,杨羽刚起身,手还没离开芸熙的手呢,芸熙又拉住了。

    &ot;我怕!&ot;芸熙低着头,有点难为情求表哥,不敢正眼看杨羽,私下嘀咕着说道:&ot;表哥要是不乱摸的话,可以留下来。&ot;

    &ot;我还怕你乱摸我呢,你看表哥,啥都没穿。&ot;杨羽笑着,当然是穿了内裤的,这玩笑一开,氛围就好起来了。

    又关了门,熄了灯,钻入了芸熙的被窝里,而芸熙主动在杨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钻到了杨羽的怀里,很幸福的睡觉了。

    杨羽紧紧搂住了芸熙,只是这一次,杨羽不得不乖了,手也老实了,不敢再去欺负自己的表妹,可是,心里一想起芸熙是个白虎,自己怀里抱着一只白虎,就不由自主的硬起来了。

    这一硬,自然就顶在了芸熙的小腹下面,只是这一次,芸熙没有躲避。

    芸熙发生自己下面竟然又湿了。

    农村的黑夜还是如此的漆黑,安静,漫长,恐怖。什么可怕的东西都会出来,尤其是那些几十年没人住了的老屋子,那些放满棺材的祠堂,那些接近坟墓的屋子,很难想象三更半夜里的农村是多么的恐怕。

    也许有双眼睛在黑夜里看着你,也许就在你家的隔壁有个女人走来走去,也许。

    杨羽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不知道现在是半夜几点了。

    突然。

    杨羽被一阵哭声惊醒。

    是女人的哭声,哭声很细很怪,断断续续,有股丝丝的幽怨,在漆黑宁静的夜里显得异常的恐怖,阴森,邪门。
小说推荐